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小说 水阡墨:不要让我哭泣

水阡墨:不要让我哭泣

  最后一滴泪落,我确定了,我是爱零的,因为他知道我是小四女朋友的时候,没有放弃。

  1

  LOVETEA。

  一个有三十年代上海建筑韵味的茶馆,名字却满口的洋味儿。

  我和小四面对面坐着,一杯碧螺春的清茶,白雾袅袅,碧绿的叶子苏醒般伸展,那水便浓了,香气扑碧。他的手指依然洁白修长,只是发疯般地摩挲着茶杯细腻的瓷身,分明就是内心极度不安的写照。我瞪着他菱角分明的脸,恶狠狠地,心有不甘。他说:娉婷,分手吧,我们不合适。

  我心里冷笑成一团,在迷恋上第三个人诱惑的眼神时,再合适的恋人默契也会烟消云散。我一字一句地回答:我!不!要!像我这样的女子不成爱即成仇,不会死缠烂打但也会给被迷惑的人一个机会。我不信奉什么伟大牺牲奉献之类的狗屁不通假仁假义的词藻,但是我爱他,这是唯一的理由。

  你又是何必勉强呢?我爱你的时候是真的爱,不爱的时候也是真的不爱了。小四有些不耐烦,说的却也是真话。

  我忽然觉得悲伤,不是被放弃的感觉,而是郁闷。男人都是傻的,连爱与不爱都分不出来,人家用胸脯蹭他两下,他就认为是托付终身。我忽然抄起面前的茶杯泼到他脸上希望他能清醒,当狠话说出口,就像这泼出的水,是尴尬是悔恨,只能自己担着了。我起身就走,如果这是一场闹剧,总要有人收尾。

  2

  烟烟是恨我的,所以她借着爱情的名义勾引了小四。那个傻丫头。男人算什么,多了不多,少了不少,没有了可以再找,敢爱敢恨的女子都是百毒不侵。

  她说:我哥打我都是因为你不肯爱他,你这个贱女人。看吧,世界就是有太多可笑的事,我没有必要为别人的荒唐买单。

  但我还是失去小四了。

  我开始喜欢在与小四有关的地方转来转去,没有办法忘记的时候,就让自己更深刻一点。又回到那个茶馆LOVETAE。

  我一直喜欢喝碧螺春。我喜欢它嫩得惹人怜爱的颜色和讲究的喝法,最好是新鲜的泉水冲到浙江绍兴制造的紫砂壶里,那样味道才正宗。而这家茶馆是没那么讲究的,到是这个茶杯是很独特的,很细很匀的瓷,有蓝色静脉般的纹理像是从杯身里渗透出来一样,感觉是那样的悲伤。我叫来了服务生:这个杯子可以卖给我吗?服务生是个眉眼细致的姑娘,与这茶楼的风韵竟然相似,她很郁闷地说:对不起,小姐,这只杯子是不卖的。

  可是我很喜欢。我几乎是不讲道理的朝她厚颜无耻地笑。

  那服务生大概以为遇见了一个踢馆的吧,退去的时候眉目间竟然有忐忑的神色。不出三分钟,有人走过来,与我对面坐下。这是一个很清秀的男子,除了清秀,我不知道将用什么词汇来形容他,或者还有似曾相识。

  他冲我笑,露出闪着太阳光的好看的牙齿:这只杯子是不卖的。

  我双手托腮极可爱地朝他眨眼说:对不起先生,我不接受陌生男人的馈赠,尤其是一只不值钱的茶杯。

  3

  一壶碧螺春,二十八元,我喝了霸王茶。

  走在大街上阳光晃晃地耀疼了我的眼,周围都是忙碌的人,来来往往的,脸上带着一抹相同的漠然。我想方才茶馆那个陌生男子的话尖锐地刺进我的心脏,嘲笑它的自做多情:小姐,这只杯子很特别,只招待店里最漂亮的女客,你很有眼光没错,但没有拥有它的资格。在人来人往的天桥,有风吹归来,我蹲下身子抓住护栏,以一个垂死的姿势用力地哭了。忽然,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回头,那个清秀的男子的脸放大在我的眼前,像特写的照片:你没事吧?我回头抱住了他的腰,用力地箍着,如一个溺水的人抱住了救命的浮木。

  他叫陈零,我投怀送抱的时候把手伸到他的裤兜里,而他没有察觉。他用的钱包是CUCU的,质感真好,只是身份证上面的照片好丑,看得我想丢掉。晚上的时候,寻着他名片上的电话打过去:我找陈零。

  我是,你哪位?

  我拣了你的钱包,十点,在湛蓝酒吧等你,我穿紫色的吊带衫,很醒目的。

  谢谢你了,你真是个难得的好女孩。他的声音听起来愉悦而兴奋。

  是啊,我小学思想品德一直得优。我挂了电话,笑得喘不过气,一直到眼泪都流出来了还嫌不够。

  4

  陈零坐到我身边端起了酒杯:原来是你。

  我猛地将脸凑过去:零,你说我好看么?陈零伸手攫住了我尖尖的下巴,唇印上来,像亲吻一片玫瑰花瓣般温柔,我几乎要迷醉。他说:你真漂亮,宝贝,我想要你了。我咯咯地腻在他心脏的部位,笑得花枝乱颤。我想勾引他,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想勾引他。他是个太过好看的男子,不同与小四的阳光,他坏坏的,邪恶又诱人。我偷了他的钱包,那只是一个诱饵。

  小四,烟烟,我要让你们知道,男人算什么,多了不多,少了不少,没有了可以再找,敢爱敢恨的女子都是百毒不侵。

  我跟陈零回了他的公寓。我站客厅里,感觉自己就像一堆没人要的破烂,那屋子干净整洁得像从来没人入住的样板房。陈零从背后将我拦腰抱起,扔在卧室的大床上,我的身体被弹起来,像儿时玩的蹦蹦床。我扭着身体大叫:零,进来。陈零温柔地吻我:宝贝,这不是你想要的。我用力地撕扯他的衣服:要我,要我啊。陈零捉住我疯狂的手:爱不是用做就有的,你想要爱,你想要一个爱你的人,不是吗?我像被人敲了一闷棍,心情比凌乱的头发还要纠结,感觉自己像免费的午餐般廉价。但我要的是爱,不是一个随便就可以糟蹋我的人。我用力地把他从身上推下去,一瞬间眼泪不能自已:滚,滚,别碰我!陈零翻身下床点了一支烟,忽明忽暗,映着他晶晶亮的眼,像一幅忧郁的画,我就忽然安静下来。

  5

  那天在街上看见小四,英俊的脸在太阳下显得失魂落魄。烟烟偎依在他身旁,纤细的胳膊紧紧地缠绕着他,以一个捍卫的姿势紧紧缠绕。我跟在他们身后漫无目的地走,像个被遗弃的娃娃。

  小四和烟烟进了LOVETEA,我亦步亦趋地跟了去。

  陈零在收款台附近的位置喝茶,手里端的是那只蓝色脉络的茶杯,我走过去抢过他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陈零说:凌小,你脸色不好。我扭头看烟烟偎依在小四的怀里吻他刚毅的下巴,一失神,手中的杯子狠狠地摔到了地上,清脆的瓷器破裂声撕碎了空气的祥和。有一片瓷不甘心地跳起来,像愤怒的要报复的战士划过我白嫩的小腿,血口像一只紧闭的绝望的眼睛流出一串猩红。

  店里的空气一瞬间凝固,陈零的眉毛皱起来迅速地把我按到沙发上,掏出白色的手帕在伤口的位置轻轻擦拭,他棕黑的头发一路攀延到脖颈,没由来地温暖。我捉住他的手,微微地笑:零,我头好晕,你能不能带我去后面休息。零抬起头眼睛里是我从未遇见的温柔,他站起身子将我拦腰抱起,我攀上他的脖子在耳畔低语:谢谢你,零。这一幕落在客人的眼睛里是格外地暧昧,我余光瞥到烟烟愤怒的眼和小四惊讶的表情,心里那朵罂粟般毒艳的花开得春回大地。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小四在门前坐着,烟蒂像粉碎的尸体横陈遍地。我咯咯地笑着,他冲过来将我拦腰抱起来,我依然咯咯地笑着看他愤怒而扭曲的脸。开了门,小四将我用力地扔在床上,身体复上来发疯地拉扯我的衣服,我兴奋地大叫起来:要我,要我啊!小四眼里的狂乱瞬间如潮水退却,他忽地给了自己一耳光,骂骂咧咧地翻身下床,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投到他的怀抱里,抬头看他,恶狠狠地,心有不甘。我说:为什么,难道烟烟比较能满足你?小四猛地推开我:一想到你和那家伙抱在一起我就恶心了。看吧,男人都是这样的,他可以不要你,但也不喜欢别的男人要你。我顺手抓起一只玻璃杯子往他身上狠狠地砸去:滚,滚,去死……

  6

  陈零的家里有一张很老泛黄的照片,男人风流倜傥,女的雍容华贵,坐在一张茶桌旁边,笑得含情脉脉。陈零说那是他去世很多年的爸爸妈妈,是飞机失事,那时候他只有九岁,留给他的只有两只清朝的茶杯,一间茶坊和一笔意外事故赔偿金。

  陈零说起这件事,脸上没有悲伤的神色,想必对儿时发生的事情有点冷淡和漠然。我从床上爬起来,噘着屁股像个乖巧的兔子轻吻他的鼻子:我摔碎了一只,对不起。他反搂住我:那就用你来赔偿好了。我点点头,呵呵地笑:跟我求婚吧!他说:好。我将手伸过去:戒指呢?陈零灰了脸:明天去买。我叹口气:晚了,明天就不想嫁了。说着就往卫生间里走,陈零冲过来从背后抱住我:我爱你。我反身投入他的怀抱,声音硬得连我自己都分不出真假:我也是。

  烟烟终于还是找到了陈零的公寓,她手里握着高跟鞋用力地砸门,好象自己是个维护正义的女战士。陈零开门的时候,烟烟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唇送上去,死死地吻,我站在他们身后感觉浑身冰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我冲上前去掰开烟烟的胳膊,扯了她的头发就往门外走。烟烟一路尖叫捶打着被我拖到楼下的车库里,一挥手,鲜红的五指印子落在他白净的小脸上,惊心动魄的红:你闹够了吧!你和你哥你个周愈一个黄盖,一个愿意打一个愿意挨。你喜欢你哥就去追啊,反正你们不是亲兄妹,干我屁事!

  烟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你胡说,我才没有喜欢哥,你不喜欢他,他才打我,都是你这贱女人,我不要你好过!看她被戳到痛处,死不承认的样子,我叹了气:对不起,我那次在你家不小心看了你的日记,所以,你抢小四的时候,我没有说什么,可是现在,你太过分了!扔下呆呆的烟烟我扭头没有报复的快感,难过得几乎要哭出来。

  你以为小四真的因为我才离开你吗?烟烟在背后忽然开口,我听出她声音里的拼死一搏。

  什么意思?我停下脚步,忍不住地想要发抖。

  从一开始,陈零就认识你。他是你高中时候的校友,爱了你很多年,他知道小四是你男朋友的时候,给了他一笔钱,要他离开你。知道吗?你被两个男人给玩弄了,不是我!凌小,你比我惨!烟烟开始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复仇女神般张狂。

  我平静地转身,微笑,眼里有抑制不住的泪:不,我都知道。小四的爸爸赌博欠了别人一大笔钱是零借给他的,零和小四在高中是同班,我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小四趁着你的勾引离开我,那只是一种自动退出,而零就勇敢地爱了。他们之间形成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装作不认识对方,怕的就是揭开彼此的伤疤。烟烟,从头到尾,我都知道,事情的发展都在我的掌握里,而你只是不小心做了小四的工具而已。

  烟烟已经开始哭,悲嚎的哭,我毫不犹豫地转身,所有的一切在背后塌陷——曾经的爱,泪水,伤痛。

  7

  婚宴上,我穿着大红的旗袍,被零挽着手给宾客敬酒。小四坐在角落里,我走过去,微笑着看他:其实,一切我都知道,我最后只是你道谢的礼品罢了,祝我幸福吧,我一定会幸福!我高高地擎起酒杯: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仰头一饮而尽,最后一滴泪落,我确定了,我是爱零的,因为他知道我是小四女朋友的时候,没有放弃。

  没有被放弃的感觉真好,我想要享受一辈子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1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