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短篇小说:蝴蝶梦

短篇小说:蝴蝶梦

——原作者不详

短篇小说:蝴蝶梦-爱读书

渐进喧闹声,灯火阑珊处,若隐若现的灯火勾勒着一幅完美画卷。红如血色的帷幕格外刺眼,婉转悠扬的声乐声声入耳。

我对着铜镜在额上点上最后一枚梅花妆。红红的胭脂,轻轻几点,在额上盛开。一名舞姬,除了曼妙舞姿,还要有张摄人心魄的脸。

小芙将金钗插上头时,幽幽叹道:我们与青楼的风尘女子又有何不同,无非是攀上高枝罢了。

我的手一抖,梅花便有一半偏到了眉边。赶紧用丝巾细致的擦去,却还是留下了浅浅的印子。额上的残红,连同小芙的那句话,一起印在了心中。门外有人催,就匆匆理了水袖出门。

舞台旁边坐了位年轻公子,眉眼细长,斯文尊贵,相貌堂堂。听说这是主人新请来的琴师,名叫秦郁。他点燃一根茗香,摆出焦尾琴,开始调琴,和弦,缓缓弹奏。

音乐起时,我们才有了灵魂。

灵魂就藏在这水袖里。奏乐声飘过来,便用这水袖缠住,接着轻轻打几个转,然后暧昧的抛出去。跟着抛出去的还有眼神,半眯,带着笑,含着情,不能太露骨,要含蓄,欲拒还迎的,才最动人。

主人坐在一旁,一脸的恭谦。正中间,坐着一位年轻公子,剑眉皓目,气宇非凡。

曲罢,又换了一首,刚起头,那公子却走了下来。不敢停,在他身边穿错着舞,他却突然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用手捏着我的下巴。

我立马推开他,向后退了一大步。显然他没想到我会对他这么无礼,竟然差一点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主人立刻拍案而起,怒道,好大胆的*,当自己怎样冰清玉洁吗?扰了公子的雅兴,你有几条命来赔?

公子举了条手臂制止,抬着我的下巴细看,嘴角却有一丝笑意。

到我府里来吧,他说。

我不会去,我坚定的答道,这种轻浮之人我已见许多。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苏府的公子,他的姐姐就是当今皇上宠爱的雨妃。

秦郁抚着琴,博众人称赞而气定神闲,高山流水,余音绕梁,我不禁心头一颤,为琴声,更为抚琴的人。

一曲终了,掌声四起。我轻提衣裙走到他面前,他微笑点头向我示好,道,同样的寄人篱下,为何你从容淡定?

我笑一笑,我冷血吧,我说。

他也许不会知道,我的从容淡定,是因为我从没有想过攀结高枝,寄人篱下又如何,吃饱穿暖,已足够。

苏公子,气势非凡,为何你不到他府中?难不成想做一辈子舞姬。他问道。

过去了,不是妻不是妾,不过玩物一般,那样的公子,身边的美人又怎么少得了,厌了倦了,我又该如何?

语塞。他这才明白了我的苦处。

苏府几次来要人,我都没答应。主人更是想要将我强迫卖掉,但那公子说,她是世间少有的女子,既然这般不情愿,自是进了府中,也会扫我雅兴,给点时间,让她想明白。

他走时看了一眼小芙,说,好好照顾你们小姐。小芙愣了愣,知道他定是把自己当丫鬟了。

几日都不见小芙。

苏府又来要人了。

这一次,却不相同。

要的人不是我,而是小芙。上马车时,她倚在门口笑着冲我挥手,从没见过小芙如此喜悦,眼神流连处,尽是风情。

庭院里飘荡着杨花,花势绚烂。

秦郁抚着琴,我舞着水袖,酐畅淋漓。

小蝶,他轻唤到,这个给你。那是一支蓝色蝴蝶发簪,他轻轻地插在了我的头上,眼里有抹化不开的柔情。

我以为这样就能天长地久。

一年后,小芙接我到苏府小聚。听说小芙在进苏府几天后,竟悬梁,不过幸好发现的早,并无大碍。

好大的庭院,雕廊画栋,无尽华贵。小芙倚在回廊边,纯白的裙角曳了地,毫不吝惜。

过得可好。我问。她笑起来,眯着眼,不用回答,答案尽在眼底。

我笑了笑,说,早知今日,也不必寻死。她抬起睫毛看了我一眼,凑过来,小声说,如不寻死,也便没了今日。

我一惊,她含着笑,眼神闪亮亮,万事了然于心般。我看向一旁,轻描淡写的问,这是什么话?她掩嘴笑起来,傻妹妹,我若就这样从了,要不了几日,公子便厌了。现在有了寻死这出戏,他自当我是烈女,爱极敬级。再说,我才入府,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鄙夷我,而现在个个都讨好我。

我怔怔看着她,竟说不出一句话。她极柔弱的叹了一声:女人,总要留些武器,保护自己和富贵。

小蝶,你可好?

安好。我说,脸上竟绽放着如花般灿烂的笑容,因为那个人吗?

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何苏公子会改变主意让小芙如府。小芙轻笑道,舞姬若不献媚争宠,便永远逃脱不了这宿命。

庭院里的花开得正妖娆,不知怎的,忽然就落了几瓣,轻飘飘,连声息都没有。

苏公子坐在长亭上,命下人为我们奉上一杯龙井。

我接过茶,呷了一口。他望着我道,听说你们烟雨楼已经落败了,主人因欠债而被追杀。如果你不嫌弃,就暂到苏府安身吧,与小芙也有个伴。

多谢公子好意,小蝶自有打算。我说道。

空荡的烟雨楼只剩下我和秦郁,昔日的繁华,喧闹已烟消云散。

苏公子几次邀请我到苏府暂居,但我只想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就算过再贫穷的日子,我也愿意。

一早都不见秦郁,推开他的房门,里面空荡荡,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滋生。

看到桌上那张字条,我的预感更加坚定了。

小蝶: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去苏府吧,看得出苏公子对你一片痴心。

秦郁留

简单的几句话如刺刀一样扎在了心间,就连指尖也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噗嗵”一声跌坐在地,冥冥地听到破碎的声音,悲苦、愤怒充实着我的神志。

心很沉重,一口气压下去,便*了底。

只是自己在自作多情罢了,毕竟他从没有表示过她爱我。

无奈。

我进了苏府。几个月后,便答应了嫁给苏公子。他一直对我很好,百般呵护,没错,他深爱我,可我的心不属于他,夜夜牵挂的都是那个抚琴之人,心底常有流水泊泊的琴音,萦绕心头,不绝于耳。

再遇到秦郁时,就是苏府的宴会了,他作为一名最有名望的琴师出席了这个宴会。

两年岁月,将秦郁洗练得沧桑,稳重。他弹着琴,更是在诉说着心中复杂的感情。

“嘭!”弦断了。

断裂的弦丝弹起,在他的唇角划下一条细细的伤痕。

他又换了琴,继续弹。

抚完琴,便离去,却被我在大门口叫住了。

他的肩微微颤抖了一下,转过身看着我,说,夫人,有事吗?

夫人?!

短篇小说:蝴蝶梦-爱读书

话如利刀,刀刀致命的刺入了我的心,眼里弥漫着浓浓的雾。几年不见,可好?

多谢夫人关心,我一切安好,他表情默然地回答到。目光却停顿了三秒,道,你还戴着它。

我微微点头。那发簪,从不离身,只因是证明有他的存在。

他的目光暗淡了下来,眼底竟还有那抹化不开的柔情。他一切了然于心中。

为何当初丢下我独自离去?我问着他,这是我这么多日一直想知道的答案。

为了复仇,他说,然后轻叹一声对不起后,便匆匆离去了。

我知道他是爱我的。

自我来了苏府后,小芙就失宠了。

这天,她带了几个丫鬟冲入了我的房内。

小芙,你有什么事吗?我问着她。

她目光凌厉的看着我,对下人道,给我搜。

我顿时一头雾水,小芙,你要找什么?

她还没开口,突然一个丫鬟惊呼道,找到了。丫鬟手里拿的是一个香囊。

小芙接过香囊冷笑道,小蝶,竟没想到你红杏出墙,你对得起相公吗?

我没有。

这就是证据,香囊上还锈了名字,秦郁。就是那个琴师吗?宴会那晚我分明看到你和他窃窃私语,还想狡辩吗?

我已无话可说,心知自己被小芙陷害了。那天她突然来送我红绸,我就觉得可疑。相公盛怒之下,将我打入了冷宫,自是明白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才容不得背叛。

他用沉重的语气问着我,这可是真的?我知道,只要我说一个不字,他就会原谅我。因为在他的眼里,我看到了信任。但我低垂着眼帘静默着,在我心中早已经背叛了他,我没有资格去说那个不字。

依旧记得他当时的表情,盛怒与仇恨交织在扭曲的脸上,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肩,刺骨的疼痛被我掩饰在心底,近乎咆哮的声音对我大吼道,你为何这样。

一旁的小芙巧笑嫣然。是的,她的目的达到了!为了献媚争宠,她轻而易举的陷害了我。

我不恨她,只是同情她。

忽然想到那些孤苦的女子。烟雨楼,苏府,通通是这般容不得爱情,那些男子们只蜻蜓点水般匆匆一就,却留下一生的涟漪给女人,化不开,忘不掉。而那些献媚争宠的女人就该得到宠爱和幸福吗?不,这不公平。

我在冷宫一呆就是三年,听说秦郁已是皇帝御用的琴师了。

我化上了最精致的妆。额上嫣红五朵梅花,栩栩如生。依旧甩着水袖,翩然起舞。

忽然有那么一天,京城传来消息。雨妃与琴师秦郁有染,而琴师杀了皇帝,两人被下诏刺死,各自诛连九族,满门抄斩,而秦郁逃亡,宫外派了大批人手追杀。消息沸沸扬扬传进来时,我正在插发簪,发簪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断成两截。

这不可能,不可能。我颤抖的声音说道,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流泪,明里暗里这是第一次,我深知,也许再也见不到他了。

就在这天雨夜里,秦郁找到了我,神色凝重,他说,小蝶,我的大仇已报,我现在来是带你走的。我只想杀了那狗皇帝,但没想到雨妃会对我动心,对不起,这才连累了你。快,快跟我走吧。

他拼了命的跑出来,竟是为了救我。我看着他,低声抽泣道,你为何还要回来,苏府就要被包围了,为何还要回来?

他的眼中闪着怜惜。小蝶,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他拉着我向外跑。

这一逃,成,便是浪迹天涯,败,便是万箭穿心。

终于。

终于,却失败了。

阴雨绵延的雨夜里,万箭喷薄而出,而我被他挡在了身后,火蓬血花飞溅,然后听到滚烫的液体滴落的声音。冰冷的泪水低落我的面颊,莹莹闪烁,如决堤春江。

秦郁苍白的手*着我的脸,仿佛蕴藏着无尽的温柔,要仔细擦去我脸上的泪痕,叹了口气,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笑道,不要哭。嘴角牵动,渐渐细不可闻。

我的心开始剧烈的后怕,紧紧地抱住秦郁逐渐冰冷的身体,心中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悲伤。青丝上浓浓的血腥之气,让我清醒的意识到,秦郁已经死了。

周围的血花开满了一地。

他的尸体被扔到了乱坟岗,头颅被割了下来,高高的挂在城上,以儆效尤。

竟是,这样惨烈。

苏府满门抄斩,却唯独少了小芙。

当我们跪在刑场行刑时,小芙出现在了监斩大人的身旁,依然巧笑嫣然。

忽然想起了她当初的那句:女人,总要留些武器,保护自已和富贵。

我闭着眼,脑海中浮现的全是秦郁。心中没有悲哀,竟然心思澄明。

似乎等了千千万万年,这一刻,终于,能伴在他左右。

也许这是另一种天长地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602.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