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百年红楼 红楼梦第五回出场的“木居士”是何来头,曹雪芹写他有何用意?

红楼梦第五回出场的“木居士”是何来头,曹雪芹写他有何用意?

《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警幻仙子在薄命司令其翻阅薄命册,宴请“千红一窟茶 ”,“万艳同杯酒”,欣赏《金陵十二钗》曲子后,仍旧不能警醒贾宝玉一颗“红粉知己心”。为了完成宁荣二公的嘱托,拉贾宝玉堕入世俗,效仿那些“禄蠹”醉心功名,警幻仙子不惜下血本,将妹妹可卿仙子嫁给了贾宝玉。“夫妻”二人一夜缱绻,第二天共游太虚幻境,结果在迷津处遇到“木道人”撑筏的迷津。不想警幻仙子突然出现,将贾宝玉拉住,劝回了他,期间还有鬼哭神嚎之恐怖状,直到将贾宝玉吓醒。那么,这个“木道人”是谁?我认为他是“木石姻缘”的领路人。

红楼梦第五回出场的“木居士”是何来头,曹雪芹写他有何用意?

(第五回)忽至一个所在,但见荆榛遍地,狼虎同群,迎面一道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正在犹豫之间,忽见警幻后面追来,告道:“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宝玉忙止步问道:“此系何处?”警幻道:“此即迷津也。深有万丈,遥亘千里,中无舟楫可通,只有一个木筏,乃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渡之。尔今偶游至此,设如堕落其中,则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矣。”话犹未了,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

贾宝玉之梦与常人无异,往往好梦最易醒,最后必然有一段惊险恐怖“惊醒”做梦人。

警幻仙子追来,急喊“作速回头”,对那个“木居士”仿佛非常恐惧。二者之间全无交流,而警幻仙子所谓“回头”正与贾雨村在智通寺见到的那副“身前有余忘缩手,眼前無路想回头”的对联一般无二。但问题在于贾雨村是贾宝玉严重讨厌的“禄蠹”,醉心功名利禄不择手段,贾雨村是真应该回头。而贾宝玉与贾雨村南辕北辙,警幻仙子为什么也让贾宝玉“回头”?

红楼梦第五回出场的“木居士”是何来头,曹雪芹写他有何用意?

(第五回警幻仙子说)……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其中惟嫡孙宝玉一人,禀性乖张,生性怪谲,虽聪明灵慧,略可望成,无奈吾家运数合终,恐无人规引入正。幸仙姑偶来,万望先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或能使彼跳出迷人圈子,然后入于正路,亦吾兄弟之幸矣。

宁荣二公求警幻仙子让贾宝玉警醒,远离红粉温柔乡,刻苦用功承祧家业。也就是说警幻仙子将贾宝玉带到太虚幻境,是想让他做一个不喜欢的“禄蠹”。如此,警幻仙子着急忙慌出现,告诫贾宝玉不要上木居士的木筏,不要堕入迷津之中,所谓“木居士”“迷津”岂不正是贾宝玉推崇的“闺阁中自有巾帼,令吾辈须眉自惭形秽”的所在?贾宝玉若是上了这条“木筏”,被木居士指引,虽说世俗之人视为“荆榛遍地,狼虎同群”,并将永堕迷津,但不正是贾宝玉心向往之?

贾雨村的迷津与贾宝玉的迷津正相反。贾雨村堕入的是世俗的名利“迷津”,贾宝玉堕入的却是避世的逍遥“迷津”。而“木居士”正是那“逍遥迷津”的引路人。

贾宝玉只要上了他的船,将不会再继承“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贾家,等于放弃了金玉富贵,也放弃了“金玉良姻”。

红楼梦第五回出场的“木居士”是何来头,曹雪芹写他有何用意?

木筏上除了木居士掌舵,还有灰侍者撑蒿。“蜡炬成灰泪始干”,影射绛珠仙子还泪报恩,这一对组合将要驶向的正是迷津对面“木石姻缘”的彼岸。所以说,令警幻仙子恐惧的迷津“木居士”,其实才是“正途”,贾宝玉若知道,当恨没能上他的船 !

与贾宝玉成婚的可卿仙子,小名兼美,兼具薛宝钗与林黛玉二人之神韵。贾宝玉与可卿仙子成亲,代表选择的婚姻对象是薛宝钗和林黛玉二人。

本来木居士和灰侍者来接贾宝玉,贾宝玉若能和他们度过“迷津”,则木石姻缘必然成功。奈何警幻仙子认为林黛玉乃是太虚幻境之人,与贾宝玉本不可能结为夫妻,二人不过下凡了却因果,今生结束孽缘修成长生大道。所以阻止了贾宝玉随木居士而去,也断了“木石姻缘”,令他只能“回头”选择“金玉良姻”,与薛宝钗成亲。

木居士所代表的“木石姻缘”就这样被贾宝玉擦肩而过了。

红楼梦第五回出场的“木居士”是何来头,曹雪芹写他有何用意?

木石姻缘和金玉良姻按照曹雪芹的设定,并不止两段姻缘那么简单。所谓金玉良姻代表“富贵传家,三世而斩”;所谓木石姻缘代表“诗书、耕读、道德传家,绵延不断”。

富贵传家主要责任在男方,男人没有能力,必然败家守不住业。宁荣二公需要贾宝玉“男儿当自强”!而“诗书、耕读、道德”传家,家中但有一人在,则传承不绝,男女老幼都是传人。

贾宝玉娶薛宝钗,是富与贵的结合,贾家选择“金玉良姻”后三世而终;贾宝玉失去林黛玉,是诗与书的擦肩而过,贾家错失良机,错失“诗书传家”的机缘,贾宝玉这一支也绝灭无后人了。

木道人与灰侍者是“木石姻缘”诗书传家的引路人。这条路很难走,走不好也会粉身碎骨,但只要到彼岸,就会畅意通达。

红楼梦第五回出场的“木居士”是何来头,曹雪芹写他有何用意?

有人说薛宝钗也不错,不也规劝贾宝玉读书科举仕途么?其实,诗书传家并非科举仕途,至于耕读以至于古代文人追求的最高境界道德传家,更非读书科举一途。能立言、立功、立德者,才是万世师表,谁又不羡慕孔孟的传承香火不绝?科举功名终究小道,依旧是败家的根本!

以上观点为君笺雅侃红楼主观理解,线索都为原文所引用,是否符合曹雪芹原意,见仁见智,多歧为贵。欢迎大家多提意见。

「文/君笺雅侃红楼」

喜欢的朋友别忘了点击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都有新内容更新。欢迎收藏,欢迎转发,感谢赞赏。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80回本 ;

《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1990/2018 ;

《红楼梦》河北教育出版社2001;

《红楼梦》绘全本·清·孙温 ;

《红楼梦》程乙本

来源:君笺雅侃红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7300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