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水阡墨:哈罗,花泽类

水阡墨:哈罗,花泽类

  1

  我躺在床上发呆。亚轩轻轻皱眉,无奈的用手指使劲敲我的头:“毛妹,小心想花泽类想到脑抽筋啊!”我一个跟斗翻起来,给他一顿好踹:“死亚轩,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我思考的时候,敲我的脑袋!”

  这个男人就是讨厌,住在我租的房子里白吃白喝不说,还经常私闯我的闺房,敲我脑袋,弄乱我的东西,偷用我的电脑,删了我桌面上所有花泽类的照片。最可气的是,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把我老妈哄的服服帖帖的,以至于我那“千斤难买我说话”的老妈竟然亲自上门来恐吓我:如果我知道你欺负你亚轩哥哥的话,那你就别想在外面住了。

  有没有搞错啊,谁欺负谁啊?这个痞子!我瞪着他得意洋洋的躺在我的床上,冲我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贼笑:“毛妹,我饿了。”“滚出去!”我的脚又不听使唤的踹了出去。

  亚轩惨叫一声,委屈兮兮的看着我像一头吃人的母老虎,揉着屁股就向外走,边走边嘟囔:“怪不得没人喜欢你,那么凶。我还是去阿姨那去吃饭好了。”

  哭,死男人,就这点本事了,想去跟我老妈告状。

  “滚回来,我去做饭。”

  餐桌上,一阵筷花乱闪,亚轩满意的打着饱咯感叹道:“哎,这么好的女人,怎么没人喜欢呢?”

  哎,我比那窦娥还冤哪我!妈的,还是省着踹他的力气去洗碗吧。

  2

  亚轩说他和花泽类有很多相像的地方,比如,他一米八的个头,可以每天睡15个小时以上,有成打的女孩子在他经过的身后尖叫。

  可是,这正是我讨厌他的地方——好吃懒做,拈花惹草。

  他怎么能跟我的类比呢。

  我就是喜欢花泽类,喜欢他深沉忧郁的眼睛,喜欢他干净的笑容,喜欢他微微凌乱的头发和白色的衬衫。

  我就是喜欢想着他的样子发呆,想着他好看的唇不带温度的掀动:我对别人的事不感兴趣。让我的心刹那间柔软的像刚调好的蜂蜜水,甜蜜醉人。

  可是亚轩会破坏这一切,气的我暴踹他后,摔门而出。

  不过,我这次在被亚轩气跑后,真的看见了我的花泽类。

  他在KFC靠窗的位子上坐着,阳光拂过他微微凌乱的头发,映进他深棕色的眼睛,那淡淡的忧郁一下字攫住了我的心。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矜持的女子,因为我不是淑女,我是妖精,有点暴力倾向的妖精。

  我兴冲冲的跑过去,就差嘴角挂两滴口水,我说:“你好,我叫毛毛,小名叫毛妹,可以认识一下吗?”

  他微皱了一下眉,反感的样子表露无疑,冷冷的开口像花泽类一样酷:“对不起,请让开,我在等人。”

  我知道KFC的很多人都差点被汉堡噎死,因为一瞬间,我哭的很难看,变脸的技术快的惊人。

  他稍微愣了一下,片刻,微笑,脸上泛起了淡淡柔情:“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

  我哭得像个迷路的小孩,但仍然执着的要命:“可以认识吗?”

  3

  基本上,我是个怎样的女孩还很难说。

  老妈说我是个欺负死人不偿命的小魔头。亚轩说我是个能烧出好吃的菜的凶猛的妖精。我说我是个被黑心后母逼着在墙角里拣红豆绿豆的灰姑娘。

  我问可豪:“你喜欢哪一个呢?”

  可豪笑着看我,笑容干净的像在泉水里洗过:“我喜欢萧萧。”

  我是知道萧萧的,就是可豪那天在肯得基等的那个漂亮女孩。那天我要到他的手机号后一直躲在远处偷偷的看他,看他等到那女孩时,笑容生动的像要盛开一样。我的心撕烈般的疼。

  4

  我跟亚轩提起我偶遇花泽类的时候,他得意又幸灾乐祸的笑。我才知道亚轩是认识可豪和萧萧的,因为萧萧是他大学的同学,可豪是萧萧的男朋友。

  亚轩忽然良心发现的要帮我设计他们两个,因为我把亚轩的猪窝收拾好,拿他的脏衣服去卫生间洗的时候,听见他第N次的感叹:“哎,这么好的女人怎么没人喜欢呢?”

  我手中的衣服就这么掉在大地妈妈的怀抱,紧接着就是我。我一下子坐在地上哭起来,我说:“轩哥哥,为什么可豪喜欢萧萧啊?为什么可豪不喜欢我啊?”

  我的眼泪说来就来,吓得亚轩乱了手脚,他知道这次我是真的喜欢上一个男人了,一个朝思暮想的男人。

  亚轩决定勾引萧萧,而我呢,要变成可豪喜欢的那种女孩子。吼吼,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达目的死不瞑目。幸福,花泽类,我来了。

  5

  我打电话给老妈说,老妈,你把我衣橱里压箱底的白裙子找出来好不好?

  老妈竟然欣喜若狂,跑到艾格专卖一口气给我买了三条裙子,白的,蓝的,黄的,看的我直咋舌。哎,老妈,吝啬的老妈也有这么阔绰的时候。想来,她是太久没有买裙子给我穿了。我穿了白色的裙子,将烫了卷的头发夹直,在镜子前搔首弄姿一番才自信满满的去可豪的美术工作室。门口一个满脸美人痣的美女翻着白眼,酸声酸气的喊:“林老师,有人找你。”

  可豪拿着画笔出来,清澈的眼睛细细打量我。我感觉心跳忽然超过110下,快要晕过去。他上来牵住了我的手,眼睛里那种惊喜的光芒把太阳公公都比下去了。哎,没想到我有那么大的魅力,一个回合就把我的花泽类搞定了。可豪的脸慢慢凑过来,我的呼吸急促到要停止,他脸上每个毛孔呼吸的声音都在耳边演奏着交响乐。哇,他要吻我了,这么快,我是不是要闭上眼睛了?

  我似乎看见幸福的小天使在头顶飞啊飞的,慌乱的闭上眼睛。

  等了许久可豪的唇没有落下来,手指却捏了一下我嫩嫩的颊:“一只小虫子。”

  嘎?

  “我们正好缺个素描模特呢,来的好巧。”可豪使劲拉拉我的手:“快进来吧!”

  我的心情一下子从天堂跌落到地狱,忽然就想起一个不知名的诗人说过的一句话:你一句话,我生。你一句话,我死。

  不过,现在,我是生死未卜。

  6

  我在可豪的工作室摆了一下午同一个POSE,脸部肌肉笑到僵死,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像是拆了以后重装上一样。

  回家后,亚轩在沙发上躺着欣赏我一脸的劳累与挫败。我满脑子都是可豪忧郁而清澈的大眼和那一个根本就没有预想的吻,连跟他吵架的心情都没有了。

  我只关心我的幸福,我的可豪。我急匆匆的揪住他的领子,问:“你和萧萧怎么样了?”“晚上一起吃过晚饭后,去看电影啊。”亚轩吊儿郎当的说着,自以为酷似木村拓哉的眼睛朝我“唰唰”放电,我却看着像一只猩猩在挤眼。

  我心里暗暗高兴起来,却不放心,亚轩这小子一向不老实,我小心的问:“萧萧真的啊么没品位吗?”

  亚轩的脸色立刻难看的像要吃人,我乐的猴子般上窜下跳。

  亚轩说:“毛妹,快去做饭。”

  “我减肥。”

  “我和萧萧不减啊。”亚轩脸上的诡异看得我毛骨悚然。

  “不会吧?”我想哭。

  “会,我请萧萧来家里吃我亲手做的菜。”这个死不要脸的笑的天真无邪,天真得让我想揍人。

  “没门!”

  “你不想要可豪了吗?”亚轩看我的脸就这么垮了下去,乖乖的钻进厨房。

  萧萧来的时候,亚轩系着围裙端着一盘油暴大虾从厨房里走出来说:“萧萧,你来的真巧,我刚做好饭。毛妹给姐姐冲杯咖啡啊,这么没礼貌。”

  萧萧笑着说:“这是你妹妹啊,真可爱。”

  “是啊,不懂事,老让人照顾呢!”

  我听得直想吐,却只能对着萧萧眯着眼笑,做出一副幸福的小妹妹的样子。

  亚轩和萧萧的晚饭吃了两个小时,眉来眼去,看的我心里仿佛有一块大石头,堵的紧。我本以为亚轩那痞子配不上萧萧,可是,现在他们坐在一起,那么衬。我忽然就想起了两个成语来形容他们:仙御奇葩、美玉无暇。

  呵呵,是不是我太高兴了,把世界都想得那么美好了呢?

  7

  我见到可豪的机会越来越多,我问他你喜欢什么的时候,他不再说喜欢萧萧,而是一笑而过。我想我是开心的,开心到会想起亚轩那痞子。

  亚轩横在我眼前的机会屈指可数了,每次打电话问他,他都说和萧萧在一起。我应该高兴的,因为可豪的神情越来越落寞,我的手机上存满了他发来的短信。

  他说:毛毛,我很想找你聊天,你在哪呢?

  他说:毛毛,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可不可以回到刚开始爱的时候呢?

  他说:毛毛,我睡不着,我想你逗我开心的样子。

  他说:毛毛,爱情是流动的,是不由人的。我的爱情流动了,我爱上你了。

  我看着手机发呆。我穿裙子的日子已经有三十六天了,只用了三十六天,可豪就爱上了我,萧萧就爱上了亚轩,亚轩也爱上了萧萧。

  手机在我的手中,那么轻又那么重。我似乎能看见幸福就在我的手指间上跳舞,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这一开始就是我想要的啊!

  短信嘀嘀答答,我说:可豪,我也爱你。

  8

  静谧的夜,黑的撩人。我竖着耳朵,像一只待鼠的猫,不过我等待的是亚轩。

  我在发呆,想可豪白天跟我说过的话,他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住在一起成什么样子?虽然你把他当哥哥,可是别人怎么想?

  我忽然感到自己责任重大,我的任务就是把亚轩那痞子赶走。想起他以后不会再敲我的脑袋,不会在弄乱我的东西,不会再逼我做饭,本来是一件感谢上帝的事。可是忽然之间,心就那么难过了一下。

  哎,养只猫还有感情呢!

  亚轩回来的时候,我就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抱枕,斜躺在那里安静极了。

  亚轩摸摸我的额头,我看他的脸,有一瞬间的昏眩。那笑容那么干净,那眼睛忧郁而深情,手指不经意触及的皮肤奇迹般的燃烧起来。

  他开始笑,眼神闪烁:“脸怎么红了?”

  我躲开他的手,一脚踹了过去,凶巴巴的吼:“痞子,我有事要跟你说。”

  亚轩挨了我一脚,却也一本正经起来,他说:“我也有事跟你说。”一瞬间眼神又忧郁的熟悉,我的心突突的跳。我说:“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今天萧萧跟我吵架了。她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住在一起成什么样子?虽然你把毛毛当妹妹看,可是别人又怎么想?”

  我愣在那里,半晌才回过神来。

  9

  亚轩搬走的第4天,我和可豪分手,因为他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抱我,被我一脚踹在腿上。我说:“亚轩,别在我思考的时候搞突然袭击?”

  回过神来,可豪一脸的失望,我忽然就坐在地上哭起来。我想亚轩说的: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没人喜欢啊?

  亚轩,你既然认为我好,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

  可豪从背后轻轻抱住我,吻吻我的发,怜惜的说:“傻丫头,你找到你的花泽类了吗?”我使劲的点头,有泪从我的眼睛使劲的涌出来,不停的涌出来。

  10

  亚轩的短信响起来的时候,我们一起大叫着去抢手机。亚轩紧张的样子,惹得我暗暗发笑,我故意板起脸:“是不是你和萧萧还在暗渡陈仓啊?给我看!”

  “哎呀,我的隐私权啊……”

  “懒的理你!”我的一脚正中下怀,亚轩龇牙咧嘴只能图个口舌之快:“像你这种女人除了我谁还敢要啊?”

  晚上的时候,亚轩的手环在我的腰上,鼻息声轻缓均匀。我摸出他的手机,有狐狸的狡猾闪烁在眼底,心里却乐翻天。

  信箱里有两条短信:

  轩,臭小子,我和我妹妹什么时候能喝上你的喜酒啊?

  轩,结婚后,千万别让她知道我们是在设计她啊?

  我猜轩发的两条短信分别是:

  可豪,我和毛毛五一结婚。

  萧萧,她那笨丫头是不会知道的,我们一定要保密啊。

  嘿嘿,亚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要忘记了树后拿着弹弓的孩童还在捂着嘴头笑呢!

  11

  把手机放回原处。

  我偷吻亚轩的脸,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晚安,花泽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121.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