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选读 | 河北宣化诗人天岚,敬重宇宙中两粒尘埃之间无限的虚无

诗歌选读 | 河北宣化诗人天岚,敬重宇宙中两粒尘埃之间无限的虚无

诗歌选读 | 河北宣化诗人天岚,敬重宇宙中两粒尘埃之间无限的虚无-爱读书

天岚,本名刘秀峰。1982年生,河北宣化人。中国作协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参加《诗刊》31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31届高研班。出版诗集《纸上虚言》《霜降尘世》《浮世记》,曾获“网民首选2016年度十大诗人”称号。

华北平原

这么多年,我把话都说给了华北平原

只有它懂,只有它足够宽大,有耐心去听

这么多年,我在它腹地穿行

我爱上它的麦田、村庄、树林和墓场

爱恋催我加速苍老了一生

这么多年,这块宽大的土地就是我的草纸

没有完整的步子,没有完整的唱词

人生的涂鸦就此蔓延,不可收拾

这么多年,虽说浪子已经铁石心肠

只是为何今天,他一路收不住泪水

车外的小麦,刚刚吐芽就披上了冬霜

骨肉

微小的呼噜,呼应着更微小的呼噜

越来越深的夜

妻女的鼾声,此刻

成为世间最重要的声响

有了女儿之后

妻子顿时苍老许多

少女转为妇人

只为埋头哺育这个小家伙

这个小小的人儿呵

穿着人间最小的衣服

最简单的欲望

报以最天真的欢喜

她总是仰卧,给出最大的拥抱

她不知怀抱之外

是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近日她学会侧卧

一只脚丫踩着另一只安睡

我从远方归来,常常已是深夜

夜幕张网到了极限

而我的竹篮子里,此时浪声已退

满是微小的呼噜,呼应着更微小的呼噜

羞愧

你看过婴儿的苏醒,一根小小的手指揉开眼睛

你哄过婴儿的啼哭,满腹委屈却又似可商榷

你听过婴儿的欢笑,如天使拂尘,泉水叮咚

几何时,你如婴儿般无知,却被巨大的未知吸引

多少次,你执迷不悟却又刹那间莫名羞愧

敬重尘埃

也许真的没有灵魂,天地万物都被验尸

甚至命运也只是一家黑店

这么多年,我不停地修缮自己

又无情地捣毁自己

我不断地奔走,却只能画地为牢

矛与盾常常大动干戈

风与马只会背道而驰

也许生命只是玩笑,如一个肥皂泡

倾心于自圆其说

我匆匆赶来,呼天抢地地哭闹

却在庙堂前握不住门票

如果一切凡胎皆为傀儡

如果万物本为上帝掌心的尘埃

我只能以敬重神的名义

敬重一粒尘埃

敬重它的破碎,它的轻微

敬重宇宙中两粒尘埃之间无限的虚无

较劲

火焰去了天堂,流水去了大海

他哪里也去不了

他打不开盒子,又不能破碎器具

有人唱起了摇篮曲

有人写下了墓志铭

他只能坐在夜里咳鱼刺

他说心不诚,言不真

又何必写下不衷之言跟自己较劲

一只麻雀的寿终正寝

有一天,我终于征服了村后的断崖

掏鸟成性的我,这次从崖缝里

却掏出一只鸟的干尸

死因不明,随葬品只有少许粗秸草

这简陋的窝巢即它葬身的悬棺

后来,当此次征服不再让我沾沾自喜时

对这个小小亡灵的侵袭

让我的童年深感不安

如今,南洼村已经荒无人烟

我已离开故土进城多年

当我能够平静地讲出这个故事时

才发现,人世陡峭的路太多

有人客死他乡,有人陈尸荒野

无数先人的葬身之地被一一盗空

如果在天有灵,他们是否

忍心将一个毒咒在一个族群秘密传递

羊群走在桑干河畔

四月的风还未完全舒展

草木的春色还多需等待

桑干河畔,不知哪个村的羊群

依然穿着去年的旧毛衣

一路低吻着阳光的痕迹

此时清明,我本该怀念

却无法将思绪回溯到时光深处

河水对岸是大秦铁路

在山洞和桥梁间延伸

带着轰鸣声和一些远方的消息

羊群却置若罔闻

它们只顾在羊肠小道上起舞

将一生的梦想牵记在小小草尖上

它们随地恋爱,不懂得伤心

我等归人,更像旅客

没有谁能惊扰一种肆无忌惮的生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7674.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