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读书有感 正文

解读《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白鹿原》改编的同名电视剧

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是一部非常值得阅读和思考的作品,其文学价值和思想价值都在很多同类乡土文学作品之上。《白鹿原》以政治、文化、思想大变动的清末民国初期为时代背景,在白鹿原上逐步拉开了白鹿两大家族的恩怨纷争,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恩恩怨怨中,作者带领读者思考社会道德纲常、拷问人性……时代变迁,白鹿原上的人和事如过眼烟云,但带给我们的思考却从来没有停止过。今天就来聊聊《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电视剧《白鹿原》田小娥饰演者李沁剧照

《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田小娥是被男权社会摧残下的女性代表,是动荡时代背景下的殉葬品,她们带着伤来到这个世界,离开的时候再被死死的压在镇妖塔下,命运之悲惨令人唏嘘不已。田小娥本出生在一个读书人家庭,父亲是秀才,混账的父亲却把她嫁给了年过花甲的郭举人做小妾。在郭举人的眼中,田小娥只是他性发泄和泡枣的工具,用田小娥自己的话说”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直到黑娃的出现,田小娥看到了曙光,青春年少的她渴望自由、渴望爱情,她心甘情愿地把自己交给黑娃,希望自己能过上正常女人的生活,甘愿冒丢掉性命的风险,为的就是这个简单不能再简单的愿望。他们的事最终被郭举人察觉,他将田小娥毒打一顿后送回娘家,这并不是他善良不想要田小娥的命,而是更恶毒的羞辱。另一方面,他密谋想除掉黑娃,只是未得逞,黑娃侥幸捡回一条命。遍体鳞伤的田小娥被赶回娘家后,使她的爹大为恼火,自己的女儿偷人,田秀才颜面扫地,巴不得尽快把这个扫把星打发出门”像用锨铲除拉在院庭里的一泡狗屎一样急切”。这时候田小娥盼来了她的黑娃哥,田秀才为了自己脸面,同意了黑娃娶田小娥,苦命的田小娥以为找到了生命的归宿,自己终于可以像一个正常女人那样过日子了,小娥激动抱着黑娃的哭起来:”我不嫌瞎,也不嫌烂,只要有你……我吃糠咽菜都情愿”。

《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电视剧《白鹿原》黑娃饰演者姬他剧照

当黑娃领着田小娥回到白鹿原的时候,仁义村的白鹿原拒绝了这个”偷人”的女子进门的,更不能进祠堂,拜祖宗,连村里都待不下去,黑娃的父亲鹿三与黑娃断绝了父子关系,誓死不接受这个伤风败俗的儿媳妇,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在村外找个破窑洞栖身。虽然面临如此大的舆论压力,但田小娥和黑娃的小日子过的还不赖,在这破窑里他们找到了幸福,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对抗世俗观点、封建礼教,使他们尝到了甜头。当革命革新的”风搅雪”运动刮到白鹿原的时候,黑娃和田小娥看到了翻身的机会,他们积极参加组织农协,砸祠堂烧祖宗神轴,黑娃放火烧粮台。但旧势利的顽固程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这场运动很快就被镇压下去,黑娃出逃,丢下田小娥一个女人来承担所有的”秋后算账”,人们想尽了一切办法去践踏这个女人,当众扒掉她的裤子,行为之下流,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田小娥被狠狠的踩到地上。

《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电视剧《白鹿原》鹿子霖饰演者何冰剧照

当夜幕来临的时候,那些所谓的有头有面的人终于卸下虚伪的面具,伸出无比肮脏的爪子,去紧紧卡住任何弱小者的咽喉。鹿子霖早就对这个够得着当他女儿的田小娥起了色心,他利用田小娥救夫心切,将田小娥霸占,从此田小娥不仅身体被鹿子霖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且还被他当作为打击报复白嘉轩的工具。田小娥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她的命运永远不属于她自己。在扭曲和邪恶之下,田小娥的世界开始崩塌,她唯一能感受到的快乐就是性,她最终向丑恶低头,向肮脏妥协,她配合着鹿子霖,将白嘉轩的长子,族长的继承人白孝文带进了自己的破窑洞。但她的恶永远带着些许善良与胆怯,当鹿子霖给她银元时,她突然缩回手:”不要不要不要!我成了啥人了嘛?”;当她把白孝文彻底带向沉沦与堕落的时候,仍需要努力回想孝文领着族人把她打得血肉模糊的情景,以期重新燃起仇恨,来安慰自己,但结果却是一次又一次地在心里呻吟着:’我这是真正地害了一回人啦’!”。在田小娥遇到的所有男人中,没有一个男人对她心怀善良,黑娃虽然带着田小娥逃出郭举人的魔爪,但把她又推向更加无依无靠的境地,使鹿子霖得逞,鹿子霖根本就不算是男人,白孝文虽甘愿与之沉沦,但一有机会就立马拍屁股走人。还有白鹿原上对田小娥身体垂涎三尺的男人们,没有谁真正在意过田小娥。但到最后她竟成了罪寇祸首,成了白鹿原上不得不死的人。对田小娥发出最后死亡判决的是那个从来都没认自己的公公鹿三,当鹿三怀着为民除害的决心用刀从田小娥背后捅入的时候,田小娥回头叫了一声”大”。

《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电视剧《白鹿原》鹿三饰演者李洪涛剧照

《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电视剧《白鹿原》白孝文饰演者翟天临剧照

田小娥死了,她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作者特意安排了最后情节,田小娥附魂于公公,哭诉自己的冤屈:”我到白鹿村惹了谁了?我没偷掏旁人一朵棉花,没偷扯旁人一把麦秸柴禾,我没骂过一个长辈人,也没搡戳过一个娃娃,白鹿村为啥容不得我住下?我不好,我不干净,说到底我是个婊子。可黑娃不嫌弃我,我跟黑娃过日月。村子里住不成,我跟黑娃搬到村外烂窑里住。族长不准俺进祠堂,俺也就不敢去了,咋么着还不容让俺呢?大呀,俺进你屋你不认,俺出你屋没拿一把米也没分一根蒿子棒棒儿,你咋么着还要拿梭镖刃子捅俺一刀?大呀,你好狠心……”这最后的哀鸣不仅是对鹿三的控诉,更是对那个时代的有力控诉。

被时代伤害的女性岂止于白鹿原上。

《白鹿原》上的女人——田小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