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小说 姑娘一进门,房子里顿时充满了异香。 他看那姑娘,她貌似天仙。

姑娘一进门,房子里顿时充满了异香。 他看那姑娘,她貌似天仙。

平阳县神出鬼没。

离平阳县镇台衙门三台不远的后院里,也有五个窑洞,窑上还盖楼五间,围着女墙,有人传说那里常常有狐狸出没。 乾隆初年,平阳县来了一位姓段的总兵,他非常勤政爱民,经常外出巡防不回家。家里只剩下他的儿子,这个孩子刚满二十岁,他就带着一个小书童住在花厅的西里屋。

姑娘一进门,房子里顿时充满了异香。 他看那姑娘,她貌似天仙。

有一天晚上,大约二更天以后,那天的月光照得夜晚像白天一样,台阶下的传来虫子唧唧的叫声,夜晚的空气很清凉,公子不想睡觉,就躺在床上发呆。这时,他忽然听见院里传来脚步声,就光着身子悄悄地起来趴在窗户上往外面看,在皎洁的月光中,他隐隐约约地看见一个男子和一个姑娘面对面坐在花台边上,两个人的长相都挺清秀,两个好像在一起赏月。 只听见姑娘说:“没想到今天晚上月光这样皎洁。

三哥,你还记得去年七月十五那天,在姑射山石室中与无一师父喝般若汤、吃穿篱菜、酬唱《柳梢青》、说说笑笑的情景吗?” 男子说:“当然记得,那些事好像还是发生在眼前的事情,怎么能忘了?只是那天我心里不太愉快,你是知道的,我是最讨厌人家既是贬斥鸠鸟,又是笑话大鹏的;妹妹你那天也喝多了,说南道北的话特别多。我心里替妹妹你难过,好不容易 姑娘说:“古人说过,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人生活在世上,就像灰尘落在小草上。妹妹我虽说长得不怎么样漂亮,但是也要爱惜自己啊!我怎么能因为李生死了,就心甘情愿守独身一辈子呢?更何况妹妹我已经报答了李生了。

姑娘一进门,房子里顿时充满了异香。 他看那姑娘,她貌似天仙。

三哥,你还记得我刚到他家时的情景吗?他家真穷,家中没有一石米,除了一口破锅连个盆盆罐罐都没有,到处都是灰尘!李生就盖着件破衣服躺在床上。那寒酸的样子就像一个要饭的。是妹妹我给他造了新房子,为他做饭弄菜,添衣做鞋。

不到两年的时间,他的家中就变了大样。人们都说藤子不能自己生长,必须缠住乔木才行,而李生却是乔木依靠藤子呀!就是当时妹妹不守礼法也没有什么对不起李生的!可是到了现在李生坟里的骨头都干了呢。再说了,李生他才学疏浅,对待朋友常常冷漠刻薄,还常常做一些对不住我的事情。我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还觉得他长得 姑娘不高兴地说:“被爱虽然不足以给五族增光,被厌恶想必也不会祸灭三族。三哥,请不要干涉我的事了。就算是上天惩罚我,有了灾祸,我也绝不连累你呀!”

姑娘一进门,房子里顿时充满了异香。 他看那姑娘,她貌似天仙。

男子听了她的话也立刻变了脸,站起来,一甩手就走了。到了院门口时,他回过头对姑娘说:“妹妹,希望你多保重,以后真的摔了跟头可别后悔。”姑娘眼睛瞅着别处,不回答。男子走后,姑娘笑着自言自语道:“这个三哥真是多事,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干嘛又要阻止别人呢?个人有个人活法,他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说罢,她慢慢走到花下,绕过亭子一下子就没影了。 段公子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狐狸。心中难免产生害怕之情,可是一想到她那漂亮的样子,伶俐的口才,心里又有了爱慕之情。这两种想法像两个调皮的孩子,不时地蹦到他的心头,于是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觉。 过了好长时间,他刚有了一点睡意,忽然间听 见了一阵敲门声,于是便问道:“门外是谁?” 只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回答说:“公子开门就明白了,何必多问。”声音娇滴滴的,像黄莺。 段公子觉得这声音和刚才那个姑娘很像,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担心,正犹豫着要不要开门,身子已不由自主地跳下了床打开门把她请了进来。

姑娘一进门,房子里顿时充满了异香。 他看那姑娘,她貌似天仙。

姑娘刚刚一进门,整个房子顿时充满了异香。 段公子立刻点灯,然后仔细打量了那姑娘,她的相貌非常出众,生得美丽无比,貌似天仙。段公子心中的顾虑就这样被打消了,两个人一见如故,拉着手,可热乎了。段公子担心书童醒来看见,所以频频望着窗外。

姑娘仿佛猜到了他的心事,到了书童床前用袖子将书童的脸拂了三次,然后返回身子说:“这下不妨事了,公子可以安心。” 段公子问她:“姑娘 你是从何处来的?姓甚名谁?” 姑娘笑着答道:“小女姓萧,自知与公子早有缘分,所以前来与公子会面。”段公子这时已经被她迷得神志不清了,魂儿也叫她勾去了三分,顾不上详细打听,就同她亲热上了。两人都很满足,天亮时,姑娘方才离去。

从那以后,萧姑娘每晚都来陪段公子。这位姑娘非常喜欢喝酒,又很善谈论。她常常会说一些有 关鬼神的故事给段公子听,言语之间颇不正经,枕席之上狂荡而无节制

半个月以后,段公子竟然精神恍惚,饭量锐减,人也越来越瘦。夫人看到儿子的变化很奇怪,以为是生病了,请来城中许多名医都没有查出病因。于是夫人又暗中查问儿子左右的人,仆人们都只是摇头,说自己不清楚。她又严厉地讯问书童,书童说:“我真的没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只是 半个月前睡觉就被魇着,手脚不听使唤,软绵绵的,不能翻身,一直到如今,没一宿不这样的,鸡叫后才醒。”夫人听了他的话怀疑是有什么东西缠上了儿子,就不再让他住在花厅,而叫他跟着自己睡。可是当天半夜,夫人和丫鬟们睡觉时也都被魇着了。这样一来,众人都很害怕,可也没什么办法。夫人只有同丫鬟们轮流玩纸牌,坐到天亮。

姑娘一进门,房子里顿时充满了异香。 他看那姑娘,她貌似天仙。

不久,段总兵外巡回来了,夫人立刻把儿子的情况告诉了丈夫。段总兵听了之后说:“夫人先不要声张,今晚叫儿子跟我睡。”于是,这天晚上他们爷俩就都住在了书房。总兵旅途劳顿,一挨枕头就睡熟了;公子在对面的小床上躺着,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心中不断想起萧姑娘的种种。 正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院里有人说话:“妹妹,不要冒失。今晚千万不要去了。”

又听到了一个女人应声答道:“从前已经说过了,我的事情你不要管。”段公子听出是那个姑娘的声音,立刻像丢了魂一样,急忙起来围着被子坐着。 不一会儿,就听见姑娘用手指弹着窗棂说:“公子为什么不开门?” 段公子偷偷地伏在窗下说:“今夜家父睡在这里,你先躲躲,以后我们再想法会面。” 姑娘笑着说:“今夜我带来了妙药,你却为什么变卦了?难道公子就不想我?况且,你的父亲怎么能干涉儿媳妇的事儿呢!我自有办法收拾他。”段公子中邪已经很久了,听了这话便不再踌躇,急忙开了门。

姑娘一进门,房子里顿时充满了异香。 他看那姑娘,她貌似天仙。

这时,段总兵其实早已经醒了,他隔着帐子偷偷地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他这才知道儿子是被狐狸迷上了,就假装睡着了,看那狐狸要干什么。接着他又听见姑娘问:大人真的睡在这儿了吗?” 段公子摇摇手,不让她出声。姑娘吃吃地笑着,慢慢走到床前,掀开帐子,用袖子向段总兵的脸上拂去。就在这时段总兵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她。姑娘大吃一惊,撩起衣裳就要跑。段总兵从枕边抽出一把宝剑,急忙向她刺去。姑娘被剑刺中,立刻变成一只黑狐狸,倒在床下。

她的衣服却还在段总兵手里,像蝉蜕的皮一般。再看那柄宝剑,上面竟没沾一丝血。段公子看到这样的场景,痛哭流涕地跪在床下,对他的父亲说:“父亲,孩儿早已知道她是狐狸,孩儿并没有其他请求,只求父亲允许孩儿把狐狸的尸体掩埋了。” 段总兵看着他的样子,笑着说:“傻孩子,你对野兽还恋恋不舍吗?” 段公子连连点头:“父亲,她虽然是只狐狸,可是却对我有情有义,望父亲成全。”段总兵可怜儿子一片真情,就把死狐狸给了他。段公子果然一片赤诚,他给狐狸准备了棺材、寿衣,让人打点了埋在了后花园里。

姑娘一进门,房子里顿时充满了异香。 他看那姑娘,她貌似天仙。

第二天夜里,府中的人听到后花园里一片哭声,这哭声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才消失。段公子天亮去查看,发现狐狸尸首竟不见了。从此之后,衙门中再也没有狐狸出现过,狐狸作祟的事也再没发生过。段公子后来中了科举,当上了司马,可是没有多久就因为得罪权贵被处死。儿子死后,段总兵也郁郁寡欢,没有多久就生了一场大病,含恨而终。看到他们的下场,很多人都认为是狐狸报复所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509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