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都市小说 |小三劝退师

都市小说 |小三劝退师

作者|米扬

夏日晚风轻摇,携着海水的气息吹拂着,窗外夕阳西沉,水天相接的地方一片绯红。走进这家熟悉的五星级酒店,赵睿麟坐在休闲区舒适的沙发椅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嘴角扯着笑,等待伊娜的到来。

他暗自得意能将这个漂亮的女子约到酒店会面,他的生命中又将开启一段重复的曼妙之旅了。

不多时,伊娜摇曳生姿、深情款款地向他走来了。赵睿麟喜逐颜开,似乎脸上的血肉都张弛着笑容,用尽全身的力量讨好这位准“新欢”。

伊娜大方从容地走向他,张开双臂热情地拥抱了他。他讨好地紧紧地搂搂她的细腰。伊娜撒着娇挣脱他的怀抱。赵睿麟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个主动投怀送抱又不肯与他过多接触的女人。他环视四周,是否有什么不方便的,酒店里的人各自忙碌着,并没有注意到他们。

都市小说 |小三劝退师-爱读书

突然,他觉得情人黎歌谣的身影从酒店的旋转门出去了,一道光影跟着门一起转动,眨眼间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他往前走了几步,再没看到踪迹,他想自己一定是花眼了。

赵睿麟放下焦灼,重新与眼前的伊娜聊着天,适时地夸她着装在线,举止优雅得体,巴不得穷尽天下美词,让眼前的美人儿喜逐颜开,进而跟他到酒店房间里去。

赵睿麟正在兴头上,伊娜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瞟了一眼,备注是“爸爸”。

“喂,爸。好的,好的,我马上回来。”伊娜接起电话说着。

赵睿麟脸上的表情复杂起来,心想着好不容易约到酒店来的人,看来又要泡汤了。果然,伊娜给他道歉说家里有急事需要赶回去,只能改天再见。

赵睿麟似笑非笑说好好,人家里有急事,他无可奈何,但心不甘。

“我送你回去吧!”

他想说需不需要他帮忙,再一想他们还没到那种程度,况且要是被老婆或熟人看见了,就要落下把柄了。虽然老婆呆在家里多年,和社会脱了节,再如何保养也乏味,但是稳固的家庭关系还要维系下去,这关乎他的生意形象。

所以他把话生生地憋了回去。

“不用,赵总,我打车走就好,你忙你的事情吧,就不麻烦你了。”

伊娜说完拿起外套就匆匆忙忙地逃也似的朝酒店门口奔去。

赵睿麟一脸愕然,热脸贴了冷屁股。相较于以前的主动,而今这般没有只言片语地就走掉。他闷闷不乐,心想或许是家里的事情太着急了吧。

他点了根烟,拿出手机发信息问情人黎歌谣在干嘛,让她没事就到酒店来,一起来吃晚餐。

他抽完了一支烟,手机没有响动,黎歌谣并没有回信息。他有些恼火,心想今天这些女人们都是怎么了,一个个都给他下马威,谁也不把他放心上。

他给黎歌谣拨了电话过去,提示对方关机,再打,还是关机。一连打了五次。他觉得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有几分蹊跷。门口黎歌谣的那个影子挥之不去。

沉默半饷,他走出酒店直奔与黎歌谣同居的家。打开房门,只见屋子里乱糟糟地,走进卧室,看见黎歌谣正在往一个30寸的行李箱中收拾东西。

“你在干什么,你要去哪里?”赵睿麟急切地问道。

“我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好自为之。”

“你怎么了,好好地发什么神经。”

“我不期待了, 你离不开你的家庭,而且除我之外还会有很多的女人。乏味了就会把我丢开的,我不想到最后成为所有人的弃儿。”

赵睿麟上前抱住她,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

黎歌谣推开了他,转头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赵睿麟气恼极了,在一旁抱着手冷眼看着她。直到黎歌谣拖着箱子出门,他才叫住她问,今天她是不是到酒店去了。

“去了,我看见你搂着一个女人,很是陶醉呢。”

黎歌谣说完摔门而去。

赵睿麟心想,到时候还会回来求我的,他不信黎歌谣一个从农村来的漂亮丫头舍得下这般优渥的生活。

向来只有女人巴结他的份,没有他求人的。就是身材佳容貌美的都市白领伊娜也不例外,是她自个找着来的,他从没用过力就约到了。

想起伊娜,他发信息过去问她家里的事情解决了没有,一两个小时后,她才回说没事了,谢谢他的关心,语气非常的客气,像是初次相识的样子。

她觉得今天这两个女人都疯掉了。事情很怪,但他想不明白。他走到镜子前看看自己是不是那里不对劲。

他洋洋得意,自己虽然年过四十,但没有隆起的小腹,企业老总的身份和金钱的堆砌让他觉得自己依旧器宇轩昂,以他的身份,这些俗气的女人们是一定会讨好他的,他心想。

呆在这个空荡荡的屋子里自然是没意思,他下楼开车朝家里走去。一进门,一双儿女就朝他奔来,他抱抱他们,好像抚慰了一切疲倦。老婆在屋子里忙碌着,他像往常一样很少与老婆说话,只与孩子们玩耍。

一连几天,黎歌谣都没与他联系,不久他发现黎歌谣换了电话号码,他觉得她是彻底地离他而去了。伊娜总是客气地应付着他,没几天也联系不上了。

赵睿麟瞬间觉得女人们都改变了些什么,就连自己的老婆也开始学习,说是要考证、要做自由职业了。他暂时收敛了些花天酒地的生活,忙完了就回家陪孩子们。老婆对他好像更热情了些,还主动与他聊工作上的事情。他有些愕然。对老婆的态度亲热了些。

过了几天,他收到一笔十万元的扣款通知。副卡是老婆在使用,他向来不多问,老婆有大的花销都会跟他说,他等着老婆告诉他,老婆却一直不讲。

他决定自己去查,顺藤摸瓜。他查到了收款方是一家情感咨询公司,他们的业务有小三劝退这项服务,他暗自发笑,这一切似乎都是老婆捣的鬼。他往下找但没找到伊娜这个名字。

他不想再追究下去,自知理亏,也不好点破老婆,这个家还要维系下去,他相信老婆能找到人干预他就会有把柄在她的手里,鱼死网破的时候,难看的是他,不关好爸爸、好男人的形象难保,财产一分割,企业必将受到影响。

想一想,老婆也没那么糟糕,外面花枝招展的女孩们也没多少真心实意的,唯一一个对他死心塌地的黎歌谣也不知被伊娜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这般决绝的离他而去。他收敛了些花天酒地的作风,回家的次数多了些。

一年后,在一场聚会上,他又看到了伊娜,现在她是一个生意伙伴的女朋友。赵睿麟走过去轻轻问她:“今天你叫什么名字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1319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