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短篇小说:一笑尘缘了

短篇小说:一笑尘缘了

短篇小说:一笑尘缘了-爱读书

(1)

“小姐,小姐,你瞧,这里多美。”清荷总是一幅长不大的模样,见到什么都会大惊小怪地咋呼。母亲曾很多次跟我说,要给我换一个机灵的丫头。“一笑,你在冷府,一切都要自己小心,如若有一个能为你出点主意的丫头,我也会放心一点啊。”母亲说这话时那言语里的无奈让我感觉到无比凄楚。可是母亲不知道,嫁到冷府,这个南阳最大的府邸,唯有清荷的活泼可爱才能给我冰冷的生活带来一点快乐。

“小姐,小姐,来看这片竹子,多像我们苏园的竹林啊。看,这里竟然还有几株桃花,天啊,真的太像我们那了。听说这片竹林是一年前新弄的,竟然已经这么美了。”清荷还是习惯地叫我小姐,虽然我已经不是苏家的那个快乐逍遥的小姐,我已经在一年前那个桃花飘香的日子嫁到了冷府。

那一天,应该是南阳最热闹的一天吧。冷府的大红花轿从城郊的苏园一直抬到城中的冷府,一路上吹吹打打,烟花四射。我静静地坐在轿子里,我能听到大街上的行人在那么羡慕地说着:“这苏园的两个小姐果真都厉害啊,竟然都能嫁到冷府去。”

是吗?从此就有好日子了吗?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去知道,我只知道,那天我被搀下轿,坐在我的新房里,许久都没有人来搭理我。还是清荷终于忍不住,跑到外面去问到底怎么了,于是,我知道了,那个要娶我的冷家二公子不见了,留下封书信,出走了。

冷老爷大发雷霆,面对着匆忙赶来的母亲,一脸的惭愧。他只能一再地保证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那个不孝子,一定会像对待女儿一样地待我。

我捧着清荷递给我的那封信,信上只有潇洒的几个字:“我不要你们随便找的一个女子,我要去找我爱的那个人。”我轻笑,这个从没见过面的冷家二公子,一定以为他娶的苏家二小姐,就是那个传言中被送到乡下的野丫头吧。可是看着那洒脱的字体,我的心却在一阵阵地涩疼,我是多么地羡慕这个抛下我的男人,羡慕着他能够勇敢地去做我想做却无法去做的事情啊。

母亲哭着,紧紧抱着我,劝我先在冷府呆着。母亲啊,除了冷府,还有什么地方是我可以存在的呢?她红着眼,颤抖着身子一个劲地说着她在苏园也不停重复的话语:“一笑啊,一笑,我可怜的孩子啊。”

(2)

我很想告诉母亲,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可怜,哪怕在苏园,作为一个二房的夫人生的女子,我有着比大小姐更为姣好的容颜,还有着比她更为博学的才华,而这却恰好成了我痛苦生活的源泉。还好,我也有她没有的宁静之心,慢慢地在她的折磨里懂得了将自己藏起。

苏园的那片竹林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喜欢和清荷早上就偷偷地来到竹林,弹我的古琴,画我的翠竹,写我的文字。我爱那片竹叶,喜欢听风儿借着竹叶唱歌我听。我爱那竹林旁的一池碧水,那水里一朵朵粉莲安静地绽放着,不求别人的赞美,只在意自己的一份宁静。

清荷时不时地会跟我说苏园又举行什么宴会,大小姐又在那里炫她的舞姿,客人们都在称赞她才貌双全。“还不都因为我们小姐不想去抢她的风头嘛,要是我们小姐在,哪还有她现在的光艳。”清荷每次汇报完后都会很委屈地说,我就摸摸她可爱的小脑袋,轻笑地弹起我的琴,一池的莲花,满园的竹叶,陪伴着我,不比那满座无聊的宾客更好吗?

我曾经以为我的日子就会这样安静地度过,直到有一天,苏园特别地热闹。清荷说苏园今天举办了一个超大的宴会,宴请了南阳所有知名的公子小姐。

“小姐,你猜,这次是不是大夫人要帮大小姐相亲啊。”小清荷一脸的好奇,然后又看看我,心疼道:“小姐,你若在那,一定也会有一个极好的男子爱上你。”我静静画手中的那树红桃,红桃下,那个披着粉红衣裙的女子正伸出手接那飘落的花儿,她的脸上,是安静的微笑。

“小姐,好漂亮,画的是你自己吗?”清荷的注意力很快地就被画给吸引过来了,“这桃花真美啊,小姐,你上次教我的那句诗怎么说的,桃花一簇……”清荷拍了拍自己的脑海,皱着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嘟起可爱的小嘴,看着我。

我刚想吟出那诗,却听到一个清亮的声音:“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我抬头,阳光下,他那张俊俏的脸上淡淡的笑容显得那么地温暖,那双眼睛,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正静静地看着我。我的手一抖,手中的笔一滑,一抹重彩涂上了女子的头上。“哎呀!”我惊叫了一声,他已飞奔过来,看了眼被我误涂的这一笔,又看了看满心懊恼的我,只轻轻地笑着说:“笔,给我一下可好!”

我犹豫了一下,他眼里那自信的笑意却让我的手情不自禁地把画笔递了过去。只见他拿起笔,在女子的头上轻轻地画了几下,那女子的头上竟然神奇地出现了一朵朵绽放的桃花,红艳艳的,恍若真的桃花落了上去一般。

“人面桃花相映红,这画中的女子如此安静,如此恬闲,应该是这座苏园最吸引人的所在吧。”他放下笔,似乎在说着画里的女子,眼睛却看着我。我低着头,任凭那如潮般澎湃的心绪将自己的冷静给淹没。

“这画里的女子当然就是我们小姐,我们小姐是苏园最美最有才的女子。你是谁,为什么来这胡言乱语。”清荷见他眼睛一直盯着我,甚是着急,冲到我面前。

“苏园的小姐?苏园现在不只有一位小姐吗?对了,听说还有一位二小姐,可是不是说一直在她母亲的乡下了吗?”他看着我,一脸狐疑。“要你管啊!”清荷对于苏家放到外面的这一说法很是感冒,她愤怒地嚷起来。

他看着我,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竹林外传来焦急的声音:“公子,公子,你在哪里,夫人叫你去大厅啊。”他的脸上现出一丝惊慌,对着清荷小声叮嘱:“不要告诉别人我来过,否则,下次我还来破坏你们小姐的画。”“你敢!”清荷大怒,对着他挥出小手,却被他轻轻地拦了回来。他笑,一边往后退,一边对着我吟着:“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我的脸一定比那满树的桃花都要红,都要灿烂。

日子还是那样安静地过着,只是那满树的桃花不再只是桃花,我总拿出那幅画,看那女子头上那朵朵桃花,想着他微笑的脸,想他轻吟的那一首《佳人曲》。于是,苏园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3)

桃花开始飘落的时候,母亲在竹林找到我,带来我喜欢的新茶。我泡开了那青绿的新芽,却泡不开母亲脸上的忧伤。她说,大姐要嫁到冷家去,冷家的大公子那次在见到大姐后,就夜不能寐,央着冷家夫人来家里提亲。大姐什么嫁妆都没要,只是提了一个很古怪的要求,她要我一同嫁于冷家,只是我嫁的,并不是冷家的大公子,而是冷家那个玩世不恭经常不回家的二公子。

我呆在那里,手里的茶一点点地冷了下来。我抬头看那满树的桃花,一阵风吹来,那桃花竟然禁不住那轻柔的春风,一片一片地落下来。母亲拥住我颤抖的身子,我的泪一点点地落在我手中的那一片桃花上,那柔嫩的花瓣上,明晃晃的是他微笑的脸。

(4)

“小姐,我们回去吧!”风儿又起,桃花一片一片地落了下来,一如一年前,苏园的桃花一片一片地坠落,只是,我已烧掉了那幅画,我只是还记得那画里女子头上那美丽的桃花,像鲜血一样地红艳。

“夫人,我们老夫人说今天是隔壁青城镇的庙会,想让你和她一起去进香,也可求得少爷的早日回来。”我笑,冷家公子回不回来,其实于我真的不重要,在答应了母亲要嫁入冷府的一瞬间,我已经决意忘记那个画出朵朵红桃的男子,将自己刚刚苏醒的爱情给尘封起来。冷家二公子应该也是跟我一样吧,只是他有勇气去逃,有勇气去寻找他爱的那一个人。我却不能让母亲被苏园责骂,如若能给母亲带来在苏园的安宁,一生孤单又能如何。

那座庙的香火很盛,听说,最近来了一个很帅的师父,有着一个很动情的名字:尘缘。只是他总是静静地坐在他的禅房画画,就算有贵宾,也只是在禅房弹一曲来敬客。

老夫人领着我在大殿里给每一尊佛像上着香,她虔诚的样子让我心疼。只是,如果那远去的孩子找不到值得他回来的理由,即使再虔诚的祈祷也是无力将他召唤。

“老夫人,我们尘缘大师有请。”一个小和尚轻轻走来。老夫人很是惊诧,她跟着小和尚走进禅房,然后我听到她凄楚地哭声,我听到她唤:“你这是何苦啊, 我的儿啊。”我飞奔过去,老夫人正搂着那一身袈裟的男子痛哭失涕。

他抬头,我呆住,他手里那串佛珠突然间崩裂开,一个个滚落在地上。

“一笑啊,我可怜的一笑啊,这就是你的相公啊!只是为什么啊,我的儿啊,你为什么要选择了这一身袈裟。”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那张脸,还是那桃花下的脸,那双眼里却再也找不回往昔的热烈,只有一滴一滴的泪一点点地落在他灰白的袈裟上。

我终于知道,那天,我嫁到他家的那天,他留下那封信去了哪里。只是,苏园的那片竹林里已经没有了那个轻笑如花的女孩,只有飘飞的一朵朵桃花,轻吟着离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517.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