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随笔 李季兰,春心怦动

李季兰,春心怦动

%title插图%num

  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

  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

  强劝陶家酒,还吟谢客诗;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李季兰·《湖上卧病喜陆鸿渐至》

  唐代是个敞开怀抱的时代。

  唐代诗歌的圣殿中,不仅有男儿自横行,女子亦不让须眉。

  李季兰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被时人称为”女中诗豪”。红袖秉笔,诗中自然多了如许的细腻和柔情。爱情和风流,也为浩瀚诗海增添几页蕴藉和浪漫的传说。

  温柔是她的气质。仿佛空谷幽兰,清香自远。情怀是她的笔力。就像春风吹拂下的秾艳的桃花,炫耀枝头,多情顾盼。温柔内敛,情怀外露。成就了一位至今看来仍不失为奇女子的女诗人。

  李季兰是个当之无愧的美女。《唐才子传》中说她”美姿容,神情萧散”。

  容貌当然美丽,尤为难得的是萧散的气质。外表冷峻,内心狂热。敏感而多情,流露出来却是不捉痕迹的散漫。她不会失去任何爱的机会。爱情来临的时候,仍会方寸大乱,魂不守舍。

  她从小不爱针织女红,却喜操笔弄墨。格律诗写的一级棒,抚琴鼓瑟也出类拔萃。她的这些爱好注定她不能成为相夫教子的贤女人。况且这也不是她的追求。她是大才女。她的路途注定坎坷崎岖。

  红颜多薄命。尤其是堪称才女的红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看似一句讽刺戏谑的恶毒的话,却可以为古往今来所有的才女红颜作最终的归结。

  李季兰是个女冠。

  女冠者,女道士也。女道士的出现是唐朝的一大特色。

  要从道教说起。道教是中国的本土宗教。对先秦著名思想家李耳顶礼膜拜,奉为祖师。李耳撰《道德经》,成为道教的经典。

  汉代时候,张道陵创立”五斗米教”。李耳的思想遭到扭曲,并加以利用,遂产生了有组织的宗教–道教。道教思想和道家思想是不可混淆的两种不同的理论。

  道教祈求长生之术,教人驱邪免灾之法,受到上至贵族下到平民的广泛信奉。道士,都穿着八卦道袍,头戴香草道冠,或进出公府,与王侯分庭抗礼,或隐遁世外,藏迹于名山大川,成了神仙一般的人物。

  到了唐代,因为宗室和道教的祖师同姓,故而道教盛极一时。君权神授的观念作祟而已。李耳被唐朝的统治者封为太上玄元皇帝。道教亦成为国教。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皇帝和宗室都崇奉道教,全国上下自然趋之若鹜。奇异的景象出现了。后妃公主也好,名门闺秀也罢,甚至普通人家的子女,都争相修道,挤破了道观的大门。女道士头戴黄缎道冠,故被人称为”女冠”。

  唐代社会风气开放。女道士们名义上出家修持,实则照样出席各种俗世的社交礼仪。有的甚至把沙龙办到道观里。一时间,道观成了社会名流云集之所。

  道观为李季兰这颗新星的升起提供了舞台。

  李季兰的成为女冠,说起来荒诞不经。似乎亦不可信。

  与另一位女诗人薛涛的故事如出一辙。恐怕是后人无聊者的杜撰。且辑录如下,存疑。待有知其详情者指正。

  又是一则关于”诗谶”的故事。

  李季兰是浙江吴兴人。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江南清丽的山光水色造就了她的玲珑妩媚。眉如远黛,面似桃花。一种沉静的美丽,很难跟她以后的经历联想到一起。她喜欢读诗。汉代乐府,南北朝的民歌,齐梁余韵,初唐四杰。诗的灵动和意蕴在她的心壤扎根。

  六岁。懵懂无知的冲龄之年。对于外界事物的观察还处于幼稚阶段。李季兰的早慧使她摆脱了这种状态。她运用自己微小细腻的心思,发出对周遭万物的感叹。

  小小的她,看到满园的蔷薇花开放。蔷薇花纵横生长,墙上,亭子上,秋千架上,没有章法,没有雕饰。阵风吹过,花香袭人。沉醉在蔷薇花浓郁的馥香中。想象自己就是那片蔷薇花,孤芳自赏,略带点点的忧愁。

  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她低声地的吟道。

  恰好父亲从旁经过。诗句传入耳中,心中顿时泛起异样的感受。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会有如此的诗情造诣。只是诗的立意使父亲颓唐。架者,嫁也。冲龄之年竟然春心萌动,不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子。

  父亲既惊叹女儿的咏絮之才,又深深的为女儿的提前萌发的春情暗自担心。父亲跟她的母亲说,咱的女儿,富有文采,然而将来必不守父德。

  母亲亦深以为然。当她长到十一岁的时候,父亲把她送到剡中的玉真观作女道士。在父母看来,青灯,古卷,罄音,黄冠,或许能对女儿的将来有所裨益。

  殊不知,南辕北辙。当时道观的环境不但无益于教益,反而把李季兰加速推向了父母所担心的方向。

  李季兰被迫送到了玉真观。过上了她想都没想过的生活。

  一晃就是五年。李季兰出脱的亭亭玉立。少女的气息和美丽就像是道观里盛开的海棠花。摇曳多姿,含苞欲放。

  剡中就是今年的浙江嵊县一带。物华天宝,风光旖旎。玉真观地处幽静的山谷,景色殊绝。不少寻奇探秘者前来访问,使得原本静谧的道观游人如织。

  风姿绰约,眉目含情。二八佳龄,怀春年纪。

  李季兰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心,那里繁花似锦,那里有人人向往的情爱。很难想象一个浪漫多情的少女能够容忍清修的生活。外界些微的风吹草动都能引起多情少女的心潮波动。何况有风流名士的挑逗和撩拨。

  少女怀春,吉士诱之。

  李季兰对来自外界的流连,不但没有羞耻的感觉,反而满心欢喜,恨不能马上就开始一段恋情。长期的道观生活,琐碎而腻味,除了诵读经书,就是习作练琴,最是缺少青春少女所需要的感情生活。

  感情荒漠。压抑生活。像是两股巨大的推力,迫使李季兰离经叛道。

  朝云暮雨两相随,去雁来人有归期。

  玉枕只知常下泪,银灯空照不眠时。

  仰看明月翻含情,俯盼流波欲寄词。

  却忆初闻凤楼曲,教人寂寞复相思。

  灿若桃花的年华,锁在道观的清规戒律中。春情在心底荡漾,镌刻脸上,成为永难消逝的愁容。深夜里,无尽的寂寞袭来,泪水打湿枕巾。艳丽的花朵生长在幽寂的角落,春风难至,就连蜂蝶都少来眷顾。寂寥的生涯,心如刀割。

  时光如流水。韶华难挽。眼见着青春一天天的流逝,却不见尽头。怎不教人寂寞复相思?孤芳自赏是一种痛苦。李季兰对于爱情的渴求,仿佛正要拔节的枯苗在等待一场酣畅淋漓的雨露。

  弹着相思曲,弦肠一时断。这种迫不及待的心情让人同情。

  邻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道观就是深闺。人未识是因为清规严密。突破它需要勇气,更需要胆识。李季兰为了逃离憋闷的环境,决心打破一切羁绊。得不到我想要的,毋宁死。

  暮春午后,趁着观主春困之际,李季兰偷溜出道观。她要向世界展示她的才华和美貌,让世界为之震惊。她来到剡溪,坐在一叶兰舟上。桂桨波动,涟漪像女诗人的心情一样荡漾开来。

  溪边来了一位青年。瘦削的脸庞,眉清目秀,布衣芒鞋,一派隐逸风流。他是隐居剡溪的名士朱放。朱放想要登船。李季兰被这位男士的独特韵味所吸引,对他登船的请求,痛快地答应。

  两人一见如故,兴趣相投。他们一起游览剡溪,钟情两旁的秀丽山水。兴致起时,唱和联诗。见到了绝佳的风景,李季兰还要引吭高歌。朱放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对李季兰有了迷醉的感觉。热烈,豪放,多情而又无所顾忌。

  爱情在美丽的邂逅中诞生。朱放临别时,写了一首赠诗。诗的字里行间洋溢着浓烈的爱慕之情。

  古岸新花开一枝,岸傍花下有分离;莫将罗袖拂花落,便是行人肠断时。

  李季兰如愿以偿。一次偶然的出游,竟然遇到了今生第一份爱情。她的心里怦怦乱跳。她喜欢这种感觉。对这种感觉渴望已久。

  以后的日子,就像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他们按捺不住内心的狂野,时常在剡溪的兰舟上约会。游山玩水,小酌赋诗。

  发展到后来,朱放打着游访的幌子,到玉真观中与李季兰幽会。品茗谈心,抚琴吹笛。好一段让人艳羡的恋爱生活。天意弄人。热恋之际,突生波澜。宛如碧蓝如洗的夏日天空,突然吹来一阵飚风,乌云不知从什么地方围拢过来,越积越重,霹雳一声,大雨倾盆,原来的美丽不复存在。

  朱放被朝廷征召,外放江西为官。

  从此两地相隔。告别时,挥泪如雨。天涯海角寻思遍,唯有鱼雁知相思。双方无休无止的相思之情,只靠一纸薄薄的短笺传递。

  离人无语月无声,明月有光人有情;别后相思人似月,云间水上到层城。

  何日何时,良人来归?李季兰的内心充满了焦虑。相思之情日渐深刻,可终不见朱放回归的影子。她又重归寂寞复相思的境地。上天开了一个大玩笑。

  久难重逢,使相思变绝望。

  她期待着新的爱情降临。

  春秋代序。时间不会停止步伐。转眼又是中秋。

  秋情不胜寂寥。中秋更是天上地下俱团圆的时候。可怜的李季兰深夜无眠。月满西楼。月光投下窗牖的剪影。她躺在清冷的床上,思念远方的情人。

  或许,等待没有尽头。到头来,枉费一番心血,远方的他却可能另有新欢。迷迷糊糊的浅浅入梦。梦境中新的身影取代了旧的身影,新的恋人走来,从远及近。正要仔细分辨时,天色已晓。

  起来梳妆,容颜消瘦。愁郁堆在紧蹙的眉头。

  有人来告,龙盖寺的陆羽来访。

  李季兰的心中掠起异样的感觉。是那个被誉为”茶神”的陆羽吗?

  正是。陆羽精通茶道。育茶,制茶,品茶,茶的生命过程的各个阶段他都有独到的领悟。他著作的《茶经》被视为茶道中的经典。

  陆羽终生以品茶为乐,生性潇洒倜傥,不为流俗所羁。他正当青年的时候,闻说玉真观的女冠李季兰风雅超绝,”形气既雄,诗意亦荡”。遂慕名来访。

  陆羽的到来,令李季兰的寂寞情怀一扫而光。相思之情也被拦腰斩断。她的精神陡然一振。在和陆羽的几次交往中,李季兰又找到了当年与朱放约会时的感觉。陆羽也被李季兰的温存和才华而折服。

  第二份爱情来得正是时候。李季兰再也不用过那种”玉枕只知常下泪,银灯空照不眠时”的日子了。

  墙角的那朵风情万种的花儿,从此又可以敞开胸襟,把撩人的春风揽入胸怀。

  陆羽有一位朋友,是唐代有名的诗僧,名叫皎然。诗画俱属上品。他经常去龙盖寺找陆羽品茗谈心。可近来却每每落空。陆羽不知什么原因老不在寺中,皎然和尚屡屡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于是写下了这首《寻陆羽不遇》:

  移家虽带郭,野经入桑麻;迁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叩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报道山中去,归来每日斜。

  报道山中去,归来每日斜。陆羽去山中去做什么呢?非要等到太阳西斜才回来?皎然和尚一脸惘然。

  后来才知是去幽会知音。心中了然。无论男女,一旦溺于爱河,就会冲昏头脑,行事也乖于常理。皎然和尚想,李季兰何许女子,竟让陆羽如此神魂颠倒。

  经陆羽的介绍,皎然和尚跟李季兰也成为好友。野史称,李季兰曾经向皎然和尚暗表柔情,但皎然和尚修持精深,不为所动。一时传为佳话。

  不是滥情,而是长期压抑下的一种肆意的释放。无干风化。也用不着后人横加指斥。

  一场秋雨一场凉。秋雨过后是秋霜。

  天气渐寒。李季兰感于气节变化,偶然间大病不起,几度昏迷。不得已她搬出玉真观,移居到燕子湖畔调养。

  陆羽知道后,日夜守候在燕子湖畔情人的床侧。替她煮汤煎药,呵护备至。

  女人常常为男人的细心所感动。此时的李季兰名声远播,甚至名动长安,可以说是大红大紫的明星人物,但周围有多少可以说知心话的人呢?有多少知冷知热的知交呢?

  李季兰望着陆羽为她忙前忙后,不辞辛劳的身影,流下了感动的眼泪。他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儿。他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时候,日夜相伴。

  这就是温馨。一个女人最普通也是最梦寐以求的情感诉求。

  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

  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

  强劝陶家酒,还吟谢客诗。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泪水里浸着幸福,含着一个女诗人的感动。

  爱情需要细节的呵护。因为爱情很少遭遇天塌地陷,生死诀别。更多的时候只是平常。

  因此,细节才变得重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172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