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一对一甜宠小说,女主大智若愚不圣母,值的一看的短篇小说

一对一甜宠小说,女主大智若愚不圣母,值的一看的短篇小说

沈锦也笑了起来,开始拉着楚修明说起了瑞王府的事情,比如那个花园里面的池塘。

等用饭的时候才停了下来,然后陪着楚修明换了朝服后,就伸了个懒腰说道,“赵嬷嬷,把府中的下人都集到前厅吧。”

“是。”赵嬷嬷也不多问,既然将军的意思都是把府中事情交给夫人,她就在一旁辅佐就好,万不可指手画脚的。

安宁和安宁更不知道沈锦什么打算,就站在沈锦身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往前厅走去,今天赵嬷嬷给沈锦换了一身水红色的衣裙,料子虽不是月华锦却也不差,因为是在家中,倒是没有盛装打扮的意思。

到了前厅以后,就见到前面站着府中的几个管事,丫环小厮就连粗使的婆子一类的都被按照名册叫了过来。

众人一见沈锦,心中倒是一松,实在是沈锦面嫩,一双水润的杏眼,唇又自然上翘,看着就是一个脾气软的,换句话来说是个好欺骗的。

沈锦翻都没翻名册,只是问道,“原将军府中的家生子也站出来。”

这还真没有,因为楚家的根都在边城,京城这个永宁伯府根本没安排什么人,沈锦一看觉得事情简单了不少,然后又把名册递给赵嬷嬷说道,“嬷嬷看看有没有熟悉的。”

赵嬷嬷闻言随意翻看了一下,就说道,“老奴离京已久,并无熟悉的。”

沈锦闻言点头说道,“那就好,行了,把账本拿出来吧。”

各个管事心里都明白这是必须走的过程,在知道永宁伯回京的消息后,所有账本都重新做了一遍,确保万无一失,其实永宁伯府的开销都是永宁伯的俸禄,不过诚帝直接让人把永宁伯的俸禄送到永宁伯府中,府里的人发现永宁伯在边关根本不管这些,胆子也养大了,根本不往边城送,还私下扣了不少诚帝赏赐的庄子田子的出息。

安平去把所有账本都收了起来,沈锦问道,“还有别的吗?”

大管家面上恭敬地说道,“并无,所有账本都在账房内,夫人可派人去清点,这是总账。”

沈锦点头直接说道,“来人把这几个管家送到……找个空点的院子送进去,好生招待着,赵管事你去查账,若是没有问题了,就把人送回家。”

有问题呢?将军府中的管事还没开口,就被边城来的侍卫给带下去了。

赵管事是楚修明专门带来的,沈锦早就知道楚修明是个小气记仇的,伯爵府这些事他只是懒得去管,又不是自己人,既然想死就随着他们,到时候所有的账一起算就好了。

“是。”赵管事没有多问,身边的小徒弟接过总账和账房的钥匙就站在赵管事的身后了。

沈锦说道,“若是忙不过来,就去……瑞王府借几个人来,我会和母妃打好招呼的。”

“是。”赵管事还是不多言。

沈锦也不在意,说道,“那你去吧,看看缺多少人和我说。”

赵管事行礼后就带着徒弟下去了。

“哪些是正院伺候的?”沈锦问道。

这话一出,就从丫环中低着头走出来了一些。

一对一甜宠小说,女主大智若愚不圣母,值的一看的短篇小说

沈锦看着足足二十多个美貌的丫环,她们倒是没有像早晨那般花枝招展的,身上的衣服都朴素了许多,“挺漂亮的。”这是实话实说,“赵嬷嬷,把她们的卖身契拿来,每人再送五两银子,都送走吧。”

“夫人……”

此话一出,这些丫环都跪下哭求了起来,“夫人,奴婢一定会忠心伺候夫人和永宁伯的,绝不敢……”

“看,都喜极而泣了。”沈锦下了结论,“不用太感激我的,这样每人再添一两银子,只当是伯爵府送的嫁妆,这么漂亮不会愁嫁不出去的。”

还没等她们再闹,安宁已经过去,把两个想要抱着沈锦脚的丫环拎了起来扔到了外面,沈锦很惆怅地叹了口气,她觉得安宁这么厉害,以后要选个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啊,真是愁死了。

赵嬷嬷冷声说道,“难道都聋了,听不见夫人的命令?”这话是对着那些粗使婆子说的,“伯爵府中从不收留无用之人。”

倒是有个手上戴着金镯子的婆子说道,“夫人这样恐怕不好,有些是陛下赐下来的,等永宁伯回来处理了比较好。”她觉得沈锦醋性太大,可不觉得这会是永宁伯的主意。

沈锦闻言看了过去说道,“要是别人送的还不好这般处理呢,放心吧,皇伯那里自然有我去说。”

这婆子眼睛瞪大了,这才想到永宁伯的夫人可是郡主,皇亲国戚啊,用圣上和永宁伯来压她,根本不行。

再也没有人敢提意见了,两个粗使婆子架着一个漂亮丫环给送了出去。

沈锦又看向那些长相平凡一些的,说道,“你们没她们那么漂亮,算了,赵嬷嬷每个人给她们七两银子,连着卖身契一并送了吧,你们多点银子置办嫁妆也好选了人家。”

画风不对啊!有个长相平凡的丫环藏在众人之中,心中纠结,怎么是这样的结果?多给一两银子然后打发了?

“我等愿意伺候夫人。”她们这些也聪明了一些,以为沈锦是妨着有人勾引楚修明,所以才会如此,这次只提沈锦不提楚修明,再说她们长相都平凡,应该碍不着眼。

沈锦说道,“不用,我身边有人伺候。”

说完就挥了挥手,粗使婆子心中惶惶不安,此时不敢耽误,赶紧态度强硬地把人都送了出去。

此时剩下得就是一些年纪略小的小丫环了,沈锦倒是没说让她们嫁人的事情,只是说道,“你们登记一下谁还记得家在哪里,也不用你们赎身的银子,每个人送八两银子,都回家吧。”

“奴婢没有家了。”年纪不过六七岁的小丫环跪在地上哭着说道,“求夫人怜悯,奴婢娘早死,奴婢爹又娶了……”身世及其可怜,简直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可怜见的。”沈锦感叹道,众人以为沈锦会把人留下的时候,就听见她说道,“既然如此,就送去学个手艺吧,家里靠不住就要靠自己。”沈锦很真诚地说道,“还有谁要学手艺得?没人了?那就出去拿了卖身契和银子走吧。”

沈锦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就把将军府中所有的人都打发了,这件事在楚修明不知道的时候,已经传到了诚帝的耳朵里面,他整个脸色都变了又变。

也因为这件事,诚帝本想见过楚修明后,就先把瑞王妃和陈侧妃放回家,可是现在他决定再等等,还是让皇后试探一下沈锦再说,莫非这事楚修明示意的?

一对一甜宠小说,女主大智若愚不圣母,值的一看的短篇小说

真要算起来,楚修明这还是第一次在众多面前露面,此时御书房门众人心中都暗骂,这叫做面容狰狞?让他们这些人的老脸往哪里放?

诚帝见几位老臣面色缓和了许多,心中恨意更浓,面上偏偏带着笑说道,“永宁伯镇守边城许久,也是辛苦了,正好趁着瑞王生辰,在京城多待段时间,松快一下也好。”

“是。”楚修明面色严肃不苟言笑,一身官服更衬得玉树临风的。

就算是诚帝的正经岳父陈丞相心中也是暗叹,这下见了楚修明,还不知道多少大臣心中懊恼呢,真是传言误人,一想到那些传言是自己在诚帝的示意下散播的,就连陈丞相也不禁有些心虚了。

诚帝就算恨不得马上弄死楚修明,可是心中又害怕楚修明死了,边关不稳,还要做出一副善待功臣的样子,所以京中的永宁伯府面积还挺大,沈锦把人赶走后,府中人手就有些不够用了,“只留一正院和一个客院,剩下的全部锁了。”

赵嬷嬷眼睛一亮,明白了沈锦的意思,说道,“老奴这就去办。”

沈锦点了点头,说道,“麻烦嬷嬷了,让人辛苦点,早点把那些人都打发出去。”

“是。”赵嬷嬷恭声应了下来。

安平去帮赵嬷嬷的忙,倒是安宁留下来陪着沈锦,小不点蹲坐在沈锦的脚边,舒服的摇着尾巴,而沈锦拿着特制的刷子给它刷毛,就算偶尔用不准力道弄疼了它也不挣扎,后背刷好了就躺在地上刷刷侧面,格外的享受。

“夫人,你怎么会想到直接把人赶走呢?”安宁在一旁问道。

沈锦直接说道,“因为我不知道谁可以相信啊,索性就都赶走。”

安宁想了想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诚帝留了楚修明用午饭,等楚修明回来的时候,沈锦已经在睡午觉了,楚修明一进永宁伯府就感觉到了不对,他去面圣的时候就带了一个小厮,从边城带来的人都留给了沈锦,这些侍卫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对命令的执行能力极强。

几个人分工合作,一手给卖身契一手给银子,然后就把人扔出去,其它的东西?抱歉,夫人没说。

见了楚修明,赵嬷嬷就把事情说了一遍,楚修明开口道,“也好,就按照夫人说的办,这几日把府里搜查几遍。”

“是。”赵嬷嬷笑着说道,“没想到夫人考虑这么周全,到今日才发作,昨日那些人为求表现,把行礼物品连夜收拾好了。”

楚修明脚步顿了顿,看向赵嬷嬷,就见赵嬷嬷还在夸奖着沈锦,什么虽然平时看着迷糊可是大事上很厉害一类的话,张了张嘴到底没有说,怕是沈锦根本没有想到这点,她昨天是睡着进府的,所以才留在了今日全部打发了。

“老奴就没想到这么简单的方法。”赵嬷嬷叹了口气,“一路上还算计着怎么才能查出奸细,然后不着痕迹的把他们给打发了。”

楚修明换了常服,笑了笑才问道,“夫人中午用了什么?”

“因为早上乱哄哄的,夫人吩咐人去酒楼买了现成的饭菜回来。”赵嬷嬷开口道,“夫人倒是多用了那道糖醋鱼几口。”

楚修明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赵嬷嬷也不再开口了,他先看了看睡的正香的沈锦后,就到旁边的书房了,顺便把赵管事叫了过来,问道,“怎么样?”

赵管事本身就是楚修明的军师,闻言说道,“将军问的是哪一方面?”

“夫人。”楚修明笑看着赵管事。

赵管事想了一下才说道,“出人意料。”

楚修明点了点头,没再说这件事而是把宫中的事情说了一遍,赵管事皱了皱眉头说道,“恐怕明日诚帝会让皇后召夫人进宫。”

“恩。”楚修明在知道沈锦做的事情后,也想到了这点,眯了眯眼睛说道,“无碍。”

赵管事也不再提,只是说道,“将军还是私下见一见瑞王妃比较好。”

楚修明缓缓吐出一口气,“过段时间再与京中的那些人联系。”

赵管事也明白,先不说那些人还剩下多少,其中有没有背叛的,他们刚到京城必然会引人注意,有些事情就不太好办了,“若是夫人可信,那件事还是交托给夫人比较好。”

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太危险了,再等等。”

“是。”赵管事应了下来。

楚修明看向赵管事说道,“你先把府中账本给顺清楚,放心吧,我有分寸。”

赵管事应了下来,见楚修明没别的吩咐就先告辞了。

一对一甜宠小说,女主大智若愚不圣母,值的一看的短篇小说

“进宫?”沈锦一脸诧异地看向楚修明,“不是明日去探望母妃她们吗?”

“瑞王妃她们还在宫中。”楚修明开口道。

沈锦满脸疑惑地看着楚修明,楚修明解释道,“怕是诚帝会让皇后问你一下今日的事情,然后才会让瑞王妃她们和你一并出宫。”

“真麻烦啊。”沈锦有些气闷地说道,“怎么……还要管后宅得事情呢。”

楚修明摸了摸沈锦的脸才说道,“在宫中也不用害怕,我会去接你的。”

“恩。”沈锦应了下来,“没事的,母妃在。”

楚修明忽然问道,“管家的事情都是瑞王妃教你的吗?”

“恩。”沈锦开口道,“大姐出嫁后,母妃就把我带在身边。”

“那今日这样的情况呢?”楚修明需要知道瑞王妃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虽然他可以直接问沈锦,可是有些事情上他需要自己做出判断。

沈锦点头,“母妃说过,如果我无法猜出的事情就不要去猜去判断,直截了当的去解决就好,也不要在不相干的事情上花费太多的心神。”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楚修明问道。

沈锦惊讶地看着楚修明,一脸你怎么会知道的!

楚修明伸手捏了捏她的耳朵,沈锦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那时候父王……和家中一个下人的媳妇……然后就提拔了那个人当管事,那个管事就有些张狂了,手伸的很长,惹了母妃,母妃就直接叫人把他们一家都给绑了,灌了热油送到了官府,只说他们偷窃了府中的物件。”

“因为大姐已经出嫁了,处理这事情的事情母妃就带着二姐、我还有两个妹妹。”沈锦犹豫并不是不想告诉楚修明,而是这事情真的不太好说,“母妃也说过,身为当家主母,若是连正院的事情都管不了,那就索性什么也不要管。”

“伯爵府你都这么久没回来了,怕是这些下人也都有了自己的心思,索性都赶走好了。”沈锦很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分不清楚谁可用谁不可用的,就都不用,反正就我们两人,边城带来的人也就够用了。”

楚修明觉得瑞王妃嫁给瑞王还真是可惜了,瑞王妃看得很明白,处理的也干净利索,她不是不计较,只是没有触及底线的时候,就不搭理你,可是一但你过界了……

“做噩梦了吗?”楚修明问道。

沈锦摇了摇头,“母妃没让看的,不过还是让丫环给弄了安神汤。”

楚修明点头,沈锦笑道,“母妃当初专门告诉过我,若是玩心眼的话,怕是我根本玩不过别人,所以遇到身份比我低的,直接无视就好,身份比我高的……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笑就可以了。”说着还露出一个笑容,眼睛微微弯起,嘴角上扬两个酒窝格外的可爱,这样的笑容就算是想要为难的人,怕也会心软。

“明日进宫也如此就好。”楚修明也彻底放下了心,有瑞王妃在,终究不会让沈锦吃亏的,先不说沈锦出身瑞王府,就是瑞王妃的心思……

沈锦乖乖应了下来,还没等两个人再说一会话,宫中就有人传话,说明日皇后召见沈锦,还请了瑞王妃和陈侧妃,一起去话家常。

听完以后沈锦倒是松了口气,虽然还需要盛装打扮,却也不用穿那套伯夫人的正装了,不过话家常这句话就有些微妙了,沈锦看了看楚修明,微微垂眸不至于吧?诚帝是在离间他们夫妻的感情?这也太……下作了吧。

不过楚修明和诚帝之间丝毫都不融洽,诚帝和皇后应该心知肚明才是,可是偏偏话家常三个字点出了沈锦的身份,抠了抠手指沈锦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赵嬷嬷比沈锦还快一步反应过来,心中冷笑,面上却不露只是说道,“夫人明日进宫要穿什么呢?”

沈锦扭头看向赵嬷嬷,说道,“嬷嬷看着办吧。”

“是。”赵嬷嬷恭声退下了。

楚修明拍了拍沈锦的手说道,“无需多想。”

沈锦应了一声,说道,“我有点想母妃和母亲了呢。”

楚修明牵着沈锦的手,往回走去说道,“明日就见到了,若是喜欢到时候我们在瑞王府住上几日也好。”

沈锦点了点头。

其实进皇宫沈锦一点也不紧张,毕竟她逢年过节都要去一次的,只不过这次的感觉有些不一样,是楚修明亲自把沈锦送到宫门口的,进宫的时候她身边就带了安宁一个丫环,赵嬷嬷并没有跟来,沈锦也没有多问,扭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外面的楚修明,沈锦脸上重新露出笑容。

一对一甜宠小说,女主大智若愚不圣母,值的一看的短篇小说

沈锦到皇后宫中的时候,瑞王妃和陈侧妃已经在里面了,沈锦给众人行礼后就被皇后赐座了,皇后笑道,“瞧这小模样,比过年那会还要水嫩了不少。”

这时候根本没有陈侧妃说话的份,能被赐座都是看在沈锦这个永宁伯夫人的面子上,瑞王妃闻言一笑说道,“倒是高了一些。”

皇后看向沈锦问道,“在边城的日子怎么样?”

沈锦起身说道,“回皇后的话……”

“傻孩子,都说了话家常。”皇后柔声说道,“不用起来回话的,而且怎么这么外气,叫一声皇伯母就是了。”

沈锦眼睛弯弯一笑,皇后看见了心中更软了几分说道,“我宫中的金丝卷味道还不错,玉竹端给锦丫头尝尝。”

“谢皇伯母。”沈锦笑盈盈地说道,等宫女把东西端来,才坐回位置上,当即拿了一块吃了起来。

陈侧妃虽然心中想念女儿,可是此时也不敢多说一句,倒是沈锦进来的时候,她看了几眼发现女儿高了不少。

瑞王妃看向皇后说道,“皇嫂这丫头最会顺杆子爬了。”

“我瞧着就喜欢。”皇后笑着说道,“边城那边怎么样?”

沈锦吃完金丝卷,就端着茶水稍稍喝了一口,才说道,“我平日里都在院中不常出去的。”

皇后想了一下问道,“那你在府中吃的怎么样?都玩些什么?”

沈锦微微垂眸,说道,“都是一些肉食,还吃了一段时间的马肉,平日里就是绣绣东西看看书罢了,也没别的玩的。”

瑞王妃红了眼睛,用帕子擦了擦眼角说道,“回来了就好,怪不得我瞧着都瘦了,皇嫂你可能不知,锦丫头在家的时候,每日最喜的就是清淡的,这次写信回来专门要了许多吃食,都是家中吃惯的,可是在边城那样的地方……”

陈侧妃低着头,默不作声地擦着泪。

沈锦反而笑道,“母妃,我并没受什么委屈得,边城的吃食虽然味重一些,却也不难吃。”

明明是实话,可是听在众人耳中却觉得心酸,皇后也是女人,心中对沈锦更是疼惜,问道,“永宁伯把你身边伺候的都赶回来了,在边城有几个人伺候,可还贴心?”

“本来有两个丫环的,蛮族围城的时候,有个丫环……后来夫君回来,又安排了个嬷嬷。”沈锦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这次进京,就又安排了一个丫环。”

别说瑞王妃和陈侧妃,就是皇后眼睛都红了红,虽不知道其中多少做戏的成分,却也满是心疼说道,“苦了你了。”

“够了。”沈锦柔声安慰道,“皇伯母,我不觉得苦的。”

皇后擦了擦眼角,缓缓叹了口气说道,“好孩子,皇伯母知道你懂事,皇家欠你良多。”

“……”沈锦总觉得皇后想得太多了。

又关心了沈锦一番,皇后才问道,“我怎么听人说,你昨日把府中伺候的人都赶了出去?可是有什么不妥?”

“没啊。”沈锦一脸疑惑看向皇后说道。

皇后端着茶水喝了一口,放下茶杯温言道,“那把人都赶走了,伺候的人可还够?”

“够得。”沈锦笑着说道。

皇后缓缓叹了口气担忧说道,“你可知这样对你名声有碍?”

沈锦满眼迷茫,“为什么?”

“一回来就赶了那么多人走,还不知外面人会怎么说呢。”皇后开口道,“好名声对女人格外重要。”

沈锦闻言反而安慰道,“没事的,反正我不太爱出门也听不到的。”

皇后眼角抽了一下,看向了瑞王妃,就见瑞王妃正端着茶水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微微抿了下唇又问道,“那为什么把人赶走呢?”

沈锦看着皇后,说道,“因为我不喜欢他们。”

皇后看着沈锦小鹿一样的眼神,心中思量问道,“那也不能都赶走啊?”

“为什么不能呢?”沈锦反问道。

皇后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说那里面有诚帝安排的人,所以怎么能全部赶走吧,沈锦鼓了鼓脸颊理所当然地说道,“这是京城啊,我是伯夫人,有皇伯父和父王给我撑腰,所以我觉得不喜欢他们就让他们走了,我有把卖身契给他们,又给了他们银子呢。”

“傻孩子。”瑞王妃开口道,“你皇伯母是担心你,一下子赶走这么多人,难免会有人说闲话的。”

沈锦笑的又甜又漂亮,说道,“谢谢皇伯母,不过没关系的,有皇伯母和母妃在,他们最多偷偷说几句,又不敢当着我面说,我不在意的。”

皇后很久没有尝过这种被噎的说不出话的感觉了,而且最让她无语的是,她能看出沈锦是认真的,而且是真的感谢她的关系,端着茶喝了一口平复了下皇后继续说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不知道啊。”沈锦想了一下说道,“要合眼缘的吧。”

合眼缘这三个字说的和没说根本没有区别,漂亮的赶走,看着忠厚普通的赶走,年纪小身世可怜的赶走,年纪大看着稳重的赶走,皇后勉强笑笑说道,“永宁伯没怪你吧?”

“没有的。”沈锦微微侧脸,笑的脸上酒窝都出来了,“夫君脾气很好得。”

杀人不眨眼,提名字能止孩童夜啼的,不留俘虏的永宁伯脾气很好?皇后仔细看了看沈锦的神色,却发现沈锦是很认真的觉得永宁伯脾气很好,她不由自主看向了瑞王妃。

不过想了想瑞王府的情况,有些怀疑沈锦在瑞王府过的有多苦,所以才对现在的日子这么满足,不是听说被瑞王妃带在身边了吗?

皇后想了想,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沈锦说到底就是个庶女的,瑞王妃自己有儿有女的,女儿出嫁后,怕是瑞王那个糊涂的想让瑞王妃养许侧妃的女儿,毕竟在嫡母身边养过的说亲的时候也有好处。

而陈侧妃不得宠许侧妃得宠还有儿子,瑞王妃又不是傻子怎么肯,这才养了沈锦在身边当个幌子,怕是对沈锦根本没什么真心。

想想也是,就连她自己不也如此,不过是面子上的事情,哪里肯认真教导他们,没把人给宠毁了,已经是厚道了。

不仅如此皇后也听说了,瑞王妃的许侧妃最爱拔尖拈酸,沈锦被养成现在这个不知世事又易满足的性子也是可以理解的,皇后满是疼惜,柔声说道,“那日边城被蛮族围困,陛下担忧的整日整日睡不着,甚至还病了一场,并非你皇伯父不愿意派兵相救,实在是南边也不太平。”

“哦。”沈锦不知道怎么回答好,说不怨恨?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就算皇后再温和这话也是不能说的,所以她应了一下又对皇后露出甜甜的笑容,“没事的,不过马肉难吃了一些,那时候皇伯父派了使者,就连夫君和我吃的都是马肉,所以也给他们吃了马肉,只是他们有些浪费,这点很不好,皇伯母我觉得你可以和皇伯父说说,铺张浪费对官员来说是大忌,要不得的。”

皇后想到那日皇上来了以后说的话,眼角抽了抽,瑞王妃闻言说道,“不许乱说,莫让你皇伯母为难了,不过就算他们不愿意吃,你也不能逼着他们吃,怎么这般不懂事。”

沈锦乖乖应了下来,讨饶道,“下回不敢啦。”

说完以后,就鼓着腮帮子告状,“我就是想着,他们是代表皇伯父来的,是皇伯父心里念着我们,所以就弄了府中最好的吃食给他们,而且皇伯父也说因为闹了灾,朝廷也穷,就连皇伯父和皇伯母在宫中都要削减用度,他们怎么可以浪费啊。”

皇后竟然觉得无言以对,难道说只是不想送粮草辎重的借口,其实朝廷一点也不穷吗?

沈锦还没有满足接着说道,“我与夫君只用一菜一汤呢,给他们备了四菜一汤。”

皇后看着沈锦的眼神,许久才说道,“是他们太不懂事了,锦丫头做的对。”

沈锦笑的眼睛弯弯的,格外可爱,“皇伯母太过夸奖我了,我就是做了应该做的。”

瑞王妃笑的格外淡定,陈侧妃低着头时不时用帕子揉了揉眼角,皇后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宫人通传,昭阳公主和晨阳公主来了,皇后笑着说道,“快带那两孩子进来,也和锦丫头亲热亲热。”

沈锦微微垂眸,昭阳公主是皇后所出,年纪比沈锦略小一些,应是两三个月,而晨阳公主出生的时候母亲就没了,一直养在皇后的身边,听说格外得宠,比沈锦要大一些。

真要说起来这两个公主年纪都很适合嫁给楚修明,不过是诚帝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受苦罢了,又想拉拢楚修明嫁个宗室,这才选了瑞王的女儿。

两个公主进来的时候,不仅是沈锦,就是瑞王妃和陈侧妃都站了起来,昭阳公主声音温柔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说道,“婶婶快请坐。”

晨阳公主扫了沈锦一眼已经坐在了皇后身边,几个人重新坐下,皇后笑着让人给两个女儿上了新的果点,然后对着她们说道,“这位就是你们皇叔家的。”

“哦?”晨阳公主挑眉看向沈锦,“就是嫁给永宁伯的那个?按照年月应该算是我堂妹了。”

沈锦起身行礼道,“堂姐。”

晨阳公主恩了一声,昭阳公主倒是笑道,“锦堂姐。”

“堂妹。”沈锦回了一个笑容说道。

昭阳公主年纪不大,可是笑起来很有几分端庄的味道,“堂姐快请坐,都是自家人,无需太过客套的。”

沈锦这才坐下地说道,“是。”

晨阳公主忽然问道,“之前我听着外面的传闻,说永宁伯面容狰狞恐怖脾气暴虐,可是昨日永宁伯进宫了,倒是有传言说永宁伯面如冠玉,到底哪个是真的?若是永宁伯真长得如此好,那些异族会怕他吗?不是说战功赫赫吗?”

沈锦小嘴微张,眼睛也因为惊讶瞪圆了,像是看见什么无法理解不敢相信的事情一样,然后看了看说话的晨阳公主又看了看皇后,然后又看了看昭阳公主最后目光落在晨阳公主身上,然后低下了头,“哦。”

这是什么回答?不仅晨阳公主,就连昭阳公主都微微皱了眉头看向了沈锦,若是真的不想回答,就随意说一下也好,只哦了一下实在太敷衍了。

瑞王妃心中倒是一笑,皇后脸色也不好看,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沈锦的意思。

晨阳公主在宫中嚣张惯了,直接说道,“你这是什么回答?我不是问你话了吗?”

沈锦脸上有些为难,抿了抿唇,眼中带着为难和无措,惶惶不安的样子格外惹人怜惜,就像是被人欺负了的小动物,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说道,“哦。”

晨阳公主气的差点把手中的茶杯砸过去,不过还记得沈锦的身份,若是换成她宫中的人,怕是早就命人拖下去掌嘴了。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晨阳公主咬牙问道,“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因为觉得被敷衍怠慢,晨阳公主脸色很难看,说话的语气也有些咄咄逼人了,而沈锦眼睛都红了,泪珠在眼睛里转啊转就是不落下来,看起来楚楚可怜。

昭阳公主虽知道这事情不能全怪晨阳,可是到底心软了软说道,“堂姐不如说说路上的风光?”

“就你好心。”晨阳公主冷笑一声,她最厌恶沈锦这样的人了,就会装无辜,“永宁伯长得什么样子,永宁伯夫人都不知道吗?”话里是满满的嘲讽。

皇后皱了皱眉头,虽然觉得沈锦刚刚失礼,可是晨阳的表现她也不满意,所以放下茶杯刚想开口,就听见沈锦的话,她的声音里面带着哭腔还有点抖,一点气势也没有,可是这话一出皇后身子一震,而晨阳公主脸色更是大变,苍白到毫无血色,就连昭阳公主脸色也格外难看。

沈锦咬了咬下唇,微微抬头看向晨阳公主,“夫君的军功是皇伯父定下来的,公主这是在质疑……”动了动唇接着说道,“后宫不干政。”眼神看向了皇后,刚刚被晨阳公主逼问的时候,她一句话也不说,现在把人说的脸色变白了,沈锦偏偏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夫君他们是用命来保卫国土的,公主这话寒了多少人的心,若是让士兵知道了……公主可是皇室中人,言行举止都代表了皇室,万一被误会了……”

有些地方沈锦并没有说清楚,反而更加让人联想翩翩。

晨阳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好,可是还没等她想好,沈锦就接着说道,“而且夫君虽然也算是公主的堂妹夫,可到底是外男,公主这样打听一个外男有些不好的,以貌取人这样的也不好。”她的语气很真诚,其中还带着担忧,“不过皇伯母一定会帮你和皇伯父解释的,你也是皇伯父的女儿,想来皇伯父会理解的,可是万万不能让外人知道的。”

说完了沈锦就看向皇后,接着开口道,“是不是皇伯母?”

皇后看着沈锦的脸,心中却是暗恨,她竟然也看走了眼,把一只狡猾的豺狼看成了无辜的兔子,面上却是说道,“锦丫头说的是,晨阳一向心直口快我也没注意,此次……还不给你堂妹赔不是?”

沈锦的身份太过敏感,虽然也是皇室中人,可是如今却是楚家永宁伯的妻子,楚家在武将心中的地位很高,若是流传出去一言半语,皇后心中一颤,难不成这是沈锦专门设的圈套?拿捏着这样一把把柄,还有那句后宫不干政……心中又暗恨晨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昭阳公主心中也着急,沈锦口口声声说的是公主,却没有点出是哪位公主,如今宫中够年龄的就她们二人,万一坏了自己名声可如何是好,“堂姐,姐姐并没有那些意思的。”

晨阳公主瞪着沈锦,恨不得去狠狠扇上几巴掌,不过还是起身对着沈锦福了福身,说道,“堂妹,刚刚我是有口无心。”

沈锦说道,“没事的,公主以后还是多多注意的好。”

瑞王妃此时才开口道,“此事以后休得再提。”

“是。”沈锦乖乖应了下来,然后叮嘱道,“公主以后也莫要和人提起,对你名声不好的。”

晨阳公主心中格外憋屈,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明明是沈锦把自己的话给曲解了,故意设套让自己进,可是偏偏还装得一脸无辜,简直不能再可恶了。

皇后微微垂眸说道,“你们不计较,我却不能当做不知道,晨阳你抄经一百册,以祭那些保家卫国而亡的将领和士兵,不抄完就不要出来。”

昭阳公主也说道,“我与姐姐一并抄经。”

皇后说完就看向沈锦,眼神中带着询问,这样沈锦也该满意了吧。

沈锦一脸迷茫和皇后对视,然后灵光一闪像是看懂了皇后的意思,说道,“皇伯母放心,倒时候让公主把抄好的经书给我,我叫人送去边城,在众将士坟前点燃祭奠。”

若不是修身养性了这么多年,皇后差点翻脸,怎么遇到了这般不依不饶的人,而昭阳公主心中暗恨,刚刚若是不提就好,本想落个好名声,说是祭奠到时候她自己写上一两份,剩下的交给宫中的宫女太监就好,可是现在……不仅全部要自己抄写,字迹什么还都不能差了,特别是运到边城去?那还怎么博得好名声?简直是吃力不讨好。

晨阳公主倒是没想那么多,只以为沈锦是不信任她才会如此,不过现在落了下风也不好说什么。

一对一甜宠小说,女主大智若愚不圣母,值的一看的短篇小说

皇后也没心情和沈锦说话了,又聊了几句就端茶送客了,谁知道沈锦偏偏不识相,直接问道,“皇伯母,我是来接母妃和母亲的,母妃你们东西收拾好了吗?”

“并没。”瑞王妃很平静地说道。

皇后根本没准备今天就放人走,此时就笑道,“既然如此改日吧。”

“没事的。”沈锦毫不在意地说道,“母妃和母亲快去收拾,我与皇伯母再说几句,以往没怎么和皇伯母说过话,还一直心中担忧呢,谁曾想皇伯母竟然这般亲切,堂姐和堂妹又都是好性子,我都舍不得了呢。”

皇后已经很久没有尝过这样憋屈地感觉了,“我本想多留弟妹几日,也没通知了王府,怕是没车吧。”

“夫君来接我们的。”沈锦一派天真,眼睛笑得弯弯的,“不怕的,本来今日夫君与我想去王府拜见父王和母妃的,可是母妃和母亲都在宫中,皇伯母又派人来唤,我就先进来了,想着顺便接了母妃和母亲,让夫君拜见一下,到王府以后再拜见一下父王,不是说父王很想念我们呢?再过段时日就该父王生辰了……对了母妃可请了望江楼的大厨?我记得父王很喜欢那里面的菜品……”

皇后气度还在那,听着沈锦东拉西扯话家常,从菜色说到布置,从布置又说到以往在京中的生活,就算恨不得让人堵了沈锦的嘴,脸上的笑容还是不变。

倒是沈锦说了一段时间,端着茶喝了一口然后一脸疑惑看向了瑞王妃,像是在问母妃怎么还不去收拾呢?

瑞王妃看向了皇后,皇后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就听见沈锦接着说道,“母妃不用怕车不够坐,有夫君在呢,他一定会考虑周全的。”

皇后看着沈锦的样子,这真的不是拿永宁伯在压人吗?话都到了这里,只得说道,“弟妹快快去收拾吧,再与母后道个别。”

“是。”瑞王妃这才起身,说道,“锦丫头,你在此陪着皇后说话,可不许淘气。”

沈锦站起身,乖巧地说道,“是。”

瑞王妃这才带着陈侧妃离开。

昭阳公主总算找到机会说道,“堂姐不如我陪你到外面的御花园走走?”

晨阳公主就坐在一旁,根本不说话,皇后到是松了一口气,等沈锦离开,她就可以赶紧让人去找陛下,看看下面要怎么办才好。

“不要了,夫君让我进宫以后不要随意走动,免得给皇伯母惹了麻烦。”沈锦格外的懂事,“而且夫君说,皇伯母一定也想和我多说说话,让我好好陪着皇伯母聊天。”

谁想和你说话!哪个又想和你聊天了?明明说着噎死人不偿命的话,却偏偏摆出一副乖巧懂事小白兔一样无辜的表情,这多亏了不是宫中的妃子,否则非得把她给气死不可。

就连皇后这样精于算计的人都有些分不清楚,沈锦是真的这般无辜乖巧,还是装出来的。

不过这沈锦还真会长,丝毫不像是沈家的凤眼,陈侧妃虽也是杏眼可是只会让人觉得软弱好欺,偏偏沈锦的杏仁配上不点而朱的唇和小酒窝,给人一种无辜惹人怜的气质,若是陈侧妃有她四五分,想来也不会丝毫不得瑞王宠爱了。

沈锦的样貌不仅让男人看了想把她疼惜,就连女人看了都想要好好疼爱一番,简直是男女通吃,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威胁,等吃了亏还会去想一想是不是误会了她。

等送走了沈锦,也顾不得两个公主还在,皇后就赶紧让人给她抚背了,她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明明气得要命,还偏偏要赏赐了一堆东西给沈锦,打发走了两个公主,皇后才问道,“玉竹,你觉得那沈锦是故意的呢还是……”

玉竹眼角抽了抽说道,“奴婢也说不准,倒是觉得这永宁伯夫人不简单。”

“是我一时不查看走了眼。”皇后冷声说道,“如果简单的话,也活不到现在。”

带着母妃和母亲出宫的沈锦心情格外好,陈侧妃倒是有些担忧地说道,“你怎么能这般对皇后说话呢?”

“是皇后让我叫皇伯母说话家常的。”沈锦很无辜地看着陈侧妃,“皇伯母是好人啊,又亲切又和善,若不是夫君在外等着,我还想多和皇伯母聊会呢。”

瑞王妃笑的端庄有礼说道,“锦丫头没做错什么,你皇伯母最喜欢与人聊天了,若是有机会你多陪着说说话,她定会高兴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806.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