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廖晓伟:少了一个套|短篇小说

廖晓伟:少了一个套|短篇小说

原创声明:作者授权原创首发文学天空,侵权必究。

小说天地:

廖晓伟:少了一个套|短篇小说

插图来源:网络

1

我正在办公室里,懒懒地、轻松地为领导写一份讲话稿的时候,手机响了。

我起初以为是小Q的,一看是老婆的号码,就懒懒地问:“又有啥子事嘛?”

老婆在电话那头,急促而又兴奋地大声嚷道:“啥子事?给你说,案子破了!终于破球了!”

“啥子案子?”我依然懒懒的。心里却在想,那小Q说好了的啊,咋个还不来电话呢?

“啥子案子?”老婆猛地提高了分贝量,在她那原生态纯自然的大嗓门——成语曰“河东狮吼”——的基础上更上层楼,黄钟大吕般震得我耳朵嗡嗡直响,“就是我家遭偷了的那案子啊!你还忘球了嗦?你一天到底在做些啥子哟?昏鸡子嗦?昏鸭子嗦?昏……”

我赶紧打断了老婆的话:“别‘昏’了哈!再昏就成禽流感了——现在正流行H7N9哈。有啥指示,你就直接下达嘛!”

“听着!赶紧去派出所,领我家那被盗物品!人家都来电话通知了!”

“那你,”我弱弱地反问道,“你咋个不去领呢?”

“我这阵走不了!”

“你在干啥嘛?”

“打麻将呀!三缺一,走不了的!”老婆的语气理直气壮,不容分辩,“一走就把人家的场子扯垮了,咱可得耿直!你赶紧给我去哈!”

我于是懒懒地关了门,懒懒地走了出去。

忽然碰到单位的老章,觑眼问我道:“老乔啊,上班时间到哪儿去?”

我懒懒地说:“去派出所呀。——你不也在街上乱晃么?”

老章得意地说:“我呀,我这可是领导有派遣的哈!”随后又挤挤眼,坏笑道,“对了,你去派出所?是因为赌博还是嫖娼啊?”

我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是因为偷东西。”

老章瞪大了眼,叹道:“天啊,你这么老实的人,竟然也会偷了!”

我也瞪大了眼:“搞啥子哦老章?是别人偷了我家的!我是被偷,是受害者!晓得不?”

“哦……”老章故作夸张地点着头,抱拳嬉笑道:“那就恭喜你了啊!”

“遭偷了还恭喜?”

“是嘛!”老章阴阴地坏笑道,“说明你家有钱啊!要不人家那小偷,咋不上我家来偷呢?”

“一边去一边去!”我也假意笑了笑,“没你这样安慰人的!”其实我心里明镜似的:他这哪里是安慰,而是嫉妒——在单位上他对我,就一贯如此。

手机终于响了,这下总是小Q的了吧?

我急急打开一看,结果是领导来电:“乔老师嘛?那稿子写好了吧?这次给上级的汇报很重要啊,所以就专门安排给你写的;人家老章自告奋勇,我都没交给他的呢!这是摆在你当前,压倒一切的重任!你要高度重视,要深刻理解,要……”

我说:“要……得要得,坚决完成任务,今晚熬夜就给您写好。放心哈领导!”

我听到领导在那头不满地轻声咕哝道:“这家伙,居然打断我……”

我嘿嘿一笑,把电话关了。

2

派出所,被盗物品领取处。

一个年轻的男警察仔细察看我交上去的表格,嘴里还下意识地同步念着。

“住址:XX 小区;职业:文体局干部;姓名:乔……哎呀你就是乔老师?大作家乔老师?”后两句他加大了嗓门,惊喜地打量着我,“我在大学时期就读过您的作品。我是一个铁杆级文青,到现在都还是呢!今后您可要多多指教我哈!”

我懒懒地、矜持地点点头。——如果他是个女警官女文青,当然是面容姣好像小Q的那种,我的表情和态度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男警察殷勤地将被盗物品一一展示给我并在表格上记录着,念叨着:

“苹果牌MP3一部——乔老师您也爱听音乐啊?喜欢‘中国好声音’的哪一位呀?金项链一条——是您夫人的吧?要是您本人的,那将来可升值了!不过做您这样的夫人,还是用玉制品的好,显得高雅;金狮牌剃须刀一只——狮子的鬃毛发达,这个名字倒挺能配的哈;现金1800元,还是个好数字呢,相当于乔老师您多少字数的稿费啊?合欢牌避、避……避孕套?乔老师您也用这个啊?”

我脸红了红,内心尴尬不已。真没想到这该死的小偷,竟然连这个都偷!显然是属于低等款式入门级别的,一点职业素养都没有。人家这小警察把我崇拜了半天,就这一下子,把我从天上跌到了地下。

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就喃喃道:“这个,这个嘛,自然有需要;不过,当然,是和老婆一起共用的,连个数都很清楚的呢……”

年轻男警察理解地笑笑:“那是那是,我们大学都免费发放过的呢。——您的被盗物品都装这里了,您收好!”

我接过装了所有被盗物品的袋子,赶紧转身离去。

出门一看时间,还早,就提着东西回到办公室,继续写了一会稿。中途上了趟厕所,在楼角抽了一会烟。下班后,就提着东西回家了。

老婆回家后已是半夜,但还是先去翻看了失而复得的被盗物品。看她那只金项链还在,就特别高兴;加之今天麻将桌上的斩获颇丰,她心情极佳,还想和我做做那事,被我懒懒的状态败了兴致,就黑着脸洗洗睡了。

一夜无话。

3

第二天,我正在办公室整理稿子准备待会就给领导交差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小Q?

结果不是,老婆那举世无双的特大嗓门在急促地大喊:“你回来!赶快回来!”

我懒懒地问:“又是哪股大水发了嘛?”

老婆大喊:“你赶快给我回来,我有事问你,你要老实交代!说得脱就走得脱!赶快哈!”

我一听不得了。老婆一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就赶紧往家里赶。好在是小县城,不到十分钟,我就出现在老婆面前了。

老婆黑着脸把门关了,横眉怒目喝问道:“说!最近又干了啥好事?”

“没,没干啥呀……”我委屈地回答着,心里想到了小Q,语气就有些发虚——其实我连人家的手都没拉过,冰清玉洁的。

“有啥子隐瞒了我的?说!”

我想了想,嗫嚅道:“好像有……上次给县人大演讲比赛写了个串词,有500元的酬劳,我没主动上交……”

“啊?”老婆瞪大了眼,冷笑道,“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呢!可我今天问的不是这个,你不要捡轻的说,不要避……啥子虚?”

“那叫避实就虚。”

“对头!不要避……啥子虚,是另外的,性质很严重的!老实交代!”

“另外的?性质很严重的?……哦,我还参加了电力公司‘你用电,我用心’征文活动,也得了300元。要不我现在都补交给你?”我边掏腰包边低声咕哝道,“唉!我用心,你用钱……”

“哪个稀罕你说这些?”老婆厉声喝道,“这点小钱就想蒙混过关?当我不懂嗦?”

我的天!一贯见钱眼开的老婆居然连钱都打动不了,可见事态的严重性了。我抠着脑门请求道:“那……你给提示一下哈!”

“还要提示?告诉你,我都有证据了!就看你的态度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那……”我再次想了想,坚信没什么把柄授之于人,就英勇地抬起头来,视死如归、慷慨激昂地回答道:“没什么可交待的哈!要杀要剐随便你!”

“也也也!硬是茅厕头的花岗大理石头了哈!硬是……”

“别说那么多!捉贼捉赃,捉奸捉双!请出示证据!”我无所畏惧,英勇不屈。

“啪”的一声,老婆麻利地把一个东西甩到了桌上,厉声喝道:“这就是证据!”

我取下眼镜仔细察看,原来是一盒合欢牌避孕套,就是昨天我从派出所领回来的被盗物品之一。

我纳闷地问:“这个呀,这算啥子证据?”

“里面少了一个!晓得不?”老婆面红耳赤,嘶声大喊。

“少了一个?你没记错?”

“这个牌子每盒10个,可现在才7个!”老婆掰着指头,一五一十、有条不紊地清算着,“你买回来后,我们只用了两次:第一次,是X月X号的晚上,是我想要做的——那都是月亮惹的祸;第二次,是X月X号中午,我在洗澡呢,你见色起意,你想要做的;第三次,是……哦,这次也是我想要的,但没做成,你说你写稿子写累球了,不在状态!总共就只有那么两次!这么久了,你都没再碰过我的,晓得不?”

“我的天,连这些……好事,你都还有原始记录?”

“那是!”老婆得意地昂着头,拿手指点着吼道,“我不用笔来记,我用心记,我的记性好球得很!晓得不?我再没文化,也总晓得10减2是等于8,不是等于7哈!你给我老实交代,那一个套子到底在哪里去了?你跟哪个野婆娘用了?说!”

“嗡”的一声,我顿时头大如斗。心知这一下,我的麻烦大了!

上天啊,只有你知道,我老乔虽有色心也没色胆(包括色资)啊,顶多就属于绝大多数中国男人的那种闷骚型而已……可这一下,面对永远都是一根筋的老婆,我能说得清吗?

“你要是不老实坦白不主动交代,不积极配合调查,我就去找你们领导!不过呢,看在多年夫妻份上,我还是耿直的,就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哈!”老婆麻利地把那盒避孕套收了,狞笑着威胁道,“后天,后天你再不给我坦白交代,就后果自负!我说到做到。哼!”

4

我一夜未眠。

一想到清纯美丽楚楚动人的小Q,我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名声!为荣誉而战,为尊严而战,这才是摆在我当前,压倒一切的重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了床。

懒懒地刷牙时,看着镜中的我那双红如兔子般的眼睛,我忽然心生一计。

老婆还在床上酣睡,肥壮的身体打着鱼雷般结实的呼噜。——当然我昨晚,就降格睡在沙发上了。

我没有先去办公室,而是直接赶到了一家药店——就是我经常去买避孕套的那家店。

人家还没开门,我在外面磨蹭着,硬是等到人家来开了门:“哎哟乔老师,咋这么早就来买药啊,啥子病那么急啊?”

我说:“十万火急!急病大病!”

一进去我就买了一盒避孕套,还指名要合家欢牌的——如果是其他牌子的,则有露馅的危险。我这人这么聪明,绝不会在细节上落下破绽。拿了之后就急急地往回走。

我听到人家在后面嬉笑道:“都这么大岁数了,一大早的,还猴急这个呀?嘻嘻嘻……现在的知识分子啊,能文能武,身体倍儿棒!”

我回到家里,老婆依然鼾声如雷,排山倒海,气势磅礴。

我鬼鬼祟祟蹑手蹑脚,在抽屉最里层找到了那盒避孕套;然后,从新买的盒子里抽出一只来塞了进去,轻轻放回原位,悄悄退出卧室。整个动作轻捷果断,不亚于间谍007。

整个一天老婆没来电话骚扰,的确还算耿直——她给了我一天的考虑时间。

这一天我也的确在认真考虑,但我考虑的是:为什么那套套,就真TMD少了一个的啊?

5

晚上,饭后。

我洗了碗,趔趄着坐进沙发,同时暗暗观察着老婆。她面无表情、不发一言地看着电视,那是她很喜欢的宫廷戏《甄嬛传》。见很多台都在播,她还对我感叹过:“你呀你,啥时候你也能写出一部这样的电视剧来,咱家的经济就翻身了!”

一直到连播的两集都完了,我终于听到她开口审讯了:“想好了没有?愿不愿意老实交代?——也也也,居然还睡着了嗦?”重重一巴掌拍在我肩上。

我打着呵欠,揉揉眼睛道:“就一直在恭候组织上传讯呢……甄嬛完了?”

“啥子人家完了哦?我看你才完球了!”老婆瞪圆了眼睛,“说吧,跟哪个野……”

“野啥子野?”我有恃无恐,从容应对,“哪个敢说我有野婆娘!”

“啥子?”老婆挺身站起,“我还有证据呢!”

“证据?”我懒懒道,“把你那所谓的证据拿出来看看再说——我还没亲自点过呢!”

老婆麻利地拿出了那盒套子,“啪”一下就甩到茶几上,“自己去看嘛!去点嘛!”

我把里面的套子全倒了出来,装模作样地清点了一下,咳嗽一声,威严地说道:“自己来点点,看到底是几个?”

老婆急急地清点起来,连续点了三次,狐疑地皱着眉头道:“怪了!咋还就是8个呢?昨天不就只有7个的嘛?”

我差点偷笑出声来,又干咳了一下,正色道:“说你没文化你说你有现代化,说你没脑子你还说你长了奶子……明明就是8个,一个都没有少嘛!”我清清嗓子,威严地说,“希望你认真反思,吸取教训,以后做事说话不要那么急,不要无事生非!不要捕风捉影!和谐社会,和谐家庭嘛!”

当夜,我美孜孜地安睡在大床上。

老婆则降格躺在沙发上,把电视机关了又开,开了又关,折腾了整整一夜没有睡好。

廖晓伟:少了一个套|短篇小说

插图来源:网络

6

上午,虽然自我感觉此番顶包行动天衣无缝,神鬼莫察,但我还是不免紧张。提心吊胆地过了大半个上午都没见动静,心下直打鼓。老天,做贼的硬是心虚啊!看来我也不过是一入门级。正事是一点都没法做的了,索性溜回家去,侦查一番。

回家要先过那个药店,却被那老板叫住了:“乔老师哎,你老婆病了晓得不?”

“病了?”我有些意外。

“是啊,她说昨晚没睡好,感冒了,来我这儿拿药了。”

“哦……”我敷衍地点点头,继续往前走;但只走了两步,猛地站住,回头问道:“那,她晓得我昨天来你这里买……买那个东西不?”

“本来不晓得,我给她开了句玩笑,她就晓得了啊!”老板一脸烂笑,俨然功臣似的。

“啥子玩笑?快说!”

“我就笑她:我早就晓得你们要整感冒的呢,嘻嘻嘻。她就问:你咋晓得?我说:你家乔老师,昨天一大早就来买了盒避孕套,还猴急火燎的呢,嘻嘻嘻……所以我就晓得,你们要整感冒的呢,嘻嘻嘻……”

我恨不得挥手一巴掌,把这家伙那张烂笑的脸打得稀烂。

手机猛地响了起来,是领导来电,语气十分严肃:“乔老师吗?来我办公室一趟,马上!”

我暗叫一声不好,瞪了药店老板一样,拔腿就往单位赶。

7

“你搞的啥名堂哦你?我都替你害臊!太让人失望了嘛!”

一进办公室,领导就对我横眉怒目,敲着桌子厉声呵斥。

“她呢?”我弱弱地问。

“你家那尊神啊?好不容易才被我劝走了!”

“谢谢领导!”

我喝了口水,就将自己顶包的过程如实汇报,坦白做了假。但我再三强调,自己的出发点,不过就是息事宁人而已。

“你要晓得你这一做假,搞得你自己,还有单位,将会有多么的被动!”

“单位?咋还辐射到单位了?……”

“是啊!”领导说,“你老婆这一闹,单位跟着抹了黑,年底的‘先进集体’、‘文明单位’的称号就要泡汤了!综合测评就要扣分了!大家的奖金也发不成了!”

“我对不起领导,对不起集体,对不起群众!我就是坏了一锅汤的那颗老鼠屎……”

“晓得就好嘛!——你说什么?汤?”

“哦不,屎!是屎!”

“我看啊,你就是黄泥巴滚到裤裆头,不是屎也是屎了!”领导同情地摇着头,沉吟道,“现在关键是要稳住你老婆,让她不再嚷嚷不再闹闹,尽量挽回影响。她现在啊,越发认定你有了外遇道德败坏对她不忠对家庭不负责对社会不和谐……对了,那汇报稿写好了没有?”

“抱歉得很,还差一点点……”

“算了,你现在这个状态嘛……交给老章吧,让他来写!老章这人其实一直都充满工作热情的,我们也要给人家发挥的机会嘛。”

老章点头哈腰地进来了。

临危受命,他诺诺复尔尔,表面的矜持掩盖不住内心的兴奋;偶尔瞟过我的眼神,明显带有幸灾乐祸的成分。

领导交代完毕后,老章又诺诺而去。

看到我有些落寞的神色,领导摇头叹道:“老乔你呀!人家记得那么清楚的……你是不是真的有外遇了哦?”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我急得脸红脖子粗,赌咒发誓道,“我要是有那事,出门就把车撞死!”

领导继续摇头沉吟:“我也在想,看你这么老实的人,的确也不像…… 可为啥那套套,偏偏就少了一个呢?”

“是啊,这个问题把我想惨了!”我说,“比哥德巴赫猜想还难猜想。”

8

我回到办公室,泡了浓茶点了香烟,倒在沙发上,仰望天花板,开始像福尔摩斯那样进行推理、猜想。

A:老婆记错了?——不不,打死她她都不会承认她会记错。不过她那邪门的记忆功夫,也确实不会记错;

B:被小偷顺手用了?——查考难度太大,不予支持;

C:被派出所遗失了?——同上;

D:被人(恶意)抽走了?——嗯,有门儿……

我运用排除法,排除了前三项,最后锁定在D项。

如果此项成立,那么,这个恶意的人是谁呢?

老章!只能是他!在单位里我一贯与世无争,既不巴结人又不得罪人,只有他,一贯嫉妒我,因为我的文才在他之上,压抑了他,使他丧失了很多出头的机会!他,自然会因妒成仇,伺机下手——须知嫉妒者与被嫉妒者就像情人之间的相思一样,也存在心灵感应啊!要不我咋就一下子怀疑到他!

作案动机具备了,作案时间呢?他也具备!——我曾把装有被盗物品的袋子放到办公室,其间我又离开过(去上了厕所和抽烟),而在同一层楼上、一直对我虎视眈眈伺机下手的他,完全可以趁机潜入我的办公室,抽走一个避孕套,轻而易举就达到了四两拨千斤、蚁穴毁大坝的效果!此招,就是兵法上的“离间计”嘛,呵呵!

推理至此,我腾地而起,眼前似乎还出现了老章那狡黠的、得意的冷笑。

现在的关键是:证据!

我悄悄来到老章办公室,从窗外看到,这个嫌疑犯正端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地写稿。看来他小子进行得并不顺利,大口地抽着烟,浓浓的烟雾把他的脸都差点遮没了,那绞尽脑汁、焦头烂额的表情,令我暗暗好笑。

忽然手机响了,我赶紧快步离开——不可打草惊蛇。

不消说,这不是小Q,依然是老婆的河东狮吼:“你在干啥子?还不快给我滚回来老实交代!”

“这,还没下班啊!”

“你还有精神上班嗦?”老婆喝道,“告诉你,我已经找了你们领导了!人家说了,只要我不在你们单位上闹,在我自己家里闹,你上不上球班都可以!所以你就赶快给我滚回来哈!”

9

偷鸡不成蚀把米,我别无他法,只好懒懒地回到家里,颓然地坐着,任凭老婆那雷霆万钧的发泄。

“做贼心虚!你就是做贼心虚!”老婆指点着我吼道,“你要是没有偷野婆娘,你又何必补进去一个套子呢?”

我哑口无言,百口莫辩。等老婆发泄够了,才低声咕哝着:“那,你也不该去我们领导那儿,告我的黑状啊!整得我多没面子嘛…………”

“我给了你一天时间的哈,结果你还弄虚作假!我这人说话就要算话,就是要去找你们领导!不然好不耿直!”老婆骂得口渴了,转身寻找茶杯。

我赶紧起身,一溜小跑过去,殷勤地给她端来茶杯递上,同时嘴里油腔滑调地朗诵道:“农夫山泉有点甜,欢迎老婆管教严!”

老婆喝了水,脸色缓和了一些,但还是狠狠道:“你以为我愿意去找你们领导啊?还不都是你给逼的!丢了你的面子,未必就不丢我的面子?”

我点头道:“这还算句人话……”

老婆喝问道:“你说啥子?我哪一句话不是人话?”

我赶紧解释:“我的意思,是人都说不出你这些话……哦不不,你这些话人是说不出来的,哦不不不,人话得是人才说得出来,你呀……”

老婆怒喝:“你敢说我不是人?那我是啥子?说!”

“你呀……”我镇定了一下,故意模仿起戏剧腔调尖声吟唱起来,“呀呀呀!‘这个女人不是人,好像仙女下凡尘’……你呀,就是那下凡的仙女嘛!”我恭维着老婆,自己都觉得全身的肉在发麻。

但老婆却很受用,忍不住得意地“嘿嘿”傻笑起来;笑过之后,就大手一挥,慷慨地说道:“看你态度还行,我就宽大处理吧,先不忙追究真相了,你就给我写份检讨书哈!——必须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触及鬼魂的、哦不,是触及灵魂的,要深刻深刻再深刻哈!”

“多谢老婆不杀之恩!”我又模仿动画片里灰太狼的语气嬉笑着说,双手作揖,喜笑颜开,马上就屁颠颠地找来纸笔,立马埋头疾书。

要知道我从小学时代开始,写检讨就很拿手。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啊!有时我甚至怀疑,自己之所以能混上个作家连工作也是靠笔杆子吃饭,多半就源于从小就擅长写检讨的底子吧?

片刻,检讨书一挥而就。但为了显得自己是“发自内心触及灵魂的”,是很“深刻深刻再深刻”的,我并没有马上交卷,而是故意磨蹭了半天,才做出十分严肃的反思自责状,将检讨书交了。——这也是我的经验使然,比如给领导写稿,你交早了,他会觉得你没用心,给你找出很多要修改的地方;你就掐准时间,在他急需用但又没时间来挑剔和修改的时机交,最好。

老婆正在厨房里忙乎着,草草地看了一眼我的检讨,就颇为满意地点头道:“好嘛,态度还可以——还写了整整三大页嘛,初步过关!”

我暗暗偷笑。其实这三页,我只是把标题“检讨书”写得特别大,和第一页的内容有关外,后两页,是我随手默写《孔雀东南飞》而凑成的。

厨房里香味扑鼻。我仔细一看,老婆正在油炸酥肉,那可是我最爱吃的呀……呵呵!

10

老婆那里暂时蒙混过关后,我也并未善罢甘休,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查出那个恶意的人来!

上班后,我装作悠闲随意的样子,若无其事地晃悠到老章的办公室外,从窗口一看,里面空无一人。我故意叫喊:“老章!老章!”无人应声。我左右张望了一下,就推开门,闪身而入,像007那样迅速展开搜索。

垃圾桶,没有!办公桌上,没有!我甚至连厕所的马桶盖都翻开看了,没有!

只有打开抽屉搜查了,但这个行动就有点过分和冒险了。老天知道,我一辈子,都没有去私自翻过别人的抽屉啊!

我踌躇着,内心剧烈狂跳。最后,为自己洗清冤屈讨回清白的念头占了上风,于是,我猛地拉开了老章的抽屉!

但里面除了本子香烟扑克牌等一些杂物外,什么都没有!

难道我判断错了?我的IQ有问题?或者,是老章太狡猾,早就销毁证据了?

忽然,一个念头电光石火一般闪过:给他的抽屉里塞进一个套子去,再找个机会贼喊捉贼,嫁祸于他,不就……?

我很惊讶,自己竟然也会如此卑鄙和阴险……但不知不觉间,我已下意识地,把昨天买的剩下的套子,抽了一个在手里!

就在这时,门响了,老章拿着几张稿纸走了进来,一见我就有些惊讶,狐疑地问道:“老乔!你咋在我这里?——你在找啥子啊?”

“找,找……”我面红耳赤,差点急出一身大汗来,“找支烟来抽抽,嘿嘿……”

“你找烟抽也莫乱翻别人的抽屉嘛!”老章从抽屉里递过一支烟来,“简直是侵犯隐私嘛……”

我伸手去接烟,竟然忘了手里捏着的那只套,结果被老章发现了,立刻瞪大了眼惊叫道:“哎呀你!你简直是……”

我尴尬得无地自容,不知道怎么解释,却见老章竟然也面红耳赤,羞愧难堪,喃喃地自我检讨道:“这是我悄悄留着的,收藏,收藏而已……老乔你可别告诉我老婆哈!千万千万!拜托拜托!”连连给我拱手作揖。

我也瞪大了眼:“你,也……也收藏这个?”

老章拉开了抽屉,从最里面拿出一个避孕套盒子来,给我诡秘地眨眨眼,坏笑道:“今后你要用的话,直接给我说就是了嘛,何必偷偷的呢?大家都是男人嘛!看来你这样的名人大家,也不例外嘛,呵呵……”

我仔细看了那牌子,却不是合欢牌的。

我大感意外,不知所措地呆在了那里。

老章见我傻傻的样子,竟亲热地拍拍我的肩头,安慰道:“我这话刺伤你了吗?哎呀老乔,别这样,我其实一直就很佩服你,崇拜你的呢,晓得不?……这回领导让我来写那个稿子,我哪里有你那水平嘛?这不,正拿着稿子去找你请教的呢,结果你还倒送上门来了,这可是我的运气好啊!你可别摆架子哈,一定要给我好好指教指教!给!”就恭恭敬敬的,把那稿子双手奉上。

我脸一阵阵发烧!

我不知说什么好,竟忽然想哭……

回到楼道时,手机响了,我以为是老婆来电,赶紧拿起一看,却是小Q的号码!

我默然愣怔了半晌,最后断然决然地,将来电掐断了。

但那边却好像不甘心似的,手机又响了。

我拿起手机一看,却又不是小Q,而是老婆的号码了。

“有何指示,敬请吩咐哈!”我懒懒地先开口道。

“吩咐个屁!”老婆依然是河东狮吼,“快点给我回来!赶快赶快!”

“赶稿子呢……”我懒懒地敷衍道。

“你那稿子能挣几个钱啊?”老婆大吼道:“快点回来哈!”

“我不都检讨过了的吗?”我咕哝道,“还那么深刻深刻再深刻的呀。”

老婆黄钟大吕般气急败坏地嘶声大吼:

“莫扯那些了!告诉你——家里又被盗球了!”

廖晓伟:少了一个套|短篇小说

作家简介:

廖晓伟:少了一个套|短篇小说

作家廖晓伟近照

廖晓伟,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戏剧家协会会员,达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万源市作协主席。已出版《成都虾子》《雕塑生命》等长篇小说和散杂文集多部,所编导的戏剧小品和微电影也有不俗成绩,作品多次获得国家家省级和海外奖励。

廖晓伟:少了一个套|短篇小说

本文审稿:张学文

插图来源:东方IC

廖晓伟:少了一个套|短篇小说

文学天空作品回顾:

廖晓伟:变性记(下)|短篇小说

廖晓伟:穷小子之梦|伟哥乱弹系列

廖晓伟:嫁人的哲学|伟哥乱弹系列

廖晓伟:爱情≠婚姻|伟哥乱弹系列

廖晓伟:年味的浓淡|伟哥乱弹系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486.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