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程小程:毒药

程小程:毒药

  爱情是毒药,别人不灌你,不要自己喝。

  一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笨,起码不是很笨。

  但是,自从认识了小蝶,我才知道自己真的是笨的,而且很笨!

  我说的认识,其实我连一面都没见过她。虽然我们彼此已经很熟了,她甚至知道我后背有一块很大的痣,但是,我们没见过面。

  我认识的小蝶,是网上的一只蝴蝶,轻轻地来,轻轻地去,认识已经很久了,我们连电话都没通过。

  我们都沉醉在指端轻点,词语纷飞的交流中,我用金山词霸2001上附带的宋词还有唐诗,复制下来传给她,感动她眼泪飞花。

  她称我为才子。

  我叫她佳人。

  才子配佳人,一段绝妙的网上情缘。

  她不常上网,第一次上聊天室时,取了一个如梦令的昵称,涩涩地躲在一旁看,一个流里流气的家伙对她大加骚扰,吓得她不敢出声,我英雄遇救美,我们从此认识。

  我教她下载QQ寻呼软件,教她申请电子信箱,教她做个人主页……教她所有网络上的东西。

  她是天生要属于网络的,没用多久,她在网上如鱼得水,声名显赫,个人主页得了金奖,她被评为网络小姐。

  现在她是一家网站的编辑。

  一个人的成功总是很简单,才气和运气都有了,人气也上来了,然后就是名利双收,成功来了,躲都躲不掉。

  爱情来了可以躲得掉。

  当我的手指打出这样的话时:我可以爱你吗?

  她给了我一个笑脸的符号。

  我很可笑吗?我不可以爱吗?

  我沉默很久,心有些不能自持的痛:也许我不可以。

  我要她的电话,我想给她打个电话。

  她问为什么?不是一直都不用通话的吗?

  我说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她又给了我一个笑脸。

  算是回答。我有些无法驾御她。以前不是这样,以前她小鸟依人,听话极了,温柔极了。

  一个人的改变,都是有其原因的,也许是因为我的改变?

  我仍然一如既往,何曾有过半点的改变?

  我给了她我的电话:有空给我打电话吧。我知道她不会打,她甚至不会记下我的电话号码,但是,我还是那样做了,有些傻。

  我是真的爱上她了。

  我换了一个名字,躲在她常去的一个聊天室里,偷窥她。

  她依然满面春风,迎来送往,聊天室到处都晃动着她的身影,她总是游刃有余。

  久了,我看到她和一个叫飞天的男孩谈得很投机,就像一对恋人,我有些忌妒,对飞天恨之入骨,但是我不想做小人,仍然是默默无语地看他们热热闹闹地聊。

  小蝶偶尔也给我写一封信,大多是谈她那儿的天气,热了冷了或者下雨了什么的,无关痒痛,也无关爱情。

  好在她还没忘记我。

  而在网上忘记一个人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啊。

  二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小蝶不再属于网络,不在我的视线内出现,我该怎么办?

  爱一个人,该怎么办?

  我拿相同的问题问小蝶,她沉默良久说:我当你是我的朋友。

  我追问她:我爱上你这位朋友了,你给我一个答案,让我从此安心。

  她躲掉我的问题:你太现实,而网络又太虚幻。

  她不是从前的小蝶了,她现在是一家网站的编辑,见过太多的网上爱情,见过太多人的痴情和失望,习以为常。

  我也知道,网上有很多的事是不可能的,尤其爱情。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实中的事是可能的,而在网上就变成了不可能呢?网络离现实很遥远吗?

  我开始给小蝶留言,一天一贴。

  第一天是这样写的:我该如何才能进入你的心扉?

  我明明知道她不会给我答案。

  或者她不会让我进入她的心扉。

  但是,爱情让一个人充满幻想,也让一个人变得幼稚,我觉得我的智商已经降到了二十五年以前,那年我负一岁。

  爱一个人不会有错,我不会怕谁笑我。

  小蝶不给我回贴,她的心扉紧锁。

  我不知我怎么会爱上她,我连一面都没见过她。

  我爱她的才气。

  就像我爱张爱玲。我是多么挑剔的一个人,那么俗气的一个名字,能让我爱,不是她的才气,怎么会!

  第二天我给小蝶的留言是:爱一个人不需要任何理由!

  小蝶回答我:我又打了一份工,广告公司的文案,我爱这份工作。

  她爱的她总能得到。

  而我,运气总是很差。

  我在等第三天。

  第三天,我给小蝶的留言是:如果爱你是一种错,我情愿一错再错。

  小蝶很快地回答:你做一道填空题吧——小蝶,真名(),出生于()年()月()日,()住址……。

  我愣了半天,蓦得发现我的智商真的很低,这样简单的问题我竟然答不上来。

  三

  成风。

  有人隔着办公室的玻璃窗叫我。

  我从电脑显示器上抬起头来,眼睛有些迷离,长时间的与电脑对看,我的视网膜有些迟钝,看不清很透明的玻璃外面。

  就像我看不清小蝶。

  那人进来,是苏蓉。我的大学同学,她现在是花路旅行社经理。

  我按摩了一下眼睛,起身给她倒水,却不小心把自己的杯子打翻在地。爱情本身是从从容容的,但是它让身陷其中的人惊慌失措。

  苏蓉疑惑地看我:你没事吧?

  我没事。

  我强笑,我怎么会没事,刚才看到小蝶在聊天室与那个飞天卿卿我我,我的眼睛都快燃烧起来了。

  我问她:好久没见你了,忙些什么呢?

  苏蓉笑,像小蝶打给我的笑脸符号。

  苏蓉说:下周有一个团去西藏,我去,你去不去?

  我不加思索地摇头:我没空。

  苏蓉逼视我,我移开目光:有一个软件开发的任务,很急,不抓紧怕误了。

  苏蓉说:你骗我,你不适合撒谎的,当你陪我好不好?那么远,我一个人,你放心?

  小蝶也是一个人,我也不放心,可她照样左右逢源,这个世界上没人离不开我的。

  苏蓉爱我很久了,大学四年,毕业又四年,可是我们的关系仍然如八年前,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进展,她

  一如既往着,我不明白我怎么会让她爱。

  我不妥协她不罢休,晚上在酒吧里继续做我的工作:去吧,去吧,去吧……。

  我一口气喝光一杯啤酒说:别勉强我。

  苏蓉说:你没有同情心,你不懂怜香惜玉。

  小蝶也没有同情心,可是我又能拿她怎么办?

  苏蓉爱我,我爱小蝶,都是有来路没去路的爱情。

  我在连喝四大杯啤酒之后,终于大发慈悲,掷地有声地说:我去。

  回到家里,接着上网,信箱里有一封小蝶的邮件,很短——

  成风:我要出去几天,一周后再来信。

  一周是几天?我愣了一会儿,有些清醒,我也出去七天,我陪的是苏蓉,小蝶呢?她陪得又是谁?飞天?

  这么巧?

  我打开QQ,也很巧,小蝶在网上。我问她:去哪里?

  她答:九寨沟。

  和谁一起去?

  几位网友。

  我大惊:网友?怎么没有我?

  她笑:是网站组织的,抽出的名单,不巧没有你。

  我总是不巧。

  我沉吟了一下说:我会想你的。

  她答:我也是。

  我说:你走之前能不能把你的照片传给我?我想你会看。

  她说:你去过九寨沟吗?

  我说:我爱你,你别逃避好么?

  她说:我想我也是爱你的,我指的是网上。

  我无言以对,默默下线,然后给她发第四天的留言:

  因为你,我的世界变得更美丽。

  小蝶不会知道,因为她,我的世界还变得多愁善感了。

  我给苏蓉打电话:对不起……我临时改变主意了,我要去四川一趟。

  爱情是可以让一个人为之赴汤蹈火的,何况背信弃义!

  苏蓉在电话那边久久无语,末了幽幽地说:风,我真地握你不住么?

  我不知道,就像我对小蝶没有把握一样,我对自己也是没有把握的。

  我说:苏蓉,别等我了,八年了,我们都很累的。

  然后收线,然后一夜无眠。

  四

  我和苏蓉在候机大厅相遇。

  从她的不动声色之中我看出了她的忧郁,还有她的落寞,西藏很远,而她爱着的那个人也很远,也许她穷尽一生都追不上。我也是。

  有时候,明明我们是可以给予的,但是我们却执意不给,我们总是有种种理由替自己解脱,却不知道,有一份纯真的爱正悄悄地从自己身边溜走。

  我说:苏蓉,对不起,公司临时决定……。

  苏蓉淡淡地笑:你还是没学会撒谎,你不常出远门,自己小心点,感冒药、创克贴带上了吗?

  我有些感动,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感动,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滋味在心头,也许真的是我很少出远门的原因,或者还因为我此行前途未卜。

  苏蓉替我整整肩上的背包,轻握了一下我的手,回身招呼她的客人向剪票口走去。

  看着她瘦弱的背影,我忽然觉得脸上凉凉的,用手一摸,意然是一滴泪。

  我辜负了这个痴情的女孩。

  但是,爱情真的是不可以勉强的,苏蓉不会不懂得这点,她不会不原凉我。

  当我一个人出现在九寨沟的绝妙风景里时,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傻,我来这儿做什么?

  找小蝶。

  小蝶是谁?

  我的一个相识很久的网友,我很爱的一个人,我未曾谋面的一个人。

  如果此刻我们见面,我会不会感动小蝶落泪?

  我会落泪,但小蝶不会,她会说:怎么这么巧,你也在这儿?

  我想起小蝶写过的一首诗:爱情是花,我是心事,你能懂得花,却不懂得我……。

  我们要等懂得了一个人才可以去爱她吗?

  这个问题比小蝶的填空题还难。

  我一家接一家宾馆地去问,问有没有一家网络公司在此订房。

  没人知道,没人能回答我的问题,有时候,自己的问题还得自己来解。

  九寨沟是美丽的,是那种一尘不染的美,是那种不解风情的美,在这种美丽当中,有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在悄悄上映,故事的主角是我自己,观众是我自己。

  我在九寨沟转悠了七天。

  找不见小蝶,我总是不巧。

  临走的那天,天上下着细雨,我的心里也在下雨。

  苏蓉在拉萨打来电话,问我的情况,听到她的声音,我顾时泪如雨下,忽然明白,被人关心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被人爱着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在机场剪票口,我听到有人叫:小蝶、小蝶。

  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女孩子的背影,有点像苏蓉。

  我的心狂跳起来,喊:小蝶!

  那个女孩子回过头来看我,一脸的诧异。

  我喊:我是成风!

  她还是一脸的茫然。

  在她心里,成风是网上的一个符号,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九寨沟?

  小蝶被人流涌上了飞机,第一次,她打给我的不是笑脸的符号,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个人站在有些冷清的候机大厅里,我在想:小蝶为什么不可以为我留下来呢?

  五

  回到家里,我身心俱疲。

  上网,有一封小蝶的邮件。打开,小蝶说:九寨沟玩得很开心,原来九寨沟内有九个藏族村寨而得名,那里还有108个海子,雪峰玉立,青山流水,就像人间仙境,从来没想到世间还有那么美丽的地方,真不想回来了。

  爱情也是让人留连忘返的,但是爱情也有回程机票吗?

  去聊天室,小蝶也在,我与她聊。

  她倦倦地说:你说我听。

  我知道她在与另外一个人聊天,她并不在意我。

  我有些难过,从前小蝶是我惟一的聊友,只要我在网上,她一定会抛开别人来陪我,我们一聊就是一个通宵,不觉得累也不觉得倦,而现在,我们所有的话都说完了吗?

  我说:小蝶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讨厌?

  她说:不。

  我说:我去你的城市看你好不好?

  她说:不。

  那你给我打个电话吧。

  她说:你别这样纠缠不休好吗?

  我一愣,心有些痛,爱一个人,原来也可以用纠缠不休这个词语的。

  我说:如果我从此离开网络,你会不会想我?

  她说:会。

  我说:我爱你你觉不到吗?

  她说:我累了,要下线了,改天再聊好吗?

  我不回答,在屏幕右下方的电脑图标上点了一个x号,我先下线了。

  话不投机半句也多,我已经够让人烦的了,我该知趣。

  爱情也该知趣,知难而退或者知足常乐。

  苏蓉打来电话,问我玩得开心吗。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她,沉默着。

  她说: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八年了,从来没有为你流过一滴泪,但是,我在拉萨的一个星期里,天天晚上流泪,我第一次感觉你离我很远,第一次对自己没有信心……风,我还有没有希望?

  我说:我不值得你对我这样。

  她说:爱一个人不是值不值的问题,我不是一个离开谁就不能活下去的女人,但是,如果离开你,我的人生会没有乐趣。

  我想起小蝶的一首诗:如果让我去爱,你便是我,我像爱自己那样,爱你,不要你接受我,只要你把我埋在心底。

  这样的爱我做不到,苏蓉也做不到,我们要的是一份真实的爱,抬头可以看到,伸手可以触到。

  小蝶是怎样的一个女孩?

  我说:苏蓉,我会像爱我的小妹那样爱你,我们也一直是这样做的,不是很好吗?你放了我吧,我不适合你。

  苏蓉收了线,就像收起一只放飞很久的风筝,既然不会有结果,不如趁早了结。我以为,从此我们两清了。

  我给小蝶发第五贴留言:

  世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在你身边,爱你你感觉不到。

  小蝶能感觉到,但是她不肯承认。

  我想我该与那个叫飞天的家伙见见面,也许会有收获。

  我在网上守株待兔,终于捉住他。

  我问:你认识小蝶吗?

  他说:认识,你也认识吗?

  我问:你们通过电话吗?

  他答:是啊,我们一起去过九寨沟,一起喝过咖啡,我们是朋友啊!

  我戚然,原来她们一起做过那么多,而我,只是一个旁观者。

  飞天忽然问:你是不是叫成风?小蝶常常提到你,你是一个很有才的男孩是吗?

  我以为自己听错,小蝶会在飞天面前提到我?

  我问:可是小蝶为什么不肯见我?连电话也不打给我?

  飞天不语,然后是一行红字提示:飞天已经退出本聊天室。

  六

  小蝶是一个谜。

  就像小蝶给我出的那道填空题,我答不出,而对小蝶,我永远不懂,不懂就会永远迷恋。

  我给小蝶留第六贴留言:

  我的心里只为一个人留了位置,那就是你。

  苏蓉爱我八年,我也要爱小蝶八年,八年,铁都锈了,爱如果还不灭的话,就可以永恒。

  我给苏蓉写了一首诗,算是对她的回报,也算是自己对她的歉意:

  在你面前我是一个侏儒

  你的爱如同一座火山让我不能翻越

  我知道没有通向你的路

  所以我停止

  如果下地狱的苦可以使我改变

  如果一万年的久可以使我改变

  为了让自己爱你

  我都情愿

  当这一切都变得没法实现

  我爱你你是我心底的花

  我不死爱不灭

  我把诗传真给苏蓉。

  苏蓉打来电话,说:你不死爱不灭,你不娶我不嫁。

  这个世上还有苏蓉与我一样的爱吗?

  我向苏蓉坦白,说:我爱上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她叫小蝶。

  苏蓉说:好啊,你娶我嫁。

  娶和嫁都是很简单的事,爱不是,它让人痛。

  爱把人的心折磨死去,然后爱才能破土而生。

  小蝶给我回信说:风,我要离开网络了,永远。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关爱,不要问为什么,世上有些事是不需要答案的,就像爱不需要回报一样,我会记着你的爱,直到终老。

  我不要让一个人记着我到终老,我要陪着一个人到终老。

  我不知道小蝶发生了什么事,我要找到她。

  我给她工作的那家网络公司打电话,主管在再三盘问之后,给了我小蝶的手机号码。

  我打过去,小蝶的声音传过来:风,我想一个人静一段时间。

  我说:我们是朋友,无论你发生了什么事,都该告诉我。

  她说:我很好,不会有什么事,有时候该说再见时就不能犹豫。

  我说:我不逼你了,我们还做普通朋友吧。

  她说:不关你的事。

  我说:我想常看到你的信,常常听到你的消息,这个要求不过份吧?

  她不语,良久说:好吧,我给你留一个信箱。

  她给我留下了一个希望。

  我想起小蝶的一首诗:

  我爱的时候,你是我心底的浪花,溢出来便成眼角的泪,我爱的时候,我是你心底的陪伴,哪怕你行走在海角天涯……

  我决定去找小蝶,这次一定要找到她。

  七

  我想起小蝶的另一首诗,是一首很悲伤很沉重的短句。我非常喜欢小蝶的诗,她寄给我的每首诗,我都能倒背如流,也许我当初便是由爱她的诗从而开始爱她的。

  她这样写:我开始爱时,世界是一片蛮荒,我以为自己是为爱而生的,然后为爱而死,后来我知道,没人愿意为我而死——我为我自己的爱,殉葬。

  这首诗我不太能懂,一直都不懂。

  我不明白,那么青春活泼的年龄,那么开朗平静的心境,那么懂得爱的一个人,怎么会发出这么哀伤的嗟叹。

  爱情开始的时候没有人会知道结果,其实爱情与人的生命是一样的,结局只有两个:生或者死。

  只要有爱,生或者死其实都不重要。

  我想我愿意为爱而死,为小蝶而死。

  我给小蝶发去第七贴留言:

  在你生命的拐角处,你只要一转身便可看到爱,和那个捧着爱的人——我。小蝶,等我,我去找你。

  我关上电脑,开始出发。

  我在第二天的黄昏到达小蝶的那个城市,找了一家幽静的茶馆,坐进去,然后给小蝶打电话:小蝶,我在云岫茶座,我等你。

  小蝶说:你很傻,你不该来。

  我说:你过来吧,我等你。

  我等了很长的时间,直到心力交瘁,望眼欲穿,都不见小蝶。

  这时我的手机赫地响起,抓起看时,却是另外一个人。

  成风,你真的去找小蝶了吗?

  是,对不起苏蓉,走得急,没来得及告别。

  见到她了吗?

  没有,不过我会等,直到她出现。

  你……多保重,一个人,万事小心,见到她,代我问她好。

  也许这个世上关心我的人只有一个苏蓉,而我却一再地忽略她,她让我很羞愧。

  抬头看墙上的钟,竟然是夜里十点钟了,我独自坐了快四个小时了,我还能坐多久?一夜?或者更久?

  小蝶说过:要爱的恒久,不是时间,是生命,我要爱一个人,不可以用时间衡量,要用生命,爱便钟爱一生。

  谁才是小蝶钟爱一生的人?谁才是小蝶生死相守的人?

  一壶茶尽了,又一壶茶尽了。

  小蝶出现在我面前。

  配着氤氲的夜色,姗然而至的她,竟然是那么的绝美逼人。

  我有些自惭形秽,不敢直视她,站起身来替她拉掎子时,险些跌交,坐得久了,腿有些麻。

  她款款坐下,目光一刻不曾离开我的脸,说:风,谢谢。

  我在做我自己的事,不要别人谢,尤其小蝶。

  我问:也许你觉得我配不上你?

  她摇头:你不要这样……有些事,我无法改变,或者说,我习惯了虚拟的世界,我也只能适应虚拟的世界。

  我说:你终究要走进现实的,你应该面对现实,你应该在现实当中去选择,而不是在虚拟中迷失。

  小蝶无声地笑,然后是一脸的凄然:你不懂我,你不懂我的意思,还有……我的忧伤,我知道自己是信缘份的,但是,有时候我又惧怕缘份,我怕辜负别人!

  我说:我不怕,我只想你坦白,我知道你把自己藏得很深,你不说我永远不知,让我们一起来排除你的难题好不好?

  只要有爱,世上便不会有难题,自己不难倒自己,便不会有人可以难倒自己。

  小蝶注视我,忽然抓住我的手,脸上滴下泪来:风,放弃我!

  她的温暖和颤抖一同传给我,她的泪和伤感一同传给我:小蝶,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可以给我说?

  小蝶摇头,一脸清秋一样的肃杀神色。

  我握紧她的手,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小蝶……。

  小蝶说:风,离开我,你若爱我,便离开我,我会解脱,否则,只有死。

  我说:我不会让你死,若死,我们便一起!

  我背小蝶的一首诗:

  相依,是你的背,你是暖的我便是暖的,相偎,是你的心,你若离开我哪还有生。

  小蝶抓紧我,说:风……我感激今生遇见你,也后悔遇见你……你让我这一生不得安宁了。

  我说:只要有真的爱,我什么都不怕,不怕失去,也不怕生死!

  我以前一直不明白小蝶的心里,为什么爱总是和死那么切近,现在我明白,她的心里有一种彻骨的痛,痛不去,她就不可以快乐的生。

  我要找出她心中的痛,让她快乐起来。

  八

  当我们牵着手走在街上时,冷冷的秋夜让我们都打了一个寒战。

  小蝶幽幽地说:冬天就要到了。

  我握紧她的手:爱可以让你暖起来。

  小蝶看我,神色里有一种不可捉摸的幽深。

  小蝶说:到我那里去住吧。

  我忽然有一种想紧紧抱住她的冲动,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用生用死来爱她都不为过。

  在小蝶家里。

  我呆立在她的房间中央,那是一幢豪华的无与伦比的别墅,脚下的一张地毯足可以抵得上我半年的薪金,墙上的一幅油画足可以让我奋斗半生。

  在她的房子里,我明白了自己的贫穷。

  小蝶站在我面前,轻声说:抱紧我!

  小蝶脸上的柔情与这房间里的富贵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像街头的一个乞女那样,让人怜惜。

  小蝶的一首诗这样写:而我,手上的富贵,脸上的美丽,瞬间可以成空,爱在心里,填满一生,你才值得我珍重。

  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捧起她的脸,像捧一块价值连城的玉,不知该如何安置。

  我说:蝶,我爱你。

  现在我忽然明白了小蝶心中的痛,我明白了她缘何不快乐,但是,我能让她快乐起来么?

  我不知道小蝶的需要,我不知自己该怎么做。

  小蝶像蛇一样箍紧我,我愈加地喘不出气来,她的心跳敲在我的心上,她的血液流经我的身体,她低低地说:风,我抓住了你。

  我们彼此相互抓住,如果时间停止,我们便不再分开。

  小蝶吻我,一点一点,像天空绵绵的秋雨,缠绵绯恻,然后雨越下越大,渐渐淹没我们。

  小蝶蜷缩在我身边,像一块极柔的白色的绸缎,圣洁高贵。小蝶用手指轻轻划过我的胸前,背她的一首诗:

  当年的烟花,花里的柔情,你的笑,我都找不到,滴一滴泪在你心里,你是否感觉得到?

  我说:我感觉得到。

  小蝶果然滴下泪来,粒粒如珠,落在我胸口。她说:别擦掉,干了就成朱砂痣,代替我陪你一生。

  我说:我要你陪。

  小蝶不语。

  窗外亮起来,已是凌晨。

  小蝶穿衣,说:你听说过没有,有一种爱情,叫‘见光死’,就是网络爱情。

  我说:这间房子里的富贵对你很重要么?

  小蝶定定地看我:不重要么?

  我说:你有真爱么?

  小蝶说:我没有么?

  我说:我不懂你。

  小蝶说:你也不懂得爱。

  九

  我一个人走出小蝶的家,走出很远,身边还有小蝶的体香。

  眼前挥之不去的还是小蝶的幽深。

  想起小蝶送我出门时说得那句话:爱情是毒药,别人不灌你,不要自己喝。

  我还是不懂。

  但是再也不会有答案。

  我返回家里,坐在电脑前,给小蝶发最后一贴留言:

  你滴在我胸口的那滴泪,是我心头永久的痛!

  信被退了回来。

  我的信箱里却有一封飞天的信:

  成风,忘了小蝶吧,她的痛或者快乐,就像毯子上的丝线,抽掉哪一根,都会让毯子美丽不在。

  我面对显示屏,心里一片空白,想起小蝶说过的一句话:有些人来到世上,是人世的福,有些人来到世上却带来了灾难。我是后者。

  如果爱是一场灾难的话,有谁不愿做受害者呢?

  苏蓉打来电话:风,我也上网了,交了一个网友,他,爱上我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50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