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人物 贾母和薛姨妈对骂,火药味十足,王夫人忙灭火,薛宝钗冷眼旁观

贾母和薛姨妈对骂,火药味十足,王夫人忙灭火,薛宝钗冷眼旁观

贾母和薛姨妈对骂,火药味十足,王夫人忙灭火,薛宝钗冷眼旁观-爱读书

薛家打着送女待选的旗号进京,一进贾府住下就扎了根,根本不考虑搬回自己家去了。薛家是有筹谋的,人家早就说了:一应日费供给一概全免,方是处常之法。看,我薛家就是占用你两间空屋子,不沾你一文半分的。有了这个基础,薛家住得心安理得,贾家不舒服也就不好说什么。

薛家的到来是为王夫人添了臂膀,血浓于水,自是求之不得。贾母年高之人,爱热闹,早期对薛家是相当的欢迎,大儿媳邢夫人在自己跟前不过应景儿,二儿媳像个木头,孙媳妇李纨守寡还要照顾儿子贾兰,只有一个凤姐天天哄老太太开心,可是凤姐忙啊,现在嘴碎的薛家姨太太来了,自然是宾主尽欢。

可薛家来后屁股都没坐热,就广布金玉之论,宝玉的通灵玉可以算得上是声名遐迩,低至冷子兴这样的商人,高至北静王这样的皇族,谁不知道荣国府嫡孙的这件奇事?人家薛家大姑娘偏偏就有个金锁,有个和尚说了,这得拣有玉的方可配成姻缘,这目标直指宝玉,乖乖,天意神授啊!岂是凡人能强能改的?

荣国府别人尚可,贾母肯定不高兴啊。自己的亲外孙女黛玉六七岁来到府上,和孙子宝玉那是绕床弄青梅一起长大的一对璧人,自己就是要让两个玉儿好好的培养感情,林贾联姻,一文一武,强强联合,又都是自己的至亲骨肉。现在一个商户来搅局,换谁这心情也不会爽。

贾母和薛姨妈对骂,火药味十足,王夫人忙灭火,薛宝钗冷眼旁观-爱读书

自从洞察了薛家的目的后,尽管老太太相当的有涵养,可明里暗里有撵薛家走的意思。大家族小姐的及笄之礼重要,却并不会张扬着办,因为这是女孩子即将要离开娘家嫁人的敏感年龄。贾母却要大肆的张扬着为薛宝钗办及笄之礼的生日,可滑稽的是贾母却只掏出二十两银子,像贾府这样大家给小姐少奶奶们过生日,有具体的例子,王熙凤过生日就花了一百多两银子,贾母这二十两真是啪啪的打薛家的脸,可见贾母不是真心,也是变相提醒薛家:你们的姑娘都要嫁人了,你们还不回家呀。

不舍得钱也就罢了,人家宝钗的生日宴上,宝钗是小寿星当然要先点戏,点完,贾母就迫不及待的让黛玉点,王夫人、薛姨妈长辈们在,黛玉怎么好意思先点,就让薛姨妈王夫人,这时贾母说话了:

“今日原是我特带着你们取笑,咱们只管咱们的,别理她们。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她们不成?她们在这里白听白吃,已经便宜了,还让她们点呢!”

要知道,这是人家宝钗的生日宴,不管咋说,形式上,人薛家也应该是座上宾吧。虽说一起住的日子不短了不见外,可薛家毕竟是客,这个话说出来真是容易让人多心,如果仅仅是玩笑也就罢了,实际上后来真是人人都点了戏,楞是没让薛姨妈和王夫人点,薛家和王夫人的尴尬可想而知。

贾母和薛姨妈对骂,火药味十足,王夫人忙灭火,薛宝钗冷眼旁观-爱读书

还有一件,贾府里宴会多,宝钗只有她生日宴上这次是坐在了贾母身边的,其它所有大小宴会,宝钗再也没有一次和贾母同坐过,贾母一边说宝钗最好,自己喜欢她,可是老太太身边,永远只有宝玉、黛玉、湘云,后来还有一个宝琴。偶尔,探春也会陪侍在贾母的身边一起用餐。每次宴会,曹雪芹都不厌其烦的一一交代大家座位的次序。

永远都不让你上我的桌,贾母的态度,已经很直白了。

贾母对薛家的这种心照不宣的冷淡,薛家只有忍气吞声,要么就装糊涂。可是从元春赐出端午节礼后,在王夫人的支持下,薛家又满血复活了,对贾母的恭敬也略打折扣,时不时的也弄出一点小脾气和软抵抗了。两人在端午节间好几次你来我往,不过维持着表面的体面,私下已是刀光剑影。

到了四十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史太君两宴大观园,两人有过一次擦出小火花的正面交锋。凤姐带人将宴席摆设整齐,贾母说咱们先吃两杯,也行个令才有意思。薛姨妈一听说道:

“老太太自然有好酒令,我们如何会呢,安心要我们醉了。我们都多吃两杯就有了。”

贾母说:“姨太太今儿也过谦起来,想是厌我老了。”

薛姨妈说:“不是嫌,只怕行不上来倒是笑话了。”

王夫人打圆场:“便说不上来,就便多吃一杯酒,醉了睡觉去,还有谁笑话咱们不成。”

贾母和薛姨妈对骂,火药味十足,王夫人忙灭火,薛宝钗冷眼旁观-爱读书

薛姨妈说你这是安心要让我们出丑,贾母说你这是嫌我是个老不死的。两个人看似文雅,和对骂也差不多,火药味相当浓厚,笨得要死的王夫人这次聪明了一把,说醉就醉呗,大不了去睡觉,都知道咱不识字,没人笑话我们。算是灭了火,把这个场面圆过去了。

两个人看不顺眼其实可以用更柔和的方式,比如贾母借鸳鸯抗婚指桑骂槐的大骂王夫人算计自己,探春搭了个台阶,贾母、王夫人都下来了,贾母这时就嘲笑自己是老糊涂,说姨太太你别笑话我,你这个姐姐她是很孝顺我的,这下可是委屈了她。

你看同样是各自心怀鬼胎,贾母这话就让人最起码面子上过得去。

贾母之所以对薛姨妈能说出如此之狠的话,不过是端午节薛家想借力元春未完,宝钗又拿湘云当枪使,真是惹怒了老太太。大家不过是开心游玩,薛姨妈还要阴阳怪气,既然你要往靶子上撞,那还客气什么。

值得注意的是,贾母两宴大观园,整整两回,除了行牙牌令,你可曾见宝钗说过一句话,有过一个动作表情。就连众人到蘅芜苑,贾母说了那么大的一套话,作为主人的薛宝钗,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刘姥姥讲笑话,众人都快笑傻了,薛宝钗连个反应都没有,前一天不是还高调帮史湘云办螃蟹宴的吗?怎么一下就低调如此找不见了呢?

薛家这段时间都快把贾母惹毛了,薛姨妈没有眼力见儿,宝钗可是个聪明人,她清清楚楚心里一本账,哪里还有心情和你们玩闹!

贾母和薛姨妈对骂,火药味十足,王夫人忙灭火,薛宝钗冷眼旁观-爱读书

我是屏山,欢迎点评、关注。为您研读《红楼梦》里的真故事。

参考原著:甲戌本、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20回通行本《红楼梦》

图片来源:清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图》

来源:屏山品红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3120.html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