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武汉诗人井作,我关心风夜过后 将会吹断多少灵魂

诗歌|武汉诗人井作,我关心风夜过后 将会吹断多少灵魂

诗歌|武汉诗人井作,我关心风夜过后 将会吹断多少灵魂-爱读书

井作,1994年生于湖北武汉。欣赏海子、里尔克、尼采、黑塞等诗人。诗歌大多为随性之作,喜欢探讨永恒的主题:生死、爱情、等待以及孤独。

折断

今夜我只不过离大海更近一步

风呐,却像神经发作

吹开我的连衣帽,一刀一刀削细我的神经

没有断的,我就留下当拐杖

想象我是在深水前行

今夜我朝大海的方向走去

拖着我情人般的行李

夜里行人稀疏

却总亮一街灯

我像是走在桥上,却无处凭栏

今夜啊,我可以住我的小房

那儿有窗,夜空被高一点的房屋遮挡

姐姐给我买了两株千佛手

而我不关心它们

也不关心潮湿的空气

墙上发霉的黑点

令我关心的是这个风夜过后

植物将会断掉几根

又将会吹断多少灵魂

旧乡

行走在路边,旧事如草
生长,灰雀在远枝上呼应
忽然皱紧的情绪

云洞穿我心
它以多年前的姿态安抚我
余晖中,我洁白的衣裳熊熊燃烧

就这么烧了十几年,从东到西
从院子井到堂前镜
我熟悉这里所有的灰烬

但这里的一草一瓦我都带不走
我是寄身在这里的魂
人世间,多的是无处安身

如果你什么都看不见
索性就闭上眼
会有星星替你看清,路
在哪里

平日,我们相隔万里
月光下,你离我很近
倘若没有酒践行
就将那海水豪饮

走着,走着
你说,水不那么咸了
你说,走累了就想休息

缺席

路过广场中央,我又想你了
老人们并排坐着,没有留下你的位置
他们有些是你的老友,或许连他们也都忘记

大屏幕里的戏曲依旧熟悉
记忆中的下午你曾哼过
那时我不懂,现在心有戚戚

不会再有桃木削成的陀螺呲呲作响
竹篾和风筝废弃多年,田里的杂草
因无人光顾而独自消瘦,直至死亡

我想一只狗的死亡和草定然不同
但我无法解释
七只小青贝的感情叠加起来也不如青贝本身

人世大概都是如此
等你的生日循环到我生活的某一天
我就再去你坟前点一把烟

你这个狡猾分子
多么幸运
那些隐忍的悲伤你终将无福享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0013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