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小说 在自己的故事中当配角|小学同学

在自己的故事中当配角|小学同学

%title插图%num

我,一个不起眼的士兵。从将军(项羽)吴中起兵开始,便追随其左右。千军万马中,将军很少会注意到我,即使是现在,将军的身边只剩下了我们二十八名骑兵。

而我却始终注视着他。

尸横遍野的疆场上,他如信仰一般,烙在我们的心上。只要看见他厮杀的身影,心中的城池便不会沦陷。有他在,就不会输。即使是现在,我们还剩二十八名骑兵。

东城,一座空城。战火的燎原之势,导致此处早已破败颓废。荒芜的街景,断壁残垣,不堪入目,而我们,就驻扎于此。

此时,将军背靠一棵枯树上,没有一声言语,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多年的你死我活,早已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习惯。因为他知道,他的情绪波动对军心的影响有多大。

我们心中其实都很清楚,将军现在心中苦涩难言,用兵失利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虞姬死了。

花开无言,叶落无声,风过无影,水逝无痕。但是心爱的人离开这个世界,心中怎会没有波澜。

虞姬,容颜倾城,才艺并重,舞姿美艳。即使如此,仍未逃过自古红颜多薄命的悲剧。

她是将军的红颜知己,与将军相识相知。是她让将军在硝烟之外聆听到悠悠的弦音,是她让将军在排兵布阵之外感受到一丝闲适,是她让将军在夜不能寐的时候安下心来。

她一尘不染的笑容驱赶了将军心中的兵荒马乱。她是将军坚持到现在最深的那一抹牵挂。

可是,她却走了,走的悄无声息,不留一丝痕迹。

此时,将军的心空了。他开始怀疑自己,这些年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有时候太多的爱反而是种伤害。

看到将军这样,我们却无能为力,不知该如何安慰。因为我们都是一些只知道打仗的粗人,早已习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儿女情长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过奢侈,那是我们一生都不敢触碰的的隐疾。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沉闷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耳边再次响起敌人来袭的消息。

“将军,汉军已兵临池下,请将军下令!”喊话的这人正是我们进城时就在城门驻守的兄弟。

将军闻声起身站起,嘴角浮现出隐约的笑意。

这笑容太熟悉了,巨鹿之战之前,将军有过同样的笑容。仿佛早已预知到了那场战争的胜利。

如今再次目睹这样的笑容,一种厚重的踏实感流遍全身。

只听将军说到:“兄弟们,你们跟着我从吴中起兵至今已有八年,经历了大约七十余战,无一败北。今日被困于此,乃是天意安排。老天都想让我们再胜一次来增加我们的战功,我们怎能拒绝老天的好意苟活于世,兄弟们,有没有勇气跟着我接受这上天的恩赐。”

流星,因为短暂而美丽。划过黑寂的夜空,释放出那一闪而逝的光芒,虽然微弱,但却没有人能无视它的存在。这次的战争也许像流星一样稍纵即逝,只是刹那,但是我们也要释放出最耀眼的光芒,不能让敌人小觑。如果愿意,流星也可以变成永恒。

“吾等愿意誓死追随将军,请将军下令。”

“好,不愧是我的好兄弟,现在我们兵分四路,从不同的方位杀向敌人,突围后绕到山的东面集合,此战务必不可恋战,应当速战速决”

说完后,将军飞身上马,率先杀出城去。

话不多说,二十八人自动分成四路从不同的城门突围,与我同行的七人朝将军的方向飞奔而去。

等我们赶到时,只见将军已经斩杀一名汉将,那把宝剑在将军的手中舞的好不威风,令敌人无法近身,如入无人之境。

见到这样的场面,怎能不热血沸腾。我们八人也提刀迎了上去,左砍右杀,汉军如草木,随风而倒。一条血路就要铺成。

很快我们便与将军战到一处,彼此掩护让我们很快从人海中杀了出来。杀出来就安全了吗?不,这种状况仅仅维持了一会儿。汉军很快便追了上来。

“敌将休走,吾乃汉将杨喜,今日落入我手,还不快快下马就擒。”只见后面追来一名汉子大声喊到。

将军听罢,勒住缰绳,回头呵斥到:“我当是谁?原来是昔日叛将杨喜,今日我念及旧时交情,留你狗命,还不快滚,反而在这犬吠不止,扰得我心神不宁!”

杨喜听完后,险些从马背上摔下。连人带马倒退了几里才稳下身来。

见到这厮出了这般洋相,将军大笑到:“无能小儿,再来百十,又有何惧!”

终于暂时甩掉了追兵,绕道山的东面之后,其余的三路人马早已等候多时。只是又少了两张熟悉的面孔。

战争是残忍的,生离死别是谁也无法逃脱的宿命。只有早与晚的区别。

一将功成万骨枯。走的时候,是一个个的征人。归的时候,是一罐罐的骨灰。

可是生在乱世,又有怨得了谁呢。

我们没有时间沉浸在悲伤中,因为我们并没有脱离危险,也许下一秒辞世的就是自己。

“将军,下面的路,该往哪去?”我双手抱拳放于胸前,恭敬的问到。

“一片树叶无论曾经多么茂盛,多么的接近天空,最后总是要落叶归根的,出来八年了,不知家乡的酒香还在不在?好像再大醉一场啊。”说着这话,将军仰起头看了看天空,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将军的意思是回江东吗?”

“除了江东,我们还有地方可去吗?走,去乌江。”

我们再一次的扬起了马鞭,这也是我们最后一次挥动马鞭。

乌江岸边。

乌江亭长把船靠岸,对将军说:“将军,可以渡江了吗?”

将军摇了摇头说:“不走了,让楚汉的的恩怨在此处了断吧,乱世该结束了。”

“什么?不渡江了!将军不是说,落叶要归根吗?为何现在却又变卦。江东子弟重情重义,我们回到江东,一定可以东山再起,再次逐鹿中原的。”听完将军的话,我焦急说到。

“我之所以那么说,就是希望你们能跟我来到这儿,然后你们渡江回江东。从此远离世间的纷纷扰扰,我不希望再有更多的人为了我而丧命。”

“将军,要走一起走,你不走,我们是不会走的。”我吼道。

“我和你们不同,你们可以走,而我不能。只有我死了,刘邦才会罢休。如果再把战火引到江东,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因为战争遭受流离之苦。”将军的话语中流露出些许无奈。

“将军,如果现在放弃,兄弟的血不是白流了吗?”我仍不死心的说到。

“是啊,将军,渡江吧,如今只有我有船,汉军是不会追上的。”乌江亭长说到。

将军再次摇了摇头说到:“血已经流的够多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一切都该结束了。前不久虞姬也已永远的离开了我,尘世再无牵挂的人事。我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们,今日就是我与他们团聚的日子。好了,你们走吧,不要再回来。”

“与兄弟们团聚,怎么能少了我们,将军,我们不走了,我们今天就死在一块,黄泉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将军,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我几时贪生怕死过,能和将军并肩作战,本来就是人生一大快事。”

兄弟们纷纷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如果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将军,就听从我为你们下的最后一个军令,立刻乘船渡江。”将军有些怒了,但是我们都清楚,那是佯怒。

“将军!”

“快走!”

听到将军不容商量的语气,我一时性急,搬起岸边的大块碎石朝船砸去。只见船舱底部砸破了一个洞,江水很快的溢入船舱内,整条船慢慢的沉入江底。

“将军,现在船沉了,我们可以留下了吗?”我嘴边挤出一丝笑容说到。

“你们这样,又是何必呢。”将军说话的同时,我看见将军的眼角有一点泛红。

“将军,当年我们巨鹿之战,破釜沉舟,大败秦军。今日沉舟,誓与汉军决一死战。”我信誓旦旦的说到。

“兄弟们,我项羽今生能与诸位称兄道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现在,各位士兵听令,下马,拔刀,以待汉军。”

汉军并没有让我们等多久,大约两柱香的工夫,铁蹄的声音传入耳中。

“杀!”将军喊到。

我们开始了我们人生中最后的冲锋。

兄弟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了,将军的身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这时突然听到将军大声喊到:“老子就项羽,听说刘邦用千两黄金,封邑万户来悬赏我的头颅,今天我就把头颅搁在这儿。”

将军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吸引汉军的注意,来缓解我们的压力。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将军喊完话竟要挥刀自刎。

“将军,不要啊!”看着这番景象,我声嘶力竭的喊到。

紧接着,一刀划过我的胸口,我便昏厥过去。

等我醒来之后,战场上残骑裂甲。可以看出,战事结束已久。

我努力回忆着晕倒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可是脑海中都是将军自刎的情景。

将军死了吗?我问着自己。

我想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第一次却扑空了。

因为我的一只手臂已经不知所踪,或者说遍地的手臂,我分不清那一只是我的。

我努力的爬到记忆中将军自刎的地方,去没有发现将军的尸体,只找到了一个割去双腿双臂和头颅的人彘。

从他的身上我发现了将军随身戴的那块手帕,这块手帕是虞姬为将军绣的,全天下只有这么一块。

看到这儿,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像断线的珠子,洒落在地上。

哭过之后,我拖着残缺的身躯来到江边。

“将军,我来陪你。”

(完:改编自《项羽本纪》中的东城快战)

后记:自古以来都是将军爱儿女情长,书生爱金戈铁马。我一穷酸书生自然也脱不了俗,并且在金戈铁马之余,自作主张的掺入了爱情,兄弟情等很多感性的因素在里面,我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让文章更有看头,绝没有曲解历史的的意思在里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1709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