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 我和西藏有个约定

我和西藏有个约定

我和西藏有个约定-爱读书

任何一个渴望生存并期望生活过得美好、舒心的人都不会把繁华都市居住的机会拒之门外,恰恰相反,那个物资匮乏、气候恶劣、连氧气都缺乏的高原却让我如痴如醉的苦恋着,我认为,能够与那里匹配的一定是最勇敢的生命和最坚实的情感!

   ——题记

缘 起

如果说西藏是一种病,不去治不好。那么,最早诱惑我的或许是西藏保有的神秘和未知。这里有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婚房布达拉宫;这里的人们会向神灵的方向虔诚朝拜,只为信仰;这里有一个玛吉阿米,只有在这里喝岁月读时光,才能感受仓央嘉措与情人的浪漫洪荒;三大神湖千百年来不知陶醉了多少朝圣者和游人;雅鲁藏布大峡谷滔滔江水可以带走你我的执着和伤痕……这就是西藏,以其巍峨的雄姿屹立于世界之巅,并以其独特的高原地理文化闻名于世。久远的历史、灿烂的文化、湛蓝的天空、苍茫的草原、神山圣湖、亘古雪峰无一不向世人昭示着它永恒的魅力。很早之前,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是因为这些迷恋西藏。

如果说欣赏边陲美景,寻找人生真谛是西藏吸引我的直接原因,那么从小受父亲影响对军人特有的情结便是我的心灵再次靠近西藏的另一个缘由。期间,我对这样一群人肃然起敬。这是一群很年轻时毅然决定走上高原,不曾想过走下来的人们。他们中有士兵、军官,有的死于高原反应,有的死于车祸,巡逻中被泥石流淹死,站哨被雷电击死。牺牲的情形各不相同,但都是为了使命和责任。军人的职业原本就有牺牲的意味,而坚守在高原的军人们令这种牺牲更多了一份悲壮。我关注所有军旅作家笔下高原军人的故事。日喀则烈士陵园里,马景然和任致逊至今虽未合墓,却至死不分离;原西藏军区司令员张贵荣在将军崖谱写了忠诚戍边之歌。就是这样一群生命,选择高原时,坚定执着;留在高原时,无怨无悔;最后,埋在高原,也依然选择这块厚重的土地来覆盖他们的身体,监督他们的使命。如果有一天,我能够走进这块雪域,我愿在最边缘的地方肃穆鞠躬,因为每前进一步,我的脚下都会有一个生命……

高原军人使我明白了生命在西藏的厚重。而在大学毕业时,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走进了我的生命,使我憧憬雪域高原一种别样的守望。他们的故事平凡而伟大却又鲜为人知,高寒、缺氧、莫名的孤独、无尽的思念、刺眼的阳光、艰难的翻越……在这里,他们走同样的路需要付出更多的体力,做同样的工作需要更多的准备,生同样的病也许面临的就是死亡……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援藏干部。

情 定

当物质欲望远远超出我们对生活的基本需求时,我认为梦想一定不能止步于此。单亲家庭环境下坚强成长的我一直坚信:爱的最高境界是爱别人,人生最大的需要是被需要。人生三十而立的关键节点上,我想不能再等了,只有真正去做了,才能不愧对青春岁月。

2015年10月底,我年休在北京,刻意留出几天时间直接从北京飞往拉萨,想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体验一下所谓的高原反应。说走就走,寻找之旅就这样展开了……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假如你看我有点累,就请你给我倒碗水,假如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嘴。”一路陪伴我的是崔健的《假行僧》。

到达拉萨,我在八廓街天堂时光书屋留下一张明信片,告诉自己我和西藏将有一个约定。一身随心舒适的行装,一份死心塌地的心情,我独自一人行走在拉萨街头。布达拉宫玛布日山脚下,我跟着朝拜人群静静感受那份虔诚,遥想当年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的盛况。如今,这座凝结藏族劳动人民智慧又目睹汉藏文化交流的古建筑群,已经以其辉煌的雄姿和藏传佛教圣地的地位绝对地成为了藏民族的象征。

在这里,走着走着,你就偶遇了一个人或是一座建筑,然后便会了解到一段故事。玛吉阿米就是这样。“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行走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仓央嘉措用一生告诉人们逃到西藏也逃不出爱情。

此行我选择了与陕西对口援藏的阿里地区海拔差不多的三大圣湖之一——羊卓雍措来体验身体对海拔的承受力。沿盘山公路到达冈巴拉山顶的羊湖,我看到平静的湖面一片翠蓝,仿佛如山南高原上的一颗蓝宝石。我静静在湖畔虔诚许愿我与西藏的约定,让身后的山和路皆为我作证。

回到内地后,我查阅相关资料,无数援藏干部对西藏地区建设发展做出的点点滴滴和他们勇敢的人生价值选择让我更加坚定,这一路追寻并不孤独!由于援藏工作多年来从不针对企业有分配名额,我对梦想的实现毫无头绪,一时情急,便主动向组织申请援藏。

2016年5月28日,我在单位正忙于国家安监总局煤矿智能化开采技术研讨会准备,突然一个来电让我顿时从繁忙的工作中清醒过来。那一天,除了一再表达自己坚定援藏的意愿外,对方谈及到的任何困难我都已淡化忘记了。

之后根据组织安排,我前往指定医院体检,每当一项检查结束时,我总会小心翼翼的询问医生结果,生怕自己成为不合格的那一个。当所有的程序完成后等待的过程是最担心难熬的,直到有一天我进入到一个援藏微信群,我才逐渐感觉到我与西藏的约定越来越近了。

当一份正式通知告诉我一切尘埃落定时,临行前单位领导的关怀欢送,亲朋好友的依依惜别都让我铭记于心。感恩家人的理解,感恩企业的培养,感恩一路走来依然让我不忘初心!结束了西藏民族大学两天紧张充实的培训后,7月2日,我们正式告别故乡的黎明,迎来了拉萨的曙光!飞机降落贡嘎机场那一刻,我满满喜悦告诉自己,西藏,我如约来了。

守 望

这注定是一首关于守望,关于人生的诗。

在拉萨休整的四天里,坛城沙画漫长的艰辛制作,成功后短暂的喜悦,然后是毫不留情的毁灭让我震撼;老城区古修啦书屋的主人对文学的执着和对友善、博爱的追寻使我难忘;与每位援友在最好的时光里行走一段最美的路,各不相同的人性闪烁在与我交错的瞬间改变、点化、充盈了我的人生。

在陕西省第七批、八批援藏干部工作交接会上,感人的工作纪实片让我的思绪已经飞往阿里那片土地。结束了拉萨四天的休整和交接,7月6日,太阳还未照亮布达拉宫,我们便收拾好行装前往贡嘎机场,却发现飞机晚点两个小时。拉萨至阿里一千六百公里,航班的准点率只有3%,近在咫尺,远在天涯。漫长的等待,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我们终于顺利抵达第二故乡——阿里。

在阿里的一星期多,我真正体会到为什么这里是眼睛的天堂,身体的炼狱。吃药,吸氧,检测血氧饱和度,量血压成了每日必做的事情。由于是感冒进藏,我光荣的住进了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医院。七天来,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伴随着每个人,但是领导们仍不忘时刻关心我,援友们每天嘘寒问暖,藏族医生护士对我悉心呵护,医院楼道里藏族小梅朵清澈的眼神也能使人的心灵瞬间融化。出院那天,阳光迎面暖暖,我闭目深呼吸,真想伸手触摸那即手可得的白云。

直到身体完全恢复,踏上工作岗位许久之后,我才得知起初住院病情高原反应已经发展为肺水肿,而不是普通的感冒,回想那段日子大家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善意的隐瞒,我感慨许久。真正的美绝对是缘于一种大爱,触动心灵深处的东西真的可以让枯萎的灵魂复活。

如今,我充满活力、阳光开心的迎来了我在雪域高原的新生活,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守望阿里。相信,只有经过风尘仆仆的万里跋涉,才会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喜。

我用心感悟雪域圣地对我永恒的呼唤,这召唤由来已久。于是,我看到了终年积雪的峰顶能够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奇异光芒的冈仁波齐;看到了在人们心灵中尽善尽美,可以清洗烦恼和孽障的玛旁雍错;看到遥远的唐古拉山口高高的经幡飘扬处,仿佛站立着一位面容净明,双目微闭,口诵经文,手持转经筒,已经历了几世轮回的高僧;还有那朝圣之路上俯身膜拜的虔诚,那是一张怎样的容颜,衣衫褴褛,面色憔悴也丝毫掩藏不住那双真诚坚定而执着的眼神。阿里,自此在我心中悄然绽放。三年援藏,一生阿里,我将用灵魂永远守望你。不论我是韶华正盛的少女,是幽静如兰的成年女子,抑或是满目苍痍的老者。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12829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