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选读 | 山西诗人潞潞,词语内部的灵魂多么寂寞

诗歌选读 | 山西诗人潞潞,词语内部的灵魂多么寂寞

诗歌选读 | 山西诗人潞潞,词语内部的灵魂多么寂寞-爱读书

潞潞,原名杨潞生,1956年出生.,1985年毕业于山西大学中文系。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他受朦胧诗影响写诗,八十年代活跃于中国诗坛。曾创办《北国》诗刊,主编民间诗刊《少数》,其诗选入《新诗潮诗选》《后朦胧诗选》《朦胧诗25年》等选本。

月光照耀着一只铁砧

月光照耀着一只铁砧。这

铅灰色冰冷的平面多么寂寞

一只游弋的天鹅多么寂寞

人们从春天的倦怠中恢复过来

而温度计中的水银多么寂寞

木匠的儿子多么寂寞

痛苦和放纵都失去了依据

我们曾经对这一切深信不疑

短暂的欢乐之后多么寂寞

一些疼痛多么寂寞

词语内部的灵魂多么寂寞

最后让我写下耶稣的名字

他多么寂寞

阅读

阅读集中了最多专注

它消磨掉生活的精粹

沉闷的大师,日夜在阁楼上

衣着和风度不值一提

阅读的灰烬,并不多

像雪的霰粒拍打窗户

那时他徘徊于冬夜

听到这陌生清冷的声音

阅读的鸦片,是的

征服了不谙世事的年轻人

他一夜一夜慰劳自己

抵消白昼的暑热和喧嚣

注定阅读的一生

所有细枝末节都得适应

关闭多余的语言

很少约会,足不出户

日益与外部世界冲突

变成谦恭而无趣的人

终有一天大师被束之高阁

玻璃窗上雪花融化

坚硬的词语变得柔软

蛊惑的真理像水汽蒸发

阅读只剩下阅读

他重新成为没有知识的婴儿

赤裸,光洁,透明

这就是阅读的全部

(最多佐以香烟和浓茶)

不会再多了,就是这样

手上的灯盏

为了看清夜空中的星星

且熄灭我们手上的灯盏

白昼如此虚幻。只有

这样的夜晚可以轻声歌唱

我把手搭在年迈母亲的膝上

却无需看着亲人的眼睛

当然,黑暗的隐蔽者还有

栖息在稀疏枝柯上的鸟类

它们小小的心被翅膀裹紧

此时离去很久的父亲就会出现

并且悲伤地与我遥遥相对

即使在哀惋的痛苦中

我依然想再一次恋爱

漫长夏夜里的星星那般遥远

它与人世间真实的一切迥异

我和我的爱人将象一对盲人

身旁尽是密不可透的阴影

青春

它是你的老友

你们曾经形影不离

它是你眉宇间的光亮

是轻快的步伐和一点自负

那时候你没有察觉它

你对女友炫耀的一切

仿佛与生俱来

爱情使你心跳得那么快

你却轻易承受了

在没来得及怀疑之前

内心有永不餍足的梦想

对即将来临的考验

由于无知而勇敢

你还没学会掩饰

人人知道你致命的弱点

夏收的季节来到了

成捆的麦子堆上天堂

你大步超过路上的行人

并不理会身后的叹息

你对美的事物尤其敏感

喜欢赞美那些迷人的女子

夜深人静时写下无用的诗句

它顺从和纵容了你

使你虚度了苦难年代的光阴

青铜爵

为了晋国炉火纯青的工匠

为了一个湮没在过去的王国

那个狂欢之夜

它在狼籍的酒桌上一再被碰翻

为了从豪华宴席到豪华陵寝

为了两者居然很相像

庄严的面容比丝绸腐烂得还快

农人的脚在上面,他毫无所知

凉风习习,麦子年复一年生长

尊贵的身份侥幸保存下来

被镌刻成一段华丽的铭文

为了它一直忍受着的黑暗

那么多年除了泥土还是泥土

即使最后一刻也没预感到

漫长隧道另一头的光亮

无意中它保持了所有元素的美

为了从埋入到掘出的宿命

为了重新沐浴到风

稀世珍宝在博物馆的恒温里

被一束冷光照出清冷

迎着那些渴望遥远的目光

为了向这一切致意

为了它的至爱:嘴唇与酒

旧事

他不知道父亲为什么放开他

刚才他们还说着话

父亲突然走向路那一边

他和一个人搂抱在一起

手在那个人背上拍着

他隔着马路远远看着

听不见他们大声说些什么

两人互相递着香烟

然后那里升起一团烟雾

他们身后有株巨大的槐树

开满了白花,香气浓郁

他开始踢地上的石子

让过路的人都知道

这是一个讨厌的小男孩

此时父亲忘记了他

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一会

父亲重新拉起他的手

还在他头上撸了一把

可是小男孩一声不吭

他们就这么走着

他能感觉到父亲脸上的笑

后来他一直没机会问父亲那是谁

他知道父亲这一生并不快乐

甚至深埋着无人知晓的痛苦

但那一次父亲是真的高兴

旧日生活

旧日生活是精心选择替代的结果

不曾被忘记却无法从中获取

在一双什么都看不到的眼睛前面

环绕着为我们的存在而设置的边缘

春天的雨水再次带给岁月温馨

把大地擢升到凌空的境界

那是一个危险的高度有如迎向死亡

所有的人都将轻易看到事物的毁灭

它没有乞援的对象更不存在蒙蔽

像太阳培育出的阴影一般纯净

如果有人端坐其中必将被穿透

因此不可抵达的黑暗更似曙光

陌生人

我确实看见他,也许不容辩驳

他仿佛从别处转世而来

药房中的灯光多么暗淡,它应验着

风——从杂乱的情欲中吹开

他在一只空的酒杯前停下,在

这狭窄错动的地方辗转了一瞬

多情的血液平息了,它单恋了那么久

洗净的酒杯就要放进冰箱,是快乐

向一再错过的好人谢罪

我只记得一枚圆形的徽章,穿过小巷

那时侯一道光线飞来

照亮了楼梯,他赤裸着双脚

刚从享乐中醒来,像一个天使

仿佛用失眠的眼睛看着我

伤脑筋的一幅多年前的快照

把周围的人们折磨得憔悴。不可救药的

补偿,它将吃掉那些灰暗的日子

不管你退向何处,我们都无法指认你

就像指认某种猥亵的语言

黄昏

他望着镀了金色的窗台

仿佛看到外祖母疲惫的身躯

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下来

安静而衰弱的老妇人

每天都这么坐一会儿

她给女儿一家洗衣、做饭

很多年没人提起她自己的家了

那个山顶上的村庄

从远处能看见炊烟

他十二岁时去过那里

被小脚的外祖母追得到处跑

那时她的吼声还具威慑

然而她很快变得虚弱了

一天他“啪嗒”打开电灯开关

竟使坐在黄昏里的她吓了一跳

她好像从睡眠中醒来

为自己所在的房子诧异

此前她的灵魂一定在漫游

她一生不识字,素食而高寿

她留下很少,只有民国时的八块银元

她在临终前半年回到故乡

一再推迟的返乡之旅

让她看到越来越熟悉的风景

从此她任凭时间流逝

直至一个漫长的午后悄然而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0216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