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词帝之父妙改李商隐之诗,写出千古名句,成就了戴望舒《雨巷》

词帝之父妙改李商隐之诗,写出千古名句,成就了戴望舒《雨巷》

中国文化史上有许多同时彪炳文坛的父子,比如汉末时期著名“三曹”,即曹操、曹丕、曹植父子,他们的诗歌开魏晋之先;东晋有著名的“二王”,即王羲之、王献之,他们的书法造诣罕有与之匹敌者;北宋的“三苏”、“二晏”更是众所周知的文化名人。 其实在五代十国时期,也有一对父子,在词坛声名远播,他们便是南唐中主李璟与南唐后主李煜。
词帝之父妙改李商隐之诗,写出千古名句,成就了戴望舒《雨巷》-爱读书
南唐的开国皇帝是李昪,李璟是第二任皇帝,可是后来因为打不过后周,李璟只得给自己降了一个身份等级,不敢称帝,降称为国主,以拉低仇恨值,所以后世称其为南唐中主,而他的儿子就被称为南唐后主。 本来李璟也颇有才名,然而他的儿子李煜实在远超于他了,并且有“词帝”之称,多为威武霸气的称号,听起来就有一种睥睨词坛的气势,所以提到李璟,大家一般会给他打上一个李煜他爸的标签。王国维对李璟的评价挺高的,说他: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抽泣绿波间”,有屈原离骚的“众芳芜秽,美人迟暮”的意境。
词帝之父妙改李商隐之诗,写出千古名句,成就了戴望舒《雨巷》-爱读书
这是李璟的《摊破浣溪沙》,是他流传的作品中,最为人称道的一首,不过我却喜欢他另外一首同词牌的作品:
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回首绿波三楚暮,接天流。
先看上阙,“真珠”是指珍珠编织的帘子,也代指华美的帘子,首句是一个简单的卷帘动作,将其卷起挂在帘钩勾之上。“依前”则是依旧之意,春恨和平时一样,又带着愁绪深锁在重楼。从这两句的动作、用词、句意可以看出这是代拟一位闺怨女子。
词帝之父妙改李商隐之诗,写出千古名句,成就了戴望舒《雨巷》-爱读书
凋零的花朵在风中飘散,谁是它的主人呢?无端的思绪,却让我久久伫立。“锁重楼”、“谁是主”可感觉出一种心无寄托的飘零之感,这许是一位不知自己前途命运的风尘女子吧,所以风吹落花的残败之景,会引起她的感慨。 再看下阙,“青鸟”是传说中为西王母传递消息的信使,在诗中多代指心上人的来信。但是词中的主人公一直没有收到对方的来信,她曾意属寄托终身的人,这令她更为惆怅。丁香花在雨中裹结着,仿佛裹着一团团挥之不去的忧愁。回首望去,江水绿波在三楚的暮色下沉浮,无穷无尽地向天边流去。
词帝之父妙改李商隐之诗,写出千古名句,成就了戴望舒《雨巷》-爱读书
“丁香空结雨中愁”是妙改李商隐之诗“芭蕉不展丁香结”,可谓是一次完美的化用,李璟从李商隐之诗化用出了自己的意境,成为了千古名句,并且其中又似乎含有原诗的意境,交融之下,有一种朦胧之美。 在千余年后,一位现代诗人从此词句中得来灵感,现代诗人的名字叫做戴望舒,那首诗则是《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古典诗词有着规律的声韵,而现代诗则更为自由,很多现代诗甚至连韵也不要了,虽然同为诗,但是两种体裁诗歌的爱好者,常常会有争议。但是极为难得的是,这首《雨巷》在古典诗歌、现代诗歌爱好者的眼中,都是极其优美的作品。
词帝之父妙改李商隐之诗,写出千古名句,成就了戴望舒《雨巷》-爱读书
个中原因,或许是戴望舒融合了很多古典诗句意境在其中吧。最为主要的,便是化用了李璟这首《摊破浣溪沙》“雨中丁香”的意境。卞之琳认为《雨巷》是“丁香空结雨中愁”现代白话版的扩充,或者是稀释。华南师范大学校长管林也认为此诗是借用了“丁香空结雨中愁”的暗喻艺术表现手法,所以说李璟的这句词,成就了戴望舒《雨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92163.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