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随笔 惊鸿一瞥梅花落

惊鸿一瞥梅花落

  • 作者: 雪域之歌

  梅林深处,那一场相遇注定与梅有关,剪不断,理还乱。 
  那年冬天霜冷梅开,她静立梅花树下,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是清雅脱俗,让人为之所摄、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淡妆素裹的她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煞是清雅宜人,落在他的眼中,让他直辨不出是美人如梅还是梅如美人。她为他吹奏白玉笛,一双纤手皓肤如玉,一曲《梅花落》,清越婉转,他听得如痴如醉,恍如置身梦中。笛声刚落,她又又翩翩起舞,漫舞轻廻,如惊鸿般轻盈,似落梅般飘逸,她的容颜,她的姿态已经刻进他的脑髓,此生此世他已不能再忘。是的,他爱上了这个如梅的女子,爱得疯狂,爱得毫无保留。情到深处,他已如痴似狂,不曾想过自己再会爱上其他的任何女子。他想给她她想要的一切,只为她嫣然一笑。此时,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和她相守。如果从梅林的这端走到那端就可以白首,我想,他是愿意的。在她面前,他不再是万人之上的唐玄宗,他只是她喜欢的男子,稳重中透着睿智,眼神不怒自威,却深情无限,她沉溺在这眼神中,甘愿伴他左右。 
  她成了他的“梅妃”,他命人给她所住的宫中种满各式梅树,并亲笔题写院中楼台为“梅阁”,花间小亭为“梅亭”。庭院深深,然而有他伴她左右,却也从来都不觉孤寂。女人终究是靠情感滋养的,那开在庭院里的花即使无人欣赏也一样自开自落,而人却不同,“士为知己者死,女为阅己者容。”十年,光阴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她依旧是那个美得不可方物的人儿,落在他的眼眸中倾国倾城。相守的时候,光阴都是温柔的。那时,江山稳固,美人在侧,梅花树下,他许她不离不弃。 
  如果没有杨玉环的出现,他和她或许会这样一直走下去的吧,只是,世上哪有这么多的如果,正如一句话说的:“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他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走进了她的心里,却终究是在她以为不会离开的时候对另一个女子许下海誓山盟。 
  见到她时,他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上任何其他的女人,然而,当见到杨玉环时,从前坚持的信仰、曾经许下的诺言、信奉的伦理都土崩瓦解。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那个牡丹一样的女人。张爱玲说,也许每一个男人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她是他的白玫瑰,而杨玉环无疑是他生命中的红玫瑰,像罂粟,让他不能自拔。她,开在冬天的梅花,终究跨不过四季去爱他。因为她深知, 一个男人如果爱你,你的一颦一笑落在他眼里都是倾国倾城,但倘若他心中的那个人不是你,那么他喜欢的样子是你怎么也学不来的。聪明如她,高傲如她,深谙这其中的道理,又怎会愚笨到放弃自己最美的姿态去迎合一个已经变了心的男人。梅妃,她只能是梅妃,她是绽放在冬雪中的一抹胭脂红,美得摄魂,美得让人落泪,倾世容颜只为一人绽放,过了这一季,便不屑与百花争艳。 
  他为另一个女人终日不理朝政,她赠诗讽刺,却遭到杨玉环的百般陷害,她终究不是杨玉环的对手,他把她打入冷宫上阳东宫,从此不再过问她一个人每夜是怎样入睡的。“后宫佳丽三千里,三千宠爱在一身。”多么讽刺啊,曾经的她以为这种宠爱只属于自己,却不料他的爱早已易主,梅开几度,一个人赏起来终究是索然无味,究竟是梅花变了,还是人变了?或许,都变了。镜子中的人真的还是自己吗,那个为自己画眉的男子早已远去,施不施粉黛又有什么意义? 
  真的就不爱了吗?十年的相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把一个人从心底抹去,反正她是做不到的。她还想做最后的挽留,于是一曲《东楼赋》就这样跃然纸上。“信标梅之落尽,隔长门而不见。况乃花心飓恨,柳眼弄愁。”梅花开了又落,却终究不见心爱之人到来,望眼欲穿,心灰意冷,那飘散的花瓣就是我凋零的心啊,满怀的愁绪说与谁听?真的就不爱了吗?她反复问着,似乎是在问梅花,似乎在问陪在另一个女人身旁的他,可梅花分明无语,而他终究是无动于衷,他终是没有来看她一眼。 
  爱情走了,心就凉了,从此他的关怀只与另一个女人有关,放不下的始终只有自己。每个无人的夜里伴随她的就只有回忆,漫漫长夜,挨不明的更漏啊,愁绪悠悠,无人问津。门前雪告诉我,你没归来过。 
  看着他为另一个女人沉沦,将江山用来挥霍,她却无能为力。或许,真的要败得一塌糊涂,他才能够醒悟。755年安史之乱爆发,他一手打拼出来的江山终于沦陷。他带着杨玉环逃往西南,而她被他遗忘在上阳东宫。长安陷落,山河破碎,为了保住自己洁白之身,她用白绫裹身,投井自尽,结束了这一生的痴恋。这一生,我只做你的女人。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和你在一起,在一个寻常人家,好不好? 
  世上最无奈的事莫过于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却无能为力吧。马嵬坡上,他赐杨贵妃白绫一尺,掩面而泣,痛不欲生。自此,他曾经深爱的两个绝世女子都离他而去。孑然一身的他终于在某个深夜将她忆起,梅花依旧,那个为他跳惊鸿舞的女子却早已离去。往事一幕幕倒映在他的脑海,让他窒息,他终于体会到了她在上阳东宫的日子。那是一种看不到一丝希望的悲凉,锥心刺骨。冷夜一声长叹,我还是爱她的,但,还是负了她。对着她的画像,他提笔作诗道:“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懒御得天真。霜绱岁似当年态,争耐秋波不顾人。”斯人已逝,惊鸿绝迹,白玉笛被尘封在梅花树下再也没有响起,而她在他心里再也没有抹去。 
  “一枝疏影寒,独抗寒霜冷。早晚散幽香,香飘十里长。”那年雪落长亭,他同她踏雪寻梅,深深浅浅的脚印在身后被大雪覆盖,回首,已是此生尽。莫问美人如梅还是梅如美人,我只看到梅妃在梅林中翩然起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167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