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短篇小说精选《春风十里人生路 碧玉之年恋爱初》

短篇小说精选《春风十里人生路 碧玉之年恋爱初》

短篇小说精选《春风十里人生路 碧玉之年恋爱初》-爱读书

这座现代化的快节奏城市,突然间就少了一个人!而她,就是羊金久,久哥的初恋情人。

都说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阳光明媚的午后,空间里弥漫着浓浓的忧伤。暮春懒洋洋地光线已然散射到了杨雨潇女士的办公室。人群在骚动着,手拿记事本,不停抄抄写写的;手持摄像设备,忙碌着拍摄的;手握话筒录音笔,叽叽喳喳说个不定的。这个本还算宽敞明亮的房间,此时此刻显得特别的拥挤,格外的引人注目。

今日报道,京华时报的杨雨潇副主编离奇死亡。案发现场的她,平躺在那接待过诸多贵宾来客的沙发上,一袭职业女性套装,配着那双从意大利进口的普拉达漆红色高跟鞋,着实将本就不需要穿肉色丝袜的一对玉腿,展现得淋漓尽致!可,这样魅力四射的女子,却毙死于工作场所,而且并未发现任何的作案嫌疑。然而,最重要的是,让人满心狐疑的不是她的死因,是浮想联翩的虚拟情色场景。所以说,大众还是善于表达自我感情的,不像那帮处事凝重的精英阶层,眼中只有黑白两色,而颜色单调就是压抑的象征。

倘若亚里士多德说的那般,假话有上千种理由,真话则无缘无故。那么,这座城市的民众现在津于乐道地是,文学评论大家,城市十大杰出贡献人物,有着现代版维纳斯女神之称的杨女士,她的葬礼哀鸣中有些千奇百样的声音。

有些人,在没倒霉之前,兴高采烈,很是自私。在倒霉之后,灰头灰脑,就变得越发自私,更严重。而所谓的倒霉,无非就是受伤的自尊,犹如当头一棒喝,别的都是其他,唯有这个自尊心不能受到点点的伤害。不巧的是,周梦怡就属于这芸芸众生中的一位。

话说,当年这杨雨潇在学生时代就是一个美人胚子,不仅是当年新闻主播系的系花,而且在整个文学院也是排的上名号的。杨雨潇,高中时期就参加了由英国皇家新闻协会组织的全球最佳未来领袖的夏令营活动,从那时开始,就梦想着自己能够从事新闻工作,有朝一日能够辨非白谤,为大众人民尽一份新媒体人的职责。杨雨潇同学的家庭出身背景可谓是与她的梦想并不吻合。她的父亲是该市的大商贾,放在文革时期就是干着投机倒把的勾当。可是,偏偏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家有小女初长成,落个标致呀!

作为校园时期的万人迷,是每个少女心中的小确幸。杨雨潇待人很是礼貌,尽管在许多男孩子不那么成熟的各种花式求爱方式下,她也从未发过脾气,每次都是代之以礼貌,轻抚着那些男孩子的心灵,感谢他们这样的喜欢过她这样一个女孩子。这对于一个碧玉之年的女孩子,最为难得。你试想想,处在十六岁的姑娘,本该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然后才能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地成熟稳重起来。但是,我们在杨雨潇身上看到了,一个女孩子的清纯美丽下的那一盏离愁的孤漠。她的一颦一笑,是那种黄昏下的酒暖回忆,是东风吹过的杨柳悠悠,,是一缕袅袅炊烟的思恋。作为那个时候的男孩子,没有人愿意错过她走过的每一条道,每一次操场的嬉戏,每一次公开的辩论演讲。他们以那个岁月的生活中有过杨雨潇的存在而感到骄傲与自傲。

掐掉手中快要烧到指尖的烟嘴,羊金久博士用他惯用的方式弹掉了烟屁股,然后喝下了面前的二两老白干。

“说,你们在座的男人们,谁没对她有着非分之想;你们女生们,谁不曾嫉妒过她。那个时候,真是开心!有兄弟可以侃大山,有女同学可以调情玩笑,更重要的是,雨潇姑娘还在。可如今,瞧瞧我们一个个,人模狗样的!活着真是他妈的累!”

“久哥,你不要这样。我们相信雨潇这样走了,必定是上天的旨意,她肯定有她的缘由。你就不要伤心了,虽然我们都知道,你和她有着一段美丽的邂逅。但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周梦怡边拍打着羊金久的肩膀边说着话。

其实,大家都知道!杨雨潇死去的消息,她,周梦怡是第一个知道的,而且还第一时间告知了她的朋友们。这会儿,她跟大家坐在一起,对羊金久说着不疼不痒的安慰话,无非就是兔死狐悲,想让心目中仰慕的久哥,能够在不念旧过去的前提下,把眼泪和委屈化作一股对她爱的源泉。

羊金久博士,国家兵器厂某某所博导,核科学专家,中国现代物理学会会长,……。这个在他们口中叫喊着为久哥的男人,显然从外表和谈吐中,看不出来半点科学家的风范儿,相反,倒是有着几分壮汉鲁智深的模样和神情,那说话的强调,跟那草莽之人曹痞子没啥多大的区别。虽然放在平时,这羊金久是那种处事稳定与细心的科学工作者。可,在得知杨雨潇死亡的消息后,他觉得触电般的不可思议。那个埋在他心底深处的最初记忆,早就迫不及待地翻滚着。

这个已经戒烟十六年的男人,羊金久博士,他又点燃了一根烟。烟雾之下,他静静地看着空气,仿佛这里面藏着什么,又或者是在这座陌生且熟悉的城市里,他能够找寻到杨雨潇的那泛着梨窝的欢呼。那晚是他第一次记录日记,并在流下他对杨雨潇表白后喜极而泣的眼泪。雨潇那神秘的笑脸,仿佛是在诡异的默默作答久哥的示爱。

尽管这份在杨雨潇姑娘碧玉之年的恋爱,最终在她拼命挽回下没有持续很久,可还是在羊金久博士与杨雨潇副主编的人生篇章中留下了浓墨的一笔。寂寞云烟下的久哥,又自顾自得饮下了一杯老白干。他知道,他和杨雨潇之间自那以后,有着太多的界线,很多事情都是事与愿违,而且与现实的彼此脱轨

其实生活与人生无非就这样,一旦我们错过了,或许就再也见不到面。有幸的话,说不定死的时候能够见上一面。杨雨潇与羊金久核对着不属于彼此的预设人生轨迹,过上了所谓社会的精英阶层生活。如果说,杨雨潇是在那个离别的夏天过后,走上了实现事业梦想的道路。而同为十六岁的羊金久,却一直过着阴天,他渴望着有那么一天,阳光能够射进房间,抚摸着他的脸,帮助他温暖脑海中冰冷的记忆。所以,他在等一个晴天,一个属于他和杨雨潇的晴天。而现在,风吹过,他听不见;花飘香,他闻不见;夕阳照,他看不见。

那晚的久哥喝得酩酊大醉,最后还是周梦怡给订了个宾馆住了下来。

周梦怡靠在了床头,透过那散发着一身酒气的躯体,回头望了一眼窗外开始下起淅沥小雨与绣有图案的窗帘。她得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回忆信号,漫长又短暂的岁月。那是的她,有着港台女明星的说话腔调,在流逝的光阴中,显得格外的让人记忆深刻。她的美,是那种纯纯地傻样,嘴角上总是挂着微笑,为了得到面前这个男人的喜爱,每天像个跟屁虫一般,黏在羊金久的身后,久哥长,久哥短的叫唤着。

说起这个周梦怡,其实她算是书香门第。最大的优点就是饱读诗书,但这也是她的缺点。或许是她父母渴望她成为一个古时的大家闺秀,缺乏了社会黑暗面的引导教育。所以呢!在她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纯真,周围同学发生的一切都是新鲜的。而她对久哥的倾慕,源自久哥身上的那股正气。她觉得,他是真正的男子,从不会像社会小人般的欺骗弱者,而且还偷偷作怪地帮助很多女同学。没有根的野草,注定有着飘忽不定的无赖,失去双亲的羊金久其实活的很失败,很逞强。而作为女子最大的天性,周梦怡对久哥有着无微不至的母性关爱。

就在这个静静地夜晚,她改变了自己内心一直矛盾的世界。她点燃了久哥的一支烟,慢悠悠地吞吐着烟雾。一样的夏日,一样的夜晚,一样的淅沥小雨,一样的两个人。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没有泪水,这一次没有她的哀求,这一次没有了杨雨潇的存在……

“叮铃铃,叮铃铃……”

大清早,羊金久博士被床头的电话声吵醒了,迷糊中他听到电话的那头说是公安局侦查科的人,说是有关杨雨潇女生的死,有些情况想了解下情况,请他过去一趟。

睡了一觉的羊金久,还没有从昨晚的烟酒中醒过来,坐在公安局的椅子上,更加的疲惫了!

“我们在杨雨潇女士的办公室烟灰缸内,发现了一根男人吸过的烟头,经过DNA的比对后,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个人是你。请问杨雨潇女生死之前,你有和她见过面吗?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我……?”

六个月后

法院判定羊金久博士杀人案成立,判处无期徒刑,终身剥夺政治权利。周梦怡拿着那张与羊金久,她的久哥之间的离婚协议书,出席了庭审。

散了吧!算了吧!认了吧!

周梦怡转身离去,背影的那一霎间。久哥明白了,爱的潇洒与纠缠注定是要受到惩罚的。

———————————————————————————

(容若有疑问,可直接评论,作者可作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813.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