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情感 【情感故事】玫表姐,你让我无语凝噎

【情感故事】玫表姐,你让我无语凝噎

玫表姐,你让我无语凝噎

玫表姐是我养母娘家亲侄女。

从母亲跟我和父亲组成新的家庭起,玫表姐就成为我心中的神仙姐姐。她身材高挑儿、长相甜美、皮肤白皙、为人怎么说呢!像我这等因命运坎坷造成性格古怪、脾气刁钻的人都挑剔不出刺儿来,能不好吗?

童年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事情有两件。

一件是有一次她骑着26弯杠女式自行车来我家看望母亲,她的大姑,穿着的确良连衣裙,带着荷叶边遮阳帽,扎着两只羊角辫,还有两颗小虎牙,笑靥如花,真真美似天仙!

另一件事,有一次夏天我跟着母亲去姥姥家,玫表姐刚好放假在家,穿着夹脚拖,身上衣物与皮肤均一尘不染,特别是一双干净白皙的脚说不出有多好看,一根根青筋犹如美妙的抽象画点缀在脚面上,让我记忆犹新到如今。

后来我想,作为一个农村土生土长的男孩子,我那么爱干净勤洗刷肯定是无形中受到玫表姐潜移默化的影响。

在我的小学时期,玫表姐还在城里读书,我跟她见面不多,一年也就是逢年过节偶尔碰面。等到我去镇上读初中,见面的机会就多了起来。

那时玫表姐已经师范毕业成为一名光荣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姥姥、舅母已经跟着舅舅住进镇大院分配的平房,玫表姐星期天或者放假就会回家,而我每逢星期天居多也在回家时拐到舅舅家,看望年事已高体弱多病的姥姥。

真正与玫表姐深入接触多起来,或者说玫表姐真正以至亲的人的身份走进我的心中,是从我初三下学期开始。

玫表姐那时候突然关心起我的学习与成绩起来,我是属于那种特别笨但又十分勤奋的学生,这一点儿多次从我亲耳听到老师们背后议论学生时得以印证过。尽管勤奋又努力成绩也就班级前十名,年级前六十名的水平。

初中马上面临毕业,毕业面临以下出路,升高中、考专科学校、当兵、回家务农。

首先当兵是不可能的,一是父母不同意,二来我自己也没有这个意愿。

其次回家务农,我到愿意,可在父母眼里那绝对是不可能,他们比所有望子女成龙成凤的父母都过分,不管不顾我的木讷愚笨,一心指望我读书跳农门。

最后只剩下继续读书一条路。

玫表姐经常找班主任谈心,打探了解我的学习情况,也经常与我交谈,关心鼓励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中考结束,玫表姐特意请假回来,帮我分析估分报志愿,建议我读师范。期间还费了好大的劲儿去活动,在那个人人都想当老师的年代,终究因为我分数有限未能如愿。但玫表姐的这番心思却实实在在恩重如山。

幼稚的我决心回家务农,玫表姐却坚定的跟父母站在一条战线,坚决要我继续读书。那时候她已经通过自身努力从小学调到二中初中部任教。

记得在那个炎热的夏天,玫表姐从城里回来,把我叫到舅舅家,晚上在镇招待所跟我做了一次长谈,具体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但大概意思有三点,一是鼓励支持我继续读书,二是含蓄的暗示我将来毕业参加工作后一定要善待父母,三是求学期间生活困难她会帮忙解决。

所谓生活上的困难,就是父母身体都不好,家里很穷,穷到几乎吃不饱的地步。

玫表姐说道做到,我中专四年,包括背心裤头鞋子在内的衣服大部分都是玫表姐置办的,那时候她结婚了,表姐夫人挺好,那些衣物大部分是专门给我买的,少数是表姐夫大半新的拿给我穿。

印象最深的,记得有一套咖啡色西服、一件黑色短袖圆领衫我一直穿到中专毕业。

在那最最穷困的岁月里,玫表姐逢年逢节总不忘抽空回来看我们,不是留下几十块钱,就是割上几斤肉让我们改善生活。

有一年八月十五,玫表姐有事走不开,没有回来,就让与我们同村的老乡给我们捎带三十块钱与一块五花肉。

等到毕业时正那个赶上国家改革,处于包分配与不包分配的当口,玫表姐再次四处活动,希望给我找个好工作,玫表姐自己掏钱买毛线给托付的人家的小孩打件毛衣外套送去。

最终被分配到当时县城首屈一指效益好的工厂上班。

那时候按资排辈,才上班工资低,加之父母年事已高疾病缠身,家庭经济状况仍然捉襟见肘,玫表姐依然时常接济我们。

星期天让我去她家吃饭改善一下生活,期间还送我一套价值三百多元的爵王西服,一件当年风行一时价值四五百元的丫丫牌羽绒袄。玫表姐说姐夫哥穿上有点儿小,送我穿好了。

那时候,甚至时至今日,我还是以为也许玫表姐故意买小号的好送我吧,虽说表姐夫对我们也挺好,毕竟不是一家人,再说我也已经参加工作自食其力,明着接济是不是太过分太明显了些。

接下来,日子慢慢好转,但新的问题又跳出来。眼见我一年大一年已经二十八九,还没有结婚,玫表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玫表姐没有给我介绍过女朋友,但后来仔细想想,这其中或许有意介绍过一个,只不过人家女方看不中我罢了,她没有明说罢了。

那是玫表姐邻居家的女孩,一次我去她家,晚上没有走,她让住在邻居家,跟那家的男孩住一起。那家有个姑娘,岁数跟我差不多大小。

二十八岁的最后一天晚上,玫表姐让我过去吃饭,再次与我做了一次长谈。

玫表姐先是问我,这些年谈过多少女朋友。我老老实实回答三十多个。玫表姐又问,这么多女孩子有多少是你不干有多少是人家不干?总不会是没有一个愿意跟你吧?

我依然老老实实回答,各占一半吧。玫表姐接着说,既然这样,你还在挑什么?等什么?你心里总要给自己一个底线吧!到底怎么想的?到底想找什么样的?到底打不打算结婚?父母都六十多了,他们还有多少日子可以等呢?

玫表姐的一席话,彻底解开我的心结。于是暗自发誓,如果三十岁生日之日还没有结婚的话,这辈子就认真不结婚了。

二十九岁零七天,我结婚了。玫表姐功不可没,没有她那一番推心置腹的谈心,估计我也许真的就与婚姻擦肩而过,让父母留下终生遗憾,让自己孤身一人过一生。

接下来一切顺理成章顺顺当当三喜临门,结婚、生子、工作上也算小有成就,又把父母接来颐养天年,一家人其乐融融。

这一切,其实都有玫表姐那双无形的手在背后推动。

结婚后头一年,按规矩要继续认作亲戚走动下去,表姐夫却提出亲戚不走了。当然表姐夫有表姐夫的考虑,也许他们家族的规矩就是如此,再者表亲之间也不是都一定要一直走着。

即便如此,玫表姐始终没有放下对我们的关心关照。母亲常年心脏病的老病号,玫表姐隔三差五过来看望,给母亲买穿的拿吃的,时不时另给几个零花钱。

再后来,母亲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永远停留在八十一岁零十九天的那一刻。

母亲走后,按讲我们之间彻底失去了血亲联系。本以为亲情就此为止,实际上玫表姐当真把我做亲弟弟般看待。这些年照样有来有往,对我们关爱有加。

去年正月,突然天降噩耗。

玫表姐本是花容月貌、心地善良、性格开朗、人缘极好、能吃能喝的一个人,突然觉得头疼,随随便便一查,却是生了大毛病。

怎不叫人感叹!杀人放火翘尖尖,积福行善泪涟涟;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一日日捱下来,尽管玫表姐一如既往的乐观,实际上还是一天不胜一天。

年三十表姐夫们家族大团圆,玫表姐还在一旁拍视频发微信,已经虚弱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年刚过又去省城住院,昨天见到老舅舅、见到表哥,只言片语间,病情实在不容心宽。

一时间思今忆往,心潮难平、感慨万千。今生遇到这样的表姐,不知是哪世修来的福分!病魔面前,任谁也陷无能之境!

独处深夜一隅,暗洒两行清泪,敲一页肤浅文字,诉不尽满腔伤悲,又怎能抵消病魔一缕!

谨以此文,为玫表姐祈福延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717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