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国庆诗歌专刊 | 韩玉光 海子 钱松子 郑愁予 雪马

国庆诗歌专刊 | 韩玉光 海子 钱松子 郑愁予 雪马

诗特刊137期|国庆专刊 | 韩玉光 海子 钱松子 郑愁予 雪马

目 录

祖国 |韩玉光

祖国(或以梦为马) |海子

回声 丨钱松子

梦土上 | 郑愁予

我的祖国 | 雪马

祖国

韩玉光

雨下了三天,终于停了。

北方的小城里

不时响起零星的炮竹声

正在为一个国或一个家庆祝生日。

我坐在朝南的窗户下

让光线再次找到了迷人的北。

又是一年过去

爱与孤独还是不离左右

陪着我。

已经越来越羞于赞美了,只想成为

眼前之美的一部分

只想对远方之美表达难以企及的歉意。

我承认我的不安

始终与欢乐同在,我还没有资格

远离它们。

我一直没有写出祖国这首诗

——如果她在我的心上

她会小于一颗心,等于一次心跳。

——如果,我写不出来

哦,请原谅,汉字太多了

我一生都用不完。

我吃惊地发现——

该给的,有些还没有给

该要的,有些还没有要

——我就是这么一个腼腆的人。

中午了,秋天的阳光

温暖着生活的面孔。

我要吃下一颗朴素的土豆

让它替祖国

喂养一个多余的人,接着说多余的话。

祖 国(或以梦为马)

海子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

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

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土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

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 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 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

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

有一匹马儿一命 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日”–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

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

千年王国和我。骑着五千年

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

我必将失败,但诗歌本身

以太阳必将胜利

回 声

钱松子

用许多年与泥土互相怀想着

它一成不变,我却已经换了多次容颜

十月送来了一封请柬

在初霜降临之前。秋风挽起袖子

为稻谷拔节

柿树又挑起一盏盏灯笼

照亮我下乡的路途

乡间依旧光阴似草,到处长

羊在墙角听雨声

玉米暗中磨牙

丝瓜藤抱着炊烟的腰,不肯老去

如同紧握词语的我

我不得不防备这些来自体内的火焰

绿得汹涌,红得耀眼

还有即将铺天盖地的金黄燃烧

它们酝酿的一场呐喊

回声荡漾,多像仰天长啸的祖国

梦土上

郑愁予

森林已在我脚下了,我底小屋仍在上头

那篱笆已见到,转弯却又隐去了

该有一个人倚门等我

等我带来新书,和修理好的琴

而我只带来一壶酒

因等我的人早已离去

云在我底路上,在我底衣上

我在一个隐隐的思念上

高处没有鸟喉,没有花靥

我在一片冷冷的梦土上……

森林已在我脚下了,我底小屋仍在上头

那篱笆已见到,转弯却又隐去了

我的祖国

雪马

我的祖国

只有两个字

如果拆开来

一个是中

一个是国

你可以拆开来读和写

甚至嚎叫

但你不可以拆开

字里的人们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天空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土地

不可以拆开这两个字

合起来的力量

如果你硬要拆开

你会拆出愤怒

你会拆出鲜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5502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