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水阡墨:时间忘记了

水阡墨:时间忘记了

水阡墨:时间忘记了-爱读书

  1

  十六岁那年,沈落落提着小皮箱子从搬家车上下来时,一眼就看见两个灰头土脸的男孩子在大院口在掰手腕。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是两个不服输的家伙。还没等分出胜负,伊名一抬眼就看见了漂亮得像芭比公主一样的沈落落,手一松就让蓝冰给掰了过去。“哦,耶!”蓝冰很**地跳起来,伊名已经流着鼻涕屁颠屁颠地跑向沈落落。

  “我是住四单元三楼的伊名,以后大家都是邻居了,需要帮忙吗?”蓝冰眼看着伊名在跟一个小美女搭讪,揍了自己一拳,也屁颠屁颠地跟上去。

  沈落落白了他们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目不斜视地绕过他们艰难地提着小皮箱子跟到一个搬家工人的后头。

  伊名和蓝冰互相看了一眼,却同时从对方的眼睛了看见了斗争的火焰。都是不服输,喜欢挑战的孩子。比成绩,比力气,比个子,比相貌,现在几乎都是不分上下,而沈落落这个看起来很难搞定的小姑娘是他们新的挑战。

  2

  沈落落住在二单元二楼,她的阳台上摆了一盆刺球,张牙舞爪的样子。蓝冰和伊名每次抬头看都怕那小东西一生气掉下来,将自己帅气的脸扎成马蜂窝。沈落落是知道伊名和蓝冰的,她来的第一天,就听隔壁的阿姨说:“整个院子里最争气最好的两个孩子就是蓝家的小冰和伊家的小名,他们也是在光明中学,落落刚来没有伴儿找他们最放心了。”

  沈落落刚开始去学校完全是让爸爸用车接送的,待她熟悉了,沈妈妈就领着她先去了伊名家。伊名看见沈落落来了,吓了一跳,连忙跟着妈妈端茶倒水,一口一个阿姨地叫着,叫得沈妈妈心花怒放。沈落落偎依在妈妈身边抬眼看看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又垂下头,小脸绷得死紧,那个叫有个性。伊名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沈落落,她的头发打着卷地披下来,睫毛长长地垂着,扫出一片阴影。她春葱似的的小手绞在一起,不知道抓起来是不是柔弱无骨。

  伊名俨然就像一个绅士一般招待她们。忽然门铃响了,门开的时候,蓝冰一脸泥水满头大汗地出现在门前,他喳喳忽忽地说:“伊名,那小子自称篮球王子,拽得要命,我们去搞定他。”

  伊名笑得像朵玫瑰花似的,说话还有点酸:“我有客人,改天好吗?”

  “谁啊?还客人?”蓝冰正想笑,伸着脖子往里一瞅却看见沈落落正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他。四目相对,蓝冰身上狼狈,表情更狼狈了,沈落落“扑哧”一声就笑出来。

  3

  女孩子真是世界上最难琢磨的动物,前几天还“哼哼”的,好象有深仇大恨,这几天三个人已经玩在一起,俨然是死党的势头。

  蓝冰还在吃早饭的时候,伊名在楼下扯着嗓子喊:“冰,我们先走了。”蓝冰嘴里塞着面包伸着脖子往楼下看,沈落落坐在伊名的后车座上,小小的脚欢快地荡来荡去,忽然就没有了食欲。他三下两下地吞了面包“噔噔噔”地跑下楼,骑上车子就追往学校的方向追。一直到了学校,在车棚的地方,伊名在沈落落耳边说着什么,逗得她咯咯地笑,眼睛弯弯的,比月亮温暖。

  沈落落看见蓝冰已经到了,还是满头的汗“扑哧”一声就笑了:“你果真像导弹一样追得紧呀!”伊名拽拽身上的衣服,笑得有些得意,蓝冰脸红得不像样子忽然有点恼羞成怒。沈落落掏出随身的小手帕,走到他面前踮起脚,印在他的额头上:“对不起嘛,我和名只是跟你开玩笑的,不是故意不等你,别生气好吗?”沈落落的手上有好闻的宝宝霜的味道,蓝冰愣住,脸更红了。他不自然地抓下沈落落的手说:“哈,名就这德行,喜欢开玩笑,你别跟他学坏了。是吧,名?”蓝冰把视线从沈落落的小手上移到伊名的脸上,看到的是他不自然的表情。都是穿开裆裤的朋友,明白对方就像明白自己一样,一个眼神也就明白了,伊名是嫉妒得要发火。伊名说:“我先去上课了,你们玩吧!”说完,转身跑了,留下沈落落在那莫名其妙:“他怎么说走就走了?”“不知道,这家伙脾气一直很奇怪。”蓝冰握着沈落落的手帕,自私地不想告诉她。

  4

  伊名想了又想,那天中午的事,本来就是自己捉弄在先却又放人鸽子在后,连生气也没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他拿了两罐啤酒,沿着楼梯慢慢地往天台上爬去,他了解蓝冰就像了解自己一样,有了小小的怨气,他总会在老地方看星星,一直看到心平气和。

  今天的风有些寒了,吹在身上冷冷的。伊名来到顶楼,嘴角扬起的弧度还未暖,却已经冷冻成冰。沈落落瘦小的肩膀上披着一件牛仔的上衣,他们并排坐在楼顶,有微微黄色的光把她长长的卷发映照得分外妖娆。伊名从没有听过那么清脆的笑声像是千百个玻璃珠子落在玉盘上一样,沈落落如花的笑靥只对蓝冰开放。伊名将手里的易拉罐几乎要捏碎,汗在额头渗出点点,像偷看一样的罪恶和失败感觉席卷。伊名转身默默沿着楼梯走下去,这样的夜,蓝冰和沈落落需要的都不是他。

  第二天,蓝冰去找伊名上学的时候,伊名已经走了,带着沈落落走了。蓝冰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伊名带着沈落落直接去了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树叶的影子落在她年轻美好的皮肤上,荡漾出圈圈阴影。沈落落的眼睛像透明的黑水晶一样,直直地望进伊名的眼睛,声音里有一丝颤抖:“快上课了。”伊名的手攥得紧紧的,忽然伸出手臂将沈落落死命地捂在怀里。这种陌生而些须粗鲁的动作几乎撞得沈落落还未发育好的胸部微微地疼,他说:“沈落落,我喜欢你。”沈落落把尖尖的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咯咯地笑着,显得格外不真实,她说:“那么,我们就谈恋爱吧!”

  这次伊名着实像呆瓜一样愣在那里。

  5

  蓝冰再次看见伊名和沈落落的时候,两个人的手已经牵在一起。伊名脸上有点兴奋得不自然,反而沈落落大方地微笑着跟蓝冰打招呼,她说:“嗨,一起回家吧!”蓝冰说好,沈落落就坐在伊名的后车座上,纤细的手臂箍紧他的腰。一路上,除了齿轮嚓嚓的声音,和三个人的心跳的声音,就什么也没有了。蓝冰忽然感觉三个人就像就纠缠不清的齿轮一样,咬着一环接一环,谁坏了都是一种无法工作的悲哀。而如今,根本说不清楚谁坏了,谁错了。

  到家的时候,沈落落从车子上跳下来,笑得像个妖精一样昂着小脸问:“我和伊名晚上会在顶楼喝酒,你也一起来吗?”蓝冰笑笑:“我不去了,我还有很多功课要做,还有几个月就中考了。”“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学习了?”沈落落从鼻子里冷冷得“哼”出来,转身就回家了。伊名茫然地看着沈落落生气离去的身影,再回头看蓝冰脸上的不舍,也冷冷地“哼”了一声,扭头回家。蓝冰站在原地,天色暗下来一点一点地吞噬着他十七岁的心。蓝冰想友情真的就是这么脆弱不堪吗?

  泪滴下来是凉的。

  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6

  最紧张的日子来到了。上学,回家,那一条长长的路被脚下的车轮孤单地撵过去,长长的一道印子,像脸上不甘心的长长的泪痕。蓝冰开始独来独往,虽然沈落落指这他的鼻子哭着说:“冰,你在逃避,你在逃避!”可是,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蓝冰考的是在市区外的一个高中,除了空气清新,最大的优点就是需要住校。伊名考的学校是阳光中学本部的高中,因为沈落落还是上初二,而他想和她在一起。蓝冰走后,沈落落和伊名的关系明显地淡了,她买了一辆粉红色的公主车,再后来,也是独来独往。蓝冰听说沈落落毕业的时候报考的是市里另一所重点高中,和伊名的爱情也就不了了之。他们之间也许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爱这个字的。

  蓝冰想起顶楼的那个晚上,沈落落坐在他身边,虽然他的外衣被她抢走了,可是依然感觉温暖无比。其实蓝冰对沈落落是有一种占有欲的,只是与爱无关,所以当沈落落对蓝冰说:我喜欢你的那一瞬间他看清了自己的心。他显得手足无措:“其实喜欢你的是伊名。”“难道爱情还比不过友情吗?”沈落落的眼神里有怨恨的光芒,她咬着玫瑰花般馨香的唇瓣,愤怒得要哭出来。这种骄傲聪明的女孩子,永远都不相信自己会出错,即使错了,也是别人的错。她想,蓝冰是喜欢他的,只是在十几年的友情面前,他选择了退让。

  沈落落的小聪明终归是小聪明。她和伊名交往只不过成全了蓝冰的疏远。

  7

  许多年以后。

  如果说事情过得太久了,总有机会把它翻出来抖一抖,丢失的人或者丢失的心情,回味起来,也不过是南柯一梦。

  沈落落要结婚了,喜贴走了几千里,似乎还带着那个城市的温度和味道,蓝冰一时心中百转千回。喜贴里写着:新娘沈落落,新郎魏子民……完全陌生的名字,他却觉得安心。沈落落的喜贴里夹了一张玫瑰色的信纸,微微的手香,细腻的笔迹:我总以为等我们老了以后,曾经的年少轻狂,才是回忆里最美丽的风景。哪知道,现在的我们的心就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这并不是多么煽情的字眼,蓝冰的眼睛却已经一片潮湿。他明白,沈落落信里的我们指的是三个人,像齿轮一样纠缠的三个人。

  蓝冰回到那个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大院里。沈落落个子高了,眼神柔和缺少了一种尖锐的东西。他习惯地抬头看她的阳台,一株枝叶娇嫩修长的百合代替了仙人球,就像现在的沈落落浑身的刺软下来,剩下的只有美好,她真的是长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伊名也收到了同样的喜贴,回来。蓝冰从对方的眼睛看见了自己的影子,熟悉地以为从未分开。伊名说:“嗨,好久不见!”蓝冰笑了,终于释怀。他幻想了无数次的相遇的方式,总以为是惊喜的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煽情却也矫情,没有这样的云淡风轻。

  夜色渐冷,顶楼,沈落落坐在蓝冰和伊名中间,肩膀上披着伊名的西装。这是第一次坐在一起,伊名将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然后使劲地将空易拉罐扔得很远,在空旷的夜里有很大的回声。伊名用力地搂住沈落落,把她使劲往怀里捂,他说:“新婚快乐!落落,新婚快乐!”蓝冰一下子红了眼圈,沈落落开始是小声的哽咽,最后却已经是嗷嚎大哭,蹲在地上,根本就是当年那一个讨不到爱的小女孩。

  8

  沈落落穿着婚纱,捧着一束巨大的红玫瑰走上红地毯,她的眼角微微上扬的喜悦。新郎是个稳重英气的男人,可以给她足够的幸福。他霸气地搂住沈落落的腰,亲吻她的嘴唇,周围响起祝福的掌声。蓝冰和伊名同时微笑地转身离开。现在,他们终于有了一个回去的理由,一个女子在两个人之间横桓了太久。

  “你小子那年怎么一声不吭地就考了个市区边上的破高中啊?”

  “那你小子怎么一声不吭地就跑去外地了?”

  “你不一样?”

  “我打算回来了。”

  “不是吧,你也学我?”

  “是你知道我要回来了吧?”

  “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嘛!”

  蓝冰和伊名的手握在一起,手心还是温暖的,为彼此温暖。

  9

  如果说曾经发生过什么,过去以后,就当时间忘记了。

  如果他曾经爱过她,发现错误以后,回头,就当时间忘记了。

  如果她曾经爱过他,不能在一起,还是朋友,就当时间忘记了。

  如果,如果,这一切你还都不能理解,没关系的,就当时间忘记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13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