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古典之美 正文

五首著名的古诗词,最寻常的田园,最温暖的诗意,涤净尘心

历代的许多文人雅士,都有一颗归去田园的自在之心。在返璞归真的美丽乡村里,忘记红尘俗世的纷纷扰扰、尔虞我诈,静下心来享受生活的简朴和安逸。今天我们一起来读读描写美丽乡村生活的五首著名古诗词,最寻常的田园,最温暖的诗意,涤净尘心。

五首著名的古诗词,最寻常的田园,最温暖的诗意,涤净尘心

不要攀比,不要贪婪,知足才能常乐。小诗工稳流畅,淳朴自然。

《村居书喜》

陆游

红桥梅市晓山横,白塔樊江春水生。

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

坊场酒贱贫犹醉,原野泥深老亦耕。

最喜先期官赋足,经年无吏叩柴荆。

红桥梅村边依约遥见晓山重重,美丽的白塔倒映樊江,碧绿的春水融融而生。春花的清气袭人,便欢喜着气候和煦温暖。穿过树林传来喜鹊的嘎嘎声,是在欢喜地预报着晴和的好日子。

酒坊里的浊酒虽然粗糙,也足以让平民一醉。田野里泥土肥沃,野老都在忙着耕耘。最欢喜的是之前的赋税都已经缴足,一年到头也不必担心有小吏来叩响柴门。绍兴的春日山村,百姓们丰衣足食,一片祥和自在。

五首著名的古诗词,最寻常的田园,最温暖的诗意,涤净尘心

世界上最幸福的,就是家庭的和睦。世界上最温暖的,就是家人的陪伴。小词秀丽清新,悠然宁静。

《清平乐村居》

辛弃疾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

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农家的茅檐是如此的低小,潺潺的清溪畔满是青青的野草。幸福亲密地讲着含有醉意的吴音软语的,是谁家白发苍苍的一对阿公阿婆?

清溪的东边大儿子在豆田里锄草,篱笆院里二儿子在编织着鸡笼。最疼爱那顽皮的小儿子,他调皮地卧在溪头,开心地剥着刚摘下的莲蓬子。

五首著名的古诗词,最寻常的田园,最温暖的诗意,涤净尘心

本是最寻常的田园暮色,却有着最温暖动人的诗情画意。小诗恬淡平和,温馨趣味。

《村居》

张舜民

水绕陂田竹绕篱,榆钱落尽槿花稀。

夕阳牛背无人卧,带得寒鸦两两归。

清澈的流水轻绕着水田,碧绿的竹丛环绕着疏篱。小小的榆钱已然落尽,木槿花也疏疏落落。金色斜阳映照着悠闲的牛背,顽皮的小牧童不知跑向何处去了。带着倦意的寒鸦,在夕阳下两两回归栖息的旧巢。

五首著名的古诗词,最寻常的田园,最温暖的诗意,涤净尘心

怀着天真无邪的炽热童心,更能感受到这早春的美好瞬间。小诗凝练柔美,欢快明朗。

《村居》

高鼎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早春二月正是碧草生发,黄莺飞翔的美好时节。轻轻浮荡在长堤上的婀娜杨柳,仿佛沉醉在袅袅的春烟里。儿童们一散学就飞快地往家跑,急急忙忙趁着大好的东风,放起缤纷多彩的风筝在碧空中翱翔。

五首著名的古诗词,最寻常的田园,最温暖的诗意,涤净尘心

诗意的山村黄昏,自有一颗欢赏的诗心来发现。小词优美安详,轻灵幽谧。

《南乡子·秋暮村居》

纳兰性德

红叶满寒溪,一路空山万木齐。

试上小楼极目望,高低。一片烟笼十里陂。

吠犬杂鸣鸡,灯火荧荧归路迷。

乍逐横山时近远,东西。家在寒林独掩扉。

红叶炫目,落满清冷的溪流。野径空山无人,只有霜林在飒飒清寒中静立。试着登临小楼骋怀望远,但见苍茫万壑高低绵延,缥缈的寒烟笼罩着静美的十里水塘。

遥村里狗吠鸡鸣此起彼伏,灯火摇曳中竟迷失在归途。顺着横卧的寒山归去,只感觉归路时近时远,忽东忽西。人家隐在寒林深处,独掩着柴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