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饶雪漫:假如深海鱼流泪

饶雪漫:假如深海鱼流泪

    中考要来的前三个月,初三(2)班的教室里贴出了一张榜,榜的内容是这样的:谁能在中考前让徐豆豆哭一次,全体男生每人喊他一声老大,再每人给他五十元,合计一千元整。欢迎有志之士勇敢揭榜!

    下面是一大排男生密密麻麻的签名。

    徐豆豆走过这张榜的时候,轻飘飘地揭下了它。她装模作样地抹了一下眼泪,干嚎了两声,对着讲台下穷凶极恶的一拔儿男生说:“我自己让自己哭了,快快,叫我老大,再把钱都给我掏出来!”

    “不算不算!”没稳定急得高声大叫起来,“不算不算,要真哭!”

    徐豆豆把手里的纸撕碎了往没稳定脸上一扔说:“去死吧,粉无聊!”

    “男人婆!”没稳定气急败坏地说:“我整不哭你不姓莫!”

    没稳定姓莫,叫莫文定。

    有人说他长得帅,所以他感觉常常比莫文蔚还要好,所以一向嫉恶如仇的徐豆豆最恨的就是他。

    怕惹起战火,徐豆豆的死党秦猫猫赶紧把她拉到一边,笑嘻嘻地说:“别生气,那帮男生是猪脑。千元巨款呀,怎么样,咱俩配合一下把钱给骗过来?”

    “怎么骗?”

    “我骂你,你装哭。”秦猫猫干脆地说。

    “骂骂有什么好哭的!”徐豆豆瞪大了眼,“你爱骂就骂,我哭不出来的,装也装不出来的。”

    “不会吧,真的没有泪腺?”秦猫猫第N次去翻徐豆豆的眼皮,徐豆豆反应敏捷地躲开了:“老大呃,不要和那些男生一样无知行不?”

    徐豆豆和秦猫猫从来不喊对方的名字,都是以老大互称。说起来,徐豆豆对秦猫猫的崇拜是在初一的第一天开始的。那一天,班主任罗老师用炯炯的目光盯着一教室青青涩涩的新面孔热情洋溢地说:“我不点名了,大家来做自我介绍吧,谁先来?”

    没人敢先来。

    两分钟的沉默后,是秦猫猫首先站了起来,她一直走到了讲台上,微笑着对大家说:“大家好,我叫秦亚南,我很喜欢猫,你们也可以叫我秦猫猫……”

    徐豆豆当时就想:“这女生挺牛的。”

    事实证明秦猫猫的确很牛,初中三年,她当了三年班长不说,还很成功地“收服”了班里成绩最好的男生时漆。她让时漆往西时漆不敢往东,她让时漆坐下时漆不敢站起。但是就这是样的一个女生,却在多种场合说过同样的一句令徐豆豆的虚荣心极度膨胀的一句话:“徐豆豆是我老大。”

    徐豆豆的真名叫徐迟,她长得圆头圆脑的所以大家都叫她徐豆豆。不过她非常不喜欢这个外号,上网的时候,她喜欢叫自己“深海鱼”。

    秦猫猫说:“老大,这个网名有够恶心哦。”

    “喂!”徐豆豆很警惕地看着秦猫猫说,“有什么恶心的,不懂就不要乱说!”

    “那你解释解释?”秦猫猫咬着笔杆问她。

    徐豆豆却怎么也不肯说了,一幅讳莫如深的样子。

    上课铃响,看到徐豆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管妖妖遗憾地对秦猫猫说:“可惜我今天来晚了,不然我可以揭那张榜,你相不相信我有办法让徐豆豆哭个唏里哗啦?”

    “不相信。”秦猫猫毅然决然地说。

    这也难怪,初中三年快过去了,N中初三(2)班的所有女生都为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哭过,唯独没有人见过徐豆豆的眼泪。考试考砸了她不哭,顶多就是一个人闷声闷气地在校园里走走。被男生欺负了她也不哭,惹毛了她她敢拎起板凳来跟你对着干。和女生闹纠纷就更不会哭了,给她没头没脑直楞楞地冲一句,你不哭就算是有本事了。

    最后三个月了,以“没稳定”为首的男生们看样子是卯足了劲,说什么也要看看徐豆豆的笑话,给她的“无泪神话”来一个无情的终结!除了“集资”张榜招贤外,男生们还凑合在一起商量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并给它冠了一个相当宏伟的名称,叫“催泪总动员。”

    秦猫猫很容易就从时漆那里打听出了该计划的三大步骤,第一招:来硬的。男生打女生当然是不行,那么就在体育课打蓝球的时候装做不慎把蓝球狠狠地扣在她头上。而且,是谁把徐豆豆扣哭的这一千块就归谁。(附:这个馊主意是没稳定出的,因为没稳定被扣过,当时是被扣得晕头转向眼泪不知不觉地就流了下来。)

    第二招是看上去很老实实际上粉奸诈的时漆出的,叫:来软的。寻找一切让徐豆豆可能感动的机会,最好的办法是让徐豆豆最好的朋友秦猫猫佯装得了白血病什么的,跟她来场生死离别,到时候不怕她会不哭。(附,所有的男生都认为这是个更馊的主意,因为大家都觉得时漆首先就搞不定秦猫猫。)

    第三招则是班里最花痴的男生叶家明出的,这招可毒了,叫软硬兼施。那就是找个人和徐豆豆谈恋爱,先是对她好得不得好,在她如醉如痴进入状态的时候再一脚把她给踹了,到时候啊只怕她的泪会把学校的大操场就淹没呢。(附:大家一致推选叶家明做去扮演这个当代的‘陈世美’,不过叶家明扭扭捏捏半天也没答应,后来在大家的反复游说之下答应看在钱的份上去试一试。)

    虽然时漆再三嘱咐秦猫猫不能泄密,但秦猫猫又岂是那种“重色轻友”的小人呢。五分钟后,徐豆豆已经因为这个“催泪总动员”的可笑计划而笑得前俯后仰了,她吊着秦猫猫的胳膊说:“体育课这周就会停了,蓝球没得打啦。至于你得白血病是没有人会信的,你看你壮得像头牛。还有第三条就更可笑了,我徐豆豆是不会谈恋爱的,三十岁前关于恋爱的问题都不会提到我的议事日程上来!叶家明,哼哼,我一脚踹他到好望角!”

    秦猫猫摸着下巴说:“如果这三招都不行,说不定我有更好的主意。”

    “什么主意说说看。”

    “买个催泪弹吧,不知道一千元够不够呢?”

    “可以试试的。”徐豆豆装做蛮感兴趣的样子说:,“我也想看看自己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我倒。”秦猫猫的口头禅又来了。

    这时正好是课间,苏苏从她们教室面前经过,看着徐豆豆说:“什么事笑成这样啊?”

    苏苏是三班的学生,是那种优秀得不能再优秀的人,每个学校都有这种人,成绩好人漂亮,风光的出名的事都是她占着。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她偏偏是徐豆豆的表姐,比她大十五天的亲表姐。因为她,徐迟的头从来就没有抬起来过。所以,她心里是很恨苏苏的,于是板着脸说:“没事就不能笑啊。”

    苏苏笑笑走开了。

    秦猫猫责备徐豆豆说:“干嘛这样对人家呀,你分明就是嫉妒。”

    “对,我是嫉妒。”徐豆豆承认说,“因为她我郁闷了十六年,从小她就欺负我。瞧瞧现在,离中考还有三个月呢,人家已经铁定直升了,我老妈差点没把我皮给剥了。”

    “我觉得苏苏挺可爱的。”秦猫猫说,“对谁都笑眯眯的。”

    “假样儿!”徐豆豆气呼呼地说,“我永远都记得念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她跟我妈说我读课文的时候喜欢把嗓子捏得尖尖的,让人听了不舒服。把我气得跳脚!”

    “哈哈哈。”秦猫猫大笑说:“是她不舒服又不是你不舒服你管她那么多?”

    “反正她一直都瞧不起我,就是这样。”

    “谁让你技不如人呢?”秦猫猫打击她,“有本事你也弄个直升试试?”

    徐豆豆立马焉了,拉着秦猫猫进教室看书去。明天就要考数学,徐豆豆语文还行,最怕的就是数学,中考是要是数学考不好,估计要留在省中读书就是天方夜谭了。

    管妖妖脸上的青春痘越来越多,吴美美看着谁都像是在看敌人。丁西西好像是失恋了整日里愁眉苦脸……初三最后的日子,真TNN不是人过的。刚愤愤地翻开第一页书,苏苏的面孔又出现了,在教室门口朝着徐豆豆直招手,没稳定这没出息的一见女生就犯晕,眼睛差点变成斗鸡眼。还扯着嗓门帮着苏苏喊:“徐豆豆徐豆豆门口有人找你哇!”

    好像徐豆豆是瞎子。

    徐豆豆无可奈何地走过去,问苏苏:“有何贵干啊?”

    苏苏说:“你妈打我手机了,让我们放学后直接到外婆家吃饭。今天是外婆生日。”

    “我去不了。”徐豆豆说,“明天考数学,我还没温习呢,哪有你直升那么潇洒!”

    “可是你回家吃什么呢?”苏苏担心地问。

    “那不用你们烦。”徐豆豆看着苏苏的胸前问,“你怎么可以带手机到学校里来,我们班要是谁带手机来,准会被老罗扔到厕所里。”

    苏苏笑笑说:“我们班主任不凶的。”

    “我们老罗很凶的。”徐豆豆恶狠狠地说,“就算你再是优等生,她也会照骂不误。所以啊,你以后要少来找我。”

    苏苏看了徐豆豆一眼,没再说什么,走了。

    晚上的时候纵是再不愿意,徐豆豆还是去了外婆家。因为老妈要是不高兴了,会把自己数落上三天三夜,所以,还是乖一点比较识相。

    外婆又过生日了,可是她看上去一点也不老更不糊涂,她很大声地说着笑着,拍着苏苏的肩说阿苏听说你直升了你真让外婆开心啊然后又说徐迟徐迟你要加把劲赶上阿苏啊。爸爸面无表情妈妈很努力地笑着跟大家干杯。徐豆豆端起一大杯红酒恶狠狠地说要我赶上你家阿苏呢是不太可能了不过我可以喝干这杯酒替你这不肖子孙赎罪。

    说完,她在姨妈和妈妈的尖叫声中干掉了那杯酒。

    外婆哈哈大笑:“不错不错,这性格像外婆!”

    “做死呀!”妈妈把她面前的酒杯一抢说,“这酒会醉人的你知不知道?”

    徐豆豆默默地坐下,她知道外婆不喜欢自己,就像她一直叫自己徐迟叫得那么客气可是却一直叫苏苏阿苏叫得那么亲热一样。不过徐迟也不想刻意地去讨谁谁谁喜欢,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如果别人不喜欢你,你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为了讨人喜欢去做一些无谓的努力,只会更让人瞧不起。

    管妖妖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徐豆豆永远也不要像管妖妖那样。

    吃完了饭,大人们开始凑在一起搓麻将,苏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因为外婆家离家很远,徐豆豆想独自先回家的提议被老妈断然否决了,她被赶到里屋去看书。可是没过一会儿苏苏也进来了,她轻声对徐豆豆说:“你带英语书了吗给我瞧瞧。”

    徐豆豆扁扁嘴说你不是直升了吗还看什么书?

    苏苏说:“高中开学也要摸底的呀,太放松了可不行。”

    “你挺能装样儿。”

    “徐迟。”苏苏唤她的名,在她身边坐下说,“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这个人到底是哪里讨厌呢?”

    “没有啊。”徐豆豆说,“你别瞎扯,我没有不喜欢你,不过,也没有喜欢你。我这人挺俗,一向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

    “我是当你亲妹妹的。”苏苏坐在徐豆豆旁边的椅子上,腿一摇一摇的,很认真地说,“我是说真的。”

    徐豆豆把眼睛直直地盯在数学试卷上。

    苏苏忽然叹了口气说:“希望有一天你会明白,我说的是真的。”

    徐豆豆猛地把手里的书一合。很大声地吼道:“你是不用考试了,你到底还要不要我看书?”

    苏苏看着徐豆豆,她的大眼睛里立刻充满了泪水,不过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出去,替徐豆豆拉上了门。

    第二天,徐豆豆对秦猫猫说:“你说她是不是有病?我都摆明我不喜欢她了,她却跟我说那些让人心烦的话!”

    “也许人家说的就是真心话呢。”

    “切!”徐豆豆不屑地说,“我跟她是两个世界的人难道你不明白?”

    虽说是做足了准备,可是那天早上的数学还是考了个一塌糊涂,最后的几道大题居然一道也没做出来。心里难受,去食堂打饭的时候徐豆豆一直都黑着一张脸,秦猫猫提醒她说:“其实你可以哭的,也许哭起来比现在这样还要好看一些。”

    “你是不是想一千块钱想疯了?”徐豆豆说。

    “你才疯了。”秦猫猫把徐豆豆一推说,“你一张死人脸谁看了都不会喜欢!”

    “我就是死人脸!”徐豆豆说,“你不愿意看一边儿去!”

    秦猫猫转身就走了。

    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徐豆豆独自来到食堂。饭菜已经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几根可怜的豆芽。没稳定端着饭盒从她边上走过,说着风凉话:“徐豆豆吃豆芽,正好!”

    徐豆豆差点把饭盒扔到没稳定的头上。

    不过太饿了,扔也扔不动。徐豆豆挪着缓慢的步子,打算到校门口的小店去吃二两水饺。进门后发现秦猫猫也在那里,她的水饺已经端上来,正呼哧呼哧吃着呢。徐豆豆是单细胞女生,气来得快走得也快,她在秦猫猫对面坐下,低声说:“老大,今天我请客。”

    秦猫猫对着老板手一扬:“再来一斤白菜馅的!”

    徐豆豆大喊起来:“一斤你吃得下么?”

    “吃不下扔掉,反正是你请客。”

    “算你狠。”徐豆豆说,“我心情不好你就不能让着我一点儿?”

    “可以。”秦猫猫说,“一斤都让给你吃,撑死你!”

    徐豆豆笑嘻嘻地说:“撑死的说出去多难听啊。”

    “你这人真无可救药了。”秦猫猫说,“该哭的时候却能如此嘻皮笑脸,佩服!”

    “你这人真是无可救药了!”徐豆豆妈妈也这么说,她看着徐豆豆52分的数学试卷大声嚣叫着说:“还要不要中考啦,成绩一路下滑你就不着急?”

    徐豆豆回嘴说:“谁说我不急?我比谁都急!”

    “我跟苏苏说好了,从今天起她每晚来陪你念书,你看看人家念书是什么样子的,不会的也可以问问她!”

    “老妈!”徐豆豆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说:“您饶了我吧,要是有人在我边上,我看书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那要看是什么人,苏苏是你们学校的状元,人家肯陪你读书还不是看在你跟她沾亲带故的份上,你知趣点!”妈妈不容分说地说,“这事就这么定了,我回头替苏苏买两套新衣服谢谢她。”

    “我完了。”徐豆豆打电话给秦猫猫诉苦说:“完全进入我老妈的圈套了,找个人看着我,跟坐牢有什么区别呢?”

    “身在福中不知福,要不让苏苏来陪我读书吧。”秦猫猫说,“我倒是非常欢迎的。”

    “去死!”徐豆豆得不到同情,只好愤愤地挂了电话。

    傍晚的时候苏苏果然捧着一大堆书来了,她把书往徐豆豆桌上一放说:“这些资料都是我平时用着觉得比较好的,主要是数学,你有空的时候可以看看。”

    “现在能找到有空的时候吗?”徐豆豆把一大堆作业往苏苏面前一推,不屑地说,“你替我找找看?”

    苏苏笑着说:“时间是海绵里的水么。”

    “啧啧啧。你可真会卖弄!”徐豆豆讽刺地说,“那我还会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呢,你会么?”

    “我会。”苏苏话里有话地说,“如果是有我不会的,我一定会谦虚地去学。”

    徐豆豆说不过人家,只好埋着头做作业。

    “有不懂的你可以问我。”苏苏说完,也埋头看起她的英语来。

    徐豆豆忍不住问她说:“成绩好是不是很拽?”

    “还行。”苏苏说。

    徐豆豆又问:“读书是不是有什么绝窍呢?”

    苏苏抬头看着她。

    “我们是亲戚呃,说说也不行?”

    “哦。你听好,”苏苏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我倒。”徐豆豆一边说着一边做晕倒状。

    “你问我这么多问题了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可不可以?”苏苏说。

    “好。”徐豆豆坐正:“你问吧。”

    “你是不是真的没有哭过?”

    “没。”

    “一个人偷偷地哭也没有过吗?”

    “没。”

    “你真行。”苏苏说,“我做不到。”

    听不出她是真心还是假意,徐豆豆飞快地转了话题:“你怎么会答应来陪我读书的呢,对于学生来讲,这是最贱的事情你明白么?”

    苏苏把头一直低在书里,像是没听见。

    那晚徐豆豆什么问题也没问苏苏,数学试卷上老师要叫更正的错题做不出来也硬撑着没问,如何气走苏苏,才是她脑子里想得最多的问题。

    第二天,秦猫猫对徐豆豆说,“有人陪读的感觉是不是挺小资啊?”

    “还行。”徐豆豆说,“我今晚赶不走她就不是人!”

    晚上,苏苏又来了,这回她带来的正是徐豆豆他们考试的那张数学试卷,每一题的解答都写得很详细,她把试卷递给徐豆豆说:“你看看,也许用得着,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问我。”

    徐豆豆把试卷捧在手里,做欲哭无泪状说:“求求你大小姐饶了我吧,你每晚呆在家里看电视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来烦我????”

    “你要是考不上省中,姨妈会很伤心的。”苏苏说,“我是你姐姐,替你补习是我份内的事情,你心里不要有任何的想法好不好?”

    “我可没有这个福气。”徐豆豆说,“我配不上你。”

    苏苏卟哧笑了:“又不是谈恋爱,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

    “你不要脸。”徐豆豆说,“什么谈恋爱不谈恋爱的,这不是中学生应该说的话题。”

    “你真好玩。”苏苏一点儿也不气,而是把试卷摊开说,“我看了你好几张试卷,这种类型的题你不会做,我来替你讲讲吧。”

    “我KAO!”徐豆豆对秦猫猫说,“我真是服了她!”

    “不如人就要承认么。”秦猫猫说,“你还打算把她气走么?”

    “当然。”徐豆豆说,“我今晚在她坐的椅子上放个图钉!戳死她!”

    “不会吧?”秦猫猫说,“那你也太狠了一点儿。”

    “无毒不丈夫。”徐豆豆说,“对自己不喜欢的人只能这样。”

    “那你说说,你到底为啥不喜欢人家呢,就因为人家比你优秀?”

    徐豆豆说不上来了,过了半天才支吾着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还需要什么理由么?”

    那天中午秦猫猫回家吃饭了,徐豆豆一个人在食堂里吃着无味的饭菜,一边听着随身听,苏苏端着饭在她对面坐下说:“听什么呢,让我也听听?”

    徐豆豆递一个耳塞给她,心想:“这是周杰伦,你没点档次听得懂么。”

    谁知道苏苏竟兴奋地说:“周杰伦的新歌,以父为名呢。”

    “原来你不是书呆子啊。”徐豆豆说。

    在外人看来,她俩的样子一定很亲密。没稳定走过她们的时候,就一脸乱嫉妒的样子。这让徐豆豆有些别扭,却又不太好意思把苏苏耳朵里的塞子扯回来。她们就这样一人一个耳塞听着周杰伦的歌吃完了一餐饭。

    告别的时候,苏苏对她说:“晚上见哦。”

    “哦。”徐豆豆有些呆呆地说。

    可是晚上的时候苏苏却没有来,等到的是姨妈的电话,苏苏在新华书店的门口被一辆违章的车撞了,正在急诊室里抢救。

    徐豆豆听到这个消息就傻了,像被谁念了魔咒,一动也不能动。

    上帝保佑,苏苏没有死。

    她活着。

    但是她少了一条腿。

    美丽而优秀的花季少女,少了一条腿。

    据说出车祸的时候,她手里捏着一张周杰伦的最新唱片《以父为名》。

    徐豆豆每天去医院陪苏苏,就在苏苏的病床旁看书。她找了很多很多的笑话,天天讲给苏苏听,苏苏终于笑了,摸着她的头发对她说:“徐迟你一直都挺可爱,从小就这样,就是脾气太拧了点。”

    “疼不疼?”徐豆豆问。

    “疼。”苏苏说。

    “其实,你可以给我借周杰伦的。”徐豆豆又说。

    “我怕你不借,又想听。”

    “省中表态还是要收你,以后,我每天早上陪你去上学。”徐豆豆说,“你放心,我拼了命也会考上省中的。”

    “我相信。”苏苏说。

    正说到这里,秦猫猫他们一大伙人拥进了病房,他们买了一大堆的营养品还有鲜花什么的送给苏苏。秦猫猫趴在徐豆豆耳边说:“没稳定他们把一千块捐出来赞助苏苏买轮椅,不用说,这回你肯定是哭得唏里哗啦了,只可惜我们没亲眼看见。”

    徐豆豆没说话。

    其实徐豆豆也没哭,但没哭并不代表不伤心,就像有些话没说并不代表心里就不想一样。其实那天在食堂里和苏苏一起听歌的时候,徐豆豆就已经在心里接受了苏苏,如果她告诉了苏苏,或者给苏苏一个真心的笑容,也许,苏苏就会开口给她借CD了,也许,苏苏就不会在那个时候去新华书店了,也许……

    这个世界有很多的也许。

    可惜,发生的却是最不幸运的一个。

    徐豆豆在给秦猫猫的留言本中这样写到:“没有人见过深海鱼流泪,以为她从来不懂伤悲。可是,那是因为她一直呆在深深的海底,她的眼泪别人看不见而已。

    原来宽容,是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才能明白的,只希望她会原谅我。希望你会支持我。希望我们永远都是相亲相爱的好姐妹。”

    秦猫猫把留言本合起来,一把抱住了徐豆豆。就在那一刻,她感觉到了脖子里有热热的东西,也许,这是她等了很久的深海鱼的眼泪。

    不过她并没有去看,而是将徐豆豆抱得更紧了一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01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