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乐小米:夜色琉璃

乐小米:夜色琉璃

  1、夜色

  许安常问夜色,缘何,背井离乡,来到这座南方的城?

  夜色仰着苍白洁净的小脸,卷缩着,紧紧依在窗台上,单薄的身体仿佛一阵风便可吹走。她冲许安笑,倦怠而恣意,她说,许安,你爱上了我对不对?

  许安就狠狠的把她从窗台上拽下来,看着她重重落在地板上。

  夜色痛得眼睛急剧落泪,却依旧闷着声,骄傲的扬着脑袋,乌黑的发顷刻落满胸前,如同旧伤一般纠结缠绵。蓝色棉裙轻轻上扬,露出半截洁白细腻的小腿,纤细的脚踝处已经微微红肿。许安的心无由的紧起来,伸手扶她,却被她抬手挡开。她一字一顿,许安,你滚!

  许安默默离开。

  夜色呆呆靠在床边,仰望着窗外明净的天空。

  天恩曾说过,天空蔚蓝的时候,抬头,会看到大朵大朵的云彩,模糊纠缠在一起,就像死都放不开的记忆一样。

  她说,死都放不开!嘴角还噙着惑人的笑。

  夜色喜欢天恩,却不喜欢她动辄就说出“死”这样的字眼。

  来到这座南方的城,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天恩。第一件做的事,便是抬头看云。南国的天空,水泽氤氲的城,云气也润湿浓重,不同于北方。

  就如许安所疑问的,缘何,离开北国,背井离乡,来到这座南方的城?

  夜色想,如果每一个问题都有答案的话,那么让一个女人如此付出的不外乎一个答案:男人。

  而何凉,便是夜色来到这座城市的所有答案。

  想起何凉,夜色的眼中总是晶莹有泪。何凉的心总是那么游离,就如天空漂浮的云,永远无法凝聚在固定的天空。

  就算房间里还遗留着昨日他灼热的气息,此刻夜色却无法知晓他在哪里。尽管他不厌其烦的在她耳边说,夜色,夜色,我爱你。

  爱情是令人发疯的咒,如果你爱上了这样的男子,也只能怀抱着昨日的暖,孤单的入眠。

  夜色在地板上渐渐睡去,梦里尽是何凉火热的体温。他细长的手指温柔的游弋过,她洁白的皮肤上便泛起淡淡的桃花色;他的喘息沉重而焦灼,流窜在她小巧的耳际,黏黏软软,他说,夜色,夜色,我爱你。她便温顺的在他身下,桃花一般绽放,直到汗意浸湿每一寸皮肤时,她突然在细密的汗水中添舐到泪水的味道……

  夜色,夜色,你怎么了?何凉唤醒泪水满面的夜色,小心翼翼的把她抱到床上。夜色张开妩媚的眼,声音微微的哑。她说,何凉,何凉。然后小声的哭泣。

  2、许安

  何凉用被子把夜色裹得严严实实,你又胡思乱想了,是吧?

  夜色看着他,咬着唇,摇头。

  何凉轻轻撂起她乌黑的发,亲吻了她的额头,她就傻傻的看着何凉,温柔的笑,安心的睡了。

  早上醒来,何凉殷勤端上早餐,笑着看她一口一口吃掉。不多时,却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对夜色一笑,说公司有事。

  夜色说,哦。

  夜色在窗前看着何凉下楼,看着他走到车旁。心事荒芜,空空荡荡。

  如果没有那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她一定会乖乖相信,何凉公务繁忙。可是所有相信,都在那个陌生女子近乎哀求的电话声中瓦解。

  电话里,她说她琉璃,她说,求求你,求求你,离开何凉。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夜色似乎早已预料到一般,没有流泪,没有歇斯底里,她平静的如一潭死水,声线平和,我,要,何凉!

  从那天起,她突然理解,何凉的痛苦,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是多大的辛苦!每一次,她冷静的看他热情的表演着火山一般的热望,然后冷静的配合着他的热情。在无尽的缠绵姿态中,没有喘息,没有轻吟,唯一的声响,便是一颗心脏碎裂的声音!

  她问过许安,琉璃是谁?

  许安警惕的看着她,一时无言。

  许安是何凉的朋友,一同经营公司。夜色曾想,问他,应该得到足够的答案。也就在她问这个问题后,许安看她的眼神中,审视越来越多。

  他看着她清丽而娇媚的脸,总是看到另一个似曾相识的模糊的影,所以他不停的问她,为什么来这座城市?

  夜色盯着许安的眼睛,她记得,第一次,何凉把她带到许安眼前时,许安眼里泛起的光彩她至今记得,那是不加掩饰的惊艳!直到何凉把她拥在怀里,许安才愣愣的说了这么一句,夜色?我们以前见过?

  何凉开车离开她的视线,她拨了许安的电话,她说,许安,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我?

  许安说,别闹了,夜色……

  她对着话筒大声的哭出声音,她说,为什么何凉可以有另一个女人?我就不可以?

  许安听她放声的哭,心里淡淡的酸楚,他说,夜色,告诉我,你真的爱上了何凉了,对吗?

  夜色突然止住了哭,原来,许安从不肯相信,她,背井离乡,来到这里,是为何凉!

  夜色笑,许安,我为你来,你总相信了吧。

  电话彼端,是许安长久的沉默。

  3、琉璃

  琉璃再次打来电话。夜色接起,声音平和,你不是来告诉我,何凉现在在你的卧房对吗?

  琉璃矜持的笑,我只是想见你,你不要多想。

  夜色曾对琉璃有过无数次的想像,这般漂亮的名字,这般柔婉的声音,会是一个怎样的人间尤物?当见到这个短发的女子时,她所有的想像都消失了:她不够漂亮,不过却令人看起来极舒服。

  琉璃看到夜色的第一眼,也实实在在愣了神。直到夜色坐到她对面,她才收起那份错愕。

  她开门见山,夜色,你是个漂亮的女孩,有很多选择……

  夜色声音淡倦,打断了她,你为什么不同他计较?

  琉璃低下眉,我和你一样,都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他有两个女朋友,我和你一样,都太想维护他,太想维持同他的关系……

  夜色冷笑,那就让他自己做决断好了。说完,起身。

  琉璃捉住她的手臂,声音哀切,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纵容何凉?

  夜色看着琉璃,摇了摇头,可能我和你一样傻吧。

  夜色流连在城市的灯火中,不肯回家。

  许安打来电话,你把何凉急死了!为什么不接他电话?

  夜色说,许安,我在江河桥上,你来,你来好吗?如果你把何凉也带来的话,我就跳到河里去!

  许安赶到江河桥时,夜色正坐在桥栏杆上,车一辆一辆从她身边呼啸过,扬起她墨色凝重的发,她飘散的衣裙。那刻,她孤单的坐着,宛如一个迷途的孩子。

  许安的心阵阵的痛。

  他走上去,抱下她,脱下自己的衣服紧紧裹住她单薄的身体。

  夜色在他怀里失声恸哭,她说,怎么办?怎么办?许安,城市的夜里我看不到白云蓝天?

  许安说,傻孩子。

  4、天恩

  那一夜,夜色没有回家。

  日子回到原来的轨道,她和何凉,谁都不提及那个夜色消失的夜晚。

  许安去了北方,因为公司在北方有了分公司。何凉陪她的时间愈加多,公司,夜色的住处,两点一线的日子,简单而平和。

  一日,何凉刚回家,就接到电话,夜色小产住院。

  他匆匆赶到医院,却看到一旁照顾她的琉璃,他焦急的望着夜色苍白的小脸,心疼异常,近乎嘶吼,夜色,夜色,你没事吧?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怎么这么不注意身体?

  琉璃说,她现在身体还很虚弱……

  何凉生生打断了她的话,疯一样吼,你给我滚!

  琉璃定定看着何凉陌生的脸,泪水肆意流满脸。她知道夜色今天的不幸定是勾起多年前何凉的旧时伤。

  琉璃离开一瞬间,夜色明白,从此爱情,只有她同何凉,两个人。

  夜色出院那天,何凉把一枚闪亮的钻戒戴在她的手上,夜色,嫁给我吧。

  夜色冲着他笑的眉眼含情,眼泪都流出来了。抬头,仰望,城市的天空,大朵大朵的云彩,模糊纠缠在一起,就像死都放不开的记忆一样。

  她想起天恩。

  不知道何凉是否还记得,多年前,那个为他癫狂的天恩?在这座南方的城里,她像个傻瓜一般对远在北方的夜色倾诉,她对他的痴迷与爱恋!直到那个叫做琉璃的女子出现!一切灰飞烟灭!天恩同她死无葬身之地的爱情,还有尚未出世的孩子,一起诀别了这个世界!

  那时,年轻的天恩就在江河桥上给夜色打了最后的电话,她说,姐姐,天空蔚蓝的时候,抬头,会看到大朵大朵的云彩,模糊纠缠在一起,就像死都放不开的记忆一样。

  然后,她就跳下了滚滚江水,用年轻的身体祭奠了那些死都放不开的回忆!

  夜色常常梦到天恩跳江的那一瞬,大片大片的云彩从她头顶上掠过,就如那些步履匆匆的爱情和时光一样!

  所以,她来到这座南方的城,就如许安怀疑那样,并不为何凉,不过为一个被辜负的女子,向琉璃索回自己应有的一切!

  所以,她对许安处处含情,她太想看到何凉的难堪与疼痛了!

  所以,她夜不归宿,处处闪躲,逼何凉在她同琉璃之间做抉择。

  所以,她故作小产,打电话叫好心的琉璃来做陪,导致了何凉的误会,逼迫他做出抉择。

  只不过,对一个太过痴缠的戏子,永远分不清,现实与舞台到底差距在哪里?就如夜色,并不知,那些为何凉流过的泪,终究有一些,是真实的。

  只是,幸福的何凉,并未觉察,此时的夜色,是一只即将远去的蝴蝶。

  5、何凉

  多年来,夜色一直都记得,离开何凉的那天夜里。

  何凉在床上,皮肤蒙着淡淡的粉,像孩子一般熟睡着,夜色推开他放在她身上的手臂,睡梦中,他竟微微皱起眉头,一脸抗议。夜色的心骤然的暖,又骤然的痛!

  刚刚,他放纵时的温度,依旧像火一般灼烧着她的身体。她每一寸发与肤,都遍布着他的吻痕他的气息。他残留的胡须扎痛她的柔软的背,他黏湿的汗洒在她的细瓷般的皮肤上,沿着肌肤的纹路,放肆蔓延,一直抵达心脏,遍布每一段纹路,如花绽放。只是,当时贪恋欢爱的他,并没发现她的战抖……

  疯一般逃出这座城,一切坍塌!

  再见琉璃,是五年后,青岛的海滩上。

  她的身材微微发福,冲夜色微微一笑,问,何凉也来了吗?

  夜色把何凉给的钻戒握在手心,横在琉璃眼前,淡笑,随手抛入海里。她说,我替天恩拿回了这枚婚戒!

  琉璃迟疑许久,就在她转身时,喊住她,夜色,她说,何凉是个好人,只是有些不专,我同他是青梅竹马,每次都眼睁睁看着他四处贪恋。我以为,除了我,谁都不能包容他这样的坏习惯。我不过是一个不算好看的女人,只能用耐心和容忍等待一份感情。我求过天恩也求过你,自始至终不是我介入你们的感情伤害了你们……说到此处,她涕泪俱下:天恩死前是带走一个孩子,但并不是她未出世的孩子,而是,而是我的孩子……

  夜色突然想起,那个夜不归宿的夜,许安曾说过,在江河桥上,曾经有一个女人,为得到一个男人的爱,绑架了那男人同另一个女人的孩子,一同跳入江中!

  海水一层层浸漫,漫过夜色的脚踝。

  世上情爱中,总有两种女子,一种如夜色,是一团报复的火;一种如琉璃,是一盏守候的灯。

  夜色落泪的时候,想起何凉。

  这时,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走过来,喊她,妈妈,他说,妈妈,你哭了?你想你的爸爸了吗?宝宝只有想爸爸时才哭,妈妈,你别哭好吗?等你给宝宝找到了爸爸,宝宝也让宝宝的爸爸做你的爸爸好吗?

  夜色看着孩子酷似何凉的脸蛋,泪掉入海中。

  只是,何凉,永远也不知道,最后一夜,有颗种子落入她体内,生根,发芽!就如她不知道,其实,她是这样爱他一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989.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