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水阡墨:黑色毛衣

水阡墨:黑色毛衣

  一件黑色毛衣

  两个人的回忆

  雨过之后更难忘记

  忘记我太爱你

  你不用在意

  流泪也只是刚好合意

  我早已经待在谷底

  我知道不能再留住你

  也知道不能没有孤寂

  感激你让我拥有缺点的美丽

  看着那白色的蜻蜓在空中忘了前进

  还能不能重新编织

  脑海中羽毛球的记忆

  再说我爱你

  可能雨也不会停

  黑色毛衣

  藏在哪里

  就让回忆永远停在那里

  1

  我叫柳如烟。

  我住在蔷薇路82号。这是一片奢华的别墅区,我的花园并没有绚丽的花朵而是种满了槿棘草。这调皮的草儿也是长得无处不在,整个别墅像是被密密麻麻的笼络着,让人看得心惊。朋友们每次来做客就会被我的槿棘所伤,那尖尖的带刺的小东西扎在那些大小姐粉红娇嫩的皮肤上,她们惊叫着花容失色,后来就再也不敢来了。

  我喜欢一个人生活,没有人打扰的生活。但是父亲担心我的生活于是安排了一个保姆来照顾我的起居。我称呼她为桂嫂,她是个中年妇人,是个哑巴。父亲还是了解我的。一个不愿意讲话的人和一个不会讲话的人生活在一起。

  这样,很好。

  我以为自己会一辈子这样生活,直到一个女孩的闯入。

  那天我正在睡觉,忽然听到楼下有一个女孩脆脆的声音问:“阿姨,这附近有没有公交车可以到市中心?”

  桂嫂不会讲话,跟她问路乞不是白费。

  我扶着楼梯下去,那女孩的声音僵硬在半空中,我把脸扭过去,说:“这附近没有公交车到市中心。”

  “这下可糟糕了。”女孩跺一下脚。

  我心里一动,忽然起了怜悯之心:“这样吧,你先在我这住一晚,明天一早我送你去市中心。”

  女孩忽然没了声音。

  许久她怯怯地问:“你能现在送我回去吗?”

  “这个别墅只有我一个弱女子和哑巴桂嫂,你还怕什么?”女孩犹豫了一下,终于不再争执,道了谢,桂嫂就带她去洗澡。我回到楼上睡觉,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我刚下楼,看见女孩坐在客厅里,她的脸湮没在早上太阳的光辉里,纯净而美好。我才发现她是个极漂亮的女子,玫瑰色的浅色皮肤,头发如棕色的丝绸缎子,身上穿着浅蓝色的洋装,如西方童话里的公主。只是,她的眼睛如大雾弥漫,看不清,猜不透。

  我惊讶地倒退两步,她听见声音微微侧过头微笑:“柳如烟小姐,谢谢你收留我一晚。”

  “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白天看不见东西,医生说是神经性视觉障碍。”

  “神经性视觉障碍?”

  “对,就是一到早上六点就会看不见东西,一直到下午六点。”她把头侧过来:“这就是我昨天晚上想让我送我回去的原因。”

  我坐在她的对面,微笑,她也轻轻地笑了:“你笑了。”

  “你怎么知道?”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是个很特别的人,因为我能感觉到你的情绪,就像现在我能感觉到你的模样。你穿着白色的裙子,黑色的长发,苍白的皮肤,大雾弥漫的眼睛。”

  我的心像被槿棘包围般疼痛。

  女孩忽然弯下腰捂住心脏的位置,她颤声问:“你怎么了?”

  我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心很痛。”

  女孩忽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她的脸上有惊喜的神色闪过:“原来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2

  她叫路芊芊。

  她住在市中心的一所教堂里。据收留她的白神父说,他发现路芊芊的时候,她正躺在教堂门口。那天雨下得很大,她的身体冰冷,像死去一般。她昏迷了很久,醒来时已经是一个月以后。

  她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她梦见许多人自杀,那些人的死法却都是一样的,拿同一把牛角刀戳到自己的小腹中。她很害怕,她蹲在地上哭,于是她看见一个男孩站在他的面前对她微笑,她无论如何也看不清他的长相,只觉得那笑容很温暖。后来,一个穿白色公主裙的女孩从远处跑过来,她尖叫,她愤怒,她跑得仓皇,她的身后跟着一把牛角刀。男孩想去救女孩,但是他能穿过女孩的身体,女孩看不见他。那把牛角刀插入女孩小腹的一刹那,鲜血像花儿一样绽放,白色的裙子沾满了红色,那么凄美。她最后闭上的是那双大雾弥漫的眼睛。

  她醒来。

  她发现自己没有任何记忆,除了梦中女孩那双大雾弥漫的眼睛。直觉告诉她,她一定要找到她。

  她想要解开一些迷团,比如她为什么会出现教堂门口,她为什么失去记忆,她是谁,梦中的女孩又是谁?

  我看着路芊芊,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傻气得令人心疼:“这不过是一个梦而已。也许那天晚上下着大雨,你撞到了头所以丧失记忆昏倒在教堂门口。”

  “你不觉得这样解释太牵强了吗?”路芊芊激动地站起来:“我看不见东西,可是我能感觉到你的一切,而且,你也和我一样不是吗?你也丧失了记忆。你下午六点到第二天的早上六点都看不见东西。你有一双和我一样的眼睛。”

  “你知道我的眼睛晚上看不见。”

  “对。”

  我叹口气:“全让你说中了,我想这真的不是巧合了。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去警察局,查查最近的失踪人口的,自杀人口的档案。”她站起来:“不过,白天的时候,就拜托你做我的眼睛了。”

  我们同时起身出门,桂嫂关门的时候轻轻地微笑。

  我是不常见她笑的,没想到朴素的桂嫂笑起来如芙蓉出水。我回她一个微笑,说:“我会早点回来的。”

  3

  我从没到过警察局,也没和警察接触过。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叫林蒙他看起来不过二十一二岁,脸上还有小朋友才特有的细细的绒毛。路芊芊说明了来意后,他显得很雀跃,因为他刚从警校毕业,还没接手过什么重要的案子。

  “我并没有去资料库查资料的权利,而且像你们这种情况,不是来举报线索,而是来查线索,我们老局长肯定不会受理的。”

  “那怎么办?”路芊芊着急了:“我们发誓没有骗你真的有诡异的凶杀案件。”

  “我相信。”林蒙说:“按照心理学的角度说,失忆可以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而自觉遗忘或者头部受到了重击而被动遗忘。神经性视觉障碍也是这样的,原来有个女犯人,她杀害了抛弃自己的男友,因为她只要一看到他的身影眼前就会一片漆黑。”

  路芊芊白了脸:“你不会说我们杀了自己男朋友吧?”

  林蒙大叫:“路芊芊小姐,你不要断章取义好不好?”

  他这副表情着实可爱,我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他不好意思了,挠挠头脸红成一片:“我是帮不了你们了。”

  路芊芊正要发火,我拉住她的手说:“算啦,不要难为他了,既然我们有感应,那么就从我们知道的地方查起吧。”

  我们留了电话号码跟林蒙道别,然后我开车,往教堂的方向。

  路芊芊是雨天昏倒在教堂门口的,而今天有很好的太阳,路芊芊把遮阳板拉下来,叹了口气:“警局的人都不肯帮我们,那这如何是好。”

  “或许,我们可以去问问白神父。”

  “这样,那好吧。”

  路芊芊一路上都心事重重的样子,见到白神父的那一刹那,我吓了一跳,接着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他。路芊芊胸脯剧烈地起伏,她皱眉:“如烟?”我拍拍她的手说没事。

  “孩子,你罪孽深重。”他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我代表主耶酥赦免你的罪。”

  “为什么这么讲?”

  白神父摇摇头,叹了口气,慢慢地往教堂里走去。

  我跑过去挡在他面前,大声问:“你隐瞒了什么?你对路芊芊隐瞒了什么?”

  “柳如烟,就像你的名字,世事都如烟云过眼,你又在执着什么?芊芊那天昏倒在门口,她的身体并无异常,再加上那天雨下得非常大,整整下了一夜,就算她杀了人手上有血,也被冲洗干净了,包括记忆。”他转过头笑:“你们都是干净的好孩子。”

  我正要冲上去理论,路芊芊拉住了我:“别去了,白神父还会这样讲的。”

  “他为什么说如果你杀了人手上有血也被冲干净了这种话?”我说:“他是不是看见了什么?”

  路芊芊笑了:“手干净的,可是如果身上沾了血是无法冲干净的,我那天的衣服是干净的,这说明,我并没有杀过人啊。”

  “那你为什么会昏倒在教堂门口?”

  我颓败地站在原地,太阳晃晃地刺疼了我的眼,问题绕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

  4

  路芊芊在我的别墅住了下来。爸爸还是会打电话过来,路芊芊就坐在身边,她的表情平静而美好,她说:“有爸爸的感觉真好,不知道我有没有爸爸。”

  “你肯定有爸爸。”

  “是吗?”

  “那他为什么不找我?”

  “也许,他不知道你还活着吧?”

  路芊芊大大的眼睛里忽然就有了怨恨,桂嫂递上茶水的时候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我坐在原地,忽然觉得心口一阵钻心的疼痛。路芊芊忽然从沙发上摔下来,捂着胸口的样子同我那么像,那么像。

  我们就像长相不同的双胞胎一样牵制着彼此。

  路芊芊盈盈的大眼睛全是惊恐,她拉住我的手急急地问:“如烟,我有一种大胆的猜测。”

  “什么?”

  “我们会不会是姐妹?你杀了人,惊吓到失去记忆,而我跟你有心灵感应,所以经过教堂的时候跟你一样揪心而晕倒。而爸爸以为你杀了我,所以才没有报案,因为我们都是住在外面的,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姐妹?这个想法的确很大胆。我抬头问桂嫂:“我是不是还有个姐姐或者妹妹?”

  桂嫂摇摇头,然后面无表情地去厨房冲奶茶给我们喝。

  姐姐杀妹妹或者妹妹杀姐姐,那么动机呢?我打电话给爸爸,他正在开董事会,我愣了半天才开口问:“爸,我有没有姐妹?”

  “没有,你是独生女,怎么会有姐妹?”

  “哦。”

  “如烟,是不是桂嫂跟你说了什么?”

  “爸,你忘了,桂嫂是哑巴啊。”

  “哦,我还真的忘记了。桂嫂很勤快能干,我几乎忘记了她的缺陷,她几十年来对我们家都是忠心耿耿。”

  “几十年?”

  “对,她从十几岁就照顾你外婆,后来你妈妈嫁过来就照顾你妈妈,现在又去照顾你。”

  “桂嫂没结婚吗?”

  “是的。桂嫂是哑巴,好的男人都看不上她,而她又不想回农村去,就没有嫁人。”爸爸说:“我怎么跟你说起这个来了,我在开会一会儿给你打过去。”

  我说再见,就挂了电话。

  我没有姐妹,爸爸没有必要骗我,但是,我和路芊芊为什么会心有灵犀?

  5

  那天晚上我已经睡得很熟了,路芊芊忽然推开我的房门高兴地叫着:“如烟,有线索了,有线索了。”

  我从床上坐起来,眼前漆黑一片。

  “如烟,你还记得警察局的林蒙吗?他打电话来说,他昨天陪侦缉队长去资料室查资料的时候偶尔发现一桩没有署名的命案,死者是个男孩,小腹上插着一把牛角刀,可是那天晚上雨下得太大了,命案现场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所以就无奈被搁置了下来。”

  “是不是你昏倒的那天晚上?”

  “对,就是那天。”

  “现场一点线索也没留下吗?”

  “有,那个男孩的手机上显示的有一串数字,78926。可是他的手机里一点信息也没有,所以无从考证他是打电话给谁。”

  78926。

  “那个男孩长什么样子?”

  “从照片上看,很高,很帅,还有点酷。我看他照片的第一眼就流下泪来。”

  “流泪?”

  “很伤心的感觉。你没有感觉到吗?你脸上也湿了呢。”

  我摸摸两颊,湿湿的。

  第二天,我约了林蒙在一家咖啡厅见面,我出门的时候路芊芊还在睡觉,她睡得极不安稳,好象随时都要总噩梦里醒来。我下楼看见桂嫂在打扫房间,从阳光里看她的侧脸,微微柔软的弧度,像在微笑。

  “桂嫂。”我说:“你是把我当自己的女儿看吗?”

  桂嫂先是一愣,接着笑了,点点头又摇摇头,然后继续打扫房间。我走到她面前问:“桂嫂,我妈妈是怎么死的?真的是产后大出血吗?”

  桂嫂的眼角就这么流出泪来,我连忙噤声,她毕竟照顾妈妈那么多年,主仆感情深厚到我无法想象。听爸爸说,妈妈是个温柔善良的人跟桂嫂情同姐妹,可是生我的几天后竟然大出血,然后不治身亡,桂嫂难过了好久回乡下修养了一年才回来。回来以后开朗的桂嫂就变得沉默了。

  妈妈的忌日是1978年9月26日。跟那个男孩死时手机上显示的数字一样,但是他断然不可能认识我的妈妈,这两者之间也必定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冥冥之中又像是安排好了一样,等着我去踏开这一个又一个的机关。

  6

  我和林蒙约的咖啡厅在繁华的市中心,他早早地就来了,见了我也没拘束,叫了两杯蓝山就开始讨论这桩奇怪的案件。

  林蒙可真是个大胆的人,竟然从资料库里偷来了那个档案袋,里面有全部的资料。

  男孩叫楚葵是死在郊区一个租来的独立的小院落。他是画画为生,周围没有其他人家,所以没有目击者。他是在孤儿院长大,没有父母兄弟姐妹,二十几年来都很孤僻。从案发现场的照片来看,他躺在院子里的樱花树下,小腹叉着一把牛角刀,脸上的表情很安详。我突然就有了流泪的欲望。

  “你怎么哭了?”

  “不知道。”我说:“你不觉得这幅照片有很奇怪的地方吗?”

  “奇怪,没有什么奇怪啊,他死的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身上一点血都没有流下,而且刀柄上只有他自己的指纹,虽然说以刀叉如小腹的力度和切口来判断为他杀,可是也只能用自杀在结案了。”

  “我是说,这个城市,中午气温和晚上气温差别很大,段不可能说,一个人赤裸着上身站在院子里。”

  “你是说,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或者说,他的上衣留下了谋杀者的血迹,所以才被脱了下来销毁。”

  “现场并没有灰烬留下,如果说院子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那么可以这么假设,他还没断气的时候在手机上留下什么线索,却又不能太明显而被发现,就留下了那串数字。如果屋内是第一案发现场,那么屋内并没有什么血迹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我们不如去案发现场看一看吧。”

  林蒙摇头:“那个院子自从死了人以后,屋主就把房子拆了种地了,因为没有人想住死过人的房子。”

  我叹了口气,照片上叫楚葵的男孩躺在樱花树下,表情安详。

  回到家已经将要六点了。路芊芊激动地从屋内跑出来,槿棘刺破了她粉红色的皮肤。我责备她不小心,眼睛还看不见东西就这么乱跑。

  “如烟,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那把牛角刀叉在你的小腹上。”她的汗水顺着鬓角流下来,我拍拍她的手说:“放心吧,那把牛角刀还在警察局,不会自己跑到家里来。”

  7

  这个周末我决定去市里看外婆。

  爸爸听说我要回家,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在家等我。外婆已经很老了,花白的头发,一根一根都是银亮银亮的。见我回来拉着我的手不放开,她问:“如烟,阿桂照顾你照顾得好不好啊?”

  “桂嫂很勤快,照顾我很好。”

  “阿桂什么都好,我跟她生活了几十年了,她以前长得俏性格很开朗,嘴巴也巧,特别像《红楼梦》里的王熙凤。”

  我心里一惊:“桂嫂以前不是哑巴吗?”

  “傻孩子,阿桂又不聋,怎么会天生就是哑巴。阿桂是从你妈妈死后才变成哑巴的。”

  “那和我妈妈什么关系?”

  “你妈妈和阿桂情同姐妹,而你妈妈在生你后没几天就大出血去世了,当时服侍你妈妈的正是阿桂,阿桂那时候年轻只知道给你妈妈补身,没想到补得太旺而导致大出血。阿桂,一直觉得是她害死了你妈妈,很痛苦也很自责,甚至喝毒药自杀不成不小心将自己弄成了哑巴,后来,我就让她回乡下修养了一年。”

  “是这样。”我说:“怪不得桂嫂看我的眼神经常怪怪的。”

  爸爸一直在旁边坐着,烟抽了一地,外婆叹了口气说:“儿子,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对如烟妈妈那么好,她泉下有知也能闭上眼睛了。”

  爸爸忽然像小孩子一样呜呜地哭了起来。

  “爸,别伤心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整天工作忙,没时间照料她,也许她就不会那么容易死了。”爸爸随我来到客厅,外婆已经由佣人扶着去休息了。手中的烟已经燃烧到了一半,爸爸抬头说:“要不,我给你换个佣人。”

  我摇头说:“不用,你只需要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失去记忆,家里的医生说我是头部受到撞击,可是我去医院查过我的头部根本就没受过伤。”

  爸爸叹了口气:“孩子,既然都忘记了,又何必要知道呢?”

  “我要知道。”

  “如果我说你杀了人,你相信吗?”

  我的脸立刻白了:“杀人,杀谁?”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依然是一到晚上都看不见东西,那是因为去年有一天晚上,你杀了人由于惊吓,你把什么都忘记了。甚至患上了神经性视觉障碍。”

  我的全身都抖了起来:“爸爸,都告诉我吧,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你有一个男朋友,你很喜欢他,甚至把他带到家里来吃饭。你外婆也很喜欢他,可是他却变了心喜欢上一个叫路芊芊的女孩,你很伤心,于是那天晚上跑到他家里跟他理论,还把我从西藏给你带来的牛角刀带了去。我跟你说,不要冲动,也没想到你真会杀掉他。幸好,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楚葵为人又孤僻,没有什么朋友和邻居。我看下雨不放心就去找你,结果却发现你晕倒在他家大门口。”

  爸爸摇了摇头说:“这是天意。”

  8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只记得回到家天已经快黑了,路芊芊坐在沙发上织毛衣,我这才发现她最近一直在用旧毛线织毛衣,是黑色的毛衣。桂嫂见我回来泡上了美味的奶茶。她依旧是微笑着的,那么美。

  “如烟,你家人都好吗?”路芊芊问。

  “好,而且他们都很惦记桂嫂。”我看了桂嫂一眼,她急忙把目光撇到一边去。

  “芊芊,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谁?”

  “楚葵。”

  “知道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是刚知道的。”路芊芊从沙发上站起来,苦笑:“我今天给你发信息的时候忽然发现78926只是按键的顺序,用短信编辑出来的字是:如烟。”

  “是我杀的他吗?”

  “是的。”

  “那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路芊芊低头叹气:“这个,我还不知道。”

  “因为,他是我的男朋友,可是后来却爱上了你。”我说,我的心口剧烈地疼痛像是要裂开了。路芊芊捂住胸口晕了过去。我跑过去将她抱起来,她身体的温度在一点一滴地退去,脸色越来越苍白。我的眼前一黑,疼痛地晕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还是黑夜,桂嫂正坐在我的床边握着我的手。而我的身边躺着全身冰凉的路芊芊。我的手摸到她的手臂,像没有温度的蛇。我的眼泪落不下来,心里一片悲凉。我轻轻地说:“桂嫂,她死了。”

  桂嫂的手离开我的手,一会儿重新覆上来,手心里却多了两颗药片。

  吃了它,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我听见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他们牵着手站在不远的地方朝我微笑,然后拖着手越跑越远,追也追不到。

  我默默地将药片含到嘴里。

  9

  路芊芊坐在警察局里的时候嘴巴还是张得大大的,她的表情很困惑,她在想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怎么就那么容易被戳破了呢?

  我在林蒙的带领下去见了路芊芊,她一直很愤怒。她冲着警察局的帅小伙子们叫:你们凭什么抓我?柳如烟是服毒自杀的,她死之前还杀了她的男朋友。我只是在她家住着而已,你们放了我。

  我坐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的嘴巴又张得大大的,有说不出的失望和悲凉。

  “你没死?”

  “我没死。”我笑:“柳如烟是没有那么容易被陷害的。”

  “你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从一开始,你这个与我有心灵感应的人闯入我的家的时候,我就感到奇怪。第一,我的别墅里都是槿棘,按照常理来说,一个女孩应该去我邻居家那种灯火通明,有着美丽玫瑰花的人家去问路,是不是在心理脆弱的情况下来这么个有点怪异的地方,因为晚上我看不见东西通常连灯都不打开。”

  “那你为什么还让我住下来?”她愤怒地瞪我。

  “是好奇。而且第二天你说跟我有心灵感应,而且你能把我的一起了解得非常清楚,如果排除心灵感应的话,那就是,你认识我身边的人,而且那个人对我的起居非常的熟悉。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还误导我说我们有心灵感应。原来这一切的铺垫都是为了昨天晚上那一幕,你假死,然后通过这么长时间的心理暗示,那就是,你死了,我也活不掉。我会心甘情愿地接过桂嫂递给我的毒药吃下去。”

  “柳如烟,你可真阴险。”

  “是你太笨,一切基本的破绽都没掩饰好。首先你买通了白神父,让他帮你编造了昏倒的谎言。事实上,他一开口就漏了馅,他虽然听你叫我如烟,但我们都没有告诉他我姓柳,他怎么会晓得?第二,根据我的细致观察,教堂门口的地势比较低,如果下一晚上的大雨,雨水会从搞出流到门口附近,那么水深会超过膝盖,你又怎么能够躺在能淹没你的水中存活五分钟以上。”

  路芊芊只是怨恨地盯着我,没有任何辩解的语言。我接着说:“另外,一个看不见东西的人,眼睛是散光的,而你自称白天看不见,却在阳光强烈的时候瞳孔收缩,还能准确地摸到车上的遮阳板。”

  “这么说,你也是装的,你自称眼睛看不见就是为了骗我?你没有失去记忆,你都记得对吗?你记得我是怎么杀死楚葵的,你都记得,所以你才包袱我对不对?”

  “不对,我的确是失去记忆了,但是,别忘记了,是你去年陷害我杀人不成非要置我与死地才想出这个暗示杀人法。你首先让我知道我杀死了楚葵,然后假死骗我真死。只是去年那场大雨救了我。而今年我却识破了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的原因。”

  路芊芊的眼泪流了一脸:“我喜欢楚葵,可是他却选择了你。”

  “不,是因为你的妈妈。”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路芊芊颓败地滩在了椅子上,嘴巴张得大大得充满了绝望。

  10

  1978年,我的妈妈肚子里有了宝宝以后,全家人都沉浸在幸福的气氛里,尤其是爸爸,他把公司交给下属经营,完全投入到了做父亲的喜悦里。那时候桂嫂是专门伺候妈妈的下人,但是妈妈对桂嫂很好,完全没有把她当佣人看。桂嫂那时候很年轻,也很漂亮,她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她来到柳家的那一年只有十八岁,情窦初开的年纪。爸爸是个温和而善良的人,桂嫂想家的时候会躲在花园里偷偷地哭。他总会告诉她:阿桂,以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她隐隐觉得这句话若有所指,并且相信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他以后会娶她,让她变成这个家的女主人。

  她爱上了他。

  妻子怀孕以后,他们开始分床睡,情浓时,他会去客厅里抽烟。她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少女时候的情愫在脑海里疯长,终于在一次半夜里,她敲响了他的房门,他没有拒绝。事后,他很后悔,看着大腹便便的妻子幸福的样子,他告诉她,请她原谅,他不能对不起老婆。

  她开始恨这个抢走她的爱情的女人。

  直到她分娩后的几天,她给她吃了很多活血补血的东西,并把他和自己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的事告诉了她。她受不住打击忽然下身大出血,她死的时候眼睛里还含着泪水。

  夫人死后的几天,她去了乡下修养,她曾经吞毒自杀,可是被乡村医生救醒后,告诉她,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可是她的声带烧坏了,发不出声音。

  她生下了她的女儿,取名叫路芊芊。

  路芊芊听过妈妈用手语告诉她妈妈的爱情故事很悲惨。路芊芊发誓要帮妈妈报仇,长大后开始注意柳如烟,她去了我所在的班级,并且跟我变成了好朋友。

  她其实一开始不懂得她妈妈的悲哀和怨恨,只是想要报复。

  直到遇见了楚葵。

  楚葵是个很帅气的男孩,他经常在我们学校附近的山坡上写生,他住在一个独立的小院落里,孤独而忧郁。后来,我的闯入让他感觉到了爱情。

  他爱上了我,从而使路芊芊爱上了怨恨。

  有一天路芊芊哭着告诉我,楚葵说他喜欢我,怎么办?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如果是现在我宁愿相信楚葵是清白的,而那时候的我固执而年轻,还不知道最好的爱情就是信任。我揣着爸爸送我的牛角刀去找他,如果他承认他不爱我,我就死给他看。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和路芊芊一起去他家对质,一路上我都很忐忑,她却很平静。她说:“你的牛角刀真漂亮,让我看看吧。”路芊芊把我的刀子拿了回去,再也没还给我。走到楚葵家门口,路芊芊说:“这样吧,你在门外等着,一会儿进去,否则,我怕他不承认。”我说好,直到,楚葵的闷闷的呻吟声和雨声交织在一起,我才推开门。

  雨下得真大,他身上穿着黑色的毛衣里流出血来,那把牛角刀就在他的小腹里。路芊芊像魔鬼一样站在他面前看他倒下去。我尖叫一声,那天以前的全部记忆都被雨水冲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片漆黑。

  11

  路芊芊织了一半的毛衣还在沙发上,那旧毛线的纤维里似乎还有没有洗净的血色,我拿起来继续编织,直到它变成原来的穿在他身上的模样。

  雨下得真大,朦胧中,我看见黑色毛衣又穿到了他的身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109.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