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 沧月:雪茗抄·白玉兰

沧月:雪茗抄·白玉兰

  每年这个时候,是我觉得校园最美的时候,因为走出去就随处可见的一树树白玉兰,点缀在冬后香樟苍翠的枝叶里,显得分外出挑醒目。笔直的干,疏疏朗朗的花朵,风吹来的时候有说不出的韵致。

  一直都觉得,“玉树临风”里的“玉树”,就该是满树白玉兰开放时的样子,白玉妆成一树高。

  曾经很煞有介事的对母亲说:现在都是火葬,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们就把我的骨灰埋在山里,然后在上面种一棵白玉兰。把我的骨肉和灵魂都汲取到树里面,然后每年花开的时候老妈你都能看见我对你笑……胡言乱语没说完,已经挨了老妈一个爆栗子。

  对白玉兰的偏爱一至与此。其实论起对这种花树的偏爱,是很久以前就有的事儿了,属于一见惊艳类型。那个故事很遥远了——还得从高中一年级说起。

  那时候……不过十六岁吧?已经是张开心里的一只眼睛看世界的时候了,不过虽然年少轻狂眼高于顶,还是有些懵懂的。就是那时偶尔的涂鸦写作,也是如今看了起鸡皮疙瘩的水准:)。

  开学第一天的课堂上,语文老师教《雨中登泰山》,问谁会背《望岳》全诗——刚入学,喜欢出风头,大家默然的时候昂然站起,朗声背完全篇,全班侧目,老师点头,却只是说:“这位同学看来预习的很全面。”——怒,切,我半岁多就开始背唐诗三百,这种诗还用预习?于是以后消极怠课,喜欢在课堂上涂鸦写小说,懒得再去领“复习用功”的名头。

  有一堂课,语文老师指着课文中一个句子里的“雾失楼台”四个字,问我们谁知道这个词的出处,又是一堂的默然,正在私下写听雪楼起劲的我感觉到气氛的变化,低声问同座老师提了什么问题。问明白了,忍不住在台下嘟哝了一句:不就是秦少游《踏莎行》的第一句么?寂静中被老师听见了,把我提溜起来,这回他不再说什么我预习充分了,饶有兴趣的问了几句诗词,从滕王阁到圆圆曲,也是运气,全是我知道的,无不对答如流。那场景就像后来我看的《唐伯虎点秋香》里对穿肠和华安……爆~~~~

  屏声静气里全班听了十分钟的上下句问答,最后语文老师大笑起来,抚掌点头:“厉害,厉害!没想到我班上还有个这样的学生。我教书二十多年,你算是我看到的第三个才女。”

  于是,那时候张狂更甚,小小年纪就眼高于顶,不但班里同学不在我眼里,有时候觉得老师也不过这种水准,说不定知道的还没我多呢。上课时候不但不听课,要么就是埋头写武侠,慢慢地嚣张到了公开和同座下五子连珠的地步——语文老师看在眼里,或许是因为爱护我,也没有直言批评,只是某一天忽然把正在方格纸上下棋下的起劲的我叫了起来,微笑着,问:“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小美,谁写的?”

  猛然憋住。没有听过……真的没有,无论怎么想,都不记得脑子诗词库里有这样的一首。那个刹那,我怔住了。语文老师只是笑笑地看我:“慢慢想,想起来了再坐下去,嗯?”

  那一天,我站了一堂课,脑子里空空如也。第一次感觉到有响亮的耳光打在脸上。

  回到家里,也不吃饭,疯了一样的跑到三楼书房,扒拉出落满灰尘的《全宋词》,一首一首的找,终于手指颤抖着停在那一首上:《减字木兰花》?朱淑真,南宋。

  朱淑真……就是那个和李清照齐名的宋代女词人?对,宋代四大女词人之一——那么,另外两个又是谁?我悚然一惊,开始飞速的翻书,天啦……我还有多少东西不知道?还这般的目空一切,稍微拉一点古书里的边角出来,都能问倒我吧……那一天,我把自上小学以后就放回书架的诗词书都重新拿了出来,搁在案头,从此不敢再自大。

  《减字木兰花》。那个词牌名,从此作为一个转弯处的标记,烙印在记忆中。

  联想着,一并想知道木兰花是什么样子,偏偏那时候家乡很少有这种花树————

  那一天,还是高一,学校组织活动,去江厦参观国内最大的潮汐水电站。按计划,去的时候坐车,回来鼓励学生远足自己走回来。

  江厦离温岭有七十多里,那天中午我们参观完了后,很多同学还是选择坐车回去,剩下的自发组织走山路回去——淼是我那时最好的朋友,活泼热情男孩子气的她,早就跃跃欲试,但是知道我一向体力不好,先问我要坐车还是走路,我不想扫了她的兴致,就点头说我们走回去吧。

  两个小时之后,我就后悔了。很快就感觉走不动,于是速度越来越慢,淼陪着我走,慢慢我们两个人落在大队伍后面,而且越离越远,变成了失群孤雁。幸亏深山景色非常好,不是我一直在城镇里所能看到的,飞瀑,古树,山岚,彩蝶,两个女生一边走走停停,一边不是爆发出少见多怪的惊叫“看这里!看这里!”^^

  翻过一个山头,前面还是山,一座连着一座,看不到尽头,看不到人烟。前面大队伍去的远了,看都看不到影子。只有我们两个孑孑独行,本来就是路痴,这一下都完全没有方向感了,我们唯一能作的,就是沿着那条山路不停地往前走,往前走……

  “哇,淼你看!太美了……”在一个山梁上,我顿住脚步,爆发出最大声的一次惊呼。

  那是一树白玉琢成的花。一片叶子都没有,只有一树疏疏朗朗的冰雪也似的花儿,在青碧的山色里微微摇晃。那个刹间,几乎是看的出神,我赞叹了一声就不会说话,直直的看着。淼也是看了半天,同样赞叹:“好漂亮的木兰花。”

  木兰花?就是那个减字木兰花么?

  我心里再次赞叹了一下,淼看见我这样花痴的神色,就奔了过去,想也不想的抬手给我折花——“喂,别折!”蓦然惊醒,我连忙喝止,声音很凶,下了淼一跳。她不解的看我,知道我平日看了好看的花草便是要想法设法的折了来,不知今日为何又转了性子。我也知道自己说话好凶,只好解释:“它自个儿在深山里长的好好的,我们别打扰它啊……”

  “小花痴。”淼哭笑不得的看我,放下手来,看了看花树,却点点头,“也是,你看前面过去的人都没有折一枝花,我们也别做歹人了,嘻嘻。”

  “这花就长在路边,那么漂亮……前面都没有随手折?怎么可能……”我却是吃了一惊,忽然觉得了什么,大惊,脱口而出,“淼,是不是我们走错路了?我们……我们是不是在山里……迷路了?!”

  即使是假小子的淼,想通这一层后脸色也变了,我们颓然的坐在山路上,揉着发痛的脚腕,看着前方重重叠叠看不到头的山,相互眼睛里都有些恐惧。都是养尊处优的独生女,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更不用说独自走七十多里的山路了……如今一旦发觉自己迷失在深山里,毫无援助,心里的恐惧让两个十六岁的少女说不出话来。

  “没法子了,我们沿着这条路走吧。是我不好,我走不动,拖累你了。”最后,还是我首先开口,拉起了淼,其实我们一直是互补的,虽然在体力上她远远好过我,但是我知道这种时候,开口让大家振作起来是我的责任。为了缓和气氛,我如平日在学校课余那样,又开始胡编:“别丧气,说不定会因祸得福呢!你想,我们晚上露宿山顶,会遇见隐居的剑仙侠客,然后……嗯,我们两个就不回学校念书了,跟着他们学剑法,然后……”

  平日胡说八道骗班里MM的本领开始发挥出来,听得淼一阵格格的笑,毕竟也是开朗的人,又想到还是有人相伴,她活跃了起来,也接下去胡编故事,两个人边走边笑。

  然而,天色很快的黑了下去,但是前面还是只有山,山,山,看不到一户人家、一个村落!——暮色笼罩的时候,我们停在一个山头上,长时间的跋涉,感觉又饿又渴,最要命的是远离一切的无助感,终于两个人都有忍不住要哭出来的感觉。

  “小美你看,前面有座庙。”淼看着我不停地喘气,知道我再也走不动了,她往前跑了一段路,很兴奋的回来跟我说:“我们过去看看,说不定可以要点吃的,歇一歇——你还行吧?是我不好,知道你体力弱,还拉你走那么远的路——”

  我们相互搀扶着,来到那个破庙面前。看多了武侠小说的我忽然机伶伶打了个寒颤——看上去,这个地方好破落好寂静……夜风吹过来,檐下的挂着的铜铛丁零当啷,里面早就没有油灯的亮光了。我抬头看了看,破匾上有三个字,依稀认得出是“宝玉寺”。我忽然忍不住大笑起来……什么嘛,前面的气氛那么好,十足十像我在那些武侠小说里看到的某些场景。但是,但是……为什么要叫“宝玉寺”……爆~~~~~一点美感都没了。

  淼被我的忽然发笑吓了一跳,白了我一眼,把我推到廊下放着的几条破木凳上:“小美你歇一会儿,我进去看看,给你要一碗水来。”话音未落,她就跳进门槛里去了。

  我坐在那里,等了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夜色已经越来越浓,仿佛什么吞噬了群山。宝玉寺里面没有一丝灯光,也没有一丝人声。淼进去了仿佛就消失一样,毫无声息。我忽然间害怕起来——八年过去了,依然记得起那个刹间心里感到的恐惧——我从凳子上蓦然站起身,第一个反应就是跳下台阶跑路。然而忽然想起了淼,在害怕的念头还没有彻底占据心里的时候,我推开破庙的门跳了进去,大喊:“淼!淼!——你怎么了,给我滚出来!淼——”

  我一边叫一边往佛像背后的院子跑去,手心全是冷汗,里面黑乎乎的一团,什么都看不见,我觉得脚上绊住了很多东西,跌跌撞撞的走。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迎面过来,哎呀一声撞了个满怀,当啷啷的,有什么跌落在地上。

  “要死了,小美!你把我辛苦打上来的水都弄洒了……”淼的声音响起在黑暗里,愤怒到了极点,“喂喂,这可是我摇着他妈的破轱辘从井里弄上来的——这个鬼地方,一个人都没有!——”她的声音忽然顿住了,我拉住她的手,我的手冰凉发抖,声音都有些哽咽:“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撞鬼了呢。”

  “呸,大小姐,你是不是小说看昏头了?”淼被我吓了一跳,声音也安静了下去,笑着糗我,拉着我的手往外走去,一路上踢开很多散落的蒲团和杂物,“你在外面那么一叫,才是吓死我!——以为你遇到劫财劫色的山贼呢……”

  说说笑笑,疲惫到了极点的两个人重新上路,沿着那条唯一的山路继续前进。黑乎乎的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我们一手摸着路壁,一边慢慢走着,体力已经到了几乎无法支撑的地步,走几步,我都要停下来大喘气,淼一边等我一边讥笑:“嘿嘿,跟你说吧?光看小说不管用……要跟剑仙学剑?我看你没走到师门就累趴下了。好脑子要有好身体撑着呀,我的大小姐……”

  “得得,不是磨着要我早上起来和你晨练么?”我喘着气,连连点头,“这次如果大难不死回归故土,我就…我就从了你……”

  淼大笑起来,伸手拉我,两个少女摸黑走着夜路。

  那一段暗夜旅程,让我至今难忘。

  不记得是翻过第几个山头,只记得在登上那个山顶的时候,我和淼同时欢呼了一声,跳了起来——站在山顶上看下去,山下万家灯火赫然在望。终于到了……到家了。

  家里人已经等了一夜,同行的同学都已经到家了,只有我和淼没回来,校方也惊动了,沿着路准备上山来找人。据说我们的确走错了路,绕了一大圈,足足一百多里,幸亏最后的路还对,总算绕了回来,没有困死在山里。

  回家洗脚的时候,发现一拉袜子就钻心的痛——起泡了,磨破了,粘住了。看看父母都在,就不用撑着,哎呀哎呀的大呼小叫^^,把脚放进滚烫的水里面,忽然觉得幸福的不得了,洗着洗着,居然累得就睡着了。

  第二天,还在睡梦中,忽然听到电话响,老妈冲进来拉我起床:“起来起来,淼的电话!她说,和你约好了今天开始早起锻炼!——快给我起来……”

  惨叫一声,被不情愿的拎起来。狂晕。

  ――――――――――――――――

  八年了,体育一直还是不好,体能也弱。华山笔会的时候,大家都爬山,唯独我和一些老作家一起,是坐着缆车上去,这件事被小椴他们足足笑了一个暑假。

  寒假同学会上遇见淼,她那样豪爽的女孩,如今居然已经纹眉画眼,变成温婉动人的女子……忽然间感觉世事的风沧桑迎面卷来,好多好多的事情从心底掀起。

  后来知道,原来深山里看到的那棵花树是白玉兰,而不是木兰——可能我一直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木兰,或者木兰和玉兰之间没有区别,我见过了也混同了。然而,对于空山中那一树疏疏朗朗的白玉琢成的花树,那第一眼却是真真实实的惊艳,一直映在心里。

  花凋落的时节总是不忍细看,看那些玉雕一样的花瓣是如何一片片萎黄、如何被无数人的脚踩入泥土……质本洁来还洁去,莫教污踔陷渠沟。然而,花开花谢,总赖东君主,漫漫长路起伏又怎能由它。

  抱着书本在校园里走过,看着不时映入眼帘的玉树,忽然就想起那个遥远的回忆。

  “来世,我要做一棵长在深山路边的白玉兰——”某天,寝室JM们翻着一本八卦杂志做一个心理测试,问我,我回答。

  寝室里MM们都笑,哪有这种说法的?六道轮回也没这个……我懒得理她们,嘴里叼着烤肉串,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如飞。案头翻着一本书,书里面,某个人写道——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559.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