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百年红楼 半掩书卷 浅读《红楼》

半掩书卷 浅读《红楼》

%title插图%num

花看半开,酒饮微醉,而书,一本好书,一本蕴涵无限艺术魅力的书却是令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我不是学者,不是“红学”专家,儒,佛,道的思想我搞不明白,《大学》,《中庸》,《南华经》我也没读,更没有能力去多层次多侧面多角度地阐述《红楼梦》涵概的内容之广阔,深邃,丰富——这些也轮不到我这样平庸的人来操心,早有汗牛充栋的文章和资料对她进行了深入地挖掘,早有铺天盖地的红学理论为她作出了精辟的注解。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读者,一名看《水浒传》只看潘金莲那一段,看琼瑶小说看得泪水涟涟的平凡女子。我只是喜欢在闲暇的午后,微煦的灯下,在《红楼梦》虚实相间真幻交织的艺术风格里陶醉沉迷,在宝黛前世今生的爱情悲剧里唏嘘扼腕,在那些娴雅空灵诗词歌赋间流连踯躅。真的只是喜欢,喜欢倚帘半掩书卷,拥衾浅读《红楼》。

虚实相间真幻交织的艺术风格

书中第五回的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指迷金陵十二钗是全书中我印象最深的虚中见实,幻中寓真的神来之笔。宝玉梦里的这一番恍随仙子别红尘似有一层亦真亦幻朦胧哀伤的薄雾笼罩其中,于琼浆仙茗,天乐袅袅中隐喻书中主人公的悲剧命运。仙茗名曰:仙红一窟(千红一哭),琼浆名曰:万艳同杯(万艳同悲)。千红一哭,万艳同悲,还有比这两个词更凄绝哀怨,更触目惊心的吗?这就是“十二钗”的命运!无论是高傲的,冷僻的,怯懦的,稚幼的,精明的……不管是贵为贵妃的,出家为尼的,远嫁他乡的,沦落风尘的……都只能是“生逢末世命偏消”的命运!是被毁灭的悲剧命运!与“薄命司”匾上的对联——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对应契合。

至于那仙乐天曲,每一首都有词名和词稿,共十四首。曲,声韵凄婉;词,缠绵哀怨。怪不得贾宝玉听后自是销魂醉魄。这套《红楼曲》透露了全书的整体艺术构思,隐喻着主人公们的身世,性格及其悲剧命运。套曲中我能记得全的就只有那个脍炙人口的[枉凝眉](这个曾是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主题歌,所以记得比较全)了。

[枉凝眉]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暇。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是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又春流到夏。

这隐喻的便是宝黛的情爱纠葛和悲剧宿命了。

前世今生的爱情悲剧

在很久以前的一段时间里,在还没阅《红楼梦》全书之前,我一直以为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只限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日久生情型的爱情。而知晓了他们前世的因缘,忽地,对林黛玉的小性子和“抛珠滚玉只偷潸,任他点点与斑斑”的空自垂泪萌生了更多的疼惜与感动。

前世,她是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一株绛珠仙草,而宝玉曾是赤霞宫的神瑛侍者,日日以甘露灌溉仙草,终使绛珠仙草脱却了草胎木质,得化人形。在得知神瑛侍者下世为人后,绛珠仙子为报他的甘露之惠,也下凡做人,许诺,要把她一生的所有眼泪还他灌溉之情。这就是所谓的“以泪还情”。很多人对黛玉的多愁善感,拿酸捏醋颇有微词,但,如果,了解了她前世对于今生的承诺,你就不会不对这个“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却心慧眼明,一往情深的女子于怜惜中透着几丝敬意。

怪不得他们在今世的第一次会面中,各自都感觉面善,眼熟,心里还想着就算是旧相识,今次只作远别重逢。其实他们是前世的神瑛侍者跟绛珠仙草,确是“旧时相识”,“远别重逢”。宝黛重逢后的朝夕相对,情愫暗结及因爱生怨,为情所困是书中的一条主线。在那样一个社会背景,那样一个封建大家族中的情思萦逗,缠绵固结,心灵深处小心翼翼的挣扎萌动和波光荡漾的感情涟漪,终被泯灭在封建“末世”的罪恶里。

千尺冰封之下尚有清清活水,爱,怎么是重重红楼禁锢得了的?!我的目光轻柔地在这场木石前盟的爱恋里久久徘徊,没有悲伤,没有愤颟,只有轻柔,再轻柔的划过,生怕露了什么痕迹,惊动了这对痴情眷侣。我,终究只是个小女人。

空灵娴雅的诗词曲赋

学生时代的我最讨厌古文,每次都被那些“之乎者也”搞得晕头转向。而《红楼梦》里的诗词曲赋却让我先是惊艳,既而深深地欣赏。虽然,我还是半懂不懂。

海棠诗社的成立让读者领略了主人公们风格迥异的诗作。黛玉的,空灵率真,缠绵悱恻;宝钗的,含蓄浑厚,典雅娴静;宝玉的,情真意切,如痴似狂;湘云的,豪放豁达,纯真流畅……诗词的风格都跟各人的性格,气质,品德紧紧贴合相符。如,同题诗作《咏白海棠》——

宝钗的诗里有这样两句: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端庄,婉约,大气,亦如她本身大家闺秀的气质;而宝玉的“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为魂。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字字句句透露了怜香惜玉,痴绵率真的人物个性和情操;我个人还是最喜欢黛玉(潇湘妃子)的诗作: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凄婉空灵中透着一种别样的风流韵致。

在《红楼梦》全书中,黛玉的诗词出现的频率应该算很高的。她于眉目如蹙,泪光点点中就有或情思缱绻或凄美哀怨的诗词曲赋诞生。最出名的莫过于她的《葬花吟》了:花谢花飞花满天,红绡香断有谁怜?……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这样令人心碎断肠的词句,除了林黛玉这个“病如西施胜三分,心较比干多一窍”,具备弱柳扶风,多愁善感气质的女子能泣吟出来,天下舍她还谁?

《秋窗风雨夕》和《桃花行》也是黛玉的代表作。“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黛玉的所有文才诗情既是她情真意切的心灵独白,又是她的风姿,神韵,气质,品格和悲剧命运的自我写照——朦胧,凄绵,心碎,自怜,幽怨,断魂。

半掩书卷,浅读《红楼》。读痴了,遂写下只字片言,权当是痴言疯语吧,小女子的痴言疯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170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