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水阡墨:毒药

水阡墨:毒药

  《青杨晚报》2004年5月24日晚,在市北区锦绣花园的居民楼里发现一具女尸,死者死亡时间具法医推算是21日凌晨。死者为年轻女性,死时面部表情安静平和无任何挣扎痕迹,死亡原因是注射了大量镇定药剂,和先前几起死亡案件死因相同,公安局透漏连环谋杀的可能性比较大。具体情况还在调查当中……

  1

  伊可放下报纸深深叹了口气,抬头看墙上的挂钟,六点二十八分,很吉利的数字。她朝自己微笑,走到卧室拿CD香水的瓶子,往自己的脖子上喷了一下,瞬间,优雅如妖精蛊惑的*****弥漫在周围,她闭上眼睛感觉这片刻的美丽幻觉。

  这种香水的名字叫毒药,似乎光名字就可以让人死无葬身之地,但是伊可已经深深着迷。

  伊可化妆、打理头发,慢腾腾地,像一只优雅的孔雀,不过从没有人因此责怪她,这就是上帝赐予美女最大的恩惠。

  七点半,手机响起来,是安然,他说:小可,我已经在你楼下了,今天是第一天去科畅公司上班,可不能迟到。

  伊可笑着涂上唇彩,长长的睫毛浓密地像失了魔法的手指似乎要缠绕上什么,她往楼下看,干净豪华的奔驰旁边一个俊秀的男子,低低的笑声像泉水般溢出来。

  安然是科畅公司的副经理,认识他是在一个叫蓝色倾情的酒吧,伊可在酒吧一束灯光凝聚的角落静静地唱歌,她浅橘色的长发在风的吹拂下,像水中漂浮的海藻,眼神闪着流离失所的妖娆,那一刻,安然以为自己看见了一条藏了尾巴的人鱼。一曲唱完,她扭着华丽洁白的身子,浅浅地笑着退场,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人捉住了她的胳膊。伊可明白当时自己眼睛里流露的惊慌,足可以让很多男人奋不顾身。所以,当安然走过来时,她心里窃笑着任他将自己拉到身后,这种保护的姿势让她安慰又难过。

  酒吧里乱了起来,安然牵着伊可的手跑出来,他衬衫撕裂了的一角像极了她大笑的嘴,她说:谢谢,极没有诚意的样子,美女都是没心没肺。

  安然说:酒吧工作很不安全的,为什么不换个工作?

  伊可忽然就不笑了,神情淡然:你能给我一份工作,而且不受老板的骚扰吗?

  安然眼中就盛满了疼惜,他说:可以。

  2

  伊可在科畅公司是做安然的助理,她走进公司的时候,所有的男人像猫闻到了鱼腥味,似乎要闻风而动,可是安然说:伊可我的助理也是我的女朋友。伊可诧异地抬头正对上他悍然的眼,不觉得安静下来。

  安然说:小可,我喜欢你身上的香水的味道,那似乎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伊可就笑了低下头,刻意错过他垂下来的嘴唇。

  她将手放在他的手心里,十指交缠,双眼濡湿而幽怨,但愿这一切都是长久的吧!

  伊可收拾安然桌子上的文件去打印,打印室在十六楼而科畅的另一个经理却在十八楼,她需要将材料打印出来再送上去签字。伊可讨厌烦琐的工作,可是她不喜欢别人叫自己花瓶,也不想一步高升,她要求从基层做起,即使这些事情烦琐得让她漂亮的眉毛皱成一团。

  伊可敲开十八楼经理室的门,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来,他说:进来。伊可走进去,将手里的文件放在桌子上:韩经理,这是安经理送来的企化部的新策划,请您签字。

  韩萧说着:好,拿给我,伸手正要接过,可是抬眼看见伊可清澈的眼,鼻翼间的香气无可救要地飘起来,他的手就那样浮在了半空中。伊可看他的手指,修长洁白,好看得让人想起性感两个字。

  伊可不经意地笑,韩萧尴尬地回神接过,说:暧,你是安然的新助理?

  伊可说:我叫伊可。韩萧的眼睛迷茫起来。

  3

  安然和韩萧是好朋友,可是两年前,两个人同时喜欢上一个叫小凡的女子,于是本来很好的两人老死不相往来,两个人共同创建的科畅公司却稳定下来。安然的办公室在十五楼,韩萧的在十八楼,两年过去,彼此相安无事。

  伊可明显地感觉安然和韩萧之间的关系又开始微妙起来,两个人若有若无的碰面,安然的手始终缠绕着她的肩膀,而韩萧的眼睛却缠绕着她不放。她说:安然,你放心我。安然总是笑:美女就好象是刚买的新车,不是怕锁不牢固,就是怕贼老惦记着。

  韩萧不是贼,因为贼没有他的精明和温柔多情。

  安然送伊可回家,晚上,窗外灯光浅浅,她跟他说再见,然后关了门,换上白色的吊带长裙,橘色的长发披散下来,长长的浓密的睫毛闪着诡异的光芒。她换上白色的高跟鞋,像往常一样拉开门,突然,那种掠夺似的的眼神飘忽在了眼前,伊可吃了一惊:韩经理!

  韩萧笑了,有点危险:我叫韩萧。

  伊可的眼睛眯了起来,她是一只收起了爪子的猫,在合适的时候就锋芒毕露:韩萧,我对所谓的三角恋不敢兴趣,也对做两个男人斗争的牺牲品不感兴趣。

  韩萧说:看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达成共识。

  伊可问:怎么讲?

  韩萧也眯起了眼睛,像猫看着在爪下挣扎得薄弱的老鼠:我要追你,而且,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伊可轻蔑地笑笑,媚态横生: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4

  凌晨两点六分,又是个吉利的数字。

  伊可笑笑地垂下手腕,带着微微的醉意扶着墙边慢慢地往上走,走到三楼的时候,忽然一个黑影子扑过来,伊可酒醒了大半,身子一缩,一脚踹过去,来人闷哼一声,倒在楼梯上。伊可气愤地将他逼到墙角:你是什么人。

  伊可,你练空手道?韩萧诧异的声音响起。

  这么一折腾,楼道里的感应灯亮了,昏昏黄黄,伊可惊异地捂住嘴,面色绯红。韩萧菱角分明的脸也是同样的表情。

  你干吗偷袭我?伊可有些慌张地掩饰。

  我只是想扶你。韩萧笑得无辜,想动一下却龇牙咧嘴:看来,要借你的房子休息一下了。

  伊可冷笑:谁知道你是不是装的?伸手却已经扶住了他挣扎着要起来的身子。伊可的耳畔清楚地听见他嗓子里咕哝地笑着,好听地要命。

  第二天,伊可坐在化妆镜前,化妆、打理头发,喷上美丽的香水,一脸的陶醉。韩萧忽然从背后抱住她:伊可,她以前也是用这种香水,毒药,你和她一样,都是毒药,让我和安然都欲罢不能,甚至反目成仇。

  那个她是小凡吧?伊可面无表情。

  原来安然已经告诉你了。韩萧显得莫明失落。伊可轻轻地笑,这种事情光用听的就知道了,她走到门边换上高跟鞋:要去上班了,韩经理。韩萧心里一片惨淡,只要一出门两个人就形同陌路。

  5

  安然脸色铁青地坐在办公室里,伊可走进来的时候,他一个剑步窜过去关上门,将她娇小的身子固定在怀里:小可,韩萧昨天晚上在你那里?

  伊可点头:是的。

  安然的唇已经落了下来,带着惩罚与怒气或者还有悲伤,伊可就这样任他疯狂地亲吻,表情麻木。终于,安然安静下来,看着伊可,显得青目獠牙:你知道吗?他不爱你,他只是将你当作替代品,因为你和小凡一样用这种叫毒药的香水。

  那你呢?不一样?伊可愤愤地退开他,一脸的厌恶:安然,你给我滚!

  伊可跌跌撞撞地跑出去,眼泪落下来,摔得粉身碎骨,她知道自己不应该难过,因为她并没有想收复安然的心,这一切纯属偶然。

  伊可从十五楼到一楼,电梯开了,她冲进去,电梯关上的时候,她的悲伤清楚地落入另一个人疼惜的眼。韩萧拧眉:伊可!

  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两个人,空气中有毒药诱人的香气,暧昧不堪,伊可瓜子般大的脸落在他的手心里:伊可,发生什么事情?伊可眼神迷离:韩萧,可以跟我讲一讲小凡的故事吗?我想知道,我相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让你们这样着迷。

  韩萧的眼睛里有一瞬间的震惊闪过,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电梯开的那一刹那,他回答:好。

  伊可挽着韩萧的胳膊离开,安然追了出来,楞在当地。

  6

  伊可不再去科畅上班,她还是去了那一个叫蓝色倾情的酒吧唱歌,她的歌声干净清脆,身体柔软地像一尾鱼。她始终有两名观众,忠实地每天晚上十点的时间都到场,一个送上一大束红艳逼人的玫瑰,一个送上一大束洁白纯情的百合。

  她依然每天凌晨两点回家,打车,不用人送。

  安然打电话过来:小可,你原谅我,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伊可笑笑地挂了电话,等着另一个号码拨过来,果然,电话响起的时候,就是那个准确无误的声音:伊可,现在是上午十点,十点半我到你楼下,去喝咖啡。

  伊可说:好。面对韩萧,她已经学会不去拒绝,只是,她那天挽着韩萧的胳膊,却看见了安然野兽般疯狂的眼,她感觉冷意顿生,是一种不好的预兆。伊可喜欢听韩萧讲小凡的故事,只有这时候,他冷峻的外表才不自觉地松懈下来,像一个已暮的老人在喃喃自语,他说:小凡喜欢穿干净的衬衫和牛仔裤,喜欢掩着嘴巴大笑,喜欢看乱七八糟的肥皂剧,然后哭得西里哗啦,喜欢喷CD的香水,喜欢谈论她干妹妹小时候的糗事……

  伊可听得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原来小凡是个那么可爱的女孩子,怪不得你们会喜欢她。怪不得你们都会把我当作她……

  可是她喜欢的是安然,而安然以为她喜欢我,于是伤害了她,小凡走了,走得没有踪影。韩萧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7

  伊可再次看见安然的时候,他在蓝色倾情的酒吧买醉,口里喃喃地叫着她的名字:小可,小可……伊可将他带到自己家里,说实话,出于怜悯。安然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小可……伊可不留痕迹地挣脱:你醉了,我去给你拿毛巾。

  这时候,电话响起来,安然反射性地接起来:喂。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挂上。

  谁?伊可从厨房里走出来。安然摇头:不知道。

  伊可想起了韩萧忧郁的恻脸,心里柔软地疼了一下,抓起外套就往外走,她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跟他解释一下了。

  韩萧家的门虚掩着,伊可推门进去,看见韩萧斜躺在沙发上,酒瓶滚了一地。男人在挫败的时候想起酒这种东西,其实是没出息的表现。伊可瞬间变得冷淡:你没事?我走了。

  韩萧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挡住了她的去路:不许走!有一种危险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里,他的眼睛变得血红,嗜血的残忍,伊可的声音不自觉地颤抖:韩萧,你在干什么?

  你不许走,我要将你留在身边,就像留住小凡一样留在身边。韩萧的眼睛里剩下的只有一抹血红,似乎……是另一个人。

  伊可惊叫:小凡?你说清楚,什么意思!

  韩萧自顾自地说着:我喜欢用CD香水的女人,她们身上的味道像你,像小凡,可是她们怎么能跟你们比呢?她们简直就是侮辱了这个味道,所以她们都必须死。我没有逼死她们,我是好男人,要她们死得很开心,她们都死得很开心。对了,只有小凡死得不开心,她说爱安然……

  伊可惊讶地捂上嘴巴,有泪从眼中渗出来:小凡是你杀的,那些年轻的女人竟然是你杀的?

  是啊,你竟然像小凡一样喜欢安然,你去陪她吧,这样就不会寂寞了。韩萧的眼神顿时凶暴残忍,他双手掐住伊可脖子的那一瞬间,一个冰凉的手铐已经套在了他的腕上,伊可忽然一个转身,韩萧庞大的身躯就被掀翻在地上。伊可将他另一只手拷上,满脸的泪水。

  伊可说:对不起,韩萧,你被捕了。我就是小凡口中那个喜欢出糗的干妹妹,还有,我是警察。两年前小凡失踪的时候,我就怀疑过你和安然,直到现在我准备查连环杀人案子。

  我发现所有的女人死前都用CD香水,都是喜欢深夜泡酒吧,可是没想到,我的案子破了,却不是预想的结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11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