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从前慢,那种慢的样子,很真,也很美

从前慢,那种慢的样子,很真,也很美

从前慢,那种慢的样子,很真,也很美-爱读书

一日,听《红楼梦》。

听至——

贾珍道:“你走了几日?”

乌进孝道:“回爷的话,今年雪大,外头都是四五尺深的雪,前日忽然一暖一化,路上竟难走得很,耽搁了几日。虽走了一个月零两日,因日子有限了,怕爷心焦,可不赶着来了。”

是段俗常的对话。听毕,却怔然许久。现时,几千公里的距离,空中几个小时的飞行,即可轻松到达。

冰天雪地,一个月零两日的行程,在曹公那个时代,是不足为奇的。

从前慢。行程慢,连服的丸药,酌的茶饮,都是慢的。

要等,要四季的应季花蕊,节气当日的雪雨霜露,一番精心炮制,才有了宝钗的冷香丸。

也需得收集够五年蟠香寺梅花上的雪,妙玉方能为黛玉、宝钗和宝玉,烹得一味体己茶。

如此讲究精致,无不体味着一个字,慢。这种慢,与四季更替自然契合,是岁月静好,是悠然。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唐·王维《山居秋暝》

晚年半隐半仕,闲居山林的诗佛王维,与自然山水长相依。离了市井喧闹,官场叨扰,诗人的心早已静若止水。

松林流淌的月光,有松树的清幽味道。山涧里,小溪不知疲倦,和山石嬉闹。泉水边浣衣的女子结伴而行,一路言语,都留给数丛修竹。莲枝摇曳,不是有风来,那是划着舟桨的人,驾舟穿过一片荷。

从前慢,那种慢的样子,很真,也很美-爱读书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还有什么能比得上,这简慢日子的素朴淳净呢。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宋·赵师秀《约客》

不知为何,独喜这首诗的后两句。

诗人性情恬淡,希冀放逐山水之间,有魏晋之风。许是等友人清谈,对弈。良久,友未至。

夜已深,诗人望着布好的棋盘,百无聊赖中,执一枚棋子游戏。初悬而未落,后落子无悔。等待的时光漫长,棋子起落,灯烛的灯花也闪了落了,宛若一枚又一枚,黑色小星星。

也许,诗人终究等到了友人,博弈,长夜畅聊。这慢生活滋养的闲趣,真是风雅得很。

灯花,灯烛,是从前的物件。

从前慢,那种慢的样子,很真,也很美-爱读书

《红楼梦》里,老寿星贾母,是极随和又极爱热闹的。见到岫烟宝琴李绮李纹一行人来到贾府,喜得笑说“怪道昨日晚上灯花爆了又爆,结了又结,原来应到今日”。

喜欢灯烛的光,不那么耀眼,它温暖又温柔,照满整间屋子。

年幼时,最惬意的事莫过于,守着油灯,看火苗摇曳跳跃。

大人田地里忙碌一整天,小孩村子里玩耍一整天。晚上,一家人围坐炕头,伴着烛光,外公外婆舅舅闲聊。隔一会,外婆用缝衣针拨下油灯捻子,火苗便亮了许多。

记得那时,曾在油灯下,对外婆许愿:等长大了,一定要给外婆外公买好吃的。拨弄了好一会手指头,想到了几样。麻花,甘蔗,水果糖,苹果,蛋糕。

那是童年的我,能想到的最美味的食物。

有天,果真吃到了蛋糕。外婆听说邻村有人加工蛋糕,在当时,这可是分外新奇时髦的事情。外婆忙唤了小舅,称了面粉,白糖,再带上几枚鸡蛋,去邻村加工。

小舅端回来一小盆蛋糕,外婆每人分了一块,其余的放柜子里。我轻轻拉柜子,柜门咯吱咯吱响。怕厨房做饭的外婆听见,连忙跑掉了。

晚上,围着灯烛,小舅和我,分得几块蛋糕吃。过了这么久,时至今日,那天蛋糕的香甜味道,没有在记忆里,减去一分一毫。

那天外公外婆的慈爱笑容,也是甜甜的。

那时,晚上有灯烛。家人闲坐,灯火可亲,多好。

从前慢,那种慢的样子,很真,也很美-爱读书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木心 《从前慢》

木心的小诗《从前慢》,不知治愈和抚慰过多少人的心。

火车站,豆浆店铺,邮政绿单车,纸信封。像一帧旧照片,一首老歌,平平常常。却把旧时光,都拉回到眼前。

从前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样的爱情,当真是有的。

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美丽的二十五岁中法混血姑娘李丹妮,和小自己一岁的学生袁迪宝相恋。使君有妇,两个人只有选择分离。她回了法国,他大学毕业在家乡厦门工作,与妻子生养了三个儿子。

容貌姣好的丹妮一直未婚。也不乏追求者,她视而不见。她的心里已装满了一个人,那个人是她的星辰大海。

她和他一直越洋通信,她给他寄去奶粉食物接济。信件终止于文革,那个特殊的年代。思念依旧,没有在岁月里消弭。

2020年,妻子离世,已独居十三年的他,给早已断了音讯的她寄信问候。同年九月份,在厦门,他给了她一场婚礼,她做了他的白发新娘。

远隔重洋,离别五十五载的两个人,自此,再也没有分开过,直到生命的终点。

有人说,丹妮半个世纪的等待,只换来八年相守,不值得。感情的事,别人都只是观众。值不值得,两个人说了算。她觉得值,就一定是值得的。

她用数十载的时光,把感情织成一幅绮丽云锦。这段旷世之恋,有岁月和真情加持,愈加珍贵。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从前的爱情,从前的生活,那种慢的样子,很真,也很美。

从前慢的旧时光,已是一去不复返了。

-作者-

童话,北方女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0768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