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乐小米:哪怕蓝鸟丢了翅膀

乐小米:哪怕蓝鸟丢了翅膀

1、于小意 断章

  我一直觉得于小意是一个见解很自我的人。譬如,他称天空为“大盘”,称海鸥为“蓝鸟”……将董晓洁叫做妞,将米扬叫做老鼠,不过,将林多多还是叫做林多多。

  林多多就是我。

  我总在天空很蓝的日子,想起于小意。想他的时候,唇角就会轻巧的弯起,这时,米扬总会夸我漂亮。

  我很诚实的对米扬笑,我说,我在想于小意。

  米扬低头,见我鞋带松了,便俯身极熟练的打好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抬头冲我微微的笑,说,我知道。

  垂柳温柔的枝条,拂过米扬饱满洁净的额头。我突然惧怕长大,因为我不知道,长大后,这个柳树下的少年,是不是还会对我这样温柔的笑?

  米扬扯了扯我的衣袖,说,多多,该吃饭了。

  我告诉过米扬,我吃过最有创意的饭是和于小意一起。

  那天,天蓝得通明,云朵缓缓来去。

  董晓洁背着手,脚尖一踮一踮,仰望着天。于小意坐在草坪上,懒洋洋的,妞,别看了,破大盘有什么好看?

  我在一旁用铁锨烧鸡蛋。董晓洁讨厌于小意我知道。按她的说法,于小意只要张嘴,白开水立刻变成墨水。

  “虫子钻你耳朵去了,是不是?”于小意将小土块扔她身上,一脸痞气。

  董晓洁懒得看他,跑到我身边,故作惊诧,“多多,你的锅还在河里游泳啊?”

  我笑。今天是三月三,学校突发慈悲,组织高三年级野炊,说是考前放松。分派任务,我负责带锅。路上,于小意执意帮我用单车驮着。过桥时,他突然要表演特技,于是连车带锅骑到河里去了,我的锅就随着小河流水哗啦啦了。还好,我们带了铁锨,除了挖锅灶坑,还能用来烘鸡蛋。

  于小意一边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梳子,对着小镜子梳理湿湿的发,一边冲我感恩戴德的笑。

  我撇撇嘴,冲他吐舌头。低头时,鸡蛋已糊了。

  董晓洁直摇头,完了,别吃了,我不想得癌症。

  董晓洁很漂亮,是那种连女孩子都喜欢的漂亮。于小意曾和我住一个院,初一,情窦还没开,他就对董晓洁动了破心思,我是早知道的。只可惜,他初中没念完就下了学,跟着他唯酒肉是命的老爸混迹社会最底层。董晓洁当然不会看上他。

  再补充一点,董晓洁是我好朋友,于小意也是。但我还是坚决响应她的号召。她说吃糊鸡蛋会得癌症,我就跟她一起绝食。那天中午我同她坐在草坪上看于小意一个人吃烧鸡蛋。

  于小意走时,问董晓洁,妞,我用单车驮你回去吗?

  董晓洁翻一个白眼,拉我去老师那儿集合,说,你要真好心,记得赔林多多的锅好了。

  于小意故作很帅,摔摔头,看了董晓洁一眼,骑车走了。

2、阿诺 奔驰

  第二天,于小意到我家,怀抱一口大铁锅。

  他说,多多,我给你赔锅来了。

  我笑,你还真听她的话。

  于小意瞪了我一眼,问,阿诺好吗?

  阿诺是于小意初一时送我的小狗,纯种的苏格兰牧羊犬。我妈一直嘀咕,于小意他从哪里偷的狗啊?我知道妈妈的意思,于小意家很穷,根本买不起这种狗,而他偷东摸西的坏名声早已在外。妈妈不愿我和他交往,怕我学坏。可我知道,于小意不坏。喜欢狗狗的男孩子能有多坏?

  我唤出阿诺,它就很亲热的对于小意摇着大尾巴。

  于小意摸摸它的脑袋,冲我笑,阿诺是老帅哥了。

  我看着他细长的手指埋在阿诺的长毛间,心里淡淡的暖,问他,你最近捣鼓什么呢?

  他看了看我,没什么,弄了个木马盗QQ卖,多多,你要是想要的话,给你便宜点。

  我说算了,你赚钱那么辛苦,我哪敢赚你便宜?

  于小意干笑,多多,你上学,我先走了。然后他踏上单车就走了。

  我看着他离开,车身上贴着的“奔驰”标牌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闪入我眼中,酸酸的。我转身对阿诺说,回家,乖。然后带着书本去学校。

  路过小吃摊,浓浓的豆腐脑香远远扑入我的鼻子。从小学开始,每天早晨,我总和于小意在这个摊点上吃豆腐脑,每一次都是我付钱,他就冲我白痴一样傻笑。那时的他迷恋游戏机,饭钱全换成游戏机币。我就是他的饭票。这个习惯一直到他初一下学。

  其实,于小意蛮可怜的。他送我阿诺那天夜里,他家传出他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那天晚上不知为什么,他父亲打他打得那么凶,一连三天,都是我一人吃早饭。第四天,他出现了,同我一起吃早饭。那天,他付的钱,他掏了半天口袋,从一堆游戏机币里面翻出两个钢蹦。红着眼睛,看着我,说,多多,我再也不能上学了,以后让阿诺保护你上学吧!

  不知为什么,想起那个清晨,他红红的眼睛,我就特别难过。我知道于小意是个特别有想法的男孩,从小就是,他说他长大要开奔驰,住别墅。我知道我送不了他别墅,于是,我就从批发市场买了一个“奔驰”标志,贴在他自行车上。于小意就整天骑着两个轮的“奔驰”乱转悠,直到他辍学,直到他给我赔锅。

  我一直给米扬讲我和于小意这个小无赖一起时那些颓废过的生活,米扬总是安静的听,安静的笑。我说,米扬,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到于小意了。

  米扬正在填一份求职申请,他紧紧盯着我,说,多多,是你老不见于小意的。

  我连忙岔开话题,说,米扬,时间真快啊,大学生活就这样过去了。

  米扬笑,是很快。

  我说,米扬,你知道我刚来这所大学的时候,多么有理想啊。

  米扬就笑出了声音,多多,我知道你好……好有理想,不就是帮于小意追董晓洁吗?这……这叫理想?

  我很气恼的看着米扬,脸红脖子粗。

3、米扬 大学

  我的理想,的确是帮于小意追董晓洁。

  我看着于小意看董晓洁那色迷迷的小破样,就知道他没出息。事实如此,他追了董晓洁六年,到我们上大学,他也只能趁帮我送行李的机会,跟董晓洁攀谈几句,还得忍受董晓洁一翻一翻的白眼。

  董晓洁对我义正词严,林多多,我想我大学生活安静一些!

  于小意问我,怎么办,多多?

  我说,还能怎么办?要么你成暴发户,别总开两个轮的奔驰。要么你就死心。

  于小意怪笑,靠,你个拜金女!

  大学第一天,就在跟于小意的争吵中过去了。晚上,董晓洁搂着我的脖子,多多你在想什么?

  我忽闪着眼睛,咬着牙,我在想,也不知这个学校帅哥多不多,咱俩就报进来了。

  董晓洁一听,很感叹,是啊,都怪咱高考那些日子学傻了。

  军训结束,我和董晓洁晒的跟黑煤球似的。

  董晓洁照镜子时,尖叫,多多,怎么办?于小意见了,还不挖苦死我?

  我诡笑,看不出你还这么在乎啊?

  董晓洁并不跟我恼,躲到我的耳边,你看,那边那男生,是不是看上你了?怎么每天老跟着我们?

  哪个?

  就是和卓奇一起那个啊。

  卓奇是谁?

  笨蛋,卓奇就是我们体委啊,昨天人家给你买矿泉水喝,你还冲他眉开眼笑,转眼就忘啊?她又一笑,多多,我去给你打听卓奇,他叫什么啊。

  我说,哦。

  董晓洁说,多多,为什么于小意不来找你呢?

  我笑,他忙着变暴发户去了。

  董晓洁叹气,多多,你说于小意就是一个文盲,将来他怎么活?

  我摇头,说不知道。

  其实,我一点都不赞同董晓洁的说法,我觉得于小意是个人精,怎样都能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

  睡觉前,董晓洁突然大吼,对了,多多,那男生叫米扬!

  ……

  大学,最痛苦的事情,除了不能把阿诺带身边,就是期末考试。半年没碰的书,短短的一个月看完,真怀疑我们是不是超能力。

  董晓洁为我在综合楼自修室占了坐位。我抱着一摞书去找她。

  天空飘着细细的雪,我想起小学时和于小意一起吃早餐,坐在靠门的坐位上,偶尔有人开门,户外的小雪就会飘散进来,融化在热腾腾的豆腐脑里。于小意就冲我笑,他说,多多,等雪下大了,我就给你堆一个大雪人。

  多年来,我一直憧憬着那个美丽的雪人。可能这只是于小意无心的话,我却当了真。

  有时,我会想于小意,他就像一条潜伏在我身体内掌管疼痛的神经,总是在某些美丽的时刻,隐隐作疼。

  细细的雪中,我是一个浅蓝色的影。走到硅湖,我发现鞋带开了。

  这时,卓奇和一个男生经过,他笑,林多多,你在干吗?

  我正想让她帮我拿书,我系鞋带,就在我张嘴那刻,卓奇身边那个高高瘦瘦的男孩,突然俯身,轻轻抖掉我鞋带上的雪,给我打好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他扬起脸,冲我淡淡的笑。

  我愣愣的,看着他,看着细碎的雪沾在他清秀的脸上,慢慢融化在他弯起的唇角,那时间,天地之间静悄悄的,漫天细雪中,我似乎看到,于小意许给我的那个雪人,变成了年轻的雪王子,来到了我面前。

  卓奇愣了半天,笑,哦,忘了介绍,这是米扬。

  董晓洁听得一愣一愣的,好浪漫啊!多多,你确定你不是发烧,或者下雪眼花导致神智不清出现的幻觉吧?

  我不理她,埋头睡下。

  董晓洁推推我,小意说圣诞节一起过啊。

  我说,小意?我才不做电灯泡。

  董晓洁甜蜜的笑,我的梦一直冷。

4、海滩 流年

  圣诞节,我没去做电灯泡。

  早晨碰到于小意,他扔给我一个大肚熊,董晓洁不喜欢,送你吧。

  我迟疑的抱住熊,看着于小意慢吞吞挪步去给董晓洁送热豆腐脑,满心酸涩。

  中午收到一张美丽的卡片,淡蓝色的城堡,洁白的雪花。俊逸的字迹仿佛是米扬淡淡的笑脸,他说,圣诞快乐!一起守夜吧!

  那晚,米扬拉着我去全市最高的建筑物上。他说,许个愿吧,圣诞夜许愿,愿望一定能实现!

  我看着他明亮的眼睛,默默俯视着楼下的世界,默默的许愿。

  他问我,许了什么愿?

  我笑,说了就不灵验了。

  他说,不会的,你大声喊出来一定会实现!然后他就对着整个城市呼喊——林多多,做我女朋友吧!林多多,我喜欢你!

  我望着他亮晶晶的单眼睛,想起,小学时我总和于小意去海滩前的石洞里,我们俩人每人占据过一个岩洞做自己的根据地。我总在自己的岩洞里对着写过的无数次的字发呆,于小意就在他的岩洞里喊,林多多,快走,别慢吞吞的,会耽误我打游戏机。

  每次,我跑出去,就会看到他亮晶晶的小眼睛。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于小意,也没有告诉米扬,我在那个岩洞里,写过无数次的字是,于小意,我喜欢你。

  于小意说,多多,米扬这家伙不错,人长得好,家庭好,错不了的。

  说这话时,他吐了一口烟,呛的我直流眼泪。

  我说,于小意,你最近盗的QQ很多,卖的很好是不是?

  于小意说,林多多你什么破脑袋?老惦记着那些旧东西,我现在开始贩卖光碟了。然后冲着我鬼笑,林多多,我很快就要成小爆发户了。

  蔚蓝的海,洁白的帆,金色的滩。沙滩上,暴发户于小意就是一把小骨头。董晓洁盯着米扬健美的小身体大流口水,多多,以后你就给米扬出写真集,保你发大财!

  我给阿诺梳理长毛,白她一眼,跟于小意一起久了,什么都想着用来赚钱。

  于小意回头冲我们喊,我先去冲浪了!

  董晓洁指着他,多多,你跟于小意穿一条裤子长大,你看他腰上那条大疤是怎么回事啊?

  于小意左腰间那条大疤如同纠缠的往事闯入我的视线,我的心口一阵翻腾,面色有些白。米扬问,多多,你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啊?就是于小意左腰上那条大疤难看!

  米扬刮我的鼻子,小丫头片子,别老盯着男生看。我也下去游泳了。

  我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我开始躲避于小意就是从海滩上回来那天,那天我们俩一起回家,遇到一群小混混,他们跟于小意有过节,于小意一看他们手里的大砍刀,死命拉着我跑,我们跑进了一条死胡同……于小意总是一个运气很背的人。经过那天,我才明白妈妈的话,和于小意交往是我最大的错,从此我很决绝的跟他断绝了联系。

5、童话 清醒纪

  阿诺慢慢变老,那些年少时的过往与天真都在它眼睛中慢慢的暗淡。米扬是个如同童话里走出的男孩子,如果说于小意身上有男孩子所有的缺点,那么米扬就有所有的优点。

  有时,面对着他,和他清亮的微笑,我会想,是不是,幸福就是这个样子?

  毕业前,董晓洁跟一个开夏利车的男人好上了。我知道,董晓洁永远不会喜欢于小意,因为于小意,永远只是一个在自行车上贴着“奔驰”标志,满城市转悠的小混混。

  董晓洁离开时,哀伤的望着我,她说,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于小意的。

  我笑,别提他,跟他一起,我会走霉运的。

  米扬扯扯我的衣袖,可能他觉得我的话太重了。

  董晓洁看看米扬,欲言又止,她说,多多,我走了。然后,把一封信放在我的手里。然后,就坐上那辆破夏利走了。

  我看着她离开,我想,如果,于小意开上奔驰,肯定比他们都帅呆。

  打开信的时候,米扬正在给我调制“香飘飘”奶茶,当我的视线从信纸飘向他年轻而专注的脸上时,眼泪掉了下来。

  米扬见我流泪,慌乱中把杯子推倒,奶茶撒了一地,摊开的奶痕如同我心脏上的伤,疼痛异常,一直蔓延到信上。

  米扬说,怎么了?

  我笑着流泪,说,没什么。

  我想起于小意腰上的伤,我没告诉董晓洁,那是于小意他父亲给揍的。因为于小意就偷了他父亲两千块钱,只为给我买那只我看好已久的小牧羊犬。为了这件事,他父亲把他吊起来打了一夜,他愣是没说钱做了什么。为此,他也被迫下了学。

  夏季的阳光这样好,蓝天,白云,海鸥。

  我带米扬来到我和于小意来过无数次的海边岩洞,我们彼此都有一个自己的秘密岩洞。第一次,我跑进于小意的秘密岩洞里。

  于小意的岩洞壁上,没有任何的字迹,只歪歪斜斜画着一个小姑娘,丑丑的样子,让我想起医院的病房外我咧着嘴巴哭时难看的样子,那时,于小意正躺在病床上,他说,他想看看我。可我只是把头贴在玻璃上,在病房外狠命的哭,不肯进去。

  他说,多多,你一定恨我是吗?

  他说,多多,对不起。

  他说,多多,你抱抱我,好吗?

  我却只能在病房外不停的哭泣,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心电图平静成一条直线,他的双眼一直睁着,直到停止呼吸。他一定在想,林多多,你怎么这么狠心?

  因为,于小意,我不恨你!

  因为,于小意,我喜欢你!

  因为,于小意,那天在死胡同里,那些乱刀砍在你身上时,我上前用双手紧紧去抱住昏迷的你,那些落下来的刀,就这样子断去了我的双臂……因为,于小意,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失去双臂的样子。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于小意用尽全身的力气恳求林多多,你抱抱我,好吗?而林多多却一生弯不起双臂,抱不住于小意。

  我望着米扬,流泪,我说,米扬,我欠于小意的,我一辈子都还不了。

  米扬俯身,纤长的手指轻轻拢起我松开的鞋带,极熟练的打好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抬头,拉住我空空的衣袖,他说,多多,你不欠他的,因为你的双臂已经陪他去了天堂,天堂中,会拥抱他一辈子。只是,林多多,你还欠我一个拥抱。

  我痛苦的低头,你知道,我一辈子都不能……

  他轻轻握住我的衣袖,多多,失去了双臂的女孩,上帝会赐给她们翅膀的。

  我说,我从来就没看到过我的翅膀。

  米扬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发,我就是你的翅膀,我会为你系一辈子鞋带。

  我突然想起于小意,许给我的那个雪人,或许,终有一天,他会变成了年轻的雪王子,来到我面前。

  于小意说过,“蓝鸟”是一种忧伤的鸟。我想,现在我就是那只忧伤的蓝鸟,渴望,飞过这忧伤的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98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