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小说 至今不知道他是谁|如水凡心

至今不知道他是谁|如水凡心

  每天早晨四点,我会被闹钟吵醒,穿戴整齐爬起来遛狗。 
  我收养了两条流浪的狗,一条瘸腿,一条小白。二丫说,小白不会看门 ,不会叫唤,也不记得它的名字,所以叫小白,白痴的白… 
  它们并没有给我这个异乡人的寂寥生活带来多大的乐趣,我养它们的初衷,现在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了,我总是不间断的做一些疯疯癫癫的事,我买来一些乱七八糟,款式各异的却从来没穿过的衣裳,烫过比方便面还恶心的发型,还把食用油参到二丫的摩托车里,险些弄出车祸。用二丫的话说,你连自己都养不好,居然有勇气一下子担任养两条性命。 
  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我失算了,但是我却找不到处理小白和瘸腿的合理方法。所以,我每天都得在凌晨四点爬起来,睡眼朦胧的带着欢天喜地瘸腿和小白出发。 
  为什么要在凌晨四点呢?因为我没钱给它们上户,而我那个可爱的的人民警察总在五点潜伏在小区门口,总跟我们这些穷人的小狗过不去。所以我必须要为自己的贫穷付出代价。 
  我每天都为了那微薄的薪水,在丽江和昆明之间奔波,即使薪水这么微薄也常常拖欠,否则我的生活不会那么难过。 
迫于生计,我也跑龙套似的揽到了几个写小专栏的差事,除了每天出去到各地宣传产品外,几乎所有的空余时间都浪费在文字上了。 我以为生活每天这样循环往复的努力上进,很快就会奔小康了,但后来我听另一个朋友说,朋友给我的价码缩水不止十倍,我将信将疑的找到他,他居然大发雷霆,他说,就算是缩水了又怎么了,告诉你,干哪一行都有行规,懂不,不乐意写拉倒,小屁孩一个。 
  不写就不写,宁死也不干了,谁愿白干谁干。他没想到我会发那么大的脾气,我丢下那个吃惊没有反应过来的黄世仁,撒腿就跑。 
  当天下午,那个可爱的人民警察来找我,我正在书海漫游,听见门铃足足响了三分钟愣是没有回过神来,见到警察的第一反应就是瘸腿和小白,我几乎出于本能的用大门将他压回去,眉清目秀的警察反应机敏出手迅速的用手顶住了门:哟,怎么了,你不会还想袭警吧?你的狗没有上户,罚款五百,抽空去把罚款交了。他轻描淡写的递过来一张纸条。 
  我的泪差点夺眶而出,我在床上用被子蒙头睡了三天,有时间你不得不相信运气,这段时间没有赚到钱不说,还把前段时间含辛茹苦跑到的钱缴了罚款,二丫的生日电话催促了若干次,我在初秋的黄昏街道上徘徊了许久,最后才稀里糊涂的冲到商店,为她挑选了一件礼物,迎着残阳去了二丫家。 
  二丫的生日果然很热闹,到场的都是她的新朋旧友,二丫忙着让我见她的男朋友,新同事,我强打起精神与每一个人点头微笑,在大厅里的一角,我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英俊的脸。 
  他似乎已经认出了我,微笑着向我迎面走来,呀,人民公朴也来了,你不穿那身衣服我还真认不出来了。 
顿了顿,周围所有人都笑疯了,面前那个帅哥抬起手抹了抹额头,做了一个“汗”的动作,其实我想说你脱下警服之后我还真不敢认了。 
  我有了不在云南发展,想去上海看看的念头,只等成都同学的电话了,当我结算清账后,飞快地跑回了家,我说走,瘸腿小白,姐带你们去见见太阳是什么样,碰到警察咱也不怕,咱有钱! 
  瘸腿和小白欢天喜地的仰望小脸,屁颠屁颠的跟着我出了门。 瘸腿和小白玩耍的太高兴了,许久没有放松的让它们得意忘形自由的奔跑了,我怎么叫它们它们都不听话,瘸腿拖着一瘸一拐的后腿,大摇大摆的在公路上走,它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叫汽车的东西不分的乱跑,瘸腿它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高高的大货车当场压扁了,货车居然都没有发现在几秒钟之间就结束了一条生命,停都没有停一下就扬长而去,我拼命的在后面追赶,大声叫喊,追了一段时间司机才极为困惑的停了下来,他打开车门探出头来,我踉踉跄跄是跑到他的面前,跳起来抓住他的衣服奋力的向下抛去,司机在毫无防备下,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 
  群众第一时间纷纷围了过来,警察很快也过来了,漫不经心的询问事件的经过,我始终没有开口说一句话,那个司机在一旁满脸无辜的跟警察诉苦,说他的车太高了,真没注意到那么小的小狗,很抱歉,他愿意用钱来弥补我的损失。 
  钱?多少钱?一千?十万?我真没想到这种损失可以用钱来弥补! 
  一个瘦的象非洲难民的警察眯着眼睛挑袭的看着我:你想怎么解决吧?你的狗有证吗?有证吗?你拿出来看看? 
  我惊恐失措。这时,我看到一直站在旁边,从现场到现在都一直没出声的那个眉清目秀的帅哥警察突然照着对和我说话的那个警察发怒了:狗都死了,你还查什么证?查什么证?狗被撵死了,你看到了吗?? 瘸腿死了的第二天,那个帅哥警察就到家里来送给我一个狗证,说那个货车司机执意留下了一千块钱,你又不在,所以干脆我替你给小白办了个证。 
  他说,还差张照片,你改天再去局里办一下。 
  我点点头,接过狗证,给他倒了杯水,回头对小白说:高升了啊小白,你以后可是有身份的狗了。 警察的被这句话逗笑得嘴里的水喷出老远,小白正在外面美美的晒着太阳,睡得正香, 我又说了一句,不过你要记住,那是瘸腿拿命换来的。警察的笑声哑然而止。我继续若无其事的看书。 
  隔了一会,帅哥警察起身要走,我头也不抬的说了句,慢走啊,不送。 
  我感到他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说:狗有证了,以后就别在半夜四点出去了,多睡会儿,看看你憔悴的那样儿。让人心疼。 
  我不知道时间有没有停,不知道生活是否还在继续?成都终于来电话了,我拿起手机声音颤抖,压抑着想哭的心里,她的声音更激动,你呀命好好啊,真是风水轮流转,赶快收拾东西过来吧,上海那边看了你的简历破天荒的内招了你,成都到上海后天的车票我已经买好了,现在你就赶紧过来,不行就打飞机。 
  我终于在票贩子的手里买到了车票,我没有回家,也没有拿任何行礼,身上只揣着不多的钱财,我默默地坐在候车厅里,看看周围翻滚的人群,那些外地打工族,学生,个个表情冷漠,目光茫然呆滞,从我身边匆匆而过。脸上写满了憔悴与疲惫。这这就是属于大多数现代人的生活吗?背井离乡,背离初衷,背离愿望,一瞬间我变得迷惘而空洞,我一直以来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什么信念的人,在我眼前的每次细节开始展开,那些奔波,那些辛劳,那些幸与不幸琢渐清晰起来,我忍了好久终于没有忍住,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偌大的一个车站,没有一个自己认识的人… 
  火车快开的前一刻,我接到一个万分意外的电话,是那个眉清目秀的警察打来的,他在电话里惶惶不安,语言混乱的讲了半天,我才明白了他是谁。 
  我说你不用来了,火车马上就要开了。他说你快点告诉我你在几号车厢里,快点。 
  我不明白所以,我在电话里跟他寒暄:祝你快乐,全家幸福啊! 他狂燥的骂我了一句: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说,你到底在几号车厢? 我被他的话惊呆了,随后乖乖的告诉了他,他说,你乖乖的坐着别动,我马上过来和你一起走!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透过窗户看到了他不算熟悉的身影。 
  他举着手机,在暮色中车站到处乱找,我说你怎么来了? 他拿着手机说,你看到我了吗?看到了吗?但是他的表情显示,  他并没有看见我,他依然慌忙的穿梭奔跑在人山人海中。 
  火车开始徐徐启动,我说你不用再找了,我看见你了,火车已经开了!他并没有停下来,依然挨个窗口的寻过去,我说你不要再找了… 我的泪水却毫不留情的留下下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哭,而且哭得不可收拾,一边哭一边劝他停下来… 
  火车逐渐提速,速度越来越快,他终于再也跟不上了,顺着火车离开的方向,他的身影被越拉越小,慢慢地模糊的消失在夜色中。 
  手机听筒里灌满了呼呼地风声,他的声音飘渺而遥远,他说他打电话给二丫,才知道我已经坐车走了,他说,你好好的干吗说走就走,提前也不说一声,大过年的,回成都去探亲还是旅行? 

  我说都不是,他停了停,你还回云南吗?我说不知道,也许再也不回来了。 手机信号开始飘忽不定,他的声音在话筒里断断续续,我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耐心地听他说,我马上就去买昆明到成都的机票,争取在你火车到站的时候赶到…… 

  手机信号就是在这个时候嘎然而止,而且止得那么干脆利落,我本来想对他说,你不要来了,因为我到站后马上就乘坐成都到上海的火车离开了,.同学早就买了票在车站等我。  可是手机就这么绝情,没有等到我说完最后一句话,就这样没有人性的断了线,再怎么打电话也不通了,我张着嘴无奈的啜泣,大脑一片空白,只希望离开后,他一切都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1711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