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匪我思存:似是故人来

匪我思存:似是故人来

  “情人还是旧的好。”

  听到积安这么说,她“噗”一声,咖啡差点全呛出来,积安啼笑皆非,她半天才缓过气来,眉开眼笑的夸他:“积安,你是越来越会讨女人欢心了。”

  积安微笑着说:“倒是你,一点没变,喜怒形于色。”

  相顾莞然。

  于是她微微放了心,或是纯粹的心血来潮,他才约她在此小坐。连累她牺牲双休日早晨的懒觉,花枝招展出门来,盼兮还调侃她:“赶着去相亲?”她大大的抛个媚眼:“不是,是去见旧情人。”

  情人,风光旖旎爱意缠绵,加上一个“旧”字,于是曾经沧海,已然百转千迥。

  其实分手后并没有联系,星期五早上看到积安踱进办公室时简直要失声惊叫,以为是在做梦。

  跳槽后第一天突然发现新上司是旧情人,恶俗的言情小说才有的桥段,怎么会光天化日之下真的粉墨登场?

  积安微笑着望着她,她连忙收回天外游魂,自顾自放嗲了声音千娇百媚:“积安,陪我逛街吧。”

  摆明了是刻意刁难,不想他竟肯点头。大方的让她挽了在专卖店中游走,听导购小姐舌灿莲花。

  最后相中一条裙,当年他喜欢的白,与如今她心爱的黑。黑白分明,参差森冷的色差,穿上身冷艳夺目。在大玻璃镜中,两两相望,他微微颔首,道:“很好看。”

  买!惯性的去拿信用卡,积安已快了一步,交到小姐手中:“刷这张。”

  做什么?还未及挑起眉来发脾气,他已低低的道:“请予我这荣幸。”她翻脸不认人:“先生贵姓?”

  一句话便撇清成路人。

  他不愠不火,接过购物袋,她已自知不敌,默然退守。尾随着他继续游荡。

  再不交一言,直到午餐,他替她点了特大号的香蕉船,她才微启笑颜:“我早已经不吃冰淇淋了。”

  “怕胖?”

  “不是。”灌他一碗迷魂汤:“怕想起你。”

  他几乎是开怀大笑,这才重拾嘻笑怒骂,讲起当年学校四门外那条街,一条街从头吃到尾,冬天吃羊肉串,夏天吃香蕉船。那时,她微微丰腴,却敌不过香蕉船的诱惑,于是吃完了便拖了他陪着消食溜湾儿,在操场上晒月亮。

  “你瘦了。”

  “对呀,工作压力大,你们这些奸商,剥削员工的剩余劳动力不遗余力,脑满肠肥那都是你们。”

  啧啧,还是当年的牙尖嘴利,字字咬金断玉。

  “吃完饭我要回去,旧情人一日游接近尾声了。”

  他做出大惊失色的样子:“哎呀,经过这么美好的一天,你竟没有破镜重圆的打算?”

  呸呸!

  “不学无术,我们的资格不够叫破镜重圆。”在中文系出身的她面前玩这种文字游戏,简直是班门弄斧。

  他微笑:“那应该叫鸳梦重温?”

  她亦微笑:“是新仇旧恨。”

  他百思不得其解般问:“就算旧爱成恨,那新仇是什么?”

  她拈着吃冰淇淋的小银匙微笑:“新仇是你现任女朋友太美,让我自惭形秽。”

  他嗤嗤的笑起来,她一口一口吃着香蕉船。味道浓郁香馥,叫人忆起夏天校门外,坐在小小的凉棚下,认为最幸福的,是面前那只大大的香蕉船。

  回到公寓,天色微黑。盼兮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问:“和旧情人不欢而散?”

  哪里,是握手言欢。

  只是,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263.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