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

导语:薛涛(约768~832年),字洪度,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唐代女诗人,后人将薛涛与鱼玄机、李冶、刘采春并称唐代四大女诗人,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流传至今诗作有90余首,收于《锦江集》。 其中薛涛的咏物、写景之作语浅而情深,调婉而神秀。作为一个女诗人,薛涛的诗委婉细腻,很少直言其情、直叙其事,往往托物言志,委婉曲折的表达情感。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画像

薛涛的写景咏物诗更是将物象与情志相结合,所以今天我们要来看看作者通过写景咏物诗表达了怎样的感情与志向,来探讨下女诗人薛涛的主要写作风格和内涵。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一、对大自然与生活的热爱

薛涛是个喜欢大自然也热爱生活的女子,从诗人如何描写生活周遭的环境,我们就可以知道,比如水中的沼,或者是采莲的船儿,这些日常生活所见的事物,都成了诗人所吟咏的对象,从而表现了对大自然与生活的热爱。

因此我们便来看看诗人如何运用她的生花妙笔,勾勒出她多采多姿的生活环境。首先看其《菱荇沼》一诗:

水荇斜牵绿藻浮,柳丝和叶卧清流。

何时得向溪头赏,旋摘菱花旋泛舟。

在长满菱角和荇菜的池塘上,飘浮着许多绿藻与浮萍,细长的柳丝柳叶低低地垂在水面上,随着清澈的流水飘动,多么幽静恬适的田园风光啊!一个“卧”字,将柳枝柳叶飘浮在水面的神态写得活灵活现,情趣盎然。后两句写诗人面对池塘,见柳丝柳叶闲卧清流,便生出了泛舟采菱的想法,文思细腻,表现了作者体物入微的细腻风格。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画像

《名媛诗归》说到此诗曰:“和叶卧,入想迥异。盖细心明眼,观物自有妙会,绝非肤意肤语,足撄其胸次也。”可见诗人对于她的生活环境有多么细致的体会。再看其另外一首《采莲舟》:

风前一叶压荷蕖,解报新秋又得鱼。

兔走鸟驰人语静,满溪红袂棹歌初。

这是写莲舟夜归的情景。在秋天的傍晚,微风轻轻吹拂,荷叶随着风摆动着,鸟兔归巢,人语俱静,四周一片寂然。这时前方有着一叶莲舟,载满了莲藕,船行将荷叶分开,沿溪而来,采莲女穿着鲜红的衣裳摇着桨伴随着歌声缓缓行来,好一首“莲舟唱晚”曲!好一个“鸟鸣山更幽“的艺术境界!

《名媛诗归》称道:“结句古宕有余思,觉通篇俱气静矣。”此意境之美不禁令人陶醉其中,久久无法自拔,诗人营造出了一个宁静且恬然的氛围,让读者在读这首诗的时候,能自然而然的融入到诗人的情境之中。

薛涛也是个喜爱花木的女子,故在其居住的环境周围,亦种植了许多的花草树木。诗人如此喜欢花木,想当然耳,也写下了许多吟咏花木的诗篇。这些诗篇,表达了她热爱大自然,也热爱生活的真挚情感。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画像

在诗人的笔下有“色比丹霞朝露”的八十一颗;“衣裳色泽总熏熏”的朱槿花;还有“绛实丰肌”的荔枝;“砌下惟翻艳艳丛”的金灯花;更有驰名遐迩的西川海棠花。西川海棠大约兴于中唐,盛于晚唐五代和南北宋时期。故下面我们就来看薛涛咏西川海棠的诗:

吴均蕙圃移嘉木,正及东溪春雨时。

日晚莺啼何所为,浅深红腻压繁枝。

在这首诗中的棠梨花即海棠花。诗的前两句写西川节度使李德裕移花赠薛涛时,正逢春雨初降的季节。吴均,梁朝吴兴人。蕙圃,指花园。这首诗首句用吴均的典故,意为此花出自浙江。李德裕于大和四年出任为剑南西川节度使,移“嘉木”海棠赠与薛涛,应当是很合理的事。诗的后两句,以问答的形式,描绘了海棠花盛开时的情景,为何黄莺在黄昏时叫的特别欢畅呢?啊,原来是千朵万朵红艳艳的花儿压弯了枝头。“浅深红腻”十分形象的描绘出海棠花的颜色和质地。在这首诗中,我们看到诗人将动景与静景结合在一起,那画面就像一幅生动的莺啼海棠图,让人读来仿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意趣。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二、表达高洁的品格和志向

唐朝时,乐妓中擅长为诗者不乏其人,但大多继承了六朝的绮靡诗风。而薛涛的诗,却胸襟广阔,格调高雅,有着超凡脱俗的风格,在她的诗中不但表达了她的品格不凡,同时也透露出了她的志向。

《酬人雨后玩竹》便是她的代表作品之一。

南天春雨时,哪鉴雪霜姿。

众类亦云茂,虚心能自持。

多留晋贤醉,早伴舜妃悲。

晚岁君能赏,苍苍劲节奇。

这是一首以竹自喻,向友人明志的作品。竹与松梅并称岁寒三友,是历代文人雅士歌咏的对象。唐代诗人有许多咏竹的佳篇,有的取其岁寒独青;有的取其虚心高节。他们往往在咏物中抒情言志,寄托自己的情怀。薛涛的这首咏竹诗,描绘了竹子在寒冬中仍能孤傲不拔、虚心劲节的姿态,从而寄托自己的情志和品格。颈联“多留晋贤醉,早伴舜妃悲”,化用了二妃泣竹和竹林七贤的典故,写竹子与高雅之人相交为伴,暗喻自己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节品格。“晚岁君能赏,苍苍劲节奇”二句,向朋友明志,此处以竹节的坚韧比喻自己坚贞的节操娮。这里的“奇”字,联系到薛涛的身世来看,这是以竹来自况。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画像

薛涛虽然不幸沦落乐籍,但是并非以色相事人,而是以才自拔,数年后即脱离乐籍,隐居浣花溪。后又出入幕府,历事十一镇。晚年迁居碧鸡坊。综观她的一生,可以说是奇特不凡,她的诗文使她驰名文坛,而乐妓的身分却又使她在社会上地位卑下,而出入幕府,又表现了她在政治社会上的价值。因此,这个“奇字,用在她身上是当之无愧的。清末陈矩重辑《洪度集》成书,将《酬人雨后玩竹》置于首卷,称此诗为“何啻涛自写照“,这是十分中肯的评价。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薛涛的另外一首诗《浣花亭陪川主王播相公暨寮同赋早菊》:

西陆行终令,东篱始再阳。

绿英初濯露,金蕊半含霜。

自有兼才用,哪同众草芳。

献酬樽俎外,宁有惧豺狼。

薛涛选择菊花当作歌咏的对象,是别有一番深意的。菊花在古代是人民很喜欢的一种花卉,在东晋时陶渊明便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以菊花自喻自勉高洁的品格,让后人赞誉有加。故在此后咏菊花的诗文中,菊花总以孤芳傲俗的姿态出现。这首诗的前四句是描写秋天的早菊不畏霜寒迎风绽放。后四句则赞扬菊花的价值和用途,菊花不同于众花草,它除了供人观赏之外,还可供药用、食用染料等用途。赏菊之外,还赞扬川主王播驭边有功、治蜀有方,同时也藉以表达自己孤芳清高的情怀。薛涛身为乐妓,却不同于一般歌伎,她以诗闻名,以才会友,不惧权贵,与屈辱和命运抗争,就如同那迎风霜而傲立的菊花一般,品格不凡。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三、对爱情的憧憬

每一个女人都会渴望与自己心爱的人携手相伴,组成一个温暖甜蜜的家庭,期盼能够无风无雨的度过一生,如此简单的一个心愿,对于薛涛而言,却是一生难以达成的梦想。这对于一个感情丰富且细腻的女诗人薛涛来说,无疑是一生的遗憾。但这无情的现实并没有使她对爱情渴望的心熄灭,在她现存的诗作中,多处留下了自己感情的痕迹。我们从她的咏物诗中,可以看到她寄托了她对纯真爱情的热烈向往。如《池上双鸟》: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在这首诗中,诗人看到双宿双飞的鸟儿,心中便充满了羡慕之情。看到那池子上双鸟挚爱同心、情义缠绵的景象,不禁使她心驰神往。细读此诗,颇有“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之感,让读者彷佛看到了诗人独立池边,凝望着双鸟那凄凉孤苦的眼神。

自然界中一切成双成对的美好事物,总能触动诗人敏感易伤的心灵,带给她无边的遐想。诗人羡慕的不仅是双鸟,当她看到了双双成对的小草时,也让她兴起了又羡又妒的心情。如《鸳鸯草》:

绿英满香砌,两两鸳鸯小。

但娱春日长,不管秋风早。

这鸳鸯草的形状两两相向,就如同飞鸟相对飞翔一般,而正是这成双成对的形状,触发了诗人的情思。借着这鸳鸯草诗人表达了自己内心的孤独和惆怅。她数落责备他们“但娱春日长,不管秋风早”,表面上好像是说:你们整日娱乐在春光之中,尽情享受着春日的美好,不会想到秋天很快就要来临了。实际上意味着,你们双双对对在春日中娱乐,全然没想到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独自飘零。这般曲曲折折的事有着多么沉痛且自怜的心情,正如钟惺在《名媛诗归》中所评:“把鸳鸯草如此狠狠责数之,负怨不堪。”为什么会如此的说呢?因为她自己孤独一生,无缘学鸳鸯草。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画像

作为女人,她期盼着能有着疼爱她的另一半,有个相扶相持,互相依偎的人儿相伴,但是上天却让她独自一人孤苦的度过一生,她的心中能不怨吗?所以透过这些诗句,我们似乎可以听到她内心深处的叹息声。在这类的咏物诗中,表现最多且最精采的就是祈求爱情却不可得的那份幽怨伤感之情。如《柳絮》一诗:

二月杨花轻复微,春风摇荡惹人衣。

他家本是无情物,一任南飞又北飞。

柳絮本来就是一种又轻又小的东西,风儿吹到哪它就飘到哪,而这正像是诗人生平遭遇的真实写照,自从父亲过世之后,她便流落四方,这柳絮彷佛又像是说着她的心境一般,期盼能够得到安定的心,却偏偏这些和她交往的文人雅士们,没有一个是真心待她的,表面上看似多情,其实个个都是无情之人啊!身为一个乐妓,任着她随着岁月而飘零,又有谁会怜惜呢?这和敦煌曲子词《望江南》:“莫攀我,攀我太心偏。我是曲江临池柳,这人折了那人攀,恩爱一时间。”表达出同一种凄楚哀婉的情调。又如《月》:

魄依钩样小,扇逐汉机团。

细影将圆质,人间几处看。

此首诗咏月却不见月,作者用了巧妙的比喻法勾勒出月的形象,用“帘钩”、“细影”比喻弯月,而用“团扇”、“圆质”比喻满月。“扇逐”这一句则化用了班婕妤《怨诗》:“新裁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一诗。最后一句“人间几处看”为反诘句,意味着从月初到月末,从月缺到月圆,人世间有处夫妻能共同观赏呢?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画像

这月圆在中国本就意味着“团圆”之意在其中,而作者却始终形单影只孤单一人,我们不难想象出诗人独自望月轻声叹息的那幅画面。压抑在她心中的会有多么深的不甘与幽怨啊。从这首诗中我们看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美感,倘若没有这样深刻的感受,是写不出这样令人低回感叹的诗句。身为乐妓的薛涛,有时不得不与达官贵人周旋,同文人骚客唱和,表面上看起来似乎热热闹闹的,但是到了曲终人散之后,留下的仍是无限的孤凄与寂寞。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四、面对无奈命运的哀叹

出薛涛非常渴望正常美好的生活,怀才且颇为自负的她,却沦落为乐妓的地位,让她觉得既屈辱又委屈,这不但粉碎了她所编织的美丽幻想,又使她常常陷入了孤苦无助的境地,这让她看清了这社会的无情,并且清楚的明白了自己在这无情社会中所扮演角色。

因此在薛涛的诗中,既表现了自爱自负,热情开朗的一面;又表现出自怜自怨,委屈忍受的一面。就整个诗作中此二者的比例,后者显然占有更为突出的地位。这种心理和情感特征集中表现在她自伤身世的咏物诗,以及触目伤怀、幽怨暗恨的写景诗中。

在薛涛的咏物诗中,以《十离诗》最能展现她独特而复杂的心态。整组诗由十篇构成,全是七言绝句,分别是:《犬离主》、《笔离手》、《马离厩》、《鹦鹉离笼》、《燕离巢》、《珠离掌》、《鱼离池》、《鹰离鞲》、《竹离亭》、《镜离台》。

为便说明,故将原诗引录如下:

驯扰朱门四五年,毛香足净主人怜。无端咬着亲情客,不得红丝毯上眠。

越管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

雪耳红毛浅碧蹄,追风曾到日东西。为惊玉貌郎君坠,不得华轩更一嘶。

陇西独自一孤身,飞去飞来上锦茵。都缘出语无方便,不得笼中再唤人。

出入朱门未忍抛,主人常爱语交交。衔泥秽污珊瑚枕,不得梁间更垒巢。

皎洁圆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宫。只缘一点玷相秽,不得终宵在掌中。

跳跃深池四五秋,常摇朱尾弄纶钩。无端摆断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游。

爪利如锋眼似铃,平原捉兔称高情。无端窜向青云外,不得君王臂上擎。

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将劲节负秋霜。为缘春笋钻墙破,不得垂阴覆玉堂。

铸泻黄金镜始开,初生三五月裴回。为遭无限尘蒙蔽,不得华堂上玉台。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会元稹

关于这组诗的写作原因,根据清编《全唐诗》中《十离诗‧犬离主》诗尾注写道:“涛因醉争令,掷注子误伤相公犹子,去幕故云。”而从这十首诗的最后两句,我们推知薛涛被遣也许有着多种原因:一、得罪了幕府“亲情客“和“郎君“;二、侍奉日久遭到厌弃;三、出语不慎或者偶有过失。

这十首诗都是绝句,前面两句写的是备受宠爱之时,而后两句则写冷落被弃之后。仔细的观察之后,我们不难发现,在每一首诗中都写出了为何被弃的原因,例如:“无端咬着亲情客”、“为惊玉貌郎君坠”、“都缘出语无方便”、“只缘一点玷相秽”、“无端摆断芙蓉朵”等。从这些地方我们可以知道,薛涛承认自己是有过错的,但同时她也为自己辩解,认为这些过错,均是一时的疏忽大意而造成的,有些或许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罢了,不应该如此的小题大作。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画像

从这组诗我们看到了女诗人对于自身处境的悲难,也看到了她怨恨命运的不公,在她的骨子里有着比天高的傲气,遭到如此的对待,这口气要她如何若无其事的咽下呢?或许薛涛陈情不只一次,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增加了畏惧,因而在情急之下才可怜告饶也说不定。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五、对社会人生的观照

在古代女性文人的诗歌,因为受到了社会的限制,题材往往狭窄,除了对自我内心世界的描述之外,关于其他社会人生的理想观照往往欠缺。然而薛涛却因为身世和经历的关系,让她看清了这个社会的真实,以及人性的现实,为诗歌的题材提供了更开拓的空间,这使得她的诗歌远远超出了小家碧玉的自呻自吟,反而充满了对人生易逝、历史沧桑的感叹,甚至包含着对边关生活、战地情景的关怀。

人生是如此的短暂且无常,把握每一个当下才是最真实的,纤细如诗人薛涛,更是看到了历史的更迭,看见了人生的沧海桑田。在《谒巫山庙》一诗中,薛涛怀古抚今,流露出深挚而凝重的情怀:

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犹是哭襄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身为一个烟花女子,俯视古今,怎能有如此深沉的反思呢?钟惺在《名媛诗归》中赞叹到最后两句曰:“不但幽媚动人,觉修约宛退中,多少矜荡不尽意。”宬一个受尽人情冷暖的乐妓,在访幽寻古之时,不禁更添了心中几许的惆怅,不知道在诗人的心中,是否有着那么点羡慕巫山神女与楚襄王那段缠绵凄婉的爱情?毕竟那是薛涛一生渴望着却无法实现的心愿。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画像

另外薛涛对于在沙场上征战的将士们也怀有着深刻的关怀与同情,在血雨腥风的边疆战场,生死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急遽多变的战况使她对国家的前途忧心忡忡。对于此类感触,若非真正亲临战地之人是不能体会出塞外征战之苦的,也因为薛涛有过被谴罚赴边地的亲身经历,故能够写出如此深刻动人的诗篇。且看诗人在《罚赴边有怀上韦令公二首》中写道:

闻道边城苦,今来到始知。

羞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

黠虏犹违命,烽烟直北愁。

却教严谴妾,不敢向松州。

在这两首诗中,诗人写到了边塞战场上的愁苦,常常听闻到边城的战士生活是很困苦的,今天来到了这边才知道,那昔日唱给达官显贵们用以助乐的歌曲,现在怎好再唱给出生入死的边地战士听呢?诗人也感受到了边地的那种萧索肃杀之气,恳求着韦令公不要将她发配到边城啊。再看其另外一首《筹边楼》: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

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

此诗向来为人所传诵,表现出了女诗人高瞻远瞩的卓越见识,和忧国忧民的政治情怀。这首诗是在薛涛死前一年,李德裕于成都府建筹边楼以示武威时所作,诗人藉着这首诗,劝告诸将不要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不要因为一时的获胜,便将敌人轻忽了,要未雨绸缪往更远更高的地方看。薛涛能有如此的见识,又岂是普通的青楼女子所能够做得到的?故而《名媛诗归》赞道:“教戒诸将,何等心眼,洪度岂直女子哉,固一代之雄也!”屔这是给予诗人多么高的赞赏啊。

入仕求官一直以来都是封建士子一生梦寐以求的事,能够登进士第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不但为家族增添光彩,将来的前途也会一片光明。对于登科作官的认识上薛涛存在着两种矛盾的心态:一方面似乎想要摆脱高官厚禄的束缚,一方面又似乎对金榜题名的赞咏。如《酬祝十三秀才》:

浩思蓝山玉彩寒,冰囊敲碎楚金盘。

诗家利器驰声久,何用春闱榜下看。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画像

在这首诗中流露出的是愿望与现实碰撞后的抵触化情绪,是在不可得的痛苦情形下对功名的否定。另一方面,薛涛对功名利禄漠然视之的背后其实蕴含着自我安慰的成分,因为身为一个女子,她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参加科举考试,当然也不可能登科作官,这对于一个拥有如此高之才华的薛涛而言,无疑是终生的遗憾。

所以,与其说薛涛是在安慰别人,倒不如说她是在安慰自己心灵的创口。虽然薛涛并没有摆脱封建人生观念的圈子,但是她能够对其持大胆的轻视和否定的想法已属不易了。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六、结 语

薛涛的多才多艺是时代赋予她的,这得益于一个比较开放的社交圈。她的身世使她可以较为自由的表达发乎内、动于中的幽思和情怀,“发乎情,止乎礼”的儒家诗教,和社会礼法的规范,在她的面前似乎也淡化了。从而使她脱颖而出,以其风雅灵慧、超然世外的风采,独领风骚,形成了唐诗国度中一道亮丽的景观。薛涛的情感魅力以及与此相适应的表现方法,真可谓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些成就了她在中唐诗坛的地位,使她可以与中唐的一批杰出诗人比肩而立。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薛涛写景咏物诗的写作内涵-爱读书

薛涛画像

通过分析薛涛的写景咏物诗,我们可以发现,在艺术方法上,虽然多采用传统的比兴方法,抒情写景,但是能够推陈出新,不模仿、因袭,而能有自己的独创性,也能表现出新奇的创作风格。因而激起后人对她诗品和人品的高度赞赏,对于她的悲剧命运也有着限同情和惋惜。薛涛对自己的诗艺颇为自许,曾写下“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的名句。

综观薛涛的写景咏物诗,全面的展露了一个身分特异的女性诗人情怀。有热爱生活的真挚情感,有卑微生涯的勉强微笑和屈辱的叹息,也有横遭奴役的酸苦与悲愤。她绝不一味的顺从,在人生的坚持挣扎中能抗逆自珍。她不断的吐露相思和爱慕,对她所向往的幸福作了徒劳而绮丽的追寻。在她有限的视野中,还曾关切国事,顾念社会世情,作出了一个弱女子诗思拓展的自我超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7837.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