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小说 村上春树:看袋鼠的好日子

村上春树:看袋鼠的好日子

  栅栏里面有四只袋鼠。一只是雄的,两只是雌的,还有一只是刚生下来的小袋鼠。

  袋鼠栅栏前面,只有我和她。本来就不是很热闹的动物园,再加上又是星期一早晨,入场的客人数,还远不如动物数来得多。

  我们的目标当然是袋鼠的婴儿。除此之外实在想不起有什么值得看的。

  我们从一个月前报纸的地方版上,知道了袋鼠婴儿诞生的消息。并在一个月里,一直继续等待一个参观袋鼠婴儿的适当早晨的来!伤。可是,这种早晨总是不肯来。有一天是下雨,第二天也还是下雨,再过来一天地上还是湿湿的,接下来连着两天都刮着讨厌的风。有一天早晨她的蛀牙痛了,另外一天早晨我又不得不去区公所办点事。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

  一个月,真是一转眼就过去了。我在这一个月里到底做了什么,我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好像觉得做了好多事,又觉得什么也没做。要不是月底,收报费的人来了,我连一个月已经过去了都没注意到。

  可是不管怎么样,专为看袋鼠的早晨终于降临了。我们早上六点醒过来,打开窗帘一看,立刻确定这就是看袋鼠的好日子了。我们洗了脸、吃过东西、喂了猫、洗了衣服,戴上遮太阳的帽子便出门了。

  “你说,那袋鼠的婴儿还活着吗?”在电车上她问我。

  “我想还活着吧;因为没看到死掉的消息呀。”

  “说不定生病了,住到哪里的医院去了呢。”

  “那也应该会登出来呀。”

  “会不会太紧张躲在里面不出来?”

  “你说婴儿?”

  ‘谁说的,我说妈妈啦。说不定带着婴儿藏在后面黑黑的房间里呢。”

  女孩子实在真会想,什么可能性都想得到,我真服了。

  “我总觉得,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就再也不可能看到第二次袋鼠婴儿了。”

  “会这样吗?”

  “你想想看,你以前有没有看过袋鼠婴儿?”

  “没有。”

  “你有信心,从今以后还会再看到吗?”

  “不晓得会不会。”

  “所以我很担心哪。”

  “不过,’我抗议道:“虽然或许正如你所说的一样,可是我也没看过长颈鹿生产,也没看过鲸鱼游泳,为什么偏偏袋鼠的婴儿,现在会成问题呢?”

  “因为是袋鼠的婴儿啊。”她说。

  我干脆看报纸。向来跟女孩子辩论就一次也没赢过。

  袋鼠的婴儿不用说是活着的。他(或许是她)比报纸上所看到的大得多了,很有力气地在地上跑来跑去,那与其说是婴儿,不如说是小型袋鼠来得更恰当。这件事实使她有点失望。

  “好像已经不是婴儿了。”

  还是像婴儿啊,我安慰她。

  “我们真该早一点来啊。”

  我走到贩卖店去,买了两个朱古力冰淇淋回来时,她还靠在栅栏达,一直望着袋鼠。

  “已经不是婴儿了啦。”她重复着说。

  “真的吗?”说着我把一个冰淇淋递给她。

  “因为如果是婴儿,就应该在母亲的肚袋里呀。”

  我点点头舔着冰淇淋。

  “可是不在肚袋里嘛。”

  我们于是开始找寻袋鼠的妈妈。袋鼠爸爸倒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长得最巨大、最安静的,是袋鼠爸爸。他一副像才华已经枯竭的作曲家似的脸色,正盯着食物箱里的绿叶出神。剩下来的两只雌的,体型长得一样,毛色也长得一样,连脸上表情都一样,说哪一只是母亲都不奇怪。

  “不过,有一只是母亲,有一只不是母亲噢。’戏说。

   “嗯”

  “那么,不是母亲的袋鼠是什么呢?”

  不知道,她说。

  袋鼠婴儿并不理会这些,只顾在地面跑来跑去,并不停地到处无意义地用前脚挖着洞。他或她看来是个不知道无聊是什么的生物。不停地在父亲周围团团转、只吃一点点绿草、挖挖地面、在两只雌袋鼠之间玩把戏,一会儿躺在地上打滚,一会儿又爬起来开始跑。

   “袋鼠为什么跑得那么快?”她问。

  “为了逃避敌人哪。”

  “敌人?什么样的敌人?”

  “人类呀。”我说:“人类用弯刀杀袋鼠,吃它们的肉。”

  “为什么小袋鼠要躲在母亲的袋子里?”

  “为了一起逃走啊。因为小袋鼠跑不了那么快。”

  “你是说被保护着吗?”

  “嗯。”我说:“小孩子都是被保护着的。”

  “要保护多久呢?”

  我应该在动物图鉴上,把袋鼠的一切都先调查清楚再来才对的。因为这种事早在预料之中。

  “一个月或两个月吧。”

  “这家伙才一个月呀。”她指着袋鼠婴儿说。

  “应该留在母亲的袋子里的嘛。”

  “嗯。”我说:“大概吧。”

  “你不觉得躲在那袋子里很美妙吗?”

  “对呀。”

  “所谓小叮当的口袋,是不是具有回归舱内的愿望?”

  “不晓得。”

  “一定是啊。”

  太阳已经升得好高了。从附近的游泳池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天上飘浮着清晰的夏云。

  “想不想吃点什么?”我问她。

  “热狗。”她说:“还有可乐。”

  卖热狗的是个年轻的工读生,五门车式的摊子里面,放着一部大型的收录音机。在热狗还没烤好之前,史提芬温达(stevieWOnder)和比利祖(Billy JOe)唱歌给我们听。

  我回到袋鼠栅栏外时,她说:“你看!”指着一只雌袋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0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