爱读书 散文 散文 | 叶兆言:南京的秋天

散文 | 叶兆言:南京的秋天

想不出南京的秋天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南京是个四季分明的城市,什么样的季节和气候都有,夏天热,冬天冷,黄梅天潮湿,秋高气爽时干燥。不像海南岛那样常年是夏天,不像昆明四季如春,不像北极村一年里有大半年要下雪。南京的秋天显得很平庸,到日子就来了,来了绝不耽搁。说走就走。

秋天是成熟的季节。可是南京并没有什么地产的水果,北方的苹果和梨,南方的橘子,所有这些和南京都挨不上。南京人已经习惯理直气壮地吃别的地方的水果。

南京是个尴尬的地方,秋天里去栖霞看红叶,那红叶实际上并不地道。首先是不红,其次也成不了林。在南京也许只有秋天的银杏树值得一看,秋风萧瑟,金黄的叶片纷纷坠落,掷地有声,仿佛下雪一样。在南京大学校园里,在玄武湖的梁洲,有成片的银杏树,不过要观赏就得抓紧。满树的金色叶片,几天内会落得尽光。

都说南京有帝王之气,实在是玄得很,天知道什么应该叫帝王之气。南京的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南京建都的帝王也是如此。历史上,南京是出后主的地方,陈后主,李后主,都是不爱江山爱美人,命中注定要当亡国皇帝。南京时髦的女人都抱怨秋天太短了,说冷就冷,买了一套漂亮衣服,刚上身就不能再穿。南京的秋天是动态的,马不停蹄,变化万千,女人要爱美,就得准备挨冻。爱美总是有代价的,爱美的女人弄不好就会冻出病来变成林妹妹。

南京的秋天恰恰是以短暂取胜的。美永远短暂,正因为短暂,所以才美。只有经历过夏日酷暑的南京人,才能真正感受第一阵秋风的意义。那是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在过去连续高温的日子里,多少人把“热死了”这句话当作了口头禅。秋风迫使南京这口凶神恶煞的火炉不再咄咄逼人,同样的道理,秋天一天天往里走,冬天悄悄逼近的时候,南京人会比别的地方的同志们,更感到秋天的珍贵。南京的冬天往往比北方的冬天更难熬,北方的学生到南京来上大学,冬天里常被潮湿的冷空气冻得哇哇直叫。

四季有序,是南京的优点。只有在这样的城市里,人们才可能真正体会气候和季节的变化。春夏秋冬是大自然白白赠送给人类的珍贵礼物,少任何一部分都是一种残缺。南京的秋天,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完美,而完美,向来也仅仅存在于想象之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5270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