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乐小米:如果百褶裙偷偷哭泣

乐小米:如果百褶裙偷偷哭泣

  千夏觉得偷看唐卡的日记并非什么预谋,不过一个极偶然的不小心,只是,唐卡狠狠夺过日记的样子令她发笑,多年以来,她一直记得,那天唐卡单薄的眉毛急剧抖动,因气愤顿生的红色,使原本单薄的面色更显苍白,他粗着嗓子冲着千夏喊,唐千夏,你。你。。。你。。。最终一向懒言的唐卡没有找到适合的词来表达他对千夏的痛恨,只能将愤怒化成细密的汗,遍布额头。

  千夏笑着,觉得唐卡的日记真不可思议,一直认为那是女孩子的专利。出门的时候告别奶奶。仍不忘给唐卡一个鬼脸,仿佛受伤害的是她,作孽的是唐卡。

  回家路上,千夏一直在揣摩那日记,很模糊的情景,像极了一个梦,一个极遥远的梦镜——–

  哪一年百褶裙盛装,牛奶杯开心的笑?

  哪一年蝴蝶飞上了黑白琴键,偷偷的哭?

  。。。。。。。。

  哪一年伤口张开妩媚的眼,招摇在手背?

  哪一年脚印对山路蜿蜒的石阶说,我一定要走过

  千夏想,可能唐卡小子学荷马写一部长篇小诗,只不过写的也太朦胧了,太没劲了,这时,却听到唐卡在身后喊:唐千夏,唐千夏。。。。。。

  钱夏想都没想将橙色背部哐当—摔在唐卡的脑袋上,靠,怎么会有唐卡这种人啊,追了半天就是为了挨揍?

  唐卡挨完揍,凑过来问千夏,奶奶要我问你,除夕夜你会不会来?

  千夏的眼神难过了一下,语调辛涩,唐卡,你知道我很想陪你和奶奶过年的。。。。

  唐卡低头,踢了脚边的石子,笑,想就好。那姐,我先回去了,呃,还有替我向,向妈问好。说完转身,没几步,突然回头,冲千夏,姐,你又瘦了。

  尽管唐卡故意粗声粗气的,但声线的颤抖,是严冬寒气凝固不住的,火辣辣的伤感流窜在千夏鼻腔内,稀释成眼角缤纷的湿润。

  第一年从大学回来的那个冬季,唐卡也这么说,姐,你瘦了。那一天,天色曛黄,空中还飘着小雪,唐卡单薄的唇冻的青紫,说完这句话,也如今日一样,转身,一样的街道,一样的背影,只不过,千夏发现唐卡又长高了,或是又单薄了。

  唐卡就是这样子,喜形于色的男孩,高兴时喊着千夏“姐”。生气时闷着嗓子吼“唐千夏”,想到这里,千夏狠狠将眼泪吞回肚子里。

  回到家,母亲冰冷着美丽的脸,走过来,你又去了?

  千夏点头,声音干涩,奶奶挺好,唐卡也挺好,他还让我向你问好。。。。。。。。

  千夏,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呢?唐卡就是个怪物,不吉利的怪物,没有他,你爸爸就不会死。。。。说到这,她的脸开始扭曲。

  千夏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可是我想唐卡,想到他是我弟弟,你的儿子。。。。。。。

  母亲轻藐地笑,一字一顿,千夏,你知道,他从来—–就—-不—-是!

  母亲的话如尖锐细碎的寒冰,密密麻麻扎满了千夏的心脏,她突然明白,原来唐卡从被父亲领养的那一刻,就不曾被母亲认可,所以父亲去世后,母亲执意将唐卡遗弃,是奶奶不舍,最后,母亲干脆将奶奶同唐卡一起遗弃。

  千夏想,美丽的女人,会刻薄如妖,母亲就是很好的例子。

  千夏又想起奶奶和唐卡租住在那间黑暗的地下室,眼泪就那样流下来,鲜血一样,他们又怎样度过这个大年夜呢?

  对了,千夏,别在这里骟情。今晚我定了年夜饭,你洗个澡,换身衣服,别把唐卡的味道带回家,这个小人妖·

  千夏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轻度地回望母亲,你是怕唐卡分父亲的财产?还是怕他的病会花掉你的金山银山?说完,拿起围巾,奔出家门。

  唐卡开门,看见千夏,眼睛明亮的如同除夕夜的焰火,他抱住千夏,冲屋里喊,奶奶,奶奶,姐姐来了。

  除夕夜,千夏陪奶奶收听春节晚会,突然觉得喉咙紧的要命,六年来,直到今天她才发现,这小小的屋,竟连黑白电视都没有,而奶奶听相声时,还张着掉光牙齿的嘴巴,开心的笑。

  六年前,奶奶体态微胖,牙齿坚固。

  六年祖孙相依为命的艰辛生活,她变的干瘦,牙齿也几乎掉光了。千夏记得自己曾偷偷给她买过哈药六厂的钙片,可,再多营养也抵不过人心沧桑。

  奶奶睡后,唐卡拉过千夏,神秘的从床单下掏出三根焰火棒,自己拿一根,千夏一根,将剩下的那根小心放在床单下,千夏笑他,仔细得跟小女生似的。

  唐卡指指奶奶,示意千夏小声,他说,那根要留着,等奶奶醒来放给她看,她会高兴到明年春的。

   千夏仔细看着手里的焰火棒,小摊上五毛一根,然而,就这一块五毛钱,很可能是唐卡和奶奶一天的生活费—-原来,哪怕是最简单的快乐,对唐卡来说,都是穷着极欲。千夏发现,眼泪横冲直撞的时候,眼珠会疼痛异常。只是垂下的发遮住了脸,唐卡并没有发现她的泪光,拉着她跑到外面,兴高采烈放焰火。

  千夏很小心的划火柴,唐卡手中的焰火棒噼里啪啦燃起来,彩光一片,城市大年夜多而华丽的灯火中,这是唯一能温暖到唐卡的吧。

  唐卡为千夏点焰火时,手冻的发抖,划不着火,千夏抬眼,看着他,还有他不合身的旧衣裳,唐卡固执的要点着它,专心致志,鼻尖因着急沁出汗,又在寒气中结成冰花,弄得鼻头红得跟皮诺曹似的。

  千夏将焰火放入外套口袋,摘下围巾紧紧缠在唐卡脖子上,拉过他的手,拼命呵气,唐卡眼睛红红的,不停抬头,仰望天空,防止眼泪划下,姐,我是不是很苯?

   他低下头,额前发遮住了他伤感的眼睛,只看到他单薄的嘴唇紧紧抿着,千夏还记得,小学三年级,唐卡初学应用题,脑子总是转不过弯,急的满头汗,拼命咬着笔尖。千夏笑他“小猪头”,然后仔细给他讲解。这样低智商的题,对读六年级的千夏来说简单的跟“一”一样。一天半夜,唐卡摇醒千夏,不停撇嘴,一副想要哭的摸样,他说,姐,我是不是很苯啊?

  同样午夜,八岁的唐卡,十七岁的唐卡,都曾问过千夏,姐,我是不是很苯啊?

  千夏当作没听见,只是拼命的给唐卡呵气,而泪水听的见,所以蜿蜒而下,滴在唐卡的掌心,粉碎,就想是一颗深情的心脏一样粉碎。

  唐卡推了一下千夏的脑袋,故作大大咧咧,大年夜,你哭丧什么?然后把她拖进屋里。

  夜里,并肩躺着。

  千夏问唐卡,高考准备的怎么样了?

  唐卡很不耻的汕笑,反正不会“堕落”到你那所大学去。

  千夏很熟练的一抡胳臂,重创唐卡。她击打他的方式娴熟的不能再娴熟。

   还记得最初唐卡被仍出假寐,他偷偷地去看过唐卡。却恰巧碰到他偷东西被抓示众!千夏黑着脸把他领回,黑沙掌鸳鸯腿再加虎鹤双形,直到唐卡流着鼻血在地上喘息,她才想起他有可怕的心脏病。唐卡流着鼻血,从怀里掏出个布偶,百褶裙,,新月弯眉,哽咽着,姐,我就是想你了,我看她像你,不小心—-就拿了。姐,我想你。

  千夏的喉咙就像爆破一样,蹲在地上,号啕大哭。

  她还记得,唐卡被爸爸领养回家,她正穿着百褶纱裙,一边流泪,一边在刚琴上演奏。五岁的唐卡小小的个子,头发微黄,且生生走到她身边,入迷的看着她的手如蝴蝶一样飞舞在键盘上。千夏跳下椅子,新月弯眉,微笑着,递给他一大杯牛奶。唐卡像只小猫讨好的看着千夏,还有她的百褶裙,一贯怕生的他,嫩着童音,喊她,姐。

  姐,唐卡在暗夜里呼唤,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唐卡,你还记得姐姐那次,打你吗?

  记得,国仇家恨怎么能忘?唐卡狡猾的笑。

  唐卡握住她的手,姐,我还一直怕你因为那次把我大拿感坏孩子看—

  千夏的哽咽如被小刀切割,不能出声。

  是姐姐没照顾好你。

  回到家,母亲的脸黑金刚一样,千夏没喊她,径自走到自己房间找私蓄。母亲箭一样跟过来,夺下她手中的钱和银行卡,语调狠狠,不许给那小人妖!

  千夏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绪,艰难的喊了声,妈,唐卡大概有六年没有没新衣服了。他要高考,可瘦的像猴子一样——

  我不管!是猴子就送动物园去。还有,唐千夏,你听好,唐卡是你爸的小孽种!收起你可笑的念头!别给我做出丢人的事!

  母亲得意的微笑着,千夏泪水千回百转。这时,西城打来电话,预期听来跟屁股下面夹着火盆,千夏,我打了你一夜的电话,就是找不到你。没事吧,你?

  千夏说,没事,只是,西城,你可不可以借点钱给我?

  千夏跳上西城的车,眼睛红红的,西城看着她惨白清丽的脸,小心翼翼递来纸巾。和妈妈吵架了?

  千夏点头。

  因为唐卡?

  千夏缓慢看了西城一眼,点头。

  西城拍拍她细小的肩,说,千夏,都会好起来的。

  千夏望着西城单而薄的唇纹,想起了唐卡单薄的唇,暗想,如果唐卡多吃一顿饱饭,也会像西城这样骨骼明朗吧。

  昨夜,他还在缠她讲小人鱼,千夏抗议,都老掉牙了,而且你都十七岁了,还装嫩?唐卡说,姐,是让你装嫩。

  千夏无奈。

  讲完后,唐卡是沉寂的。半天,冒出一句话,姐,你还记得小时候给我讲的这个故事吗?我问你,人鱼为什么要死去?你说,如果不能爱,就让我死。我还告诉了爸爸,结果他说别听你姐的,十多岁的小丫头句这么决绝——

  说到这儿,唐卡沉默了,千夏以为他睡了,谁知有清晰的冒出一句,不能爱,真的只能死吗?

  千夏失笑,原来唐卡着迷的是这句话。

  睡觉时,她的手搁在唐卡耳际。梦中她总感觉自己的手背缠满泪痕,唐卡的,她的,父亲的,奶奶的。。。。

  千夏,你又发呆?西城泊车时轻声说。千夏回过神,看着他单薄的唇,心隐隐的疼。

  走进商场,先给唐卡买了件厚厚的羽绒服。

  当她把这些新衣服摆到唐卡面前,唐卡足足愣了两分钟。千夏看着他抿紧的唇,青紫的颜色。突然觉得自己好虚假。千夏,千夏,整整六年,你今天才长出良心?

  唐卡摇摇头,说,姐,我不能要。妈妈会为难你的。

  千夏闷着声,掩饰着要哭的腔调,唐卡,姐姐长大了,妈妈不会为难我的。而且。。。。而且妈也。。。。很想你,这是。。。这是,她,让我,捎给你的。

  唐卡,十七岁的饿唐卡,清脆的哭声突然想爆竹一样爆裂。震荡着千夏敏感的神经。唐卡,十七岁的唐卡,不懂恩怨的唐卡,纤细敏感的唐卡,抱着衣服扯着嘴巴大哭,他哭——妈妈。

  千夏纤弱的手,扶过他因呜咽急促起伏的脊背。

  千夏走时,唐卡说,姐,我上午去看爸爸了。我想把昨晚没点着的焰火棒放给他看,但守陵园的人在,我没敢,姐,我想爸爸。

  唐卡假期补课,而千夏忙着实习,在西城的公司。

  西城说,幸亏有他这么一个好师兄,千夏你才没有失业。

  千夏朝他翻了白眼,还不是抓她做苦力,偿还他的钱?西城脸睹急红了,说,千夏,你这小人。

  一段日子后,千夏去看唐卡,搭西城的免费车。

  下车时,却看见唐卡和一个女孩正从校外回来,手提购物袋。千夏突然觉得受了伤,自己对唐卡满怀期望,需要他高考成功,命运改变。他却再关键时刻挥霍她借来的钱。荒废她对他的希望。。。。

  她迎唐卡走去,狠狠挥手,一记耳光。唐卡愣了,女孩愣了,千夏也愣了。西城急急拖来她。千夏一百年瞪着唐卡惨白的脸,一边心疼的流着泪,身体摇摇欲坠。带给唐卡的营养品洒落一地。

  唐卡失神望着千夏,新月弯眉,泪水婉转,姐,姐,你怎么了?

  姐,姐,你怎么了?是六年前那场山·吗?十一岁的唐卡从昏迷中苏醒,摇着千夏失血的手背,呼喊着——巴士翻下后山时,千夏整个身体护住了唐卡,手背护住他的脑袋,而父亲远在后座,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来到自己的儿女身边。

  父亲毙命,千夏尚有呼吸。

  十一岁的唐卡,背着十四岁的千夏,颠颠巍巍,走上后山崎岖的山路,整整一个夜晚,他将千夏背下山,当微弱的阳光爬上了他惨白的脸,唐卡重重跌倒山前。人们把他俩送到医院。

  没有人能理解,是这怎样一种力量,让一个瘦弱的没有心脏病的孩子,将姐姐背下这十余里山路?

  千夏醒来时,看到唐卡血肿的双脚,难受异常。

  唐卡说,姐,别难过,它俩和石阶聊了一晚上呢。

  千夏轰然泪下。

  而今后,千夏觉得碰到一切,甚至六年前那场山·

  西城说,唐卡,你回教室吧,别担心,我会照顾千夏。

  唐卡看看他,又看看千夏,将购物袋塞到千夏手里。扭身狂奔。女孩也看了看千夏,又看了西城,走了。

  西城说,千夏,那女孩眉目和你有几分相似呢。

  这时,女孩又转身回来,说钱包放在购物袋里了。千夏打开购物袋给她去钱包,却发现里面还装着一件崭新的百褶裙。女孩接过钱包,怯怯的说,姐姐,这件百褶裙你穿上一定很漂亮,唐卡一直很想给你买,昨天,他发奖学金了,说姐姐身材和我相仿,就让我去试穿。。。。

  千夏没听完,就追唐卡而去。

  操场上见到唐卡,他在偷头抹泪。千夏知道他是个倔强的孩子,若不是天大的委屈,很少轻易落泪。

  唐卡,对不起。千夏说完就哭了。唐卡,姐姐好象总是和你说对不起,解决总对你做错事,姐姐。。。。

  唐卡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笑,泪光闪烁的笑,姐,百褶裙好看吗?

  千夏点头,一字一泪,姐姐喜欢。

  唐卡敲开千夏的门,嘴唇惨白,说不出话,直接晕到在地。

  千夏惊恐的把他送进医院抢救,西城匆匆赶来。

  那一天,唐卡带来一个消息,奶奶,过世了。

  千夏的头靠在西城的肩头,讷讷,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吗?

  西城胸腔满满柔情,却无从回答。

  西城出钱,将奶奶安葬在赌气所长的陵园。唐卡早碑前久久。千夏突然发现唐卡从来没有穿那些新衣服。

  为什么?

  唐卡低着头,额前的发遮住了眼睛,我知道那是他的钱,我不想欠他的。

  唐卡说要备战高考,死活不肯住院。

  千夏沉着脸,你不要小命了?

  唐卡笑起来,姐,你知道的,我住在这里,也不会有小命的。

  唐卡跟千夏说,该死的很,他最近老是失眠。姐,要不吃安眠药吧?

   千夏不肯,给唐卡讲了她高考那年“安眠药”的故事:她后位的女孩,高考期间失眠,于是吃安眠药增强睡眠。结果,那药不是假冒的就是失效了,女孩整整一夜眼睛瞪的像鸡蛋黄一样;第二天高考,药效突发,昏睡在考场,收试卷时,她有神话般醒来。一气之下,那女孩干脆疯掉了。整日蓬头乱发,在菜市场对过往的男子眉来眼去。所以,唐卡,我不能让你也疯癫到在菜市场对大妈阿姨们“笑笑”

  哈,姐,你吃醋了?

  去。没大没小。

  。。。。。。

  千夏做好饭,离开时。唐卡突然扯住她的衣服,姐,我活不了很久了,是吗?

  千夏摸摸他的额头,唐卡。你会长命白岁的。

  唐卡诡秘一笑,节,其实唐卡很怕死。

  千夏握着他的手,唐卡,你听着,有千夏在,有西城在,你不会有事的。

  唐卡咬咬下唇,翻身,睡去。只是,千夏没发现,他眼底浓重的泪影。

  唐卡失踪了。

  一连几日不见他的影子,千夏感觉快窒息掉。

  某日,再回小屋,却见唐卡斜栽在床上,酒气满身,千夏夺下他手中的酒瓶,眼睛急剧落泪。你怎么这样?

  唐卡模糊的笑,喊她,姐,不知道因感冒还是酒精,有些鼻塞。

  千夏抱过被子,盖在他身上。

  唐卡说,姐,你说人鱼陪王子跳舞的时候,脚真的像睬在刀上吗?姐,人鱼为什么不和王子说,它疼,疼,它真的好疼啊?哦,姐,我忘了,它是个小哑巴。。。。可姐,唐卡没变成小哑巴之前,必须告诉你,他感冒了,很难受,得吃药了。

  千夏心疼的埋怨,这么大了,竟不懂的照顾自己。

  感冒要送到唐卡嘴边时,唐卡睁大眼睛,真正切切看着千夏,诡异的笑,姐,唐卡,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世上,有多少事我们不曾知道?我们知道螃蟹和柿子一起吃,会中毒,千夏也知道,但她不知道啤酒和感冒药一起吃下,势必致命。她也不知道妈妈来过,言辞如刀,将自己枉自的想法告诉唐卡,他是父亲的私生子!她更不知道唐卡竟会选择这种方式决绝离去—–如果我不能爱你,就让我死去!

  她真的不知道。

  唐卡偷来的布偶一直放在千夏的床头,还有那根火焰棒。

  很多时候,西城怀里,千夏仰望他单薄的唇,都会想起那些关于唐卡的密码——

  哪一年百褶裙盛装,牛奶杯开心的笑?

  哪一年蝴蝶飞上了黑白琴键,偷偷的哭?

  。。。。。。。。

  哪一年伤口张开妩媚的眼,招摇在手背?

  哪一年脚印对山路蜿蜒的石阶说,我一定要走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97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