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故事:冥王传,吾主阿茶

故事:冥王传,吾主阿茶

故事:冥王传,吾主阿茶-爱读书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郑不才

此有始境,魂之出路,无边无际,无草无木,无声无息,变幻莫测,冥漠之乡,故名冥界,内有神,名冥王,皆为男身,目达耳通,面遮半,善动怒,忌欺瞒,凡入冥界者,皆随前事之善恶入六道轮回,扰冥界之规者,诛之。

——《冥记·冥王卷》

“茶茶,茶茶快走,快,千万别回头——”

“啊——”

又一次被同一个梦惊醒,画面中的女人影像模糊声音却清晰。每一次梦醒后,我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痛……

我叫阿茶,不知自己生在何地,自打记事起,我便被一个自称阿爹的遮着半张脸的“面具人”在我的脸上也强制性戴上了同样的面具,然后领着我经过黄泉,走过奈何桥进了冥府。

我从未有过任何不适的感觉,唯有看到冥界里其他小孩子被阿娘疼的时候,心中就会涌出无限的疑惑与失落。

阿爹告诉我,我是下一任冥王,做冥王不能有太丰富的感情,做冥王要心怀整个冥界却唯独不能包括自己。

我听了阿爹的这些话,还是会时不时地偷偷想阿娘。想她会是个怎样的女子?为何我连她的样子都没见过?她究竟去了哪里?

抛去这些身份,我也只是个没有阿娘疼的孩子而已。无数次我想去阿爹处寻得心中疑惑,可是阿爹就像看穿了我的心事一样,每每在我开口之前便勒令禁止我提阿娘,整个冥界也都像说好的一样,不仅不敢直视我,甚至多余的一个字都吝啬得不肯讲。

我知道,冥界上上下下所有人表面上对我毕恭毕敬,背地里却对我有诸多猜测与质疑。

他们猜测最多的便是我的身世,质疑最多的就是我的性别与能力。

历代冥王皆为男身,唯有我是女儿之身,还是个弱小的女儿身。

只有我知道我就是阿爹的嫡亲血脉,也只有我自己能感知到我体内无限的能力,若我想,但凡在冥界,不论是谁何时在哪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我都能听看得一清二楚,什么都瞒不过我。

我跟阿爹一样脾气易怒,许是因为冥王注定孤独吧,我身边连个能说话的鬼都没有,每天除了听阿爹训诫如何当冥王就是在房间里修练功力。脸上的面具阿爹从不许我摘下,说冥王真面不示三界,这是规矩。

我只能每天晚上临睡前偷偷摘下面具对着镜子欣赏我妖娆的旷世奇颜,不想却被阿爹发现,阿爹大发雷霆说红颜祸水,能迷了别的心智的,同样亦能迷了我自己的心智,太美丽的东西往往都有剧毒。

为此阿爹罚我在冥府的地牢里面抄足了《冥戒》300遍才肯放我出来,并发话如若再敢有下一次,便毁了我的容颜,自此我便长了教训再不敢摘下面具看自己。

在我500岁那年,跟我相伴了300年的阿爹离开了我……

冥王并无生死,冥王不是鬼,亦不是仙,只是相较于天界阶品较低的世袭神。

阿爹管理冥界功德圆满得以往生,只留得我独自一人掌管冥界。

我知道,虽然我年岁尚轻、资历尚浅难以服众,但也该是我独自挑起冥界这杆大旗的时候了。

同时这也是个好机会去解开藏在心中多年的疑惑:我的阿娘,究竟何许人也?如今身在何方?为何与我骨肉分离……

就在我心中有些许暗自得意的时候,忽然意识到我不能心急,要想寻得阿娘,需得管好冥界方可。

冥界分为拔舌、剪刀、铁树、孽镜、蒸笼、铜柱、刀山、冰山、油锅、牛坑、石压、春臼、血池、往死、磔刑、火山、石磨、刀锯这十八种刑罚。

新魂入冥府的第一件事便是由鬼差带领着去谏言官处据前事之善恶轻重领取刑罚,若刑罚有期限的,便可待期限过后综合前事善恶与刑罚表现考量去投胎转世轮回;若罪孽深重无期限的,就要永世在冥府服役。

投胎分为天、人、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六道,且不论哪一道皆根据自己前事今生的因果无休止地循环、再循环……人界的死亡,在我们冥界来说恰恰只是另一种开始。

“禀,冥王大人。”

我正卧榻而憩,便被这个声音打断,不甘愿地睁开眼。

“嗯。”

“今日入府之新魂之一,甚是棘手,需得您亲自决断。”

“何缘由?”

“此魂之恶,恕属下闻所未闻,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啊!”

“讲!”

“此魂生前,烧杀嫖赌、奸淫捋掠、口舌害人、打爹骂娘、盗墓弃子,最后到老懊悔自杀,这……这十八种刑罚是样样犯了个遍,冥王大人,您看,这……”

“宣——”

宣此新魂觐见冥王大人——

“大胆恶魂!不可直视冥王大人双眼!还不速速下跪!”

“仙人既不是鬼魂,何故来我冥界?”我忍不住了。

“哎呦,想不到冥王大人真是好眼力。”

这种连讽刺带挖苦的语气,让我极度反感。

“还有你们,都出来吧!”

冥界四大长老犹、蚺、嚐、椴现身。

“臣,参见冥王大——”

“别演了!既然都到齐了,有话直说。”

我怎会不知道,没有这四大长老大力协助,眼前这个小小的通判仙凭何本事能背过我的察觉在我冥界之地来去自由,并把我的谏言官耍得团团转。

我想他们此行目的就是要探我的虚实,恐有一点疏漏,他们便会趁机抢夺我手中的权力。

自打我见这四大长老的第一眼起,我便知道他们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且觊觎冥王地位许久,早除掉我便早日安心,只是他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我才是冥王,我身体里面流淌的血液才是高贵的、纯正的冥王之血!

“好,我最喜欢爽快的,既然您都开口了,那下仙便要问问冥王大人,您打算如何处置新魂之事?”

“我冥界之事,与你何干!”

“呦,这新魂的前事可是您的谏言官亲自查阅上报的呢,这么说来,便是冥界的谏言官善于弄虚作假甚至真假不分了?”

“那我可要带着他去天界回禀了,就说冥王大人新官上任便纵容手下无视规矩擅自胡来,编排人界戏弄天界搅得三界不宁。”

“既然冥王大人这般无能,那便速速将冥王印交由四位长老代为保管,冥界大小一切事物暂由四位长老主持,待我回禀天界后再行定夺。”

“呵呵,费了这番力气,原来是来架空我的。”

“冥王大人果然冰雪聪明,趁着现在肯好好说的时候交出来,四位长老许看在你年岁尚轻又是一介女流,会给你安排个婚事保你永世衣食无忧。”

“想要冥王印是吗?有本事就来拿!”

说着,我面无表情地摊开右手,手掌间顷刻冒出一朵洁白无比光芒无瑕印有个清晰“茶”字的曼陀罗花。

“这,这就是冥王印?你们都愣着干嘛,快抢啊!”大长老犹再也按捺不住。

“对,兄弟们上,抢来了冥界此后就是你我的天下了。”蚺也跟着喊。

“有请仙人相助!”嚐自作聪明!

说着,他们五个便将我团团围起企图让我四面楚歌。

“呵呵,一群蠢货!”

我手掌推着冥王印在我头顶,张开双臂一跃而起,顷刻间我的双目便发出如这曼陀罗花般两道凛冽的白光,我轻松地转了一圈他们五个已全部被我击倒在地动弹不得。

随之而来的是那犹如天地裂开般的巨响,怕是三界都要跟着震上三震。

“冥王印唯新旧冥王更替时方可请出,启用冥王印以天地炸裂之巨响作为信号,召集所有冥界生灵并预示着冥界有来自外界的入侵者破坏约定欲挑动战争。”

“仙人以为,破坏三界约定罪当如何?想必此刻天界使者已在我黄泉入口处恭候了,有请——”

“下仙玉伦坤参见冥王大人,方才天地异象观测后方知冥王大人启用了冥王印,可是其中有何误会?”

“那就要问问你们这位仙人,为何勾结我冥界四大长老在此滋事出言不逊欲逼我退位?!”

“混账东西!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活得久了活腻了不成?”

“上仙,她算什么冥王,她就是个未经世事的小丫头!我们凭什么怕她?”

“放肆!”说着玉伦坤上去就给那小仙一巴掌。

“冥王身份岂容你等置喙?!三界之内可以开启冥王印的唯有冥王的嫡亲血脉且亲手授予冥王印的方可!”

“看来如今仙界也不全是不学无术之辈。”

“冥王大人说笑了,今日之事实属这小仙冒犯,我仙界并无半点不敬之意。此事任凭冥王大人处置。”

“上仙,救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四位长老快帮我说句话啊,我们可是有约定啊——”

“诛,铁树之刑千年,毕,投胎转世为人经历一遍六道轮回再返回仙界领罚吧。”

“还不赶快谢冥王大人开恩!”

“不必了,谏言官,即刻带下去领罚!”

外患解除了,该内忧了。

“犹、蚺、嚐、椴给我跪下!当真以为你们做的那些肮脏勾当我看不见?”

我挥动右手把阿爹授予我的冥镜现于他们眼前。我用嘴轻轻一吹,四位长老以往一幕幕如何议论我、密谋篡权甚至以权谋私事无巨细地暴露在整个冥界……

阿爹曾说,冥镜的存在只有冥王知晓用于查看冥界动向,不便示于人前。现在看来,很有必要展现在他们面前。

“精彩,真精彩!你们可还有话说?”

“我们恐你的出身有损冥界威望才来夺权,我们是为了冥界!现在看来,你确是嫡亲血脉,这是一场误会。”犹不甘愿地说。

“误会?这是谋逆!还是勾结外界谋逆!你们是当我瞎,还是当整个冥界都瞎?”

“我们都是冥界的肱股之臣,你究竟想怎么样?”椴忍不住说道。

“诛,灭!”

“阿茶,你不能这样,我们也是看着你长大的!”蚺激动至极。

“对,阿茶!你不能让我们魂飞破灭!”嚐吓得不轻。

“我要你们连在这世界上存在过的迹象都没有!听懂了吗?”

我抬起衣袖,每个赏了重重一巴掌!

“阿茶也是你们配叫的?”

“等等,慢,阿,不不冥王大人你绕我们一命,饶了我们,我就告诉你你阿娘——”

“我阿娘她怎么了,你快说!”

“蚺,你闭嘴!不许说!”

“说——”我的咆哮声震慑着整个冥界。

“你阿娘她,——啊——”不等蚺说完,犹使出浑身内力打得蚺奄奄一息。

“动,动物——”

这是蚺临死之前最后一句话。我一怒之下灭了他们四个老东西。

自此,我的威严算是在冥界彻底立下了。再无任何一鬼敢随便非议我,我能感觉到大家发自内心的敬畏。

我把犹、蚺、嚐、椴四个老东西负责的财、政、兵、权收回了。财、政、兵、权则按照品行表现公平下分,在我这里不论资历,只论品行与能力……短短数年冥界已被我治理得井井有条,好评不断。

我脑海中始终想着蚺临死之前对我说的“动物”,我怀疑这与我阿娘有关可是毫无头绪。如今冥界一切步入正轨不甚用我操心,我想是时候该去人间寻阿娘了。

冥王出行人间牵扯颇广,权衡之下我分身出另一个我待在冥界,自己乔装去了人间……

这个地方陌生又熟悉……却又不似那般熟悉的样子,宅子高可通天,甚少见到林间小路,道路上跑车带四个圈的不明物……尤其是这人,模样与穿着越发奇怪,与最近冥界偶尔得见的新魂模样一般无二……人间好生奇怪……

为了不引恐慌,我隐身而行,努力寻找着动物。可是我看到的景象是鹿被割去双脚,貂、狐狸被活剥整张皮,猴子被敲碎脑,穿山甲被端上餐桌,大象被砍掉双腿,猫狗被当街虐杀、毒死……

我怒了,我想用我的方式去解决,可是千岁之前我根本无力在人间发攻击力,我这个堂堂一发怒三界都让三分的冥王却只能看着无能无力……难怪,难怪冥界冤魂日渐增多,不肯投胎转世的也日渐增多,原来他们在等,等待一个复仇的机会。

我忍气吞声,悄悄跟着这些枉死的生灵的冤魂,发现其中一大部分并没有跟鬼差前往冥界,而是去了一个隐藏在人间的叫作“无妄海”的地方……

我隐藏了气息,化作其中一冤魂悄悄跟去,由远及近有一男一女的身影,他们,他们居然私自设置了仙障,用自己的修为来超度那些冤魂……

“阿,阿爹——”我湿了双眼,现出本身。

“阿茶,你怎么在这里?可是冥界出了事?”阿爹惊恐万分。

“我是来寻阿娘的……”我转身去看阿爹身边那个非人非鬼非仙模样的女子……

“茶茶,茶茶,真的是我的茶茶……”

多么熟悉的声音,梦中听到过无数次的,我阿娘的声音。

“阿娘,阿娘……您为何这般模样?为何只剩下一窍魂了?这些年您在哪里?我好想您……”

“孩子,既你已经寻到这里,阿娘知道是时候该告诉你一切了。我本是天君最宠爱的女儿,自小慧根深厚500岁便已成天神,彼时贪玩下人间正巧与你阿爹相识。你阿爹说冥界枉死不肯投胎冤魂数量每日成倍剧增。”

“超负荷的工作量导致冥界运转失灵,故来人间查看才发现人界越进步便越大肆涂炭生灵,那些小动物们死得很惨,不报仇绝不转世轮回。”

“三界平衡也有定律,长此以往整个三界必定面临一场浩劫,我听闻便与你阿爹一道,用自己的修为渡冤魂,就这样我们相爱了,悄悄地诞下了你。不料此事被你外公知晓,认定我辱了天界颜面,便派人追杀。”

“最后,为了表明我跟你父亲一起救赎这些冤魂的决心,我狠心让你父亲强行带走你,便自爆精魂成无数碎片,尽力护住人界所有生灵,遗漏者,我与你阿爹便一起渡化。”

“你现在知晓为何三界都要忌惮你三分了吧,因为你是我与你阿爹的嫡亲血脉。”

“阿娘——”

“茶茶,不哭,茶茶你是冥王。你肩上的重任不仅仅是冥界,更是维稳三界内的一切生灵与三界内万物平和,方可保人界平安。同时阿娘希望你,帮帮它们。”

“为何要保人界平安?所有的灾难都是他们带来的!”

“因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是你的责任跟义务!”

“好!阿爹阿娘,你们在此颐养天年,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孤乃冥王阿茶,尔等随我回冥界,定还你们一个公道!”

冥界

“参见冥王大人。”

“即日起,凡是前事在三界内杀害动物者,诛集十八种刑罚为一身千年,然,抽取魂魄丢出冥界任其自生自灭!我倒要看看,我冥界丢出去的连孤魂都没有的野鬼,三界内哪个有胆子敢收容渡化!”

“我主阿茶,圣裁——”

(作品名:《冥王传:吾主阿茶》,作者:郑不才。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来源:深夜奇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883.html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