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人物 薛姨妈一番虚伪话欺负黛玉,婆子愤而出手,薛姨妈灰溜溜败下阵

薛姨妈一番虚伪话欺负黛玉,婆子愤而出手,薛姨妈灰溜溜败下阵

薛姨妈一番虚伪话欺负黛玉,婆子愤而出手,薛姨妈灰溜溜败下阵-爱读书

《红楼梦》里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人口最单弱的是薛家,正经主子只有三个人:薛姨妈、薛宝钗和薛蟠。

一家人因为薛蟠吃了人命官司,加上一个不知真假送妹待选的理由,带着几房家人就进了京,按说薛家在京城也是有宅子的,就算想热闹,回薛姨妈的娘家王家倒也说得过去,很奇怪的是,薛家一进京,直奔宁荣街而来,贾政客气了一下,留薛家住进府里的梨香院,薛家顺坡下驴,从此在荣国府扎下了根儿。中间贾母等明里暗里撵了好几次,薛家装糊涂,王夫人不置可否,所以,薛家从小说一开始,一直到薛蟠都娶亲了,在贾府就这么一住若干年,用常理实在解释不通。

贾府为啥好几次想撵薛家走?就是因为薛家太不安分,一会儿抛出金玉论,一会儿手伸太长帮贾母的娘家孙女,一会儿又借元春的力想坐实金玉良缘,反正自从薛家搬进来,黛玉不知多流了多少眼泪,宝玉不知添了多少的烦心,宝黛不知闹了多少矛盾,贾母不知多操了多少心。别人不说,反正贾母对薛家是够够的了。

薛家越挫越勇,知难而上,一点儿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宝钗一个大姑娘,不分白天黑夜往怡红院里跑。可到了《红楼梦》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骗宝玉说林姑娘要回苏州家去,把宝玉吓的胡话连篇,都病了,这一闹,整个贾府都知道,要是林姑娘真的离开贾府,宝玉这条小命保不保得住真是个问题。这件事其实令王夫人很沮丧,她就算再不喜欢黛玉,也得考虑儿子的性命。

薛姨妈一番虚伪话欺负黛玉,婆子愤而出手,薛姨妈灰溜溜败下阵-爱读书

薛家就尴尬了,经营了好几年的金玉良缘这是要泡汤的节奏,既然人算不如天算,不如刻意拉近一下和贾母林黛玉的关系,别金玉之事不成,还和对手结下仇怨,薛姨妈和黛玉一向关系平平,在清楚了黛玉对宝玉的不可或缺后,薛家明白,将宝钗嫁了宝玉或许不是什么好的选择,薛家最会权衡利弊的,这个账还是算得过来的。于是薛姨妈频频造访潇湘馆了,到了什么程度呢?后来贾母等要去皇陵,都将黛玉托付给薛姨妈照管了。这点必须要佩服薛姨妈,意图也很明显:我们薛家从来没有觊觎过宝玉,你和宝玉成婚,我们乐见其成。

为啥薛家转向巴结黛玉呢?毕竟,贾府当下还算树大根深,元春好好的在当她的贵妃娘娘,宝玉即将成为贾家的顶梁柱,而黛玉成为宝二奶奶几成定局。薛家可是需要贾府庇护的,和黛玉对着干了好几年,薛家心虚呀。

于是出现了下面的一幕,宝钗来看黛玉,发现母亲也在,薛姨妈就说:

我这几天连日忙,总没空来看看宝玉和她(黛玉),我今儿瞧他两个,也都好了。”

薛姨妈这话说得,就差说来看看他们小两口了。你想心地干净的黛玉听了这话,怎么可能对薛姨妈设防呢?恐怕会倍感亲切吧。薛姨妈又说了:

“我的儿,你们女孩儿家哪里知道,自古道‘千里姻缘一线牵’……”

“好孩子别哭。你见我疼你姐姐你伤心了,你不知我心里更疼你呢……我每每和你姐姐说,心里很疼你,只是外头不好带出来的。你这里人多口杂,说好话的人少,说歹话的人多,不说你无依无靠,为人作人配人疼,只说我们看老太太疼你了,我们也洑上水去了。 ”

薛姨妈一番虚伪话欺负黛玉,婆子愤而出手,薛姨妈灰溜溜败下阵-爱读书

黛玉说姨妈既然这么说,我明日就认姨妈做娘,姨妈若是不认,说是假意疼我了。薛姨妈马上就说你不讨厌我,现在认了才好。

薛姨妈这个话水分相当大,说疼黛玉比宝钗更甚,薛姨妈的这个话出口,恰是佐证了她的虚伪和有自己的目的,还真是敢说。

接下来又说出了要为宝玉黛玉保媒四角俱全的话,紫鹃丫头没心计,一听就上赶着问着薛姨妈:

“姨太太既有这主意,为什么不和太太说去?”

薛姨妈用你是不是赶紧催着你家姑娘出阁,你也赶快去寻一个小女婿去?紫鹃一个姑娘没阅历,羞臊的转身出去了。

这时潇湘馆的婆子们说话了:

“姨太太虽是顽话,却倒也不差呢。到闲了时和老太太一商议,姨太太竟做媒保成这门亲事是千妥万妥的。”

《红楼梦》里的婆子一向令人讨厌,可是你看看黛玉屋里婆子这几句话,有礼有节,无懈可击,尊敬里好好地将了薛姨妈一军,薛姨妈对付紫鹃得心应手,对这几句含而不露却无法反驳的话还真是不好接,于是薛姨妈打起了哈哈:

“我一出这主意,老太太必喜欢的。”

婆子的这几句话,多少让薛姨妈有灰溜溜败下阵的感觉,她说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不过是自己给自己个台阶下。

薛姨妈一番虚伪话欺负黛玉,婆子愤而出手,薛姨妈灰溜溜败下阵-爱读书

我们知道,从这之后,尽管黛玉直接就称呼薛姨妈为妈了,她从来也没有和老太太谈起过此事,为啥?心不甘情不愿呗。老太太若要定宝黛的婚事,她拦不住,可让她来助推,绝对不可能。

说薛姨妈虚伪,除了她说出违背人之本性的话,还有,她认黛玉为干女儿,老太太不在家时,她对黛玉的起居相当用心,这些不过还是为了拉拢和迷惑黛玉和贾母罢了。读者应该还记得,莺儿的妈和茗烟的妈两个人很投机,结成了干亲戚,两家不过都是奴才,为此竟然大摆筵席,这种隆重的仪式感证明两家的真诚和真心 。

林黛玉是什么人?四世勋贵之后、鹾政林如海的千金小姐,史太君贾母最疼爱的外孙女,他薛家一介商贾,和林家社会阶层等级上差别是巨大的,林黛玉都直接喊妈了,别说正式摆酒了,连和其他人通告一声都没有,好似怕人知道一样。就凭这点,薛姨妈实为虚伪透顶。

不得不佩服潇湘馆里的这几个婆子,或许她们早就看透了这个心怀鬼胎的薛家姨太太,直说姨太太这就是玩笑话,姑娘可不能当真,既然你姨太太说出来了这话,反正你天天的和老太太在一起闲唠嗑,那就顺便提议一下呗,机会多得很呐,关键这事我们下人都觉得是千妥万妥,天作之合,你老人家要是不说,可见你不是真心呐。

为婆子们的话叫好!薛姨妈果然是一直都没说,潇湘馆婆子这一番含笑怼薛姨妈,啪啪打脸,还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薛姨妈一番虚伪话欺负黛玉,婆子愤而出手,薛姨妈灰溜溜败下阵-爱读书

我是屏山,欢迎点评、关注。为您研读《红楼梦》里的真故事。

参考原著:甲戌本、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20回通行本《红楼梦》

图片来源:清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图》

来源:屏山品红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3113.html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