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现代诗歌 正文

诗歌选读 | 河北保定诗人霜白,总有些烛火早早被风吹灭

诗歌选读 | 河北保定诗人霜白,总有些烛火早早被风吹灭

霜白,上世纪70年代生,居河北保定。写诗多年,作品散见于《十月》《诗刊》《星星》《中国诗歌》《诗潮》《青年文学》等多种刊物。著有诗集《挽留》。

微茫的灯火

戊戌年上元夜,

我陪母亲把灯从屋里依次点放到院子里。

一根根小红蜡烛排着清晰的队形,

如豆的灯苗在夜风中跳跃。

期间我跟母亲谈到哥哥的去向,她说,他去参加了一个葬礼,

和数月前一样,他的又一个同学猝然而殁。

“唉,黄泉路上无老少。”我的话像是一种安慰。

我们已把灯点到院门口。春联被掀开的一角在轻轻飘动。

每次回头,总有些烛火早早被风吹灭。

母亲试图挽救,却难以应付。她有些小小的沮丧。

“已亮过就够了。”我的话又像是一种安慰。

不是吗?每一根蜡烛迟早会熄灭的。

我想起小时候,很多次跟着奶奶在院子里放灯花的情景,

那时的灯还是用纸浸了油做成的。这让人有些恍惚。

每次回头,那些灯苗都在同样的序列里跳跃着,

那么美,仿佛夜空中的星星。

加速度

我的一位朋友

用一道抛物线来形容人生:

中年之后,就是一个下落的过程。

的确,这就是常常

感到越来越快的原因。

呼啸的风声中,身上

布满万物细微的划痕。

越来越快。越来越窄的风景,

一个人慢慢缩进自己的身体,

他逼迫着自己。

我的另一位年长的诗人朋友,

过得简单,低调,而他的写作

愈发如焦灼中的炼金。

我知道那并非缘于激情,而是

只要稍有懈怠,怕是就来不及了……

念珠

当一个人读我的诗作,

我愿正如他搓捻一排念珠。

我所串起的词语,每一个

都被反复摩挲,闪闪发亮。

那些散落的旧日,

也在一根线索中回旋。

而我想说的是,写作,

绝不仅仅是这样的一根线索。

当一圈念珠握在手中,

它通向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心灵,

也并非虚无。

而我这一生,

可能也是其中的一粒。

譬如朝露

又一次曲终人散。

我们谈到总是聚少离多的一生,

言语中流露出伤感。

多少遇见的,热烈过的人,

最终丢失在记忆中。

这是一种失败吗?

想起曾经分手时

眼角的泪滴,

如今,它们温暖而透澈,

仿佛草叶上的露水

在第一缕阳光下,闪着光。

陪孩子看漫天繁星

以后你会知道这些星星

并非我们看到的这样。

它们有的小一些,有的则庞大无比;

有的会发光,有的其实是黯淡的;

有的,来自于消失的过去。

每一个和每一个之间,都隔着很远很远的漆黑……

这一切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所见、所想。

你会发现它们

不再那么美,但你仍然会爱它们。

你会想是怎样的一些轨道与秩序,

让这些星体在这空洞的时空中

如此默契地运行。

孩子,这也是星空下我们的人世。

缓慢的光辉

在宽敞的图书馆里,我叹息生之微芒——

这一本紧挨一本,一排紧跟一排的浩瀚书籍,

我一生只能读到其极小部分。

它们安静地挤在架子上,等着翻开它们的人。

几本书,或者仅仅薄薄的一本,

就是一个人一生的灰烬。

数十年的光阴,他们也曾热烈过,汹涌过,

甚至煎熬过,挣扎过……

那么多的灵魂,终在一页页纸张中消散,归于平静。

想到我们一生的阅读和写作,面对的也许是更深的寂寞,

仿佛夜晚空阔的天宇。

繁星之中,我知道有一些遥远的星辰

早已离开,早已熄灭,而那缓慢的光辉

穿过若干光年的黑暗,依然闪耀在我们头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