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小说 乐小米:祈小罗的天使别哭泣

乐小米:祈小罗的天使别哭泣

  一

  米小乐做出将头发留长的决定时,刚上幼儿园中班,之前,一直顶着“西瓜太郎”式的脑袋四处晃。

  每次,幼儿园阿姨教大家玩游戏,说,男孩子站左边,女孩子站右边。米小乐都会晃着两条小肥腿扎进男生堆里。是了,“西瓜太郎”发导致了她严重性别混淆。屡教不改后,阿姨都疯狂尖叫起来,她仍瞪着两只大眼骨碌碌的转。

  最后还是一个小男生给了她深刻启蒙,那“小无赖”慷慨激昂的当众脱掉裤裤,说,瞧,这才是男孩子!结果米小乐和全部小女生都跟着小阿姨一起疯狂尖叫起来。

  她的母亲怎么也理解不了,那一晚,四岁的米小乐回家端着镜子照了一晚上。然后自言自语,我怎么变成了女生?

  忘了交待了,那个小无赖就是祈小罗。

  祈小罗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英雄,从小就觉得。不过,当青春惶惑到十五岁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开始对米小乐没那么抵制了,至少没抵制日货那么激烈。

  四岁的“坦诚相见”,被小阿姨传给双方家长,大人们都乐晕了头,本来就住对门的两户抬头不见低头见,见了面的招呼,竟变成了戏谑的,亲家好!

  米小乐在米爸背后龇牙咧嘴,祈小罗冲她伸舌头,心想,美死你,我这么个大英雄怎么能便宜了你这个男女不分的猪。

  其实,这也正是米小乐所想的。她一直觉得祈小罗就是个冲动的猴子,大脑发育不完全。

  不过,等他俩长到十五岁,家长就不这么口无遮拦了,毕竟,孩子长大了。

  米小乐一直是个事儿精。升到高中后,祈小罗这样的感触就越来越深,他开始愤恨自己为什么要晕了脑袋,答应米爸米妈上高中后继续照顾米小乐。

  往往他还上着课的时候,恰好上体育课的米小乐就在他门口,挤眉弄眼。最悲惨的是,遇上老班的课,那老头子看到就会停下讲课,语重心长,说有些同学,不能这么轻重不分,收收心吧,学习才是关键。下面得同学小声地偷笑,祈小罗的脸红成一片。

  下课后,他就冲到米小乐的班里将她拎出来,眼睛瞪得圆圆的,说,米小乐,你想让我名节不保吗?

  米小乐冲跟出来的邹圆圆大笑,哎哟,圆圆,你听,男人还有名节呢?

  祈小罗只能眼看着这两个笨女人笑得东倒西歪,心里开始憋气。

  米小乐一看他真生气了,就不笑了,闭上嘴巴,只剩下眼珠一眨一眨,跟个木偶似的。祈小罗不由得笑了。

  六岁那年,他生病住院。因为痛,总是大哭,米小乐和爸妈去医院看他,为了逗他开心,总是眼珠一眨一眨的做木偶状逗他开心。以后,无论他遇到什么烦心事,被米小乐看到,都会这样逗他开心。

  他想他真的拿她没法子。

  周末,米小乐在祈小罗单车后座上悠哉悠哉的,看着风灌进他的白衬衣,竟有种飞翔的感觉。她偷笑。祈小罗突然转身,吓得她的脸都不知道做何形状,他说,你傻笑什么,不是哪个傻瓜又给你递情书了吧?

  米小乐狠狠掐了他一把,结果两个人直直冲着一棵大树去了……

  米小乐没太收伤,倒是祈小罗的腿瘸了两个月。

  他伤好后,死活不肯再让米小乐上他的后座,米小乐不高兴的噘了半天嘴,眼泪都开始在眼中排队了。

  祈小罗皱着眉头,一急,说,要不你坐前面?说完了脸都红了。

  米小乐狠狠跺了他一脚,怕我不敢,你个大混蛋!

  事实证明,祈小罗再次骨折。

  二

  腿挂在空中,祈小罗静静的欣赏着上面的石膏,心想,这也算是艺术品吧。米小乐的艺术品?米小乐?让这个“坏女人”去死吧!

  这时候,米小乐将脑袋塞进门来,喂,小罗,你还活着吗?你妈把你放床上没扔你棺材去你肯定活着。

  祈小罗不肯理睬她,歪着脖子,装睡。

  她蹑手蹑脚的走过来,看着祈小罗在睡觉,又看看他吊在半空的腿。憋不住哭了起来,很小声地那种,生怕人听到。

  祈小罗觉得她哭起来真够烦,猫哭耗子假慈悲。

  她轻轻叫他,小罗,小罗。看他睡得很熟,就偷偷在他枕边放了个小玩意,悄悄地走了出去。

  她走后,祈小罗睁开眼睛,一看枕边,米小乐给他放了一个平安符,极少见的那种椟装的,可以放极细小的东西,打开,里面什么也没有。他冷冷的笑,没心没肺的女人!

  米小乐不喜欢祈小罗叫她女人,她觉得这个称呼让她看起来特不清白。但因为两次让祈小罗躺在床上,她决定还是忍受了这个称呼。

  哟,女人,今天体育课怎么不到我们班门前“倚门卖笑”了?打饭的时候祈小罗冲她坏笑。

  米小乐把屁股坐在他给她找好的位置上,边吃米饭边笑,说哥哥,我可不敢再招惹你了。我怎么以前没发现呀,你可是风头人物。万一你那些崇拜者将我群殴致死怎么办?我还得留着小命吃米饭呢?

  这么怕死!祈小罗闷着笑,将一片鱼肉放在她的碗中。

  当然了,米小乐恬不知耻的将他盘中的鱼又夹了一片,那大帅哥怕什么?

  怕……怕……祈小罗冥思苦想,怕你老跟橡皮糖似的黏着我,哈哈。没等他笑得畅快,米小乐一恼怒将碗中的米饭扣在他嘴巴上。

  米小乐问邹圆圆,真有那么多人喜欢那个发育不正常的大猴子吗?

  发育不完全?祈小罗?我倒觉得……邹圆圆圆着两只眼睛,不怀好意的扫视着米小乐的略嫌瘦弱的身体,坏笑,你才……不太完全。

  邹圆圆!米小乐的脸都皱成了一团,脑袋开始冒烟,一字一顿。

  邹圆圆一看,只好赔笑,别生气呀,乐乐,可你得公平点,祈小罗的确是那些“女人”的小白马。

  米小乐很不耻的一笑,什么小白马?他就是一头骡子,专门驮着姐姐我。说完话觉得不是滋味,因为祈小罗那个混蛋经将单车后座给卸了下来,那天阳光很好,他冲她得意的笑,意思是,这下你没办法了吧。

  想到这里,米小乐就难受。恰好,整天围着她乱转的李朗扶着单车冲她们走来,米小乐撇下邹圆圆,直走向李朗,我没法回家了。她说。

  李朗一看是米小乐,慌忙的看看自己的单车,含糊不清的说,等……等一下,这不是……不是我的单车,我去取我的单车去,你等着,等着啊……话没说完就折了回去。

  等他扶着另一辆单车过来的时候,米小乐一下愣住了,你的车?

  李朗腼腆的笑,很无辜的样子,你看,小乐,没后座,你只能在我前面晃了。

  米小乐眯着眼睛,看着那辆自行车,突然很想狠踹李朗这个骗子——这辆车子拆了她也认识,就是祈小罗以前整天驮着她的小车。

  这时祈小罗正好也推着李朗的车走了过来,米小乐突然很亲热地冲李朗笑,一句话不说坐在车子横梁上。然后冲祈小罗亲亲热热地打招呼,嘿,帅哥!

  祈小罗看都不看她,骑上李朗的自行车就从他们身边过,李朗,小心这恶毒的女人把你拽臭水沟里去。

  三

  米小乐你到底有没有人样?这么大的一个人,大白天跑一个男生胸前晃?祈小罗皱着眉头冲米小乐喊,他正在为她做李朗的前座生气。

  米小乐低着头数自己的正在舞蹈着得脚指头,噘着小嘴,慢吞吞的说,你凭什么管我啊?你又不是我哥。

  祈小罗直接恼了,甩腿走人,边走边气,我怎么不是你哥了,我整天那么照顾你,怎么不是你哥了?

  米小乐一看他生气了,就屁颠屁颠的追他,跑到他眼前,开始冲他狠命的眨眼,做愚蠢的木偶状,如以前那样逗他开心。

  祈小罗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哭笑不得,女人,拿你没办法。

  米小乐冲他吐舌头,知道他不在生气了。突然她冒出一句话,那你跟倪晓洁的传闻就不算了,你只管我?

  倪晓洁?祈小罗一头雾水,转而看着米小乐鼓鼓的腮帮,就想逗她,说,我是大人,你管不了。

  米小乐开始抗议,不知为他跟倪晓洁好上了,还是因为他说他是大人,反正脸红得跟虾子似的。

  祈小罗拉她,好了好了,我请你吃冰棒,别生气了。

  祈小罗在前面走,风吹过他的蓝体恤,跟欧洲中世纪的王子似的,米小乐的眼睛都红了,好在嘴巴舔舐着冰棍可以降温。她就在他身后跟个跟屁虫似的晃。

  将她送到宿舍楼下时,祈小罗不免多嘱咐她两句注意身体要记得学习一类的废话。米小乐开始幻想,如果他送倪晓洁回宿舍会说些什么呢。

  祈小罗走的时候,她突然把他喊住,喂,大帅哥,你真觉得你是我哥哥?

  祈小罗笑,知道她心里又开始臭美起来,歪歪头,说是啊,要不我干吗这么疼你。

  米小乐说,哦,那我走了。说完一蹦一跳跑到了楼上。

  米小乐突然开始刻苦学习,吓了邹圆圆一跳,她说姐姐你不是傻了吧?

  米小乐咬着铅笔说,还没呢,就是很饥饿,想做点事情让自己不饿。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觉到空空的。肚子空空的,脑袋空空的,呼吸空空的,哪怕是整个心脏都是空空的。

  她问邹圆圆,为什么那么多男孩子喜欢倪晓洁?

  邹圆圆神秘兮兮的把嘴巴凑到她耳边,因为她很圆润,啊不是,是珠圆玉润。

  那我呢?

  你?呃……你太像柴火棒了。说完邹圆圆都快气笑身绝了。

  米小乐开始狠狠地吃饭,看得邹圆圆眼睛睁得跟铜铃。米小乐说我饥饿,当然肚子也是饿的了。

  邹圆圆摇摇头,说,真可怕。

  米小乐突然问她,圆圆,你最怕什么?

  邹圆圆一皱眉头,吐出两个字,老鼠!

  米小乐开始觉得他们都是无药可救的凡夫俗子,他们的怕就是单纯的怕,永远理解不了最深的“怕”就是最彻底的“心疼”。

   还是爸爸生病那日,动手术的时候,妈妈就伏在他身上哭,爸爸看着她和乐乐,然后安慰她们,说,就一小手术而已。去手术室前,爸爸眼睛开始红,冲妈妈说,别哭了,我最怕是你难受,别哭了。那时候,米小乐还笑,却已经理解了“怕”。所以那次祈小罗生病的时候,她拼命的做木偶状哄他开心。两家大人都说乐乐真懂事,结果她童言无忌,说,我真害怕祈小罗死掉。

  所以,祈小罗一直认为她是个没大脑的女人,从小就这么认为,否则不可能性别这么模糊。

  更可气的是这一次竟然因为暴饮暴食,吃进医务室,祈小罗突然感觉脑袋很大,狠狠心,决定不再纵容她,便没有去管她的死活。

  米小乐独自躺在白屋子里,苏打水的香气,一直是她所喜欢的,因为祈小罗那年生病,她就是在充斥着苏打水味道的病房里做鬼脸,逗他开心。

  李朗这一次充分展示了一个骑士所应有的风度,也尽了“孝心”。

  邹圆圆在一边冲米小乐嘀咕,看不出你“捉的鱼”竟然好看得跟祈小罗这颗校草似的。

  米小乐噘着嘴巴,切,比那个大猴子好看多了。

  李朗一边给他剥荔枝,一边偷笑。

  米小乐问李朗,他最怕什么?李朗想了想,说,最怕米小乐不喜欢我。

  米小乐就笑,很开心的样子,尽管她不喜欢李朗着样子说话,直白的没有诗意,让人头疼。

  米小乐看到倪晓洁的时候,觉得邹圆圆说的真的很对,她的确珠圆玉润。然后摸摸自己小细胳膊,然后还有小细脖子,突然大哭起来。

  就这样在几乎无人的操场上,永远觉得很饥饿很怕的米小乐哭得鼻青脸肿。她想她已经太久远没见到祈小罗了。

  更不知道祈小罗一直在恶狠狠的想,一定要让这没大脑的女人快点长大。

  高考前一个圣诞,李朗约米小乐吃饭,说是庆祝“一年半”纪念日。

  一年半,这么长了吗?原来自己已经不做祈小罗的跟屁虫这么久了。为什么会哭呢?有什么可以哭得呢?一个漂亮的男友,一个很帅的哥哥。我,米小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赴约时,祈小罗打来电话请她吃KFC。米小乐笑,哎哟,大帅哥,你还活着。祈小罗一听就知道这一年半来她已久没多少长进,然后苦笑,。米小乐说,我得去和李朗吃饭了,嘻嘻,你知道的,别让妈妈听到……

  扣下电话,祈小罗看着脖子上的护身符,原来,从此后,永远没人可以知道,里面藏着的那个纸条——乐乐,我最怕只是你会哭!

  是啊,若不爱,那次自行车撞树,为什么米小乐毫发未损,只不过因为爱,祈小罗在完全可以跳下车避伤的情况下,放弃了。

  乐乐,知道吗?我最怕只是你会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974.html

乐小米:你看天使的干枯玫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