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水阡墨:绝爱

水阡墨:绝爱

  1

  从一开始我对沈信的爱,就只是飘在空中的云,美丽却永远可不可能安定下来。所以,他跟我说分手的时候,我依然沉着地将他的衬衣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晾在太阳底下。我想起我们曾经相遇的事,就像这太阳底下的衬衣,平凡而美好。

  沈信足足大我十八岁,是一家大型贸易公司的经理,他的老婆在一场车祸中惨死,给他留下了一个儿子,这是我遇见他之前就知道的。我只是一个小公司的公关,听人调遣,赚着微薄的薪水。有一天经理仔细交代:那个沈经理可是个财神爷,一定要把他搞定了!我就笑了,对于死老婆的又有点成就的老男人,不是色鬼也是个性饥渴,要他们签单最好的办法就是去美女聚合的地方再加上一条三寸不烂之舌,一切就OK!

  我们约的地方是KTV的包厢,可是一见到沈信,我马上就后悔了,他的眉头皱得很紧,眼中颇有不耐烦的神色,他问:为什么到这种地方来,谁的主意?业务部的几个主任都低了头不作声,我咬了咬牙,事情是我做的,没想到走了那么多的夜路终于碰见了鬼。我走到他面前,仰起了脖子,抱着必死的念头说:我挑的地方,我以为沈经理会满意这样的安排。

  沈信看我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惊异,瞬间得让我感觉似乎不曾存在过。我低下头盘算着我把这笔买卖砸了以后是不是该抬脚走人了,心里沮丧自己的轻敌,只听见头顶却传来咕咕的笑声:你小看我了。我点头说是,像泄气的皮球。

  沈信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下,对那两个目瞪口呆的美女说:你们出去,我们开始谈签单的事吧!

  我吃惊地抬头看他,沈信竟然冲我笑得温柔,那深邃的眼睛像一口深潭,让人无可自拔地要沦陷。

  2

  沈信走的那天下午,阳光很好,金色而温暖。我半跪在地板上,从来没有感到搬家是如此琐碎的事:他的钢笔,他的领带,他的拖鞋……我收拾着收拾着,指尖就忍不住地要颤抖。沈信忽然从背后抱住我,很用力,很用力,似乎要将我揉进了他的灵魂里:琳琳,对不起。

  我的脸抽动了两下,终于没有笑出来,其实,我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伟大,想一个男人昨天还拿着一枚钻石戒指满脸虔诚地求婚,今天就要分手。我说:你走!

  沈信走了,我站在阳台上看那部奔驰轿车慢慢地离开了我的视线,心里竟然绝望成海。我爱他,那么爱!

  我换了电话,换了房子,换了工作……一切都是新的,除了我破碎凌乱的心。我开始喜欢去酒吧,喜欢一种叫蓝色爱尔兰的液体,喜欢那种微醉的迷蒙和暧昧的灯光,这一切都让我沉醉。我想,我会这样一直醉下去,但是我遇见了林夕康,遇见了这个比我醉得更厉害的男孩子,我就显得清醒了。

  我是从酒吧服务生的手里捡到林夕康的,他醉得厉害,全身没有半毛钱,被人像拎在手里,像一只待宰的羊羔,我顿生怜惜把钱塞到服务生手里:他是我朋友。谁知道,林夕康一下子就扑在了我的怀里:妈,别走。周围的目光无不惊讶地像发现了新大陆般“唰”地一下射过来,我顿时有种要大笑的冲动。

  3

  我几乎不愿意想起我是怎么把林夕康背到家里来的。他一米八三的个子完全罩在我的头顶,那全身的重量几乎要把我压垮,更要命的是他的胳膊勒在我的脖子上,口里还喃喃不断:妈,妈……

  第二天早上,我做了早餐等他醒过来,他的眼睛睁开的时候,我一下子被那眼神的清澈震住。不错,他还只是个孩子,足足小我四岁。我拍拍他的头,忽然感觉无比亲切:你醒了,你昨天喝醉了,我带你回来的,你还缠着我叫妈。

  少来!他挥开我的手,毫不客气地走到餐桌旁:你是谁,干吗带我回来?

  我叫赛琳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带你回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竟然感觉无比忧伤,我救了一个好不相干的人回家,还要被凶巴巴地指责。于是,莫名其妙地流泪了,委屈得像个孩子。

  林夕康的眼神荡漾起了淡淡的柔情,好似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他慌张而有笨拙地走过来给我擦眼泪:你别哭了,别人看见好象我欺负你。

  我心里的难过像潮水一般涌上来,从所未有的难过,那是沈信离开我的时候下的蛊。我抱住他依偎过来的身子,心里有感动。他身上有好闻的肥皂的相味,他的胸膛宽阔,心脏的跳动坚强有力,而且他在耳边的声音温柔而沙哑:小娜,你让我心疼了。

  4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纵容林夕康的为所欲为,他把自己租的房子退了,搬到我的房子里。我想我对他的感情已经超过了怜悯的范围,所以当他嬉皮笑脸地说我爱你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不管是不是真的,我贪心,我要爱,很多很多的爱。做女人最失败的就是这一点,结束一段没有希望的感情后又飞蛾扑火般地投到下一段没有希望感情。

  林夕康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拥着我在夕阳西下的余辉里,躺在床上,设计我们的未来。他说的时候,眼神闪烁而悠远,让我很容易想起永恒这两个字,他说:我们要有孩子,要有一个帅气的儿子和一个漂亮的女儿,我们会很相爱,而且就这样爱一辈子。我不会像爸爸一样再要娶别的女人,我要的是一辈子。

  我便拥抱紧了他,想起从前有一个男人也是这样设计着结婚后的日子,心里一片苍凉。原来失去过的人才更害怕失去。

  我开始小心翼翼地呵护我们之间的感情,我怕一切都是梦,一切都太美好,梦醒了,什么就都没有了。我在林夕康的鼓动下辞了工作,变成了一个小妻子一样的女人,每天做的工作就是做饭洗衣服等他回家。常常是下午的五点一刻的时候,我就穿上棉布的裙子,踢踏着拖鞋,将头发散落下来,一脸干净的笑容,走到街头的站牌前,风雨无阻地等。

  林夕康说:宝贝,我要怎么报答你。

  我便摇头,我要的不是报答,只是一辈子而已,我说:夕康,别负我就好。

  5

  命运总是喜欢和人捉迷藏,那天在熟悉的路灯下,雪花大片大片地往下飘,好似翩翩的蝴蝶,我站在风口,期待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我的手麻了,脚僵硬了,一辆出租车发出摩擦的呻吟,然后停在了我的身边:小姐,去哪?我想了一下,拉开车门进去:深海大厦。

  我去了林夕康的公司,看见灯都安静地闭了眼,我便慌慌张张地往家赶,夕康没有钥匙,他肯定回家了。我跳上一辆出租车,在拐弯的街脚,一双重叠的身影像刀子般刺痛了我的眼睛,刹那间,沧海桑田般的变幻。

  我跌跌撞撞地回了家,菜已经凉透了,夕康一进门,看见的就是我半跪在地板上收拾东西,他的衬衫,他的CD,他的书……我一一摆在箱子里。

  小娜,你在干吗?他的声音单纯而无辜。

  我笑着拍拍他的头: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了,不该瞒我。

  我没有。他辩解得慌张而真诚。

  我看见了,我刚才都看见了。我的泪落了下来,我不是圣人,付出的感情一次一次地被打击后,我没有微笑着讨好他的责任了。

  你误会了,她是一直喜欢我,可是今天我告诉她我要结婚了,我要跟你结婚!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真的,小娜,明天我带你去见我爸爸,这么长时间我想通了,爱情是没有人可以阻止的,过去是我的错,我要去跟他老人家承认错误。他脸上堆积的是温柔和心疼,我将头腻在他的怀里再也不想移开。

  6

  林夕康将我的手握在手心里,我和他依偎在沙发上等待他父亲的到来。我问:夕康,你爸不喜欢我怎么办?

  他安慰我说:不会的。这时候,门开了,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型走进包房,林夕康迎上去:爸,你终于来了。我抬起头,羞涩动人的笑在接触到另一抹宽慰的笑容时,时间停住了,一切嘎然而止,我的笑就那么僵硬在唇边。

  沈信!

  琳琳!

  我们一齐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原来林夕康是随母姓的,而他之所以去酒吧买醉竟然是因为他的爸爸跟他说要结婚。而沈信跟我分手的原因是儿子以断绝关系相逼。我从来没发现自己可以在转眼之间将一件复杂的事情理得这么清楚,但是一切似乎都太晚了。

  林夕康的手就这样,像一片飘零无助的叶子,绝望地垂了下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101.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