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爱情|苏威,你只是我年少的欢喜

再见爱情|苏威,你只是我年少的欢喜

那天,我在街的转角处遇见了苏威。 我记得很清楚,是在永乐街和明源街的十字路口。我还穿着一件几天没洗的白旧衬衫,…

短篇小说:男巫的毛心脏

短篇小说:男巫的毛心脏

从前,有一位英俊、富有、禀性聪慧的年轻男巫,他发现他的朋友们一旦陷入爱河、喜欢嬉闹打扮之后,都变得愚蠢起来,失…

世界著名短篇小说:《窗》

世界著名短篇小说:《窗》

在一家医院的病房里,曾住过两位病人,他们的病情都很严重。 这间病房十分窄小,仅能容下两张病床。病房有一扇门和一…

12篇微小说,短到极致,却催人泪下

12篇微小说,短到极致,却催人泪下

01 老人得肺癌住院,家里几乎掏空了,最后实在没办法,家人只能眼睁睁看着老人受着病痛的折磨。 老人临走前的一晚…

梁晓声小说:鸳鸯劫

梁晓声小说:鸳鸯劫

冯先生是我的一位画家朋友,擅画鸳鸯,在工笔画家中颇有名气。 近三五年,他的画作与拍卖市场结合得很好,于是他十分…

文艺在线·新人新作|小小说:钓鱼

新人新作|小小说:钓鱼

文/白建平 县城外十里处,有一座六十年代修成的水库,承包者投放各种鱼苗喂养,水库便变成了钓鱼的场所。 近几年,…

你听,风又在说:那个女孩不会回来了,你不必再等

你听,风又在说:那个女孩不会回来了,你不必再等

爆竹声响起时的烟雾像魔镜,它一直说,“我叫云朵,没有任何人能抓得住我。” 寒气扑上去的时候,一切都化为灰烬。那…

我的学生时代,青春的样子,像极了一场荒诞的流云色旧梦

我的学生时代,青春的样子,像极了一场荒诞的流云色旧梦

这是极其普通的一天,如果没有出现后来那一幕的话。 那天是学校参加市里校运会的一天,学校选拔出来的参赛选手站在略…

苏童:老爱情

苏童:老爱情

    这里说的爱情故事也许让一些读者失望,但是当我说完这个故事后,相…

毕淑敏:失去四肢的泳者

    一位外国女孩,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

张洁:一生太长了

    作为一只狼,我真不该没完没了地琢磨这个问题:这条河是从哪里来的…

严歌苓:老人鱼

    穗子在成年之后对自己曾挨过的那两脚记得很清。踢她的那只脚穿棕色…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