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小说 热门短篇小说:她或许早就死在了冰冷的海水里,一尸两命

热门短篇小说:她或许早就死在了冰冷的海水里,一尸两命

秦棉中途断断续续醒来过几次,但每次醒来,又会马上昏昏沉沉睡过去。

等她真正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生完孩子第六天了。

那天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江城胡子拉碴一张脸,黑眼圈都要掉到下巴了,身上居然还穿着那天出门时候的那件睡衣,上面披着一条长长的风衣……

他那么在意自己形象的一个人,居然会邋遢至此……

这几天里,江城寸步不离,连吃饭都在医院的食堂里,他从不知道,自己竟会为了秦棉做到这一步。

“棉棉,你醒了……”

江城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脸上瞬间有了笑容,一只手就那么紧紧握着秦棉素白的手,“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儿子了,他和你长的一样……”

秦棉没说话,只是很疏离抽回了手。

她转头,缓缓闭上了眼睛。

昏迷的这几天里,她每天都在做梦,梦里,全都是她和江城那些过往。

她再也不想回到过去了。

再也不想回到江城身边。

他爱的是林瑾萱,而不是她,她再也不要做他的责任,再也不想让自己痛苦。

江城一只手空落落的在半空中,许久,他才自嘲一声道,“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站在你面前,但是棉棉,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你离开的那段时间,我生不如死,我活的像是行尸走肉,棉棉,你的确是我的责任,但我也想告诉你,只因为我爱你,才会将你当做责任……”

有些话,不吐不快。

他再也不想让这个女人逃开,他得告诉她,他爱她。

秦棉闭着眼睛,不想回应。

过去那些痛,现在还一刀一刀刻着肌肤,疼的流血,她受够了……

她再也不想回到过去,回到那个家里,再也不要坐在灯下等着江城回来,再也不要听林瑾萱说那些字字伤人的话。

现在,她是江池的妻。

虽然江池用了不正当的手段,留她在身边,但她并不痛恨江池,至少江池让她过了人生中最安逸的一段时光,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

如果没有江池,她的孩子也不会平安出生,她或许早就死在了冰冷的海水里,一尸两命……

“棉棉……”江城还要开口说话。

秦棉忽然冷冷截住话茬,“你走吧,我根本不认识你,我只知道,我的丈夫叫江池,我现在和他有了孩子,我们会很幸福……”

江城一愣。

难道秦棉还没恢复记忆?

可刚才秦棉看她的眼神,分明是已经认出他的表情?

那她就是假装不认识他,假装失忆……

江城很难受,但这都是他该受的惩罚。

他折磨了秦棉八年,现在这点折磨,算什么?

他不想再逼秦棉,她才生完孩子,需要休息。

“好,你别激动,我现在就离开,但是棉棉,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不能没有我们的孩子……”

“你住口,我已经说过了,我是江池的妻子,孩子也是我和他的,和你这个陌生人没有半分的关系。”秦棉从未这么冷酷过,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冷酷。

可她再也不想受伤了,唯有冷酷,才能让她下定决心。

“你快走吧,不然我会报警……”秦棉根本不看江城,情绪很激动,“你走,马上……”

江城怕秦棉情绪太激动会对她的身体不利,赶紧道,“棉棉,你别生气,我这就离开……”

江池就在病房门口守着。

江城走出来的时候,他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棉棉会原谅你?我告诉你,这一辈子,棉棉都不会再原谅你了……”

“如果她不肯原谅我,那我就用一辈子赎罪,至于你,你犯下的罪,我也会让你一点点偿还……”

江城眼风冷冷从江池身上扫过,大步朝着医院门口走去。

他不想再刺激秦棉。

他知道,秦棉需要时间。

而他,也需要去扫清江氏企业的障碍了。

江城离开后,江池走进了病房。

秦棉还以为是江城,她蜷缩成一团,冷声道,“你以后都不必再来了,来了我也不会再见你,我说了,我是江池的妻,我和你没关系,那个孩子更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棉棉,是我。”江池心疼的坐在病床边,大手从秦棉满是汗水的额头上抚过,轻轻叹息一声,“都是我不好,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江城,我更没想到他会纠缠你。”

秦棉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江池那张憔悴的脸。

她的记忆回来了,她自然知道,她和江池之间,其实什么都不是,江池并非她的丈夫,而她也并非江池的妻子……

“棉棉,我们走吧。”江池想带着秦棉离开这里。

“这次去法国,去美国,再或者去迪拜,或者,直接回国,咱们去一个极偏僻的地方,我就不信他江城能找到咱们……”

江池眼里冒着冷光。

热门短篇小说:她或许早就死在了冰冷的海水里,一尸两命

网络配图

八年前,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求婚,秦棉就嫁给了江城,现在,他绝对不会放弃秦棉。

“棉棉,你挑一个你喜欢的地方,我会安排好一切,咱们这几天就离开……”

江池急于离开。

但秦棉心里却很明白。

孩子不是江池的,他不应该为此负责,而且,她也从未爱过江池,这样跟着江池走了,对江池并不公平。

“不,我会一个人离开,带着我的孩子……”秦棉脸色极其平静,她看着江池,一字一句说,“江池,我恢复记忆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江池其实早有心里准备。

之前他问过医生,医生告诉他,秦棉很可能因为这次生产而恢复记忆……

他知道秦棉恢复记忆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再也不会是他的妻子,而他,再也不会是他的丈夫。

可他怎么能够放弃她?

她现在无所依靠,如果不在他身边,又该怎么生活下去?

就算……就算那孩子是江城的孩子,他也绝不在乎。

江池伸手紧紧握住了秦棉的手,极认真和她说,“棉棉,你听我说,我知道,我并非你的丈夫,你也并非我的妻子,那孩子更不是我的,可我根本不在乎这些,八年前,就在你为江城挡住车祸的那天,我原本是想向你求婚的,你可能不知道,那天我准备好了婚戒,甚至在盛天的灯牌上预定了求婚誓言,为你准备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可那天你却出事了,你为了江城赔上了自己一条腿,等我再见到你的时候,媒体就已经宣布你和江城的婚约了。”

江池一想到这些,心就会痛。

早知道秦棉婚后会过的那么不快乐,他就算是抢婚也会将秦棉抢走。

可他以为江城会对秦棉好……

八年折磨,秦棉也该有新生活了。

他不能放秦棉一个人走。

“我后悔当年没能把这些话告诉你,我更后悔眼睁睁看你受苦,现在,我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可孩子不是你的……”

“不,孩子就是我的。”

江池忽然神秘一笑,语调很淡,“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以后我会对他像对亲儿子一样。”

秦棉心里头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江池告诉她,“江城爱的只是林瑾萱,你知道的,不是吗?难道你要回去再次忍受羞辱?他之所以找你,只是因为良心无法安宁而已,他只想赎罪,并非爱情,棉棉,你可不能再犯傻了,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难道你回去还要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辱吗……”

江池心里清楚,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卑鄙小人。

但江城就不卑鄙吗?居然利用他的身世,想要打压林家。

人,有时候活着就是很自私,只要他留住秦棉和孩子,他想,林家就永远不会有危险,当然,他留住秦棉,更多是因为爱情,而非利益……

“棉棉,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和孩子好……”江池在秦棉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看向窗外的眼神,却无比的冷……

…………

江城从医院回去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陈锋打了电话。

他要陈锋加快进度,先挖走几个和林氏合作的大客户,让林氏陷入困境之中。

陈锋在电话里对江城说,“……江总,当年的车祸确实有问题,我找了市内几个黑帮头目彻查了当年车祸的车主,和您预想的一样,的确和林家康有关系……”

“也就是说,那场车祸,的确是林家康在背后主谋?”

江城眼眸微微一缩,哼了一声,“我死了,江氏便不再是江氏,只可惜,我命大……”

“还有一件事情。”陈锋说道,“其实……秦小姐在车祸后原本不会落下残疾的,她其实当时伤的并没有那么重,是……是林瑾萱和林家康买通了当时的主治医生,给秦小姐的腿做了手脚,这事情我也是在查车祸的时候查到的,我已经派人盯紧了当年的主治医生,等您回来处置……”

“什么?”

江城浑身的血液一冷,捏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当年秦棉出车祸后,是他抱着浑身是血的秦棉去的医院,在去医院的路上他就想好了,只要秦棉活着,只要她活着,他就会娶她,要照顾她一辈子。

如果她因为救他而死了,那他就一辈子便不再娶妻。

当时的林瑾萱就跟在他身边……

他不知道林瑾萱竟然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秦棉,她本可以成为最好的芭蕾舞演员……

江城捏着手机的手很紧很紧,紧到快要捏碎手机的地步,紧到喉咙干涩,紧到血液翻涌,紧到他不敢想起秦棉,不敢想起她那条腿……

一想,心都会滴血,都会疼的生不如死……

江城眼睛像是淬了毒药,重重说道,“不要放过林家康,更不要放过林瑾萱,棉棉的腿,我要他们还回来……”

江城下定决心要搞垮林家康。

林家康可以算计江氏企业,也可以算计他,但他千不该万不该去害秦棉。

单凭这一点,他就绝对不能放过林家康。

秦棉受了多大的痛苦,他一定会百倍千倍的还给他们父女。

江城挂掉陈锋的电话,她给明婉华打了一通电话,电话内容很简单。

他语气淡淡和明婉华说,“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我觉得你的提议也没什么问题,我搞垮林氏对我来说也没多大益处,这样,我答应娶林瑾萱为妻……”

明婉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的,愣了半天才道,“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答应娶林瑾萱为妻。”

“真的?”

明婉华语调满是疑问,她是真的不信江城会忽然想娶林瑾萱为妻的,现在她和林家康的关系江城分明是知道的,他怎么还会娶林瑾萱为妻?

这,绝对不是江城的行事作风。

明婉华也是聪明人,当即问道,“你说,你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目的,但我有条件……”江城忽然冷冷一笑,慢条斯理道,“你告诉林瑾萱,只要她也能为我失去一条腿,我就娶她,她不是一心一意想要嫁给我吗?好啊,我给她这个机会,你去告诉她……”

明婉华浑身一冷。

她脸色难看道,“你疯了吗?”

“我疯了?那你去问问林家康,去问问林瑾萱,当年棉棉的腿为什么会废掉。”江城咬着后槽牙,五根手指紧紧捏在一起,“哦,对了,你顺便问问你的情人,当年那场车祸,我没有死掉,他是不是很气恼?”

明婉华身子一颤,“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难道听不出来?母亲,你不是最聪明的人吗?”江城语气很冷酷,“你以为你说的那些话我会全信?你现在看看,你桌面下面有没有窃听器……”

明婉华丢掉手机的那一刻,眼圈红红的,呼吸很急促,她一手按在心口的位置,跌坐在地上……

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那场车祸竟然是林家康策划的,更没想到江城会在这个家里安装窃听器……

她曾和林家康说过,无论如何都不要动她的孩子,可他,还是动了。

如果江城死了,那么,江家的一切势必会落在江池的手里。

明婉华脸色惨白,忽然就觉得自己对不起江城,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的情人会伤害她的儿子。

现在,恐怕她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一幕要上演了。

林家康伤害了秦棉,江城肯定不会放过林家康,更不会放过林家,甚至不会放过江池……

她不想看到他们兄弟相残,但一切,似乎已经晚了……

…………

傍晚的天气有些冷,明婉华裹着厚厚的大衣,站在海边。

林家康开车前来。

“婉华,你怎么约我到这种地方来?”林家康看着冰冷的海面,忽然一笑道,“想起我们年轻时约会的样子了?”

“啪”

明婉华冷着脸重重一巴掌打在林家康的脸上。

林家康被打的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脸的震惊,“婉华,你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打你,你难道心里没数?”明婉华第一次对林家康这么冷,她脸色苍白,一双眼睛冷的吓人,“我警告过你,不要动我的儿子,不要动江城,告诉我,你为什么还要动他?为什么?”

林家康马上皱眉道,“你说什么呢?我没有动他啊……”

“胡说,那场车祸是怎么回事?”

明婉华也不是傻子。

江城既然能说出口,那就一定是有真凭实据的,不可能信口雌黄。

她恨,到了这一刻,林家康还在骗她……

他说过,这世上,他谁都可以欺骗唯独不会欺骗她,可到了这一刻她才知道,她一直都在被欺骗。

什么狗屁爱情,比起利益,那根本不算什么。

可怜她这么一个精明的女人,到头来,却被爱情算计了,被最爱的人算计了。

林家康嘴唇翕合,最终只能叹一声道,“婉华,我知道我做的不对,可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儿子啊,江城他是江凯成那个老混蛋的种,他如果知道了江池不是他的亲弟弟,你觉得他能放过江池吗?我当时只是想为咱们的儿子做点什么,才会……”

啪……

又是重重一巴掌打在了林家康的脸上。

明婉华满脸哀伤和愤怒,“你为我们的儿子谋划?那你可曾想过,江城也是我的儿子?他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他要是出了事情,你让我怎么活?”

“婉华,我……”

“好了,你不必再说,林家康,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江城要对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再管,更不会再插手,你林氏的事情,与我江氏再也没任何瓜葛,还有,池儿不是你的儿子,他是我一个人的儿子,这一辈子,你都休想利用池儿……”

明婉华愤怒的看了林家康一眼,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再没有回头的走了……

热门短篇小说:她或许早就死在了冰冷的海水里,一尸两命

网络配图

不悔此生种深情 关注互动,每日更新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65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