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

梅花作为中国传统名花,一直以来都深受骚人墨客的青睐,有“花中四君子”、“岁寒三友”、“花魁”之誉,可谓“万千宠爱在一身”。

梅花能为历代文士所钟爱,并不是偶然的,因为她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都具备许多堪以吟咏的特质,所以才能常常成为诗人词客托物寄情的对象。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梅花

比如陆游就在《梅花绝句·其一》中言道“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以表现自己的爱梅之心,其实这句话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梅花本有身千亿,在不同文人笔下自有不同的形象、特质,有若造化里的芸芸众生。梅花虽为花中君子,可在历代文学作品里却总是显露出女儿情态,她的“疏影横斜”、“暗香浮动”莫不散发着佳人一颦一笑、一嗔一怨的动人魅力。

每当看到一篇篇咏梅的著作,总不免联想到武侠小说里的一位位绝代佳人。而今金庸老先生虽已仙逝,但他创造出来的经典角色却永远的青春、生动,本文便借梅花谈谈金庸笔下的众位经典女角色。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姿”:和俗而不媚俗——代表人物:郭襄、李文秀

梅花品种繁多,花色丰富多彩、鲜明艳丽,多为白色、粉色或红色,也有浅绿和紫色。而最为诗家“宠幸”的莫过于红梅,那在莽莽白雪中留下一抹惊艳夺目的红,对观赏者(不论是赏诗还是赏花)的视觉造成强烈的冲击,惹人遐思。能把这种红表现得楚楚动人,当数苏轼的《红梅三首·其一》:

苏轼《红梅》

怕愁贪睡独开迟,自恐冰容不入时。

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姿。

寒心未肯随春态,酒晕无端上玉肌。

诗老不知梅格在,更看绿叶与青枝。

此诗写得精微细致、不落窠臼,过往的咏梅篇章多把梅花塑造成遗世独立、傲骨铮铮的形象,强调她与世隔绝、独来独往的格调。苏轼却毫不忌讳地把梅花和俗的一面呈现出来,写她虽然“独开迟”,却怀着“自恐冰容不入时”的忧虑,所以要“故作小红桃杏色” 。然而,和俗不等于媚俗,此诗梅花的可贵之处正在于她在融入世俗的同时,又谨守着自己的本质,不会因上了“桃杏色”的妆而失却“孤瘦雪霜姿”和不肯从俗的“寒心”。这些姿态、心性都是掩映在和俗的花色之下,外人固不易察觉,所以诗末的“不知”正与开首的“独”相呼应,反映外在与内在相矛盾的梅花那深沉的孤独、无奈。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神雕侠侣郭襄

在金庸的小说里,有两位女性都具备着这种特点。

一个是郭襄,她看似八面玲珑、乐观开朗,内心却藏着不为人知的沉郁、遗憾。“独开迟”正是郭襄一生最大的悲哀,她爱慕年纪远较她大的杨过,可惜杨过早已心有所属,因此她只能幻想自己是早出生二十年的“大龙女”,得以与杨过相遇相爱。她对爱情的专一、执着与痴心,使得倾慕她的何足道、张君宝都被拒于心扉之外,这正是郭襄终生不渝的“寒心”、“梅格”;

另一个则是《白马啸西风》的李文秀,她幼时与哈萨克人苏普交好,两人青梅竹马,却因命运的捉弄而无缘在一起。后来发现苏普已爱上了另一个女子,她伤心不已,在了结一切恩怨情仇后,她独自一人骑着白马回到中原。书中写道:“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白马啸西风李文秀插画

郭襄与李文秀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对外她们都有温柔善良、平易近人的一面,郭襄与外貌奇特、丑陋的“西山一窟鬼”交友,甚至为了敌人金轮国师的死而流泪,正如李文秀用玉镯换天铃鸟一命、会为狠毒的瓦耳拉齐的死而伤心,这些都是温煦、亲和的“小红桃杏色”;而她们内心无法填补的遗憾,让她们总是以形单影只的孤独身影出现,当我看到《白马啸西风》以李文秀伴着一匹老瘦的白马独自走向中原作为结局时,脑海里总浮现《倚天屠龙记》开首的情景— — 一个“韶华如花,正当喜乐无忧之年”的少女骑着青驴,满怀愁思在少室山山道上孤独地踱步。一首一尾,两个不同时空的少女,以同样的“孤瘦雪霜姿”走向那同样无法改变的命运……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白梅般清香女子——代表人物:香香公主

除了红梅外,白梅也常常入诗。她最大的特色是花色洁白,在冬天开放时与雪色相似,故在诗中常常伴着冰雪出现:

《白梅》王冕

冰雪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白梅本已极白,置身于“冰雪林中”更是白得透彻、无瑕到底,使人不禁想起王昌龄的“一片冰心在玉壶”。此诗写得简洁有力,短短四句便刻画出白梅具有冰雪、桃李不能企及的美。从“清香”二字可以看出,冰雪虽与白梅同样表里澄净,却没有白梅的芳香;而能于“冰雪林中”立身的霜质更是徒有香味的桃李望尘莫及的。诗末以“忽然一夜”表现时间的突兀,以“乾坤万里”表现空间的宏阔,使得梅花的清香充盈整个宇宙,焕发出澎湃饱满的精神力量。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香香公主与陈家洛

这种出落凡尘的形象非“香香公主”喀丝丽莫属。无论在形式还是内涵方面,喀丝丽都高度契合王冕诗中白梅的形象。形式方面,喀丝丽一出场便是以洁白无瑕的身影出现,一直到死后出现在陈家洛的幻想中,仍是“一身白衣,有如云绡雾縠”。除此之外,她还有“娇柔清亮”的声音、“淡雅清幽”的体香及“美极清极”的容颜,可以说,“白”与“清”是喀丝丽形式美的最主要特色,而这也是王冕诗中白梅的特色。

金老或许正是要透过这样一个近乎神话的角色来暗示人类久已磨灭掉那原始、美好的本性,故喀丝丽的存在与混浊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而最后她的逝去也寓示着人性衍化的必然结果。喀丝丽以牺牲自己换来和平,正如白梅以自己的清香“散作乾坤万里春”。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君知否?却嫌伊瘦。又怕伊僝僽”:清癯玉立的美感——代表人物:程灵素

《点绛唇·赋梅》周必大

踏白江梅,大都玉软酥凝就。

雨肥霜逗。痴呆闺房秀。

莫待冬深,雪压风欺后。

君知否?却嫌伊瘦。又怕伊僝僽。

写梅,除了花色,其清癯玉立的姿态也是充满美感。历来咏梅最著名的两句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林逋极力描绘梅花的神清骨秀,而《点绛唇·赋梅》中,周必大塑造了幽独之外的另一种形象— — “瘦”而“僝僽”。

《飞狐外传》的程灵素便符合词中梅拥有的三种美 — — “瘦”、“僝僽”、“痴呆”。她是金庸小说里唯一一个容貌平平的女主角(殷离虽也不美,却是因练功而毁容,小时候本是个美人胚),一出场便是“肌肤枯黄,脸有菜色” 、“双肩如削,身材瘦小”,故曰“瘦”。而她的“瘦”竟是“越看越美”,尤其是当她“悄立晓风之中,残月斜照,怯生生的背影微微耸动”时,更令胡斐“大生怜惜之心”,这种“怜惜”正是《点绛唇·赋梅》中“却嫌”、“又怕”。然而,胡斐对程灵素的爱只能止于“怜惜”,也是她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雪山飞狐程灵素

当胡斐提议要与她结拜为兄妹时,她先是“脸颊霎时间变为苍白”,继而“言语行动之中,突然微带狂态”,以至于一整天“直到黄昏,始终没再跟胡斐说话” ,内心的愁苦可想而知。直到她牺牲自己换取情郎一命时,方吐露她的心声:“大哥,你和我都很可怜……”可以说,能为胡斐而死,是她最大的幸福,也是最大的“僝僽” 。至于“痴呆”,是程灵素最动人处,她生前洞悉人性、算无遗策,却抵不住胡斐的一句轻言软语。胡斐有意无意的一句真心话,总令她“心中舒服慰贴无比”。而她的死更表现出无限的痴情。不忍情郎断臂、只活九年,为了在情郎心中留一个永久的位置,她“念头一转,便打定了主意”要为爱牺牲。无奈她一生的心事,到底“君知否”?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朴实、沉潜的美女子——代表人物:小昭

《梅花》王安石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梅香是梅花作品里必不可缺的一部分,因为这是她之所以胜雪的要素(“雪却输梅一段香”)。以此诗为例,诗人并没把焦点放在花色与姿态上(只是以暗示笔法带出),反而在诗末以“暗香”区分梅花与雪的不同。次句虽言梅花“凌寒”,胜负却仍未分,因为能在冰天雪地里开放,只说明她足以与雪抗衡,却非凌驾于雪。三句诗人更避重就轻,以“遥知”两字写梅花自远观之与雪一样洁白,巧妙地掩饰了梅不如雪白的事实(“梅须逊雪三分白”)。直至最后一句“暗香”两字一出,一场精彩的梅雪之争才一锤定音,让梅花夺得最终的胜利。

此诗写得极是简练,寥寥数字,已刻画出梅的许多可贵之处。先是用“墙角”两字反映梅花平凡、质朴的一面,她并不孤高自傲,也不故作清高,她的身影随处可见,即便在不起眼的“墙角”,她也忠实地绽放自我; “凌寒”表现她的坚强,不屈不挠,经受得起风雪的考验;“独”,既强调她的“凌寒”是一枝独秀,远胜于春天才开放的百花,也抒发了胜利者的孤独情怀,那种领先于时代而无人理解的寂寞;“遥知”与“暗香”相映衬,强调梅花的芳香之余,也突出这种香是无远弗届的,将她的精神力量无限扩大;而最难得的是,她的香并不张扬,更不会盛气凌人,只是一股清幽淡雅的“暗香”,散发出一种朴实、沉潜的美。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倚天屠龙记小昭

平凡、坚强、孤独、芳香、朴实、沉潜,小昭正是这样的一个美人。

她甘于平凡,不乐意当波斯明教教主,宁愿终生做张无忌的小丫头;她坚忍不拔,为救母亲,一直装成不会武功的丑女孩,做一个微弱的婢女,纵使屡遭刁难也不改其志、不易其节;异于汉人的容貌、曲折离奇的身世、领导群雄的才华、机灵百出的头脑等,莫不让她秀出于众。或许是太优秀的缘故,上天(金老)才安排她走上孤独的不归路,与爱人天各一方,永世隔绝;而她的芳香、朴实、沉潜,便体现在那无私的奉献。

小昭无时无刻都在为别人而活,在小说前段她背负着为母亲赎罪的重任,到了后段她又背负着救母亲及张无忌一行数人的性命,而与爱人终生分离的命运。她一生中最大的自由便是做张无忌的奴婢,服侍他更衣、睡觉,但连这一点自由,也是把自己完全地交出、奉献。她的“暗香”不只在于无私的付出,也包括无尽的承受,从起初受杨逍父女的猜忌,到后来受谢逊、张无忌的猜疑,她都不变其香,难怪能得金庸的垂爱。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纵使与世隔绝,历尽艰辛,仍坚持追求自我——代表人物:穆念慈、公孙绿萼

《卜算子﹒ 咏梅》陆游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梅花因其独特的外貌姿态、生长习性,使得她在诗人词客的作品里常常弥漫着浓厚的悲剧色彩,陆游的咏梅篇章可谓此中的代表作。

《卜算子﹒ 咏梅》开篇便是一个孤绝的世界,“驿外”本已是荒凉、冷僻之地,而连唯一能与外界沟通的桥梁也成了“断桥”,可想而知,梅花还未出场便已定了悲剧的基调了。起句的不凡领起全篇,于是次句的“寂寞”显得力透纸背。这一句颇耐人寻味,“寂寞”而能“开”,原是一大奇迹,“开”却又“无主”,只能回到“寂寞”的恶性循环,这种回环的句意隐隐连通梅花轮回的悲剧,将其后文一切凄惨的遭遇合理化,令她的坚持开放、强抗风雨显得力不从心。

如果说梅花的“寂寞”是缘于空间上的隔绝,那么她的无力感则关联到令人联想起暮年的“黄昏”,外加凄风苦雨的侵袭,次句的“开”所蕴含的生命力便大大地萎缩、衰败了。在这种状态下,“无意”与“一任”就充满身不由己的悲怆。

“群芳”的妒忌也反映出梅花不止受环境的压迫,更有同类的排挤。“零落成泥碾作尘”,层次丰富,“零落”是生命的消逝,“成泥”是麈俗的污染,“碾作尘”则有万劫不复的意味,“零落”尚可保全花体, “成泥”已只剩下残骸,而“碾作尘”则是在经过不知多久、多少双脚的蹂躏后,终于消散风中、荡然无存了。

梅花的不幸、凄苦至此已臻极点,然后“只有香如故”一句振起全篇,一举扫荡前文所有的悲哀,释放伟大的精神力量,与前文的“开”相呼应,展示梅花由生到死始终保住最大的忠贞,与命运对抗到底。

归纳起来,此词的梅的命运是纵使与世隔绝,历尽艰辛,仍坚持追求自我,忠于自我,最后虽有所牺牲,却也实现了自己最大的价值。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梅花落

与此梅花命运相类同的角色,在金庸小说里为数不少,这里且谈谈两个较具代表性的人物:

首先是《射雕英雄传》的穆念慈:她身世坎坷,自幼便父母双亡,长大后义父杨铁心也与义母包惜弱双双自杀,唯一的情人杨康对她又若即若离,后来更作法自毙、死于非命。而与她交情较深的郭靖、黄蓉,又总是在她遭遇不幸时成双成对地出现,给她不实在的安慰,而这却往往倍添她的孤绝、凄苦(这可能也是她多次拒绝郭黄相邀同行的原因)。当穆念慈对郭黄二人说“郭大哥,妹妹,你们两人好,命也好”时,仿佛是对自己注定要终生“寂寞开无主”的命运作出宣言,所以最后她孤独地死去,可说是意料中事。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穆念慈

另一个同样“寂寞开无主”的是公孙绿萼。在世外桃源的绝情谷出生、成长,看似和谐美好,其实命运已暗暗埋下了悲剧的伏线,而这一切便在杨过、小龙女入谷后渐渐水落石出— — 父亲卑鄙无耻,母亲性情扭曲,两人反目成仇、互相杀伐,最后父亲更处心积虑要杀害自己……这个悲情少女被迫面对悖逆伦常的种种事情,不止如此,最令她心碎的是她所爱的人心中只有小龙女一人。在得知自己“相思成空,已成定局”后,她便一心寻死,以求解脱。作为女配角,金庸在公孙绿萼身上着墨甚多,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杨过问及她姓名并加以调笑时,她“奔出数丈,忽地停住,站在一株情花树下面,垂下了头呆呆出神,过了一会,回过头来”,郑重地把姓名告诉了眼前令她心动的男子。

这段描写很唯美,公孙绿萼那种天真烂漫、情窦初开的盈盈少女情态跃然纸上。另外,充满象征意味的笔法更似是作者在暗示这个角色不幸的开始。如果说穆念慈的名字含意是因一念之慈而失身于杨康,从此贻误终生;那么公孙绿萼这个在“情花树下”说出的名字更挑明了她注定只能做衬托花朵的角色,为爱牺牲,成全别人。公孙绿萼“自幼便郁郁寡欢”、容易自伤自怜的性格特点,便是《咏梅》词中梅花无力的“无意”、“一任”的最佳注解。

两位女角中,以穆念慈的意志最符合词中所咏的梅花精神,也最值得敬重。公孙绿萼为爱牺牲虽令人感动,但她的思想较消极,只因无法与意中人相爱便“万念俱灰”(这点与词中梅由始至终都坚强对抗命运相差甚远),最后的自尽也不过是见到杨过担心伤到她而不抢绝情丹(解药),从而感到“芳心大慰”、“死也瞑目”,这种爱情观有点盲目、偏狭,不值得效仿。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神雕侠侣公孙绿萼

穆念慈,对爱情始终保持清醒,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她虽然曾幻想杨康是忍辱负重的少年英雄,但终究认清他贪恋富贵、认贼作父的真面目,之前对杨康的错信,与其说是盲目、无知,毋宁视为她成长的阶段。她曾为了守节而差点自绝于情人面前,其性情之贞烈可见一斑,这样的人最终仍不免失身,可见她爱杨康之深,而恰恰因为爱得愈深,愈反映出她对这段爱情的觉悟是痛彻心扉,是“零落成泥碾作尘”后的“香如故”。她对爱情的追求并不止于个人的幸福,更涉及苍生的祸福(所以她无法容忍杨康投向金国),这一点是公孙绿萼与纪晓芙所不如的。

更难得的是,当杨康德行有亏时,穆念慈每每对他疾言厉色地训斥一番,望他能从此改过。这份刚正与果断是许多女角所缺少的,即便是善良如阿朱,在误以为乔峰杀了无辜的人后,也只是“虽觉不安,却也不便怨责”。可见,穆念慈对于是非善恶的执着,使得她散发出的“香如故”具有一种浩然正气“以一敌七”的能量,超越命运的悲苦,流芳后世。

一树梅花一佳人——浅谈金庸笔下的奇女子-爱读书

一枝枝梅花,犹如一位位佳人,一次次寻梅之旅,便如一段段爱情故事,此中纵有痴儿女,爱恨交缠过后,一切总成空。《越女剑》的阿青,《碧血剑》的阿九,《天龙八部》的阿紫、王语嫣,《射雕英雄传》的梅超风、瑛姑,《神雕侠侣》的李莫愁,《笑傲江湖》的岳灵珊,《飞狐外传》的袁紫衣,《侠客行》的梅芳姑等等,不论是追求真爱还是挥霍青春,不论是“酒醒寒惊梦”还是“笛凄春断肠”,最终所得的,只是一片凄迷的“淡月昏黄”。

这就是金庸笔下的娑婆众生,也是我们厕身其间、无可避免的大千世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5058.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