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小说 水阡墨:给我亲爱的阿白

水阡墨:给我亲爱的阿白

  1

  阿白,我迷路了

  太阳那么大

  我用口袋里仅有的坐公交的钱买了一块面包

  喂街头那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我站在十字路口做了一个荒唐而无耻的决定。那个看起来十分好看而且风流的男人走过来的时候,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了他的胳膊。我想我有足够的胆量和勇气接受被拒绝的尴尬场面。

  “大哥,我迷路了,我住在齐福大酒店,可是我身上的钱都花光了,一看你就是个好人,麻烦你送我回去吧。”

  他也许会把我当作骗钱的衣着华丽的乞丐,也许会以为是仙人跳的酒店捉奸伎俩。我低下头看自己沾满了灰尘的脚尖,不安地翘着,那么可笑。他不留痕迹地挣脱了我的手,回答:“好吧,我送你回去。”

  他打了一辆车,自己坐在前面,我坐在后面从后视镜里看他的脸,他长得的确风流,貌似那种喜欢捻花惹草的花心男。但是,他的眼睛却那么清澈,清澈得似乎要泛滥到人的心里。“看够了没?”他从后视镜里看我。“还没。”我老实地回答。他白了我一眼便不再理我。可真是个怪人。

  2

  阿白,没有人理我

  这个城市里没有人理我

  我在找你

  而你在哪里

  我知道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叫胡匪,土匪的匪,但是他缺少土匪的贪婪,把我扔到酒店门口,连一个感谢的机会都不给我留下,就要离开。我心急下扯了他的胳膊,他皱眉,我委屈:“起码让我知道你的名字。”

  他说:“我叫胡匪,土匪的匪。”

  被一个土匪给救了,我想笑却没笑出来,因为服务员拿了帐单给我看,她面带微笑地告诉我:“沈小姐,您该续交房费了。”我听了以后浑身冰凉。我说:“我不住了。”不是不想住,而是住不起。在这个城市,我甚至没有要好的朋友可以借我一些救急的钱。我关上房门大哭起来。我想念我的阿白,可是我找不到他。

  我想了半天然后给远在另一个城的温澜打电话。

  他没有过多的惊喜,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个爱闹的小孩,玩累了就会回到他那里。他说:“快回来吧,我想你做的菜了。”

  我慢吞吞地收拾着衣服,离开青岛,回到温澜身边,从此忘记我的阿白。房门敲响了,我开门,是胡匪。

  “你的钥匙忘在出租车上了。”他看见我通红的眼睛,皱眉:“哭了?”

  “恩。”

  “为什么哭?”

  “我没有钱了,又没有朋友,所以没有地方住了。”

  “你准备去哪里?”

  “去另一个城市,结婚,生孩子,忘记阿白。”我倔强地抬头看胡匪的脸,他这次没有翻白眼,可是怜惜的表情那么像阿白,那么可爱。

  3

  我吃进去的是肉吐出来的是骨头

  我又想你了,阿白

  我恨自己将你赶出家门

  又恨那个人没有像你一样那么爱我

  胡匪是个好人,他帮我预交了七天的房钱,他告诉我,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还是有人愿意冒着太阳陪你去找那个叫阿白的家伙,即使人海茫茫。

  于是我就开心起来。

  我穿上洁白的短裙努力打扮成十七八岁的样子,沿着一条一条的街道走,阿白,我今天不怕迷路,因为我手指上还缠绕着一个人。他不时嫌恶地瞪我两眼,甩开我的手,而我又像八爪章鱼一样贴上去。胡匪是本地人,家里做房地产生意,父母都在国外,他住在海边,我想起海边那一排排漂亮的别墅,那么气派。我立刻就想起来《流星花园》里道明寺形容杉菜的家:还没有我家卫生间大。

  哈哈。

  胡匪有个不错的女朋友,我在他家客厅的墙上看到她的照片,不是特别漂亮,只是洋气而时尚,一看就是个受到过外国高等教育的女孩。他告诉我,他要和她结婚的,因为他爱她。

  我急急地问:“那她爱你吗?”胡匪有些生气地反问:“那你爱阿白吗?”是的,是的,我当然爱阿白,不过这是不一样的,即使是一样,他为什么要生气?

  我忽然又想起阿白,然后就无法抑制地哭了。对不起,亲爱的阿白,我背信弃义,我和从前一样,我从前为了一个男人狠心赶走你,而面前这个友好的男人让我淡忘了寻找你的初衷。

  胡匪皱了眉:“怎么又哭了?”他走过来轻拍我的肩膀,我顺势倒在他的怀里。他的衬衫很白,有茶叶的香味。我说:“胡匪,你可以不结婚吗?”

  胡匪的手在我的肩膀上抖了一下,我才发现自己说了一句多么愚蠢的话。

  4

  我做了多少错事

  上错车,看错人,买错烟,找错钱

  有多少错事可以被原谅

  下一站不是幸福我就回家

  我和胡匪连拥抱都不曾有过,关系却忽然暧昧起来。我经常看见他望着我发呆,然后眼神里全是戒备的神色。我多么想把脸凑到他面前大声地问:“嘿,你在害怕什么?”我多么想告诉他,我不是败家女,不爱他的财富,不稀罕他给我吃的鲍鱼龙虾大闸蟹,不喜欢他长着风流的脸却连我的手都不敢牵,不会发生关系以后赖着他。胡匪是个胆小鬼,他只会说:“你别想老赖在这里白吃白喝,找不到阿白你就要回家。”

  我想他说的是对的。我说:“如果三天内我找不到阿白,我就回家。”他听了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紧张,那种紧张的名字叫如释重负,我的心豁然疼痛起来。

  我央求他带我去一个地方,黄台路36号,顺着一条蜿蜒曲折的青石台阶一直往上爬。墙上的爬山虎叶子正绿,不像我两年前离开时的满目萧条。走到一个半地下室的门前,我告诉胡匪,这就是我曾经阿白住过的房子。胡匪忽然轻拉了我的手,他的眼神里有疼惜:“我真嫉妒你这么爱一个男人。”我轻笑:“我同样嫉妒你那么爱一个女人。”然后我抬手敲响了门。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清淡的眉眼,一如我当年的青涩。她见到我们有些愕然:“你们找谁?”

  我的心头疼得说不出话来,胡匪刚要开口,忽然从女孩开启的门缝里窜出一只浑身雪白的京巴狗来,它冲着我大叫,声音凄厉。女孩吓了一跳,她显然怕她的狗儿伤到人,可是比她更快的,我已经将狗儿抱进怀里。

  “这是我的狗。”我说。

  5

  如果有下辈子

  我一定要做个天真而愚钝的女子

  从此人生一场

  长乐未央

  胡匪花了两百块钱帮我买下了我的狗。我早就该想到,我的狗儿会认路,即使丢了也会找到回家的路。我兴奋地抱住胡匪的脖子不放手,我说:“哥们,我后天就走了,今天晚上我们去酒吧喝酒吧,庆祝我们相识一场。”

  尽管我说得兴高采烈,可是我们的神色都有点伤感。我们喝了很多的酒,借着那股热情我们打车到了海边。胡匪说了很多的话,关于他的成长,还有他的女朋友。我一直对他的女朋友好奇,她有什么能力赢得一个好男人全心的爱。胡匪说,她从前爱上了一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已经有了貌美的妻子,可是她还是爱他,她把她所有的一切献给他,包括她的存款。

  我笑了,这是个老得不能再老的故事,老到让我听了都没有感动的欲望。

  “那后来呢?”

  “后来那个男人出车祸死了,他临死前把所有的财产留给了他的老婆。”

  “真是不公平。”

  “是的,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不公平的事,就像我从小就爱她,到最后她跟我在一起却不爱我。即使这样我还是爱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想我是喝醉了,否则我不会心疼到抱住这个男人的头吻了他。他仿佛知道这一切应该就是这么发生的。他没有拒绝,反而,回吻了我。他的舌头上还缠绕着烈酒的味道,一切都像想象中一样美好。

  这一刻,我忘记阿白,忘记温澜。

  6

  我们都想要爱都想要幸福

  可是它们飘在天空咧开大嘴笑个不停

  我们都不想要仇恨都不想要苦难

  可是它们沾在我的鞋底上令我寸步难行

  我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从容地离开,再也不会遇见那个噩梦般的阿白。可是我又看见了阿白。

  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和一个妖娆的女子勾肩搭背地在超市里买东西,我手一软,手里拿着的酱油“啪”地一声掉在地上,黑色的汁液溅到我的脚上和腿上,像干涸的血液。胡匪忙着检查我有没有受伤,阿白忽然扭头看见了我。我吓得忽然抓紧了胡匪的手。

  “怎么了?”

  “阿白。”我说。

  阿白不知道和身边的女子说了什么话,那女子扭着屁股走开了,然后他一步步朝我走来,我不自觉地后退,却被胡匪挡住,我紧张得一直发抖,胡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怕,这不是你找的阿白吗?”

  不,这不是我的阿白。可是,我只能被眼睁睁地看着阿白走过来,而胡匪放开了我的手,悄悄地走远。

  “沈菲菲,我找了你好久。”阿白的嘴角上扬,然后不由分说地搂了我的腰。他的手指邪恶地在我的腰上肆无忌惮地游走,我的眼睛硬生生的逼出眼泪来。可是,胡匪他走远了,他看不见。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只能像傀儡一般任阿白带我着出了超市,我说不出话来,只能任他一直牵着我走,到一间宾馆,开了房间。

  我如同被下了蛊的僵直的傀儡。

  我刻意忘记的一切潮水般的涌来。从前我住在黄台路36号和我的狗儿阿白。因为我暗恋一个风流的酒吧歌手,他的名字叫阿白,所以,我的狗儿也叫阿白。我认真而勤恳的工作,没奢望什么,也没奢望集千般爱于一身的阿白能爱上我。我只能在黑夜,坐在酒吧的一个小角落,带着我的阿白,看他唱歌。那时候,我总容易迷路,还好,我的阿白他会带我回家。

  我甚至忘记什么时候阿白开始注意我的。只是当我意识到他看着我笑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完了。

  我还是带着我的阿白去看他唱歌,如同被下了蛊的傀儡。

  后来阿白就住进了我的黄台路36号,他讨厌我的狗儿阿白,因为我的阿白总是能准确地嗅到他身上别的女人的香水味。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每当喝醉了酒就要打我的阿白。我想我的阿白是吓坏了,所以它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咬了他的腿。那个恶魔般的阿白凄厉地叫,脸上的表情扭曲到变形。我第一次发现他那么丑。我吓坏了,于是抱着伤痕累累的阿白跑了两条街,将它丢在了一个看起来很高档的住宅区。

  没有了狗儿阿白的日子,我忽然很寂寞。我还是会在晚上躲在某个角落里看阿白唱歌,看他和其他女孩调情喝酒,然而我欣慰的是,他喝醉了酒就会乖乖地跟我回家。那时候,我总觉得他是爱我的。

  可是,阿白是个有理想的男人,他坚信有一天他能被某个星探看中,然后顺利出唱片,大红大紫。他说,沈菲菲,那时候我就可以给你买一座大房子,里面装满穿不完的漂亮衣服。我轻摇头,不,那么大的房子,我只想养一只叫阿白的狗。于是,阿白就开始打我。他哭着说我不爱他,我很想告诉他,我只是感觉疼,没有感觉到爱。

  所以在我疼到绝望的时候,我逃走了。

  这不是爱,这根本什么都不是。

  7

  阿白,我看见你的牙印浮在他的腿上

  我还看见他的手撕裂我的衣裳

  我如同傀儡一般

  承受曾经所逃避过的一切

  我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因为阿白已经将我丢到床上,我的裙子被撕成布条绑住了我的手腕。我忽然平静下来,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无论是阿白还是我,我们都不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都在唱着独角戏,看不见未来。阿白还是以前的阿白,一点也没有变,甚至他打我的时候说的话都没有变,他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到我火辣辣的皮肤上,他说,沈菲菲,你不爱我,你不爱我,你在我最艰难的时候离开我,害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也许阿白是爱过我的。我这样想。

  我想胡匪永远也不知道,这个阿白并不是我要找的阿白,我的阿白只是一条和我相依为命的狗,它那么爱我。

  突然门被撞开了,我仿佛看见一道曙光射进来,门口站着我的王子,他骑着高头大马来救梦魇中的公主,来带我回家。接着我就听见阿白凄厉的惨叫,他一直都是这么叫的,胡匪,你下手不够狠。

  “对不起,我不该让那个混蛋带走你。”胡匪将我抱在怀里,快要将我挤碎,可是他不知道,我幸福地要融化了。

  胡匪终究是不放心我的。

  8

  请原谅我

  虽然我不是一个罪人

  但是在离开的时候

  请允许我用沉默在告别

  我决定离开胡匪。

  离开胡匪的那天,我们像往常一样在他家的大客厅里吃早餐,他兴高采烈地告诉我晚上海边可以在海边放烟火,吃烧烤,跳舞。他想起来了一切我喜欢做的事,可是他惟独忘了我会离开,他的女朋友会回来。

  火车开动的时候,阿白在我的怀里睡得正香,我想给它一个美丽的梦,醒来的时候有一个温顺的男子喂它好吃的骨头。

  我再一次从这个城市逃走。

  我没和胡匪告别,因为他的肩膀上背负着另一个女子的幸福,就像温澜背负着我的幸福。我们都没有力气重新伤害别人一次。我想我也许会重新想起那个恶魔般的阿白,但是我已经找回了我的狗儿阿白,从此了无牵挂。

  我闭上眼睛告诉自己。

  这不是我的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1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