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选读 | 湖北武穴女诗人吕约 ,喊着爱情没有宽恕的名字

诗歌选读 | 湖北武穴女诗人吕约 ,喊着爱情没有宽恕的名字

诗歌选读 | 湖北武穴女诗人吕约 ,喊着爱情没有宽恕的名字-爱读书

吕约 (1972——)湖北武穴人,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现任职于十月文学院。曾任新京报社编委。诗作散见《人民文学》《十月》《作家》《今天》《现代诗》等海内外刊物,入选《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等。著有诗集《回到呼吸》《破坏仪式的女人》,学术专著《喜智与悲智》,批评文集《戴面膜的女幽灵》等。曾获首届骆一禾诗歌奖,应邀参加德国柏林诗歌节。作品被翻译成德语、英语、日语、西班牙语。

歌:老年斑

在你不再仰起的脸上

播下第一颗黑色种子

用剩余日子的忧虑

和意外欢乐

土与水,风和火

给它施肥

如果有勇士亲吻你

聪明地绕过这里

宇宙飞船绕过黑洞

一切完美

世界和平

要是亲吻时忘记回避

种子会长成黑色的星星

挂在你金色的脸上

欢爱时闭上的眼睛

欢爱时闭上的眼睛

在仇恨中睁开了

再也不肯闭上

盯着爱情没有看见的东西

欢爱时的高声咒骂

变成了真正的诅咒

去死吧,去死吧

直到死像鹦鹉一样应和

喊着爱情没有宽恕的名字

族谱

有人死于肺痨

有人死于白喉

有人死于打雷,有人

死于游泳

有人三十九岁

无疾而终

三十九是个很硬的数字

平均五十年,每家都会生下一个

将死于三十九的人

在我们家族,谁都没有死于爱情

雷声最小的那年

我们也没能生下一个

将死于爱情的人

我的身份

没有飞机轰炸的

诗歌朗诵会

大屏幕

打出我的名字

“诗人

资深媒体人”

后面五个字

为“诗人”增加分量

回到被窝

闭上眼

身体变轻时

我下天堂

或上地狱

报到

门卫懒洋洋地

报出我的名字

然后提高嗓音

“资深地球人”

头顶的声音

 

寒风赶走笼罩三天的雾霾

还有呼吸的人又充满希望

我也难得起个大早

虔诚地坐在桌子前

用几根手指头装修我的诗

修修补补,敲敲打打

这里安扇门,那里装扇窗

最难的是筑起一道承重墙

我的工程进行到一半

头顶传来

实实在在的装修电钻声

这持续不断的旋律

像魔鬼钻进耳朵唱歌

震碎了我的门和窗

还有那道刚砌一块砖的承重墙

我无法剥夺邻居神圣的权利

更不能责怪噪音与尘灰中

无声劳作的农民工

只能怪自己的工程不堪一击

逃到门外的西伯利亚寒风中

我忽然理解了那些不幸的读者

他们偶然撞上我们折磨人的诗

是不是就像我听到头顶的装修电钻声

烧香

好了,闭嘴

把没有说完的话

传给性急的火苗,再传给

比地上一切

更有耐心的烟

让烟把我们说不出来的话

通过只有它才能打通的渠道

一直送到

高高在上的

鼻子边

让他嗅我们的心

画像上他有一千只一万只

能听能说能嗅的眼睛

我们,只有一张嘴巴的老实人

却更相信他的鼻子

唯一的

鼻子

客人走后,主人感叹

对那些分不清

茶和可乐和毒药

心事重重

喝什么都一样

眼里冒火的人

我依然端上

剩下的最后一点

没有名字的

最好的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0153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