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红楼 《红楼梦》中那些形貌不讨喜的人

《红楼梦》中那些形貌不讨喜的人

不少人把《红楼梦》归为贵族文学,因为它的主要人物都是贵族公子小姐,其衣食住行都尽显贵族生活的华丽和奢靡。

确实,在曹雪芹笔下,进入荣国府的男男女女,都有着神姿仙貌,衣着光鲜,生活精致。然而,就在浓墨重彩描写贵族生活之余,作者还穿插了几个形貌极不讨喜的人,他们的形象正好与贵族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虽然作者对他们着墨不多,却对主旨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些人,有的来自仙界,比如癞头和尚和跛足道;还有的一直活在凡间,比如醉金刚倪二和刘姥姥。

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故意以邋遢形象现身凡间的仙人。

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来自仙界,分别叫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原本“生得骨骼不凡,丰神迥异”,为了“去下世度脱几个”,要与凡人打交道,便化身为癞头和跛足的邋遢形象。

《红楼梦》中那些形貌不讨喜的人-爱读书

他们邋遢到什么程度?

在甄士隐眼里,他们是这样的:

那僧则癞头跣脚,那道则跛足蓬头,疯疯癫癫……

忽见那边来了一个跛足道人,疯癫落脱,麻屣鹑衣……

在贾政眼里,他们是这样的:

见那和尚是怎的模样:  

鼻如悬胆两眉长,目似明星蓄宝光。  

破衲芒鞋无住迹,腌脏更有满头疮。

那道人又是怎生模样:  

一足高来一足低,浑身带水又拖泥。  

相逢若问家何处,却在蓬莱弱水西。

总之,就是极度让人不适的装扮,达到恶心人的程度。

这种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估计世人大多会掩鼻而过,敬而远之,尽量避免与之接触。尤其是甄士隐和贾政两个以风雅为毕生追求的读书人,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一定不会与之打交道。

然而,正是这两个让他们唯恐避之不及的人,一个度走了走投无路的甄士隐,一个在贾政面前救活了濒临死亡的王熙凤和贾宝玉。

《红楼梦》中那些形貌不讨喜的人-爱读书

甄士隐一生最爱交结读书人,从随手就给贾雨村五十两银子来看,资助的读书人应该也不在少数。然而,当他落魄之时,不见一人施以援手。反而是他平生最不愿意接触的邋遢人,把他从苦海中拯救出来。

贾政为官多年,从不关注民间疾苦,把精力都放在了与清客们谈诗作赋上。当唯一的儿子濒临死亡时,他束手无策,只凭天意。最终却是他从来不会关注的邋遢人,让宝玉死里逃生,救回一命。

读书人容易走向精致,从而离代表土地的平民越来越远,甄士隐和贾政是如此,贾宝玉和林黛玉更是如此。土地很脏,但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粮食都从土地中来,而且越是带有粪水的脏土地,所产出的粮食越营养

正如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能救命,从土地产出粮食也是救命的最佳良药。

为了突出这一点,作者在写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的基础上,又塑造了两个代表土地的底层人:醉金刚倪二和刘姥姥。

醉金刚倪二:仗义的屠狗辈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甄士隐和贾政身边围绕了太多读书人,然而,无论是甄家落难还是贾府遭难,这些读书人都不见踪影。

以贾政为代表的贾府中人,一直活在高高在上里,从不关注活他们身边的邻居,与邻居们保持着距离。

为什么要保持距离?因为他们的交际圈,仅限于王公贵族、士族读书人。贾政也会俯身向下看,他的“礼贤下士,济弱扶危”,前提是对方必须是读书人。

贾府用高墙大院,把自己和邻居隔离,严重脱离了他们赖以生存的民众,自然也就看不到仗义的屠狗辈。

醉金刚倪二,就是被贾府忽视的底层人,毫无读书人的气息,却有着仗义之性。

《红楼梦》中那些形貌不讨喜的人-爱读书

这倪二长相如何,作者并没有写,但从他的行事风格以及所从事的行业来看,必是粗莽的大汉:“原来这倪二是个泼皮,专放重利债,在赌博场吃闲钱,专管打降吃酒。

首先他是个“泼皮”,“泼皮”后面经常跟随的是“无赖”,泼皮无赖通常都不好惹,无理可讲,蛮横异常。

然后他所从事的行业也是让人不敢招染的:“专放重利”,就是放高利贷的人。敢做这行的人,通常都很有底气,放出去就不怕收不回来。

最后,他的日常生活和性格又是“在赌博场吃闲钱,专管打降吃酒”,本是粗莽之人,又爱喝酒,就更为可怕了,何况他还是赌场的打手,靠拳头说话的人,从其“醉金刚”的绰号可知,其身手和社会背景都让人不敢招惹,“这三街六巷,凭他是谁,有人得罪了我醉金刚倪二的街坊,管叫他人离家散!”简直是良民的噩梦,读书人更是以与之交结为耻。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看起来穷凶极恶的人,却“轻财尚义”,对自立自强而又洁身自好的贾芸伸出仗义之手,助贾芸度过了难关,成为了贾芸生命中的贵人。

倪二为何肯为贾芸“轻财仗义”?因为贾芸是贾府子弟中,唯一没有读书人臭毛病的人,不以贵族子弟自居。倪二这种人,其实很简单,你敬我一尺,我便敬你一丈,“虽然是泼皮无赖,却因人而使,颇颇的有义侠之名”。

《红楼梦》中那些形貌不讨喜的人-爱读书

倪二的“轻财尚义”还不止于帮助贾芸,通过脂批的提示,“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可知贾府落难之后,贾芸仗义探宝玉,离不开倪二的帮助,从而倪二间接帮助了宝玉。

倪二这种人,从来入不了宝玉的眼,宝玉只喜欢长得好看且懂风雅的人,嫌弃倪二这种粗莽之人。然而,当宝玉身陷囹圄,能给他带去慰藉和希望的,恰恰是倪二这样的屠狗辈

刘姥姥:涌泉报滴水恩的文盲老妪

如果说倪二是市井底层的代表人物,那么刘姥姥就是农村底层的代表人物:“积年的老寡妇”——无男人可依靠;“膝下又无儿女,只靠两亩薄田度日”,独女外嫁,无儿女可依靠,完全靠自力更生度日。

这种人物设定,首先就与贾府众人靠祖荫“安富尊荣”形成了对比。然后,又通过刘姥姥两进荣国府,其言行举止与贵族格格不入,来突出刘姥姥的粗鄙。

《红楼梦》中那些形貌不讨喜的人-爱读书

一进荣国府的刘姥姥,低声下气,含羞忍耻。她分不清主子和奴婢,把平儿当凤姐;她被从未见过的自鸣钟的“金钟铜磬一般”的声音吓一大跳;她粗鄙的乡野话,连周瑞家的都听不下去。

对于刘姥姥的这些表现,人们很容易定性为把人格和尊严丢在地上让人摩擦,以换来富人的施舍。这种事情,宝玉黛玉等以读书而自傲的人,是宁死都不会做的。

二进荣国府的刘姥姥,装疯卖傻,百无禁忌。她会刻意耍宝逗得大家笑得忘了形;她会在省亲别墅的牌坊下解衣排便;她会对妙玉惜如珍宝的茶水,牛饮之后还嫌太淡;她会在宝玉的床上呼呼大睡,弄得满屋“酒屁臭气”。

《红楼梦》中那些形貌不讨喜的人-爱读书

对于刘姥姥的这些表现,爱干净或自命清高的读书人,往往嗤之以鼻,视之为丑行。

然而,就是这个令人厌弃的又老又丑又粗鄙的贫婆子,却在贾府落难、人人唯恐避之不及时,匆匆赶来,拼尽全力把巧姐拯救出来,用涌泉的方式,还报了贾府施予的滴水之恩

在贾府的宾客名单中,从来没有刘姥姥的位置,比如贾母的八十大寿,请来的要么是皇亲国戚,要么是王公贵族。在贾府眼里,刘姥姥最多只是一只能把他们逗笑的猴。

《红楼梦》中那些形貌不讨喜的人-爱读书

然而,贾府败落之际,那些平时穿梭往来的皇亲国戚和王公贵族,全都消失无踪,求都求不来,反而是刘姥姥这个他们从未放在眼里的贫婆子,主动上门,仗义出手

看人莫看形貌,交友要交德行

荣国府的繁华绚丽,充满着诱惑;贵族男女的光鲜精致,极富吸引力。然而,这一切,都是虚幻的皮相,如镜花水月般,只能满足一时的欲望,不能起到实际的作用,正如宝玉“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长得再好看,也救不了黛玉,护不了晴雯。

形貌不代表德行高,以形貌取人,易被形貌所误。因此,看人莫看形貌,而要看德行

这一点,庄子用一篇《德充符》进行了充分的论述。他指出,“道与之貌,天与之形,无以好恶内伤其身”,一个人的形貌是天生的,我们不应该因为天生的形貌美丑而决定我们的好恶。因为有的人“有人之形”,却“无人之情”,长得人模狗样,但没有人情味。反之,有的人外表凶恶丑陋、粗鄙不堪,却懂得什么是人情道义

这正是曹雪芹让僧道二仙以邋遢形象现身并塑造倪二和刘姥姥两个人物形象的原因:假作真时真亦假,莫被荣国府以及宝玉等人的幻像所迷惑,世间至真至诚者,往往是不需要任何外形包装的市井乡野之人。

看人莫看形貌,交友要交德行,漂亮精致的外表固然养眼,但唯有德行高才能养心。人之一生,可以遇不到养眼的贾宝玉,最好能遇到养心的倪二和刘姥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9966.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